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1 鳳神族月之女,簡牧塵的心思!  
   
061 鳳神族月之女,簡牧塵的心思!

"干什麼?你要帶我去哪?"鳳驚鸞根本就不想與這個冰冷到毫無一絲生氣的男人有任何關聯.

若他之前確實救過她的命,但他也強吻了她,在古代,這楨襙可是被女人看成比性命還要重要的!

鳳驚鸞很不要臉的想,這麼算起來,這個家伙還賺了呢!

然而簡牧塵卻並沒有搭理鳳驚鸞,而是提著鳳驚鸞衣領立刻飛身而起,不一會兒就落在一個院子的屋頂上.

又是屋頂!

這一下鳳驚鸞臉都綠了,但還不待她發飆,卻見簡牧塵突然蹲下,伸手掀開幾塊瓦,然後示意鳳驚鸞,"聽!"

鳳驚鸞很是納悶,但隨即進入耳中的那些話卻讓她猛地變了臉色,倏地以一種異常驚懼的眼神看向簡牧塵.

她怎麼也沒想到簡牧塵會帶她來李氏的院子,但她更沒想到,會從李氏這里聽到這樣一個極其爆炸性的消息——她竟然不是鳳驚鸞?真正的鳳驚鸞早就被推下懸崖摔死了!

那她又是誰?

黑暗中,簡牧塵定定看著神色茫然的鳳驚鸞,森寒如冰峰般的眼神里暗沉一片,"你到底是誰?"他問.

"我哪知道?"鳳驚鸞忍不住朝天翻了個白眼,此時她也從震驚中恢複過來,不是就不是吧,反正她也才穿來幾天,對原主也沒感.

可是鳳驚鸞隨即便朝天豎了中指,tmd,老天是在玩她吧,搞半天,她竟然是假冒的鳳驚鸞,那這具身體的真正身份,到底是什麼人?

簡牧塵看著鳳驚鸞臉上那豐富多變的表,眉頭挑了挑,突然問了一句,"你知道南疆的鳳神族嗎?"

"不知道!"鳳驚鸞沒好氣地回答.

但鳳驚鸞話音剛落,她就感到從簡牧塵身上穿來一股極具壓迫性的冰冷威壓,在這寒涼的夜里,鳳驚鸞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簡牧塵面具後的眉頭緊擰在一起,他見鳳驚鸞不像是在撒謊,她似乎是真的搞不清她自己究竟是誰,他深邃眼中不由露出沉思.

難道,竟然是他猜錯了?

可是,當今世上,除了擁有鳳神血的人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藥能解他身上蠱毒.

不過,據鳳神族的人得天獨厚,相貌更是一等一的,男的俊美非常,女的貌美如花,尤其是那承載著直系鳳神血裔的月女,更是傳中無與倫比的美人!

簡牧塵再看看眼前這個臉色蠟黃,相貌普通,雖然眉眼長得不錯,但瘦得好像一陣風就能吹倒的少女……

鳳驚鸞並不知道簡牧塵在想些什麼,她也無暇關注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此刻,她清麗眼眸冷若冰霜,正在想剛剛李氏與鳳琦兒的交談.

哼,這兩個踐人不但害死了真正的鳳驚鸞,現在竟然還想在幾日後的太後壽宴上當眾指出她不是真正的鳳驚鸞!

而且還將真的鳳驚鸞死亡的罪名扣在她頭上,目的自然就是貪圖那太子正妃之位!

鳳驚鸞很清楚,光是殺人就已是死罪,若是再安上一個貪圖太子正妃之位的罪名,那事可就嚴重了!

況且她還將那個恭王與太子得罪狠了,若是李氏與鳳琦兒栽贓成功,她這條命不就徹底玩完了!

怎麼辦?

鳳驚鸞眼底霜華凜冽,不!她絕不能坐以待斃!

要麼,還是跑吧!

