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7 撞破  
   
067 撞破

"鬼才和你客氣!"簡牧塵額頭青筋亂蹦,一時沒忍住罵了一聲.

鳳驚鸞斜眼看他,她對簡牧塵實在不了解,加上今夜,她一共也才見他五次,但是,才見五次,他竟然就親了她兩回!

這不能不讓她懷疑簡大教主的口味!

尤其是他此刻,不但一反平日里高貴冷漠的模樣,還開口罵人!

鳳驚鸞眼光閃了閃,嘿嘿,不定真的被她中了!

簡牧塵這厮整天戴著面具,或許他自己就長得丑!只是不知道簡大教主究竟是喜歡丑到什麼程度的!

"給我趴下!"簡牧塵一看鳳驚鸞那眼神就忍不住想要發脾氣,利眸猛地一瞪,他怒喝道.

鳳驚鸞目光怪異地瞥了簡牧塵一眼,又火速地瞄了眼幾步之外的*榻,心中做了下權衡.

哎,算上昨晚一臉撞上他,她都被他輕薄三次了,以她之前的脾氣,那是絕對不會忍的,但現在她有求于他,也只得假裝那些事沒發生過!

但是*,是絕對不能上的!

因為,那里實在太尷尬了!

于是,鳳驚鸞乖乖轉身趴到了牆上.

她一轉身,右肩上那一大塊泛著黑紫色的淤青立即暴露在簡牧塵眼前.

簡牧塵眯起眼睛,眸光一黯,薄唇抿緊,他也不多話,直接上手就是一按.

"啊!痛!"鳳驚鸞頓時尖叫起來,額頭冷汗大顆滾落,臉都白了.

"現在知道痛了?"簡牧塵一點也不憐香惜玉,他目光狠戾,大掌毫不留地在鳳驚鸞摁下去.

"啊,知道了!知道了!輕點!"鳳驚鸞痛得渾身哆嗦,雙手無處可抓,只得緊緊摳住牆壁,指甲都被摳斷了.

嗚嗚,這是報複!!

絕對是報複!!!

早知道簡牧塵這麼心眼,她剛才就不那些話了!

可是現在後悔已經晚了,鳳驚鸞簡直欲哭無淚,疼得太厲害了,她本能地拼命掙紮.

"不將淤血散開,你想這條胳膊廢掉?"簡牧塵眸光一變,他忽然一把將鳳驚鸞打橫抱起,直接往*榻那邊走去.

鳳驚鸞早就已經痛得渾身僵硬了,聞聽此話,她倒是忍住了沒再掙紮,她瞄了簡牧塵一眼,卻見他看都不看她一眼,心中沒來由地感覺到一陣憤怒.

照例趴在*上,鳳驚鸞也顧不上尷尬,將臉埋在被子里,做好了再次被凌虐的准備.

不過,讓鳳驚鸞感到意外的是,這一回簡牧塵手法卻是輕了許多,原本火辣辣的地方突然像是被一層薄冰覆蓋.

"起來!"簡牧塵冷聲道.

鳳驚鸞先是從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偷偷看了簡牧塵一眼,見他並沒看她,她這才緩緩爬起來.

簡牧塵目光掃來,恰好看到鳳驚鸞身上唯一的那件衣松了,他一挑軒眉,眸色瞬間如墨染過.

"喂!"鳳驚鸞見簡牧塵盯著她看,下意識一低頭,就見自己竟然走光了,她頓時又羞又怒,一只手忙著揪被子,一邊沖著簡牧塵怒道,"不准看!"

簡牧塵目光上移,落在臉色漲的鳳驚鸞臉上,薄唇一掀,他冷嗤一聲,"跟男人一樣,誰愛看你!"

鳳驚鸞氣得瞪大眼睛,嘴唇都哆嗦了,他他他竟然諷刺她的那個跟男人一樣平!?

這真是奇!恥!大!辱!

"這藥膏讓青雪一日三次給你塗上!"簡牧塵指了指鳳驚鸞身邊那一盒淡綠色藥膏,然後伸手到桌上的水盆里洗手.

鳳驚鸞剛想謝他一聲,此刻見他一遍遍洗手,好像手上有什麼髒東西一般,她頓時怒了.

這厮是在嫌她髒?摸了她一下就要洗手,那他之前還親她!

簡牧塵拿起桌旁干布擦手,察覺到鳳驚鸞惱怒的目光,他轉首看她,"以後不准與容家的人來往!"

"為什麼?"鳳驚鸞黛眉挑高,她自然知道簡牧塵口中的容家就是當今大乾的皇族容氏一族.

"你不必知道!"簡牧塵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周身彌漫著冷冽如冰的氣息.

"你與姓容的有仇?"鳳驚鸞試探性問道.

簡牧塵目光猛地盯上鳳驚鸞,他眼神驟然如同浸了冰的寒潭,冷得刺骨.

鳳驚鸞心頭倏地一跳,有那麼一瞬間,她感覺到殺氣透體而過.

