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6 太後的賞賜  
   
066 太後的賞賜

晌午時,宮中忽然來人.

宮中來人,自然不能讓一個妾去迎接,于是凌陽侯便派人去傳李氏,她畢竟是有誥命在身的侯夫人.

下人進來傳報時,李氏與鳳琦兒鳳靜兒正在用膳,自從昨晚得知府里的這個鳳驚鸞可能是假的之後,李氏與鳳琦兒一番密謀,這一次,她們勢要讓那個踐人死無葬身之地!

一聽宮中來人,三人都是一驚,接著便喜上眉梢,宮中來人,一定是太子殿下轉了主意,願意娶鳳琦兒了!

"快,琦兒,快去梳妝!"李氏興奮異常,她就知道太子殿下不會不喜歡琦兒的,她可是帝都城第一美女啊!

"是,娘!"鳳琦兒蒼白的臉染上云,匆忙站起.

"娘,你就這麼篤定太子殿下是為姐姐來的?"鳳靜兒心中嫉妒,忍不住就要些讓李氏與鳳琦兒不高興的話.

"除了太子殿下,還會有誰會來我們凌陽侯府?"李氏反問道.

這些年凌陽侯府日漸敗落,鳳子建除了這個侯爺頭銜之外,連個實職都沒,一直都是賦閑在家.

這帝都城里的人哪個不是逢高踩低?所以,宮中的人更是不會與侯府來往.

也就是鳳琦兒這幾年出落得愈發美麗,去年宮中宴會上大放異彩,奪得了這帝都第一美人的稱號,讓太子殿下傾心.

正因為太子殿下有意納鳳琦兒為妃,鳳子建這才決定李代桃僵,將鳳驚鸞與鳳琦兒的婚姻互換了.

原本以為可以從此高枕無憂,誰知道這個被匆匆從凌陽別院接回來的鳳驚鸞竟然會性大變,完全擾亂了鳳子建與李氏的計劃.

"哼,我看不見得!"鳳靜兒撇撇嘴,斜著眼睛嘟嚷了句.

******

凌陽侯府正廳.

"不知李公公今日前來……"鳳子建正陪同太後身邊的大太監李蘭英,他也很納悶這位太後身邊的大人今天怎麼會來侯府,于是便出問了句.

李公公神倨傲地一揮手中拂塵,尖著嗓子叫了句,"叫你們府里的三姐出來!太後娘娘有賞!"

"三姐?"此時正領著盛裝打扮過的鳳琦兒走進來的李氏一聽又是找鳳驚鸞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太後娘娘為什麼要賞鳳驚鸞?!"

在宮中還從來沒人敢跟李蘭英這麼話,當下李蘭英就生氣地一拍桌子,"太後娘娘想賞誰就賞誰,還需要向你稟報嗎?"

"是妾身糊塗了,請公公勿要怪罪!"李氏立即反應過來,臉猛地一白,慌忙彎腰賠罪.

"這位想必就是大姐吧!"李蘭英瞥一眼跟在李氏身後進來的少女,眼中驟然有莫名的光閃過.

"琦兒見過公公!"鳳琦兒原本是抱著很大的希望,以為定然是容姜翼回心轉意,要來娶她了,誰知希望再一次落空,她突然覺得自己一身盛裝過來相迎,真是非常諷刺,所以她並沒有注意到李蘭英看她時那詭異的眼神.

"還不去叫鸞兒過來!"鳳子建狠狠地瞪了李氏一眼,自從上回靈堂那件事後,他就將李氏禁了足,這些日子都是歇在妾室翠兒那里,那姨娘當然不肯放過這樣挑唆的機會,所以鳳子建現在是越看李氏越覺得她蠢.

鳳驚鸞自然不需要李氏親自去叫,她很快就來了,只是這*過來,她整只右臂都僵了,臉色自然不大好看.

