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3 拜師  
   
063 拜師

當鳳驚鸞將那個簡牧塵給她的牌子亮出來之後,守門的人先是一驚,接著眼神怪異的看了她一眼,隨即便告訴鳳驚鸞,他家主子不在,讓鳳驚鸞晚上再來.

鳳驚鸞無法,只得先回去.

然而,就在鳳驚鸞走後,方才那個守門的人立刻關上門,神凝重,急忙上了一輛馬車,也不知去了哪里.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鳳驚鸞到的時候,天才剛剛擦黑,這回那個守門的人一看到鳳驚鸞,直接就開門讓她進去.

"鳳姐,請在此稍候,我家主人馬上就到!"守門人看向鳳驚鸞的眼神有些怪異.

但是鳳驚鸞這一等卻等了半個時辰,都不見簡牧塵出現.

鳳驚鸞有些著急,她也沒心和土豪大人玩耍.

又過去兩盞茶的時間後,鳳驚鸞突然懷疑,是不是簡牧塵故意把她晾在這里.

不會是,他對她沒興趣了吧?!

不行,還是自己去找他吧!

但鳳驚鸞實在是個路癡,她走著走著就迷路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轉到哪里,忽然聽到前方傳來一陣嘩啦啦的水聲.

鳳驚鸞正走的心煩躁,此刻聽到聲音,頓時就是一喜,她疾走幾步,剛轉過一道彎,便見眼前豁然開朗,這兒竟有一個湖泊.

如今已是暮春時節,夜色下,只見湖邊楊柳依依,湖心印著一輪圓月,波光粼粼,湖的對面更有桃漫天.

鳳驚鸞真沒想到,這一處毫不起眼的樓里,竟然會有如此美景.

嘩嘩的水聲再次響起,鳳驚鸞從美景中回過神來,她循聲走去.

此時,有風乍起,拂起湖畔楊柳,露出了那道正在湖水中央站著的高大人影.

鳳驚鸞雙眸立即瞪大,她究竟是多有眼福啊,才會接連看到這麼令人血脈賁張的噴血畫面!

如果前夜她在帝陵里看到的那只大妖孽的身材已經好到爆了,但那時她畢竟隔著屏風,只隱約看了個大概,雖然驚豔,但還是比不上她此刻真真切切看到這樣一個極具陽剛之美的男性身體來得震撼!

寬闊的肩,線條凌厲,肌理分明的後背,沒有一絲贅肉的勁瘦腰身,強壯的臂膀每一次抬起,都有晶瑩水珠反射著月光滑落,就連他身上那些疤痕都不會讓人厭惡,反而令他更具野性之美.

只是他站在水中,腰以下都沒在水下,看不到關鍵部位,讓鳳驚鸞略有些失望.

不過,她不得不承認,這男人的身材還真是好啊!

鳳驚鸞十分猥瑣地心想,簡直都當得起她的*對象了!

土豪大人也從鳳驚鸞胸口擠出了個腦袋,綠幽幽的大眼睛盯著那水中男人,只是鳳驚鸞偷窺地實在興起,卻沒發現土豪大人眼中一閃而過的驚慌.

"誰!"

不過,也就是眨眼之間,水中男子就已出聲呵斥.

鳳驚鸞見那男人回頭,趕緊貓下腰來,躲在湖邊的灌木叢後,額角陡地滑下一排黑線,糟糕,她怎麼又干上偷窺的勾當了!

不行,得跑,這萬一要是再遇上一個大*,非要她對他負責可怎麼辦?

然而鳳驚鸞剛一動,耳畔水聲傳來,眼前倏地一暗,她便見兩條被黑色已然濕透的褲子包裹著的大長腿立在了她面前,鳳驚鸞心頭陡地一跳,目光往上,她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張戴著銀色面具的臉.

果然是簡牧塵!

只見此時的他烏發半濕垂在肩上,上半身赤,裸,寬厚胸膛如溝渠般分出兩大塊堅實的胸肌,月色下泛著古銅色健康色澤,伴隨著他深沉呼吸,正規律地起伏著.

再往下,是腹部六塊流線清楚肌理分明的腹肌,正卡在腰部最細的地方,真是十分以及極其誘人!

鳳驚鸞簡直想要伸手去摸摸那兩道清晰深刻的人魚線.

不行,不能再看了,再看她可真要咽口水了.

"Hi!"鳳驚鸞尷尬地舉起爪子,同一直冷著眼神俯視她的簡牧塵打了個招呼,然後強迫自己移開視線.

可是鳳驚鸞卻忘了自己現在還是蹲著的,原本個頭就不及簡牧塵,這一蹲下,她的腦袋便剛好與他腰身齊平.

于是,鳳驚鸞就想還是先起來再,雖然今晚來是有求于他,但這氣勢還是不能輸得!

但也許是蹲得久了,又或許是被人當場抓到偷窺,一時心虛,鳳驚鸞剛起來半截,雙腿突然就是一軟,她整個身體都猛地往前栽倒.