"哼,姓容的人最是忘恩負義,這一點你不是已經深有體會?"簡牧塵冷笑道,"你是救了那老太婆,結果呢?"

"可是我當時又不知道她是太後!"鳳驚鸞咬唇,她只是見不得一條生命在她眼前消失,所以才會不管不顧地沖出去救人,而且當時她確實不知道那老太太的身份!

何況就算那只是一個乞丐,她也會毫不猶豫地去救的!

不過鳳驚鸞也算看出來了,簡大教主應該確實和大乾皇族有仇,他竟然稱呼太後是老太婆,這讓鳳驚鸞心里暗自高興.

她最近得罪的大多是皇族的人,原本她心中還有些忐忑,萬一那太後真來找她麻煩,簡牧塵會不會因為不願與皇族交惡而手旁觀.

但現在她可算是完全放心了,既然簡大教主也討厭容家的人,那他就絕對不會放任她被欺負而不管的!

鳳驚鸞向來很識時務,她決定就當那些曾經尷尬的事沒發生過,現在抱緊簡牧塵大腿更重要!

******

一連七天過去,簡牧塵那藥膏果然藥效驚人,鳳驚鸞右臂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這幾日,白天鳳驚鸞就窩在院子里配制毒藥迷,藥香藥,到了晚上就去飛鳳樓,不過這幾日她都沒再見到簡牧塵,他似乎很忙.

飛鳳樓的大廚郭善每晚都會端給鳳驚鸞一碗湯藥,是教主吩咐給鳳驚鸞補身子的.

鳳驚鸞不疑有他,每次都是捏著鼻子喝得一滴都不剩.

服了藥才沒幾日,鳳驚鸞確實能感覺到身體似乎輕了許多,不再像之前那樣總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只是她也覺得有些奇怪,怎麼這幾日她總感覺某處漲漲的?

鳳子建也來找過鳳驚鸞幾次,但對于非*力不合作態度的鳳驚鸞,他氣得火冒三丈卻也沒什麼辦法,即使非常想要那筆黃金,但鳳子建也知道他不能硬來.

李氏與鳳琦兒那邊更是風平浪靜,但鳳驚鸞卻很清楚她們這是在籌備一場極大的暴風雨呢!

三天後就是太後壽宴,今年恰好適逢太後六十大壽,所以這一場壽宴便辦的格外隆重.

原本的鳳驚鸞根本不受任何人歡迎,即使與太子有婚約,她也從不被邀請出席任何皇家宴會,反而是鳳琦兒與鳳靜兒姐妹很受歡迎.

但這一次太後壽宴,鳳驚鸞卻早早地就收到了宮中的邀請.

鳳驚鸞倒並不畏懼,到時候自然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且她也在想看看李氏和鳳琦兒究竟能奉上多大的一場戲!

于是便到了太後壽宴這一日,一早青雪就給鳳驚鸞梳妝打扮,換上一身嶄新的宮裝,梳好發髻,戴上珍珠發釵.

如果不仔細看臉,單從背後看去,真正是清冷如竹,一身傲骨風華.

這樣的鳳驚鸞竟然讓人感到無比陌生.

夙墨進來時,他的眼中似有異樣的光芒掠過.

一路無話,到了皇城門前,鳳驚鸞見已有很多貴婦姐正在此等候,其中自然包括李氏鳳琦兒一行,但是她們顯然已被帝都城的貴婦圈排斥了,一直都沒人與她們話.

李氏與鳳琦兒不由目光怨毒凶狠地瞪向鳳驚鸞.

兩人見鳳驚鸞到此時還一臉悠閑自在,不禁在心中冷笑,再過一會,看你這個假貨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宮門處的太監查看了牌子,一個個將那些貴婦姐都放了進去,換乘了轎子朝後宮而去.

然而,輪到鳳驚鸞時,那太監忽然抬眼詭異地看了她一眼,接著放她進去,但卻冷笑著告訴她,"對不住啊,鳳三姐,轎子沒了,麻煩您自己走著去吧!"

鳳驚鸞看了看旁邊那數十頂轎,抬轎的太監們一看到鳳驚鸞看過來,立即全都低下頭去.

鳳驚鸞目光陡然銳利,但她卻什麼都沒,抬腳便走.

顯然這些太監都是得了什麼人的命令,故意整她呢,她這時候就算上前指著那麼多的轎子質問那個太監,恐怕也沒人敢出來.

哼,不就是走著去嗎,她又不是沒走過遠路!

鳳驚鸞一扭頭,瀟灑地大步朝前走去,那個奉命為難她的太監見如此羞辱鳳驚鸞,鳳驚鸞竟然像沒發生過一樣,依然清冷淡定,他不由很是無趣.

但同時他心中也隱隱有些佩服鳳驚鸞,若是平常的貴族姐被如此無禮對待,肯定會淚眼汪汪不知所措的!