但轉念一想,鳳驚鸞卻覺得不妥,自己一旦這麼一跑,那李氏與鳳琦兒肯定會借此大作文章,不定她立馬就會被全國通緝,到時她就是有黃金,也沒命花了!

一瞬間,鳳驚鸞目光灼灼盯著簡牧塵,"喂!"

"簡牧塵!"簡牧塵眯眸.

"好吧,簡大俠,您大人有大量,之前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還請見諒啊!"鳳驚鸞笑米米,如果她有尾巴,現在肯定搖得特別歡!

"嗯!"簡牧塵一挑眉,覆著面具的臉上看不出表,就連聲音也依然平淡無波.

"我想請你幫我!"鳳驚鸞見簡牧塵竟然不接招,她眼皮子抽了抽,決定厚著臉皮求他一次.

他不是那個什麼雪龍教教主嗎,聽起來似乎非常牛叉叉,當初在*樓里,他可是連太子都不放在眼里的,若是他願意幫她,那麼一個的李氏與鳳琦兒,何足懼也?!

就當是為一個枉死的少女複仇,鳳驚鸞也不能就這麼輕易的退縮!

"本座為何要幫你?"簡牧塵眼波冰冷,他的蠱毒已經深入肺腑,如果再找不到解藥,那麼他不但會一身武功盡廢,可能還會從此變成廢人!

"如果你肯幫我,十萬兩黃金分你一半!"鳳驚鸞一狠心,咬牙道.

"本座不需要!"簡牧塵冷笑一聲,根本就不給鳳驚鸞面子.

"那你想要什麼?"鳳驚鸞心中著急,她在這偌大的帝都城,可是一個朋友都沒有的,仇家倒是一大堆,好不容易有個大腿能抱,她可不想輕易放棄.

簡牧塵眯眼看著鳳驚鸞,眼睛冷得像冰,"你的血!我要你的血!"

"嚯!"竟然要她的血?這厮以為他是吸血鬼不成?

鳳驚鸞以為自己聽錯了,忍不住挖了挖耳朵,"你再一遍!"

簡牧塵卻轉身就走,鳳驚鸞大驚失色,難道這厮又想將她留在屋頂上挨凍?

"等等我!"鳳驚鸞連忙跟上去,一把抱住簡牧塵的胳膊,像個無尾熊一般吊在他身上,簡牧塵只用眼角余光瞥了她一眼,隨即飛身而起,幾個縱躍間,便已落在了鳳驚鸞如今居住的屋子外.

"給你三天時間考慮,考慮好了,拿著這個令牌去飛鳳樓找我!"簡牧塵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了暗夜中.

鳳驚鸞看著手中那個不知道是什麼金屬做成的令牌,愣了好半晌方才回神.

她也這才想到一個問題,這個簡牧塵今夜來此到底是何目的?

他又是怎麼知道李氏與鳳琦兒正在密謀害她?

"吱吱吱……"鳳驚鸞正想得出神,裙擺忽然被什麼東西扯了扯,她一低頭,就見土豪大人睜著兩只圓溜溜的綠眼睛看著她.

這東西在剛剛簡牧塵進屋的時候,就嚇得一溜煙不知道躥哪去了,都不會衷心救主一下.

"真是個沒義氣的!"鳳驚鸞嘟著嘴,俯身抱起土豪大人,戳了戳它毛茸茸的腦袋.

"吱吱……"土豪大人仿佛能與鳳驚鸞心意相通,此刻它像是十分羞愧,用兩只爪子捂著眼睛,就是不敢看鳳驚鸞一眼.

不過鳳驚鸞也就是隨便,她對那個簡牧塵都完全沒有反抗之力,土豪大人一只幼狐,恐怕還沒撲上去,就已經被簡牧塵一腳踩死!

念及此處,鳳驚鸞不由有想起那個簡牧塵開出的條件,竟然要她的血?實在太他麼詭異了!

萬一他要放干她全身的血,那她還活個屁啊!