如此電光石火之間,不但是鳳驚鸞,就連簡牧塵都反應不過來,直到鳳驚鸞一頭撲了過來,簡牧塵猶自保持著低頭的姿勢.

只是,他向來冷凝的雙眸也有些發直.

鳳驚鸞一頭撞上簡牧塵,但此時她感覺卻頗為奇怪,剛剛撞過來的時候,她的臉接觸到的明明就是一團鼓鼓囊囊,軟軟的東西,可現在怎麼這玩意似乎在膨脹,還有越來越硬的趨勢?

"主主主主主子,你你們在在干干什麼?"落影是發現鳳驚鸞不見了,于是連忙跑來向簡牧塵稟報,可眼前這一幕,卻讓他整個人都傻了.

從不近女色的主子,這是突然轉性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和那位鳳三姐玩起了重口味的游戲?

瞧瞧,瞧瞧,這可不就是在吹!簫!嗎!

從鳳驚鸞腿軟到撲進簡牧塵胯間,臉埋在其中,鳳驚鸞雙手攀著他腰身,到落影突然出現,這一切不過都發生在眨眼之間.

簡牧塵與鳳驚鸞幾乎是同時扭頭看向落影.

"主主子,屬下什麼也沒看見!"落影心思本就活絡,他趕緊雙手眼睛,轉身背對著兩人,"屬下只是路過,你們繼續!繼續!"

罷,落影一溜煙地跑掉了.

剛才他可是看到自家主子那幾可殺人的目光了,一定是他破壞了主子的好事!

嗚嗚,主子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這一邊,鳳驚鸞看著近在眼前的那只已然勃然怒立的囂張利劍,她與它那麼近,近到幾乎能感覺到那燙人的熱度.

鳳驚鸞的眼神有一瞬間的呆滯,簡牧塵似乎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驚變,他就這麼低著頭,冰冷眼神複雜地看著鳳驚鸞臉上的顏色由變紫,再由紫變青,接著又變成恐怖的鍋灰色.

"啊!"鳳驚鸞終于尖叫一聲,猛地一把推開簡牧塵,一張臉得幾乎能滴出血來.

"嗚!"簡牧塵一時不查,竟被鳳驚鸞一巴掌呼在了怒發的長槍上,頓時痛得他眼神都變了.

鳳驚鸞可不管方才她這一巴掌差點就毀了簡牧塵的命根子,此時她窘得真是恨不得能在地上挖個地洞鑽進去.

天啦天啦,她一個未出閣的黃花大姑娘,一個貨真價實的雛兒,竟然和男人那肮髒的玩意兒來了次親密接觸!

鳳驚鸞簡直是欲哭無淚!

"吱吱……"土豪大人不知什麼時候從鳳驚鸞胸口溜了出來,正害羞地蹲在一旁,大人它也是親眼目睹了方才那令人遐想的一幕,這個它很有印象,就和帝陵里那些壁畫上的動作一樣,主人,那是少兒不宜的畫面……

尷尬的氣氛蔓延,風似乎都在這一刻靜止.

發生了這樣的事,鳳驚鸞覺得自己實在無法面對簡牧塵,可是她又擔心,一旦她走出飛鳳樓,放棄了這次機會,那麼再想去求簡牧塵,恐怕就會難上加難!

于是,鳳驚鸞咬了咬牙,一扭頭,抬眼看向簡牧塵,他不知何時已經換了衣服,依然是一身黑色,但是在已經看光他的鳳驚鸞眼里,此刻看到的似乎還是方才那令人幾可血脈賁張的裸,體.

鳳驚鸞趕緊移開視線,"簡,簡大俠,我已經想好了,你的要求我答應!"

簡牧塵聞深深看了鳳驚鸞一眼,隨即轉身,"走!"

鳳驚鸞見他身形瞬間移動到數丈之外,她連忙追上去,"哎,哎!我還沒完呢!我想拜你為師,你就收下我這個徒弟吧!"

簡牧塵腳步猛地一頓,他轉首,眼神詭異地看向氣喘籲籲跑過來的鳳驚鸞,隱在面具後的軒眉一挑,"你想拜本座為師?"

他的聲音冰冷,仿佛地底的魂靈,冷漠而危險.

"嗯!我要拜師!"鳳驚鸞重重點頭,她想過了,如果自身不強大,以後萬一能保護她的人不在身邊,她好歹也有一抗之力,最不濟的,也至少有逃命的本事.

不至于向這幾天這樣,完全拼運氣,要知道,運氣也有用光的時候啊!

簡牧塵眯了眯眼,銀色面具在月色下泛著冰冷的光芒,他的聲音也和他的面具一樣冷,"本座不收徒弟!"

"簡,簡大哥,你就收下我吧,我什麼都會做的!"鳳驚鸞早就有心理准備,立即使出死纏爛打的功夫來.