"你就是鳳驚鸞?"李蘭英鼻孔朝天,眼皮子掀開一條縫,手一揮,跟在他身後的太監立即捧著一個托盤上來,"這是太後娘娘賞你的,謝恩吧!"

鳳驚鸞抬眼一看,卻見那托盤上擺放著十個銀錠,還有一些看上去就很俗氣的釵環首飾,她不由皺了皺眉,"民女謝過太後娘娘恩典,但是,無功不受祿,所以這些東西我不能要!"

"你——鳳驚鸞,你別不識好歹!"李蘭英大怒.

他雖然奉太後之命前來送賞,但他跟了太後那麼多年,早就將太後心思摸透了,如果這個鳳驚鸞對太後娘娘很重要,太後絕對不會只是吩咐他隨便找幾樣東西送過去就行了.

其實李蘭英昨夜也聽蓉姑姑提了太後被鳳驚鸞所救之事,若是其他人,太後娘娘定然會重重有賞,但偏偏救太後的是鳳驚鸞,太後還能賞她些東西,就是她祖上積福了.

誰叫這個鳳驚鸞甚至是凌陽侯府都那麼不識好歹,沒那個富貴命,還拼命想霸占著太子正妃之位,尤其是鳳驚鸞,原本就相貌丑陋,行為粗鄙,現在更是膽大妄為,不守婦道!

偏偏當初給太子定下鳳驚鸞的就是當時的皇後,現在的太後!

所以啊,太後娘娘怎麼可能會喜歡鳳驚鸞?

昨夜剛救了個老太太,今天就有宮中的人來打賞,聰穎如鳳驚鸞,她此刻也猜到了,想必那個差點被馬踩死的,氣質雍容高貴的老夫人定然就是當今太後了.

但是,令鳳驚鸞非常不爽的是,她救了人,受了傷,卻連當事人一句謝謝都沒落得,瞧這個太監趾高氣揚的樣子,還有這些所謂的賞賜,呵!原來這就是那太後娘娘報答救命恩人的方式!

鳳驚鸞垂下長睫掩去眼底的一絲鄙夷,看來,這太後娘娘的命也不怎麼值錢嘛!

"鳳驚鸞不懂公公的意思!"鳳驚鸞裝傻,她無意得罪那太後娘娘,但這樣赤,裸裸的羞辱她絕對不會接受.

"鸞兒,不可無禮!還不向李公公道歉!"鳳子建見鳳驚鸞竟然連太後的賞賜都敢拒絕,不由氣得火冒三丈.

鳳子建一直想要巴結李蘭英,他可是太後身邊的大人,當今皇上雖然昏庸,但十分重孝道,對曹太後向來尊敬,如果太後能在皇帝面前提攜他幾句,他也不至于一直賦閑在家.

"道歉?不知我錯在哪里?"鳳驚鸞一挑黛眉,清冷眼神如覆霜雪.

"大膽鳳驚鸞,難道你不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嗎?"李蘭英氣得嗓子愈發尖利.

可是當他對上鳳驚鸞那樣冷傲的眼眸時,卻冷不丁哆嗦了下,不知為何,看到眼前這其貌不揚的少女,竟讓他有種恐懼的感覺.

"君在朝堂!"鳳驚鸞一拱手,毫不示弱地冷眼看著李蘭英,"難道公公要自認是君?還是公公覺得當今聖上不明,要請太後娘娘垂簾聽政?"

"你,你不要瞎,我,灑家哪有這麼!"李蘭英驚慌失措,白淨無須的臉都綠了.

這種大逆不道的話要是傳出去,他這條命可就玩完了,到時候就是太後娘娘也保不住他!

"那不就結了!"一瞬間,鳳驚鸞散去渾身煞氣,眉眼笑開,她柔聲嬌笑,"公公自去回稟太後娘娘,太後娘娘恩典鳳驚鸞心領,但鳳驚鸞一生坦蕩,確實無功不願受祿!"

