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5 勇救太後!  
   
065 勇救太後!

"你以後就跟著姐!"

"是,主人!"青雪問都不問一聲,便轉身再次朝鳳驚鸞跪下,"青雪見過姐!"

鳳驚鸞也知道簡牧塵此舉是要派青雪來保護她,或許也是順便監視她,但她並不以為意,她仇家那麼多,多個人保護總不是壞事!

"今夜你先回去,還有,這件事誰都不可以!"簡牧塵抬眸望著鳳驚鸞,他突然想起方才自己查看她身體時,確實未從她臂膀上發現守宮砂,這一點讓他心中莫名湧上一絲不舒服的感覺.

但隨即簡牧塵又冷了眼神,是呀,鳳驚鸞又不是鳳神族的月女,目前來看,他對她的興趣僅僅是她是他第一個能碰觸的女子,他也只是想用她的血試驗.

所以,即使她不是處子,也沒什麼要緊!

可是,為何一想起她曾經被別的男人碰過,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鳳驚鸞與青雪走後,簡牧塵又在窗前站了許久,燭光在牆上勾出他高大的身影,他忽然摘下面具,伸手捏了捏英挺的眉心.

"派人去凌陽!"既然真的鳳驚鸞一直都是住在凌陽,這個假的鳳驚鸞又是大婚前夕才被接回來的,那麼她定然也是從凌陽來的,也只有從那里查起了.

簡牧塵很清楚,能夠讓人動用鎖魂針封住記憶,這個假的鳳驚鸞來曆絕對不簡單!

他有一種預感,或許從這個假鳳驚鸞出現的那一天開始,這大乾的帝都城上方就已經被布下了一張陰謀之網.

只是不知道這陰謀究竟是沖誰而去!

******

鳳驚鸞從飛鳳樓出來後,第一次心愉悅地呼吸了一大口這古代格外清新的新鮮空氣,她現在感覺真是神清氣爽.

嗷!原來有大腿抱的感覺是如此之爽!

一想到抱大腿,鳳驚鸞眼前不由再次劃過湖岸邊她一頭紮入簡牧塵胯間的那一幕,嘴角抽了抽,她到此時方才後知後覺感到尷尬.

不過,這一番"親密接觸",也讓她發現了一個秘密——簡牧塵的那玩意,尺寸那是相當驚人啊,當時那帳篷撐得,真是太他麼壯觀了!

鳳驚鸞十分猥瑣地心想,這麼大的家伙,都能趕上驢子那東西了,這要是哪個女的將來跟了他,還不得性福死!

"吱吱吱……"土豪大人從鳳驚鸞胸口擠出腦袋,抖了抖毛茸茸的大耳朵,碧綠眼睛看著鳳驚鸞,像是在問,"那你願意跟他嗎?"

"我勒個擦,你還是不是我*物,你想害死我呀!"鳳驚鸞戳了戳土豪大人的腦袋,十分堅定地搖頭,"我才不要!"

她很有自知之明,她這副身板可消受不起那個大家伙,別還沒來得及享受,她這條命就被折騰沒了!

她還是更喜歡溫柔的君子型,簡牧塵這樣的極品男人,還是留給能經得起他折騰的女人吧!

"吱吱吱……"土豪大人斜眼鄙視鳳驚鸞,也不知道剛剛在湖邊,到底是誰看得眼睛都直了.

"姐,你在和誰話?"青雪坐在外面,正趕著馬車,聽到鳳驚鸞在車廂里話,不由出聲問道.

"哦,沒什麼!"鳳驚鸞隨口答了句.

兩人正話間,忽聽前方傳來一陣人群熙攘聲.

"咦,今晚有燈會呀!"鳳驚鸞撩開車簾,伸頭一看,卻見滿目燈火明亮,各色花燈林立,人,流如織.

"嗯,今天是三月十九,花燈節."青雪見前方人太多,馬車過不去,于是便打算換個方向.

"等等,下去瞧瞧吧!"鳳驚鸞這幾天一直過著疲于奔命的日子,好不容易有熱鬧看,她頓時興奮起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和鳳驚鸞德行一樣,此刻也站在鳳驚鸞肩膀上,撲棱著兩只大耳朵興奮地到處張望.

"可是主人若是知道了會怪罪青雪!"青雪看了一眼土豪大人,她隨即擰眉,顯然是覺得這里人太多,發生危險的幾率也高.

"你現在的主人就是我!"鳳驚鸞本來還不想擺主人的架子,但為了放松一下,她只好沉了聲音.

青雪咬唇,她知曉鳳驚鸞已拜簡牧塵為師,簡牧塵又將她給了鳳驚鸞,起來,鳳驚鸞確實是她如今的主人.

"那好吧!"青雪退讓道,"奴婢去停馬車,姐您等一下!"

罷,青雪匆匆去找地方了,鳳驚鸞與土豪大人則是在附近逛了起來.

鳳驚鸞也知道自己這副尊榮,是不可能吸引那些登徒子的,這里人那麼多,想殺她的人也絕對不會笨到在這里動手,所以就格外放心大膽地閑逛了起來.