她很清楚,在古代,拜師和收徒弟可都是十分慎重的,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做師傅的要擔負起教養的責任,並不像後世里那種隨便的態度.

"不收!"簡牧塵垂眸,冷冷看著一臉諂媚討好的鳳驚鸞,他似乎只有這一種表,每次被他這樣的眼神看著,鳳驚鸞都有一種魚在砧板上的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要是不收我為徒,我就不給你我的血了!"鳳驚鸞決定賭一把,她是覺得簡牧塵這樣的人絕對不會無故出要她血的話,所以她猜,她的血對他肯定有很大的用處.

"你在威脅本座?"簡牧塵眯眼,眼角驟然有寒光掠過.

"不敢!你明白我的意思!"鳳驚鸞心中十分忐忑,她並不想激怒簡牧塵,但她更在乎自己的命.

簡牧塵沉思,他定定看著鳳驚鸞,也將她的緊張全都收在眼底,半晌後,他唇角忽然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隨即負手,轉身,冷冷嗓音寒若冰錐,"跟我來!"

"你同意了?!"鳳驚鸞眼眸驀地一亮.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簡牧塵凝眸道.

"一定!"鳳驚鸞見簡牧塵終于松口,她這才暗中松了口氣,不管怎麼,有他這句話,她這條命應當暫時無虞了.

此時的簡牧塵其實心中也十分奇怪,他十二歲中蠱,自那以後但凡有女人近身,都會引起蠱毒發作,痛不欲生,嚴重的,甚至會令他武功暫失,屆時就是一個三歲兒也能輕松打倒他.

這世上想要他命的人何其之多,如果他的這個隱疾傳出去,勢必會引來無數仇家,甚至會……

所以這麼多年來,他才潛心研究醫術,就是為了找到解決自己所中蠱毒的辦法,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卻越來越失望,因為他發現,他中的蠱毒,竟然除了鳳神族月女之外,根本無藥可救.

但最令人難以啟齒的是,他所需要的血,還是月女的處子之血,換之,就是要與月女教合……

然而這世上只有一個南疆鳳神族,每一代的月女也只有一名,相傳月女滿十歲時起,就會遍游天下.

這天下之大,要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尋一個連樣貌都不知道的女子,無異于,大海撈針.

簡牧塵幾乎已經不抱希望了,卻不曾想,他竟會遇到鳳驚鸞,那一天在*樓內,他一眼就注意到她,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會吻她,仿佛就是心中隱隱的一種感覺.

不過,簡牧塵倒是怎麼也沒想到,鳳驚鸞竟然會起了拜師的念頭.

彼時,鳳驚鸞跟在簡牧塵身旁,這回他走得並不快,堪堪能讓她追上.

他身上有一種十分好聞的味道,混合著湖水的清冽,彙聚成一股能夠誘人犯罪的男性荷爾蒙的味道.

只是跟在簡牧塵身邊,鳳驚鸞竟然又開始心猿意馬了,她猛地一甩頭,趕緊將那點綺思甩走.

簡牧塵轉首看她,鳳驚鸞立即綻開一朵諂媚的笑顏,簡牧塵眼中頓時有詭異的笑意閃過,就鳳驚鸞那點心思,還瞞不過他!

是呀,鳳驚鸞現在就正在轉著她的心思呢,她會來拜師,根本就不是她一時腦袋發熱,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因為她是想起那晚簡牧塵毫無預兆地就吻她.

所以,她擔心這個家伙是個瑟狂!

還是見女人就親的那種!

本來她是非常不屑與這種瑟狂來往的,無奈簡牧塵實在是太厲害,放眼全帝都城,幾乎所有的百姓都知道有兩個人最是惹不起,一個是當今的攝政王也就是恭王爺容楚,另一個可不就是大名鼎鼎的雪龍教主了!

至于這兩個人的事跡,那也是數不勝數,就簡牧塵來,據他曾經一人單挑當世天機榜上排名前十位的六大高手,打了一天*,結果那六個人死了五個,還有一個被徹底打殘,從此淡出江湖.

而且簡牧塵手下十大殺手為他執行所有不能見光的任務,無論是暗殺一國之主,還是盜走國庫中的奇珍異寶,幾乎從沒失敗過.

光是這十個人,就能媲美一個精銳之師了,何況簡牧塵手下並不止這十人!

這樣的人必定會被所有國家的當權者忌憚,簡牧塵又過于桀驁不馴,他根本就不買任何人的賬,卻不知為何,三年前來了大乾帝都城,似乎是與大乾的攝政王殿下達成了什麼協議.

鳳驚鸞將自己打聽來的有關簡牧塵的所有信息都捋了一遍,但其中最吸引她的,除了簡牧塵這強大到逆天的武功與背景,另一個則是他還會醫術,而且還相當的高.

據那個告訴她這個秘密的人所,那個什麼聖手堂的賴大夫到簡牧塵面前,也只有提鞋的份.

上篇:062 大罵太子     下篇:064 鎖魂針,各取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