"好!好!好!好個牙尖嘴利的丫頭!"李蘭英臉色白交錯,他憤恨地盯著鳳驚鸞,突然咬著牙連道三個好字,隨即一揚拂塵,"走!"

他不能不走,再待下去,恐怕這死丫頭就要給他安上個欺君謀逆,叛國通敵的罪名了!

"李公公!"鳳子建見李蘭英要走,也顧不上去責罵鳳驚鸞,連忙就追了過去.

"見過公公!"門外,因為梳妝打扮而姍姍來遲的鳳靜兒嬌俏地朝氣沖沖大步走出的李蘭英福身行禮.

抬起描畫精致的臉,她擺出最嫵媚的笑臉,偷偷瞥一眼李公公身後,見並沒有太子殿下身影,不由疑惑問道,"咦,太子殿下沒來嗎?他不是要娶我姐姐嗎?"

"哼!"李蘭英冷笑一聲,拂而去.

"哎!"鳳靜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想去追李公公問個明白.

"丟人現眼!"鳳子建腦袋上的青筋都氣得迸出來了,他這三個女兒,真是一個個都不讓他省心!

鳳驚鸞倚在門框上,將方才那一幕看在眼里,她忍住笑意,回眸看了眼臉色已然難看到極點的李氏與鳳琦兒.

還真是好笑,有鳳靜兒這樣一個豬一般的隊友,想必李氏與鳳琦兒得害羞了!

鳳驚鸞此時心很好,她才不怕那太監回去跟太後打報告,反正昨夜看到她救人的百姓不在少數,如果那太後敢對她怎麼樣,她一定要將太後恩將仇報,殺害救命恩人的事跡宣揚地人盡皆知!

而且她可是有靠山的,橫著走都不怕!

鳳子建去追李蘭英了,鳳驚鸞也不想在這里和李氏還有鳳琦兒大眼瞪眼,于是她瀟灑地一轉身,走出門去,李氏與鳳琦兒不是懷疑她突然不傻是有問題嗎,鳳驚鸞就故意一蹦一跳地走路,看起來十分神經質.

若不是右臂實在疼得厲害,鳳驚鸞不定還會扭兩下.

李氏和鳳琦兒臉色更黑了,跟在鳳驚鸞身後過來的夙墨與青雪,還有土豪大人這兩人一狐的腦門上則同時滑下了一排黑線.

且不那一邊李蘭英大怒而去,回宮後都不需要加工,直接將鳳驚鸞那些話學了一遍,就已令曹太後震怒不已,偏偏她又不好明目張膽派人去報複鳳驚鸞,只憋得一口氣在心里,著實悶了好幾天.

而鳳子建沒能巴結上李蘭英,反而被李蘭英冷冷語嘲諷了一頓,他更是氣得生生砸了好幾個花瓶,又將李氏等人狠狠訓斥了一頓.

本來他還想去找鳳驚鸞的麻煩,但當他氣沖沖去了齊云苑,卻撲了個空,鳳驚鸞早知鳳子建會來找麻煩,她才不會傻傻等他過來.

現在她可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

到了晚間,由青雪駕馬車,駛往飛鳳樓,一路上,青雪七拐八繞,專撿偏僻的巷子走,鳳驚鸞知道她這是為了不被人跟蹤.

到了飛鳳樓,鳳驚鸞照例先給簡牧塵挑菜,只是她右臂受傷,左手不大靈活,不過好在土豪大人在一旁幫忙,她也不是很累.

簡牧塵進來時,看鳳驚鸞的眼神很冷,聲音更是冷得像冰,"跟我來!"

"吱!"土豪大人一看到簡牧塵進來,立即開溜.

鳳驚鸞莫名感覺一陣心驚膽戰,其實她本來就對簡牧塵很是畏懼,此時的他看上去就如她在*樓第一次看到他時那樣冷漠,雖然他戴著面具,看不清神,但這如有實質的強大威壓卻令鳳驚鸞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乖乖跟了簡牧塵進屋,簡牧塵轉身關了門,同時冷聲道,"衣服脫了!"