前世她也逛過花燈會,不過卻比不上這古代的氣氛好,只見這一條長街兩旁掛滿了形狀各異的花燈,一直往前延伸,就仿佛是兩條燈火交織的河流.

長街盡頭的湖泊上也到處都是畫舫,樂聲歌舞不停,好不熱鬧.

放眼看去,鳳驚鸞也看到許多蒙著面紗,衣飾精美的女子,想來應當是高門大戶家的千金姐,趁著花燈會出來賞玩.

那其中也有不少人是認識鳳驚鸞的,但卻無人敢上前與她打招呼.

如果以前的那個鳳驚鸞行為呆蠢,這些千金姐很是不齒于與她交往,覺得那有損自己高貴的身份,那麼如今的鳳驚鸞,則更多的是讓她們感到恐懼害怕.

不論是她敢不給太子殿下面子,逼著趙清純當眾脫光了,還是膽敢羞辱恭王爺,抑或是氣勢洶洶沖進太子府,這一切的行為都是如此囂張,是這些恪守禮制的千金姐們所不敢想象的.

對于那些男人來,更是不敢去招惹鳳驚鸞的,她不但能夠連斬兩名太子手下絕頂高手,還有殺人于無形的迷香,就是借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是不敢再去像從前那般諷刺她戲弄她了.

而且他們總覺得鳳驚鸞雖然樣貌還是那樣平淡甚至有些丑陋,但如今她氣質卻與從前完全迥異,她看人時,那清冷眼神如覆霜雪,不笑時,就像那三月枝頭的梨花,清冷逼人.

這些人鳳驚鸞一個都不認識,所以更不存在上去打招呼一.

她一個人逛得很是怡然自得,還給土豪大人也買了一盞畫著狐狸的花燈,眼看時間也不早了,她一扭頭,卻發現青雪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丟了.

"快來人啦,救命啊!"也恰在這時,鳳驚鸞聽到不遠處突然傳來女子的呼救聲,同時還有雜亂的馬蹄聲,以及馬兒焦躁的噴鼻與長嘶聲.

人群忽地散開,鳳驚鸞立即看到不知道從哪沖出來兩匹馬,正在那塊空地上到處奔跑,原本精美漂亮的花燈被打翻了一地,很多都被兩匹馬踩踏的慘不忍睹.

也就是在這空地中央,正站著名神驚恐的老婦人,看樣子不過五十多歲,衣飾華美,顯然是有錢人家的老太太出來賞燈游玩的.

然而本來愉快的賞燈卻變成此時命懸一線的危機.

老太太已經嚇得臉都白了,站在中間,面對狂奔而去的馬兒動都不敢動,偏偏周圍無人敢上前去救她,只有一個看上去是老太太隨從的婦人到處哀求,她數度想要自己沖過去救老太太,卻都被一旁的人拉住了,因為那里實在太危險了,她現在過去就等于是送死.

眼看那兩匹瘋馬徑直朝著老太太方向奔去,似乎眨眼間,就要將老太太踩在腳下,到時那老太太不被踩成肉餅,全身骨頭估計也要斷了.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人們只見一道黑影瞬間朝中央的那名老太太疾奔而去,在馬蹄離老太太的面門還有不到一尺的距離下,迅速抱著老太太就地一滾,堪堪避過了這致命一擊.

那兩匹馬原本就是瘋跑,此刻已再次朝前跑去,引起前方一陣騷動.

鳳驚鸞剛剛看到老太太有危險,她什麼都沒想,跑過來就用自己身體擋住她,就地一滾時也是她先著地,替老太太擋去了大部分的壓力.

此刻她摔地天旋地轉,剛剛落地時,也不知道胳膊硌到了什麼,痛得她齜牙咧嘴.

那名婦人原本以為老太太死定了,卻沒想到竟有人會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頓時就激動地跑過來,先是扶起受驚過度的老太太,接著便對捂著胳膊爬起來的鳳驚鸞跪下了,"多謝姑娘相救之恩!"

"別!"鳳驚鸞見這婦人也有四五十歲的年紀,她可不敢受此大禮,連忙伸手扶婦人起來,示意她,"快帶這位老夫人去看大夫,看有沒有傷到哪里!"

"敢問姑娘尊姓大名,改日定當登門拜謝!"那婦人感激道.

"不用不用!舉手之勞而已!"鳳驚鸞胳膊疼得要命,她也不是為了得到感謝才救人,于是擺擺手,轉身就走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跳上鳳驚鸞肩頭,一臉擔心地看著她.

"姐!"青雪剛才也是親眼目睹了那驚險一幕,她臉色都嚇白了,主人命她來保護鳳驚鸞,誰想才第一天晚上就出事了,這如果被主人知曉,主人肯定不會饒過她!

"沒事,只是扭了一下!"鳳驚鸞皺眉道,"走吧!"

兩人一狐迅速消失在人群中,方才被瘋馬攪亂的燈會又繼續進行.

但人群中卻有數雙眼睛一直跟著鳳驚鸞的身影.

鳳驚鸞剛走,就有兩名衣著華麗的男子飛奔過來,當他們看到婦人扶著的老太太安然無恙,緊繃的神這才緩和了下來.

