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2 大罵太子  
   
062 大罵太子

"蠢貨,怎麼又被鳳驚鸞跑掉?"一聲厲叱就響在破廟門外,殺氣濃重,"再找不到鳳驚鸞,你們就等著被太子殿下炮烙吧……"

太子殿下?鳳驚鸞黛眉猛地凝起,但此時身處險境,她大氣也不敢出,一直等到外面沒了聲音,才重重呼出一口氣.

但隨即她便又冷了面容,憤恨地磨牙,眼中幾乎都要噴出火來.

她可聽得真真切切,剛剛那些人分明是遵循某位太子殿下的命令來殺她滅口的!

她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位殿下必定就是那個最近在她這里三番兩次吃了大虧的當今大乾太子殿下了!

容姜翼他丫的真是欺人太甚!

竟然派人暗殺她!

******

此時,正在太子府里與幾個府臣商議事的太子殿下忽然又猛地打了幾個噴嚏.

"殿下風寒還未好嗎?"一名府臣停下稟報,關心問道.

"無妨,你繼續!"容姜翼揮手,不過,他很是有些奇怪,就是方才,不知為何他突然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但隨即容姜翼便沉了眼睛,修的齊整的眉毛狠狠擰在了一起,眼中有暴戾緒一閃而過.

這兩日他總感覺心緒不甯,一方面是由于最近這些破事,另一方面,他昨天之前還覺得他的那位皇叔似乎沉寂的太久,久到完全不符合他囂張的個性!

然而昨日,他的那位皇叔竟然會破天荒地送了屏風給鳳驚鸞,後來被鳳驚鸞大筆一揮,于屏風上題上他大名後,皇叔竟然也沒什麼舉措,這完全不符合容楚大殲賊*的氣質好麼!

容姜翼不由懷疑起容楚與鳳驚鸞是不是早就認識,難道他們是在做戲給他看?

真是太詭異了!

"殿下,近日東南數城發生蝗災……"那名府臣繼續向容姜翼彙報,但容姜翼顯然有些神思不屬.

不多時,太子府的一名侍衛突然面色古怪地跑進來,"啟稟殿下,凌陽侯府三姐在門外求見!"

"鳳驚鸞?!"容姜翼嚯地一下猛然起身,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時他緊張到表都扭曲了,接著便一揮袍,怒目道,"她來干什麼?不見!"

"是,殿下!"那侍衛恭敬應了一聲,准備退下複命去.

"站住!"容姜翼卻又改變了主意,他陰柔眼睛里滿是暴戾,"讓她來見本宮!"

容姜翼突然很想知道,鳳驚鸞來找他又是所為何事!

彼時,鳳驚鸞懷揣土豪大人,剛從那些殺手手中脫險,就一路朝太子府狂奔而來.

到了太子府門前,或許是鳳驚鸞神太過凶猛,又是一路狂奔,在她身後很快就跟上來一長串的圍觀群眾.

因為現在幾乎連全帝都城的老弱婦孺都知道了,這位鳳三姐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行事風格也是怎麼驚悚怎麼來.

所以,只要有這位鳳三姐在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熱鬧看!

圍觀群眾看到鳳驚鸞沖進了太子府,也並不失望,全部聚集在太子府門外竊竊私語,因為人民的力量無窮大,事後,他們有的是辦法從各種渠道獲知內部消息.

且那一邊,鳳驚鸞殺氣騰騰沖到容姜翼面前,也不行禮,直接就指著容姜翼的鼻子大罵起來,"容姜翼你個混蛋,當初輸不起你就別賭啊,賭輸了,你舍不得黃金就別送來啊,送來了,再想著出陰招給奪回去,還派殺手來殺我,實在是沒品!"

容姜翼正端著一盞茶准備喝,他也沒想到鳳驚鸞會來得這麼快,還一進來就噼里啪啦個不停,他都聽愣了,那茶盞就這麼湊在嘴邊,細長眼睛瞪著越越義憤填膺的鳳驚鸞,眼睛里滿是驚愕與難以置信.

他生在天子之家,又是皇帝長子,自就尊貴非常,十三歲被立為太子,從來都是誰見了他都得畢恭畢敬,長那麼大,還從沒人敢這樣當面指著鼻子罵他!

敢罵他的,也就只有他父皇一個人!

"哈哈,你想不到吧,本姑娘福大命大,沒被你派去的殺手殺掉,你是不是很失望?!"但容姜翼這幅表看在鳳驚鸞眼中,卻讓她認為這是心虛的表現.

容姜翼一時沒反應過來,他就這麼呆呆的看著鳳驚鸞,一瞬間他竟有種錯覺,仿佛現在自己還是十二歲,因為背出書,被父皇指著鼻子大罵蠢材……

"你看你,心虛地連茶都忘記喝了!"鳳驚鸞一臉鄙夷,她肩頭的土豪大人也斜眼,做出鄙夷神.