哎,真是愁人啊.

鳳驚鸞進屋後,將土豪大人放下,順手將簡牧塵給她的那枚令牌扔在了*上,然後轉身去了一旁淨房洗漱.

所以鳳驚鸞並沒發現,當土豪大人看到那枚非金非玉,並且還刻著繁複花紋的令牌時,那對綠寶石似的大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

*無話,但是,就在這*,有陰謀正在暗處滋生.

昨天白日睡得太多,鳳驚鸞夜里睡不著,又有心事,于是就去數金子,直到後半夜才勉強眯了會,但這一覺她睡得很不踏實,夢里還夢到了再帝陵里遇到的那個大*,最可氣的是,他還在夢里捏她腳捏了*!

鳳驚鸞醒來後,倍感憋悶,于是便打算去看看璿兒怎樣了,順便出去走走,起來,她都穿來這里好幾天了,還沒逛過這古代的街市呢!

土豪大人見鳳驚鸞要出門,立刻興奮地跳到她身上,哧溜一下就鑽進鳳驚鸞衣領里,牢牢霸占住她胸口.

鳳驚鸞很是無語,但她一准備將土豪大人給拎出來,土豪大人就是一陣鬼哭狼嚎,還用那對水汪汪的綠眼睛可憐地看著她,弄得鳳驚鸞感覺自己好像一個虐待兒童的老巫婆.

不過土豪大人往鳳驚鸞胸口這麼一蹲,她原本平坦的胸脯倒是鼓了起來.

鳳驚鸞很是猥瑣地心想,算了,就讓土豪大人待著吧,就當是戴了個魔力文胸!

******

如今鳳驚鸞可是徹底揚名帝都城了,這一路走來,有的人都對她報以注目禮,鳳驚鸞被那些人看得有些發毛,只得疾走幾步,趕到聖手堂去看望璿兒.

那七心蓮花果然藥效驚人,不過短短的*間,昨天還氣若游絲眼看就要不行了的璿兒今天竟然不但醒了,而且還半坐起身,正揪著陳氏的手喝粥呢.

一看到鳳驚鸞進來,陳氏與璿兒都是大喜過望,兩人連忙想要給她下跪,鳳驚鸞趕緊攔住,只悄悄塞給她們幾錠銀子,吩咐她們一旦璿兒能夠下地,就盡快離開這里,也不要回凌陽侯府了,隨便去哪都行.

鳳驚鸞是見這陳氏與璿兒母女是真的對原主好,所以並不想讓她們知道她們家姐其實早就已經死了!

從聖手堂出來,鳳驚鸞去了一家藥鋪,買了些藥材,隨後又去香料鋪子,選了數十樣香花香草,她如今仇家眾多,不弄點防身的迷香毒藥可不行!

而且她早晨起來照鏡子,實在覺得自己的皮膚太差了,所以想要做一些護膚品出來.

真搞不懂,這具身子雖然瘦了點,但顯然是由于曾經受傷所致,不過身上的皮膚卻是白嫩光潔,膚光勝雪,怎麼就一張臉黃成這樣!

鳳驚鸞買的藥材香料還有一些瓶瓶罐罐實在太多,于是她便每家付了點碎銀,讓伙計給送到侯府去.

現在,她除了那十萬兩黃金,就光是土豪大人的那些珠寶,也能值不少錢呢!

她早上出門時,拿了土豪大人昨天送她的一對金耳環,去當鋪換了銀子出來,十萬兩黃金雖都是她的,但那上面都有官印,目前她在沒想到解決幾日後危機的辦法之時,她暫時還不想動用.

鳳驚鸞也不知道土豪大人喜歡吃什麼,于是看到吃就買點,土豪大人看到好吃的,也不顧忌了,從鳳驚鸞懷里竄出來就趴在她肩頭啃起了玫瑰糕.

這一幕自然又引來無數目光.