直到上了馬車,那兩名男子立刻跪下了,"孫兒救駕來遲,求皇祖母恕罪!"

"起來吧,不怪你們!"捧著一盞茶水,雙手還在哆嗦,但臉色已比先前好看許多的老太太已經漸漸回過神來.

雖然她花白的發絲有些凌亂,保養得宜的臉上還帶著驚恐,但卻無損她雍容高貴的氣質,她正是當今皇帝的生母,曹太後.

"真沒想到,烏丹人竟然如此膽大,在我大乾境內就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話的男子約莫弱冠之年,相貌俊朗,眉宇間英氣逼人,他是大乾的三皇子容飛廉,一直領兵于西南邊陲對站烏丹王庭,前陣子剛剛得勝歸來.

"皇祖母如果有什麼事,我定要鏟平烏丹王庭!"六皇子容姜飛亦是氣惱不已,今夜是他邀了太後出宮來賞燈,卻不曾想會出這樣的事,萬一太後出了什麼事,父皇定然不會輕饒他!

"皇祖母,剛剛真是嚇死雪兒了!"一名十五六歲的美貌少女偎依在曹太後懷里,漂亮的臉上還掛著淚痕,大眼睛里也布滿了驚恐.

她是雪心公主,當今皇帝唯一的女兒,一直都養在太後身邊,向來嬌*萬分.

"好了好了!"曹太後伸手拍了拍雪心公主的手背,安撫她,但她眼前卻有另一道凌厲如箭矢般的少女身影掠過,曹太後扭頭問蓉姑姑,"對了,問出那姑娘名字沒?"

蓉姑姑搖頭,"那姑娘不肯,只是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還真是個好姑娘!卻不知是哪家的!"曹太後目中露出贊賞,"改日宣進宮來,哀家定要重賞!"

"皇祖母,什麼姑娘?"容飛廉與容姜飛都有些納悶地看著曹太後與蓉姑姑.

"哎,今晚若不是那位姑娘挺身相救,哀家可真要歸于一抔黃土了!"曹太後想起當時境況,仍然忍不住連連後怕,她向來養尊處優,什麼時候遇到過那樣的凶險!

"兩位殿下……"蓉姑姑連忙將今夜發生的事描述了一遍.

"皇祖母,那位姑娘是不是大概這麼高,很瘦,還穿一身黑衣,長相一般?"容姜飛突然問道.

"對對對!"曹太後與蓉姑姑連連點頭,"六兒,你知道她是誰?"

容姜飛眼神晶亮,"那是鳳驚鸞!"

聞,不但是曹太後與蓉姑姑,就連容飛廉和雪心公主都沉默了,鳳驚鸞這個名字可是大乾皇族的心頭刺啊!

"不管怎麼,她也是救了哀家,明日去給她些賞賜!就這麼著吧!"曹太後語氣變淡,眼中的贊賞也淡去了,鳳驚鸞近日作為她也有所耳聞.

但是在曹太後看來,那鳳驚鸞也確實膽大地過分了,不僅殺人不眨眼,還敢頂撞嫡母與父親,當眾面對春宮屏風也能鎮定自若,世上怎麼能有這樣的女人!

容姜飛凝眉,他知道皇祖母定然是誤會鳳驚鸞了,他還想幫鳳驚鸞些好話,但卻被容飛廉一個眼神制止了.

******

且鳳驚鸞瘋馬蹄下勇救老太太之後,也便回了府,她可不知道她冒著生命危險救了人,卻還沒落得好,甚至是被嫌棄了.

"姐!"夙墨見鳳驚鸞灰頭土臉的回來,以為她又被追殺,綠寶石似的眼睛里不由露出緊張.

"沒事,有熱水嗎?"鳳驚鸞感覺胳膊疼得厲害,她不想多.

"有!已經備好了!"夙墨點頭.

鳳驚鸞很滿意夙墨的機敏,她一把將土豪大人扔到*上.

"青雪,你進來幫我看看是不是哪里破了."鳳驚鸞轉頭,見青雪正盯著夙墨看,她也知道夙墨外形奇怪,那張臉一直綁著白色紗布,只露出眼睛,于是解釋道,"他是夙墨,你應該聽*樓的事了!"

青雪點頭,什麼也沒多問,跟著鳳驚鸞進了淨房.

當鳳驚鸞脫下衣服後,才發現自己右邊肩膀又又紫,疼得她臉都扭曲了.

"姐,您被馬踢到了!"青雪眼神也變了.

"哎,看來以後還是不能多管閑事!"鳳驚鸞抽了一口冷氣,她還不習慣在有人的況下沐浴,于是讓青雪先出去,等她艱難地洗完澡了,這才叫了青雪進來給她塗藥.

她身上除了那處最嚴重的踢傷外,還有數處青紫,顯然是摔倒時被什麼硌到的.

*無話,只是第二天一早,鳳驚鸞起來時,發現自己右臂整個都麻了,稍微抬下手都痛得受不了.

于是鳳驚鸞今日只好在府里待著休息.

晌午時,宮中忽然來人.

上篇:064 鎖魂針,各取所需!     下篇:066 太後的賞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