"鳳驚鸞,誰給你的膽子,敢這麼和本宮話!"容姜翼終于回過神來,他為自己竟然對鳳驚鸞起了懼意而感到異常震驚與憤怒,但隨即他話鋒一頓,"等等,你剛剛什麼?誰要殺你了?"

"哼!少裝蒜,不就贏了你十萬兩黃金嗎?你堂堂一國太子,為了這區區十萬兩黃金就想要殺人滅口,你害羞不咯!"鳳驚鸞冷哼一聲,撇了撇嘴,十分鄙視容姜翼.

"你把話清楚,本宮何時派人殺你了!?"容姜翼大怒道.

他實在忍不下去了,嚯地一下站起身,手中茶盞也被他猛地砸碎,他沒做就是沒做,他平生最討厭被人冤枉!

"真不是你?可是那些人要向太子殿下複命呀!"鳳驚鸞這下也疑惑了,難道她得罪的"殿下"除了容姜翼還有別人?

"你——"容姜翼頭上青筋直蹦,他簡直要氣炸了肺,其實他本來想罵鳳驚鸞蠢貨,但不知為何,話到嘴邊突然就咽了回去,轉而咆哮,"難道這世上只有本宮一個太子殿下!?"

鳳驚鸞仔細看了看容姜翼神色,她看人一向挺准,此時也看出他神激動憤怒,並不像是作假,她心中頓時就是突地一跳,難道真是她搞錯了?那些殺手真的不是容姜翼派來的?

那又是誰要殺她?

"你府上有沒有一個姓白的妃子?"鳳驚鸞目光一閃,想了想,突然問道.

她記得在帝陵後山被那幾個南疆殺手追殺時,曾經聽見他們提到什麼白妃.

"沒有!要不要我拿玉牒證明給你看!"容姜翼繼續咆哮,一張臉都漲成了紫豬肝色.

但同時,容姜翼心中卻有一絲得意瞬間閃過,原來鳳驚鸞今日跑來鬧這麼一出,就是想知道他有沒有娶妃子!

他就知道,鳳驚鸞這個母夜叉對他還是念念不忘!

鳳驚鸞這下子是深刻意識到自己恐怕是確實冤枉容姜翼了,這個人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卻不會是敢做不敢認的!

"哎呀,殿下息怒,民女方才只是在和殿下開玩笑呢!"只見鳳驚鸞迅速變臉,她幾步走上前去,先是用腳將那些被容姜翼摔碎的瓷片撥到一旁,陪著笑臉道,"殿下金枝玉葉,可要心別被瓷片傷到!"

罷,鳳驚鸞還十分體貼地又取了一個瓷盞,給容姜翼倒上一盞茶,親自遞到他手上,恭敬道,"殿下喝茶!"

容姜翼低頭看看手中的茶盞,面上神色一時十分古怪.

鳳驚鸞此時卻是心念急轉,方才她也是腦子一熱,不管不顧就沖到太子府來了.

但是她雖然確實是罵的爽了,可現在她卻覺得事有些棘手.

因為之前她是篤定是容姜翼派人殺她,所以把話都絕了,卻沒考慮到萬一不是他干的,她該怎麼收場!?

之前兩次杠上容姜翼,她會有恃無恐,不過是仗著容姜翼身為一國儲君,要顧及名聲,不至于與她一個女子為難.

但她剛剛都指著鼻子罵他了,這回他肯定不會再忍她!

不定一會只要她一出太子府,就立馬會被喀嚓掉.

不行,得趕緊想個辦法自救!

"殿下慢慢喝茶,民女先走了!"鳳驚鸞見容姜翼還在看著那盞茶發呆,眼珠子一轉,她趁機腳底抹油,開溜!

當鳳驚鸞剛出容姜翼的書房,便見書房外,一干太監宮女都用一種見鬼的眼神目瞪口呆地望著她,顯然是她方才的壯舉嚇壞他們了!

鳳驚鸞也不耽擱,剛剛她是殺氣騰騰的來,現在卻是風風火火地跑,就像是屁股後著了火一般,前後反差不是一般的大啊!

"各位!"鳳驚鸞一出太子府那道巍峨的大門,連忙站在台階上,不同于來時那一臉的凶殘,此時的她滿面春風,喜氣洋洋地對著下面那些興奮等著聽爆炸性消息的圍觀群眾道,"大家一定很好奇,我剛剛去找太子殿下有何事吧?"

圍觀群眾忙不迭點頭.

"其實也沒什麼事!"鳳驚鸞裝作十分嬌羞的樣子,"就是太子殿下為人實在大方慷慨,德行高重,他是擔心有人會覬覦我那十萬兩黃金,然後欺負柔弱的我,所以今後要罩著我!嗯,就是保護我!誰敢害我,就是和太子殿下作對!"

黑壓壓的圍觀群眾沒想到鳳驚鸞會出這樣一句話,不由都面面相覷.