"嚯!"鳳驚鸞嚇了一跳,下意識抓緊了衣襟,驚懼看向簡牧塵,"師師父,我我不賣身的!"

"隨你!"簡牧塵嘴角似乎抽了一下,大手在身側握緊,他隨即冷道,"三天後我給你截肢!"

"為為什麼要截肢?"鳳驚鸞愣了,她怎麼有些跟不上節奏?

"馬蹄重踏,血脈淤結,不截肢,你就等死吧!本座會給你准備一口最好的棺材!"簡牧塵雙臂交叉抱于胸前.

簡牧塵話音未落,鳳驚鸞已經無比火速地脫了外衫,同時還無比嚴肅地,"徒弟還沒孝敬師父,怎麼好意思讓師父為徒弟破費!"

"你打算怎麼孝敬本座?"簡牧塵軒眉一挑,看著只穿一件桃粉色肚兜,露出雙臂與肩上大片雪膚的鳳驚鸞,隱在面具後的雙眸似有火光噴出,他的聲音有些喑啞.

"啊?那師父想要什麼?"鳳驚鸞還真沒想過這個話題,她來拜師,一來是想找座靠山,二來是想治自己的舊傷,如何孝敬師父,還真不在她的考慮范圍之內.

只是眨眼間,原本與鳳驚鸞有數步之遙的簡牧塵倏然身影一閃,到了鳳驚鸞面前.

銀色面具反射著輝光,眼眸遂深如海,呼吸,近在咫尺.

鳳驚鸞的身高還不到簡牧塵肩頭,此刻她仰臉看他,他黑眸染墨,炙熱氣息撲在她臉上,一瞬間,呼吸相融.

他身上的味道很好聞,如蘭似竹,帶著一絲清冽的藥香,似能迷人心智.

他的唇形也很好看,天生的接吻唇!

鳳驚鸞忽然被自己腦海中冒出的這個念頭驚到,纖長濃密的羽睫一扇,她像是才發現簡牧塵已經離她這麼近,近到似乎只要她一踮腳,就能吻上他的唇.

鳳驚鸞只覺心上像是被什麼狠狠紮了一下,她眼神一變,連忙想往後退,卻不想她身後竟然就是牆壁,她赤,裸的背猛地貼到了冰冷的石壁上,鳳驚鸞受驚,本能地往前閃躲,恰好簡牧塵伸手,火熱大掌烙在了鳳驚鸞背上.

"唔!"一冷一熱間,鳳驚鸞忍不住哆嗦了下,原本就近在咫尺的兩人,四片唇就這麼貼在了一起.

鳳驚鸞猛地瞪大了雙眸,眸底映出簡牧塵深邃的眼,在他眼底,她看不到任何緒,鳳驚鸞忽然有一種心慌的感覺.

只是一瞬間,唇便已分開.

簡牧塵低頭看著鳳驚鸞,面具後的眼深如古潭.

鳳驚鸞強行壓下心頭的那股不安的感覺,黛眉蹙起,她掀起眼皮,迅速地看了簡牧塵一眼,強作鎮定地咳嗽兩聲,"師父是不是缺女人了?徒兒明日就給師父買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兒來!"

"不用!"簡牧塵眯起眼睛,忍下心底不快.

"師父不用和徒兒客氣!如果師父不喜歡漂亮的,徒兒也可以給師父找幾個有特色的!"鳳驚鸞心中腹誹,不是缺女人會總想親她?

不過簡牧塵這厮口味還真不是一般重,身為那麼牛,逼的一個教主,他想要什麼沒人沒有,竟然屢次想要輕薄她這個其貌不揚,面黃肌瘦,營養*,連她都不忍直視自己鏡中面貌的丑丫頭?

上篇:065 勇救太後!     下篇:067 撞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