然而,就在鳳驚鸞逛到一處僻靜的街道處時,驚變陡生,敏銳的直覺告訴她,她被人跟蹤了!

而且來人還不止一個,全都殺氣濃重.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感覺到不對,它趴在鳳驚鸞肩膀上,警惕地看著她身後.

鳳驚鸞朝四周看去,卻發現這一帶人煙稀少,房屋也是稀稀落落,眼看身後的殺氣越來越濃,鳳驚鸞心中也不由緊張起來.

她忽然不管不顧朝前狂奔起來,但她的速度哪能比得上那些訓練有素的殺手!

只是眨眼之間,鳳驚鸞幾乎能感覺到那猛然朝她砍來的刀鋒劍氣.

"吱吱吱……"土豪大人全身毛發直豎,一時間,原本的一團瞬間脹大數倍,鳳驚鸞忽然感覺肩上一輕,她扭頭看去,卻見土豪大人竟然朝著那當先一把長劍撞去.

"回來!"鳳驚鸞驚得臉色煞白,心膽俱裂,她一伸手,十分敏捷地一把撈住土豪大人,然後順勢就地一滾,險險避開了那幾可致命的一劍.

可是那殺手一擊不中,隨後又是幾劍劈來.

鳳驚鸞只覺眼前刀光劍影,她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些人什麼模樣,根本就是避無可避,眼看她就要斃命當場.

就在此刻,鳳驚鸞只聽耳邊一聲爆響,瞬間煙霧彌漫,一只冰冷的手拖住了她素手,"快跑!"一道嘶啞的嗓音隨即響起,鳳驚鸞幾乎是下意識地跟在那人身後一路狂奔.

"追!"身後傳來那些殺手氣急敗壞的叫聲.

鳳驚鸞被那人推進了一間廢棄的破廟里,躲在早已破敗不堪的神像後,她大喘著氣,猶自驚魂未定,靠之啊,她這究竟是惹到誰了,怎麼每一天都要經曆一場生死考驗!

好不容易緩了口氣,鳳驚鸞一把揪住懷里的軟白團子,瞪著已然收了毛發,恢複成肉球的土豪大人,氣呼呼大罵,"你這個蠢蛋,難道不知道那是劍嗎?你是想死嗎?!"

"吱吱……"土豪大人眨眨眼,十分委屈地癟嘴,它哪是想死啊,它明明就是想要救她嘛!

"你別罵它了,它確實是想救你!"救了鳳驚鸞的那個人此時開口,只是他的聲音實在太過嘶啞,很是難聽.

鳳驚鸞一扭頭,卻發現那人竟然也有著一對綠寶石似的眼睛,她不由一愣,怎麼感覺好像在哪見過?

少年褪下幾乎裹住全身的斗篷,露出一張纏滿了白布,只露出一對綠眼睛的臉,他定定看著鳳驚鸞.

"原來是你!"鳳驚鸞終于想起來了,眼前的少年,可不就是她剛穿越來的那一天,在*樓里與太子的人大戰一場後,贏下的那個倌?

"我叫夙墨!"少年垂了眼睫,低聲道,"上回的事,多謝你!"

"不用!"鳳驚鸞笑笑,"你沒事就好!"

夙墨的睫毛顫了顫,指著鳳驚鸞手中的土豪大人,"這是幽狐,只生長在靈氣充沛的帝陵里,很厲害!"

"啊?土豪大人很厲害?開玩笑吧!"鳳驚鸞捧著肉球一般的土豪大人,左看又看,都只是一個毛茸茸的球而已,真不知道它哪里厲害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很不滿,它以一種抗議的眼神看著鳳驚鸞,大人它相當厲害好不好!

"噓!"鳳驚鸞耳廓一動,忽然聽到破廟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令人心悸的殺氣再次襲來,她連忙示意夙墨和土豪大人趕緊別出聲.

上篇:060 土豪大人,她到底是誰!     下篇:062 大罵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