鳳驚鸞一路跟著那些轎子走,倒也不會迷路,面對來自轎子里的那些貴婦姐們的指指點點,她也泰然自若.

"咦,鳳驚鸞,你怎麼在這走路?"走了沒多久,後面一頂轎子忽然停在鳳驚鸞身旁,她一扭頭就見轎簾被掀開,一個樣貌明麗的少女正探出臉疑惑地朝她看來.

"沒轎子給我坐!"鳳驚鸞不知道這少女是誰,只好報以一笑.

"怎麼會沒轎子,我剛剛明明看見還有很多轎子!大膽奴才!竟敢欺上瞞下!"少女氣惱地瞪向跟在她轎子後面的那名太監,正是剛剛為難鳳驚鸞的那個.

"安郡主恕罪,奴才也是奉命行事!"太監像是很畏懼少女,額頭冷汗都滴了下來.

安郡主?鳳驚鸞一挑黛眉,心中恍然,原來是德王的女兒,聽那德王手握兵權,在朝堂上相當有分量,難怪這安郡主在宮中也會如此囂張!

"鳳驚鸞,你上來,和我一起坐!"安郡主閨名容雨晴,名字很柔,但脾氣卻火爆.

"那就多謝郡主了!"鳳驚鸞也不推辭,直接就坐在容雨晴身邊.

兩人年齡相仿,如今的鳳驚鸞又是這般自信,一路倒是相談甚歡,安郡主也對鳳驚鸞的印象有了改觀.

眾人先去給太後請安,鳳驚鸞混在人群里,也不知是太後是不是沒看見她,還是顧忌這里有人目睹了那*鳳驚鸞救下她的經過,太後並沒為難她.

就連那個眼高于頂的大太監也看都不看鳳驚鸞一眼.

但是鳳驚鸞並沒有松口氣的感覺,她總覺得今天肯定會有什麼事發生!

請完安,又奉上了禮物,眾人便退下,在宮女太監的帶領下,穿過禦花園前往宮宴舉行的地點霜華殿.

鳳驚鸞一直與安郡主在一起,但剛走到一半,安郡主忽然拉著她往另一條路跑去.

"鸞兒,你在這等我一會!"安郡主也不有什麼事,迅速丟下鳳驚鸞跑遠了.

鳳驚鸞很是無語,但方才安郡主拉著她一頓瘋跑,早偏離了主道,她根本就不認識去霜華殿的路,原本還想找個過路的太監宮女問問,但這里似乎很偏僻,竟然半天沒有人經過.

前面有片桃林,都三月末了,這桃花卻開得正好.

鳳驚鸞走過去,隨手掐下一枝桃花,很是臭美地插到發髻中,她四處看看,又往里走了幾步.

也正是在此時,鳳驚鸞忽然聽到一道女子的聲音,"容楚,你站住!"

容楚?那個給她送春宮屏風的出恭王爺?

呵,還真是冤家路窄啊!竟然讓她在這里碰上了!

鳳驚鸞連忙貓下腰來,透過眼前密密的桃花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卻驚得鳳驚鸞差點沒叫出聲來,她竟然看到一名身著正色鳳袍,頭戴鳳冠的女子!

那不是皇後的服飾嗎?!

鳳驚鸞瞪大眼睛,想再看看那個容楚究竟什麼模樣,但那男子身影卻被一棵巨大的桃樹擋住,她只看到一角紫色的袍子.

"皇後娘娘找本王何事?"男子聲音響起,很冷,透著濃濃的不耐煩.

"難道沒事就不能見你!"皇後聲音尖利.

容楚抬腳就走.

"站住!"那皇後氣惱,沖過去從後面一把抱住容楚.

容楚身形一閃,已然在數尺開外,他冷冷看著皇後.

"你就這麼討厭我?"皇後忽然哭泣起來,她望著眼前男子,眸中有刻骨深,"你明知道我還愛著你,我只愛你啊!"

"皇後,請自重!"容楚卻似乎並不想與皇後多,連她的深表白都徹底無視,只是冷哼道,"有些事,既然已經選擇了,就不要再這些廢話!"

"不!"皇後忽然歇斯底里大哭起來.

這一邊,鳳驚鸞卻看得心驚肉跳,乖乖,這容楚可真是色膽包天,竟然和皇後都有一腿!

可是,這容楚的聲音她怎麼聽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聽過!

鳳驚鸞蹙起眉頭,正思索著在哪聽過這聲音,冷不防耳邊陡然響起一聲厲叱,"誰!"

糟糕,被發現了!

鳳驚鸞連忙捂著嘴蹲下,躲在灌木叢後,眼珠子直轉,心中咚咚亂跳,卻連大氣也不敢出,因為她很清楚,如果被發現撞見王爺與皇後的殲,她肯定會被殺人滅口的!

眼看那紫色的衣袍正朝她所在方向走來,腳步聲愈見清晰,一時間,鳳驚鸞的心也提到了嗓眼.

上篇:066 太後的賞賜     下篇:068 容楚的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