隨即幾乎所有人眼中都露出鄙視,她也好意思她自己柔弱!

她要是柔弱,那他們這里的所有人豈不是都弱不禁風了!

"所以,我真是覺得,我們大乾朝皇上英明,太子神武,真是萬民之幸啊!"

然而鳳驚鸞出這番不要臉的話,根本就絲毫不覺得臉,為了活命,她必須找最粗的大腿抱,雖然太子的大腿能不能抱得住還不一定,但至少她得先做出輿,論攻勢.

那天在靈堂上,她也曾暗示過,她要是有事,絕對就是和那十萬兩黃金有關,也是她太篤定在帝都城范圍內,還沒人敢向太子叫板,但是她卻忘了,這天下之大,可不是只有一個大乾,只有一個太子殿下的!

看來,這回想要她命的太子殿下,可能還是來自于大乾之外的國家!

哎,鳳驚鸞都要被自己的這具身體原主弄崩潰了,她到底是個什麼人啊,怎麼那麼多人想要她死!?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她必須得先找個靠山!

這一番歌功頌德下來,圍觀群眾一個個都給暈乎了.鳳驚鸞的目的卻已經達到,她就是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今天她並沒有和太子發生矛盾!

她是在賭,賭容姜翼即使再怎麼憤怒,就是為了他的皇家顏面,恐怕他也不願意讓這全城的百姓知道,他今日是被一個女人指著鼻子大罵了一場.

圍觀群眾見事並沒有向著他們所想像的方向發展,不由都有些失望,漸漸也就散了.

隨後便有人將鳳驚鸞剛剛那一番話報于太子知曉,當容姜翼聽到鳳驚鸞這些不要臉的話的時候,他的臉黑得簡直猶如鍋底.

見過無恥的,卻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這死丫頭的不要臉程度都能媲美他那位好皇叔了!

然而,鳳驚鸞這一步險棋卻顯然是走對了!

容姜翼最大的優點就是愛面子,他已經連續在鳳驚鸞手上吃了好幾次虧了,偏偏又無法報複,他憋得要命,雖然沒人敢當面提,但他很清楚,暗地里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他的笑話.

所以今日之事他是絕對不允許傳出去的,他也對方才那些站在門外聽到全過程的下人們下了死命令,如果這件事走漏風聲,這里所有的人都立刻會被亂棍打死.

不過,容姜翼心中卻也有喜意在漫延,他想,不管這個鳳驚鸞是真是假,但是很顯然,她比原來的那個蠢貨有意思多了!

如果鳳驚鸞知道,她今天這一番膽大包天的作為,竟然讓高貴的太子殿下對她的看法完全改觀,她肯定要比著中指,對容姜翼大罵一聲:踐人!

靠之,被罵了還那麼高興,這不是受虐狂嗎?

******

鳳驚鸞回到凌陽侯府後,心中卻一直忐忑不安,畢竟她今天確實是太沖動了,大罵未來的一國儲君,這可是藐視皇族的大罪!

當時她的腦子肯定是短路了!

鳳驚鸞在屋子里走來走去,不行,她覺得實在沒有安全感.

而且那些殺手今天沒殺掉她,不定什麼時候又會出現,與其這樣擔驚受怕,她還不如去找簡牧塵.

他要血,就給吧!

鳳驚鸞也想通了,簡牧塵若想殺她,絕對是易如反掌,他就是要放干她全身的血,她也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還不如她自己去找他,順便還能抱個大腿.

剛剛在回來路上,鳳驚鸞可是跟旁邊的人打聽過,那個簡牧塵也是近幾年才崛起于江湖,武功神秘莫測,手下十大殺手亦是天下聞名,據就是當今皇上也忌憚他三分.

如果能成功抱上簡牧塵的大腿,那豈不是就代表著,至少她這條命暫時是不會丟了!

鳳驚鸞想到這里,連忙就往門外沖,得趕緊去找簡牧塵,她是怕夜長夢多,他萬一找到別的願意給她血的女人,那豈不是就沒她什麼事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正在啃玫瑰膏,見鳳驚鸞要走,叼著糕點連忙也躥了過來.

夙墨也站起來,心地看著鳳驚鸞.

先前逃過那些殺手追殺,從破廟里出來之後,夙墨就一直跟著鳳驚鸞,稱他的命是她救下的,如今已經辦完自己的事,以後都要跟著她.

鳳驚鸞也覺得自己身邊沒個人實在不方便,她看夙墨雖然樣貌怪異,但遇事沉穩,所以也就帶了他回來.

鳳驚鸞原以為,簡牧塵所的飛鳳樓很好找,卻沒想到這個聽起來很高大上的飛鳳樓一點也不高也不大.反而就是一棟隱在民居里的毫不起眼的樓.

上篇:061 鳳神族月之女,簡牧塵的心思!     下篇:063 拜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