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8 容楚的真容  
   
068 容楚的真容

我勒個擦!還真是好奇害死貓啊!

透過灌木叢,鳳驚鸞雙眸緊緊盯著那越走越近的紫色衣袍,心跳得幾乎要從胸腔里蹦出來,緊張地大氣也不敢出.

這可怎麼辦?

鳳驚鸞腦中迅速轉著念頭,干脆現在跑吧!

倏忽間,那一襲紫色華麗衣袍已經站定在鳳驚鸞所在的灌木叢前,一股濃郁的龍涎香味撲鼻而來,仿佛霧氣一般將鳳驚鸞籠罩.

鳳驚鸞尚未來得及動彈,就已然感覺到犀利如刀的眼眸刺到了她身上,後背陡地變得僵直,鳳驚鸞心頭莫名一跳.

"容楚,你這里有人?"皇後驚慌道,她還掛著淚的眼中立即迸出狠戾,連忙朝容楚所在方向走來.

她很明白自己身為皇後,卻私見王爺,那會有什麼後果,尤其是她方才的那些話,是絕對不可以被旁人聽到的!

鳳驚鸞一時心跳如擂鼓,完了,看來今天都不需要李氏和鳳琦兒動手,她就要交代在此了!

雖然之前她也干下了不少聳人聽聞的大事,得罪的皇族之人也不在少數,但那時候她都是占著有理,還是有眾多百姓在場,才敢那麼膽大.

因為她很清楚,那些皇族之人就算再如何囂張,也不敢輕易犯眾怒!

但是現在她卻是在這森嚴的深宮中,還是目睹了一場大乾身份最高貴的兩個人的**戀.

如果這件事傳出去,那可是大大的丑聞,不定全大乾都會震動!

所以,不論是容楚,還是皇後,今天都絕對不可能會放過她!

鳳驚鸞絕望了,恐怕她今日死在這里也不會有人知道,到時候隨便給她安個冒犯貴人的罪名,這事也就交代過去了.

氣氛一時沉寂下來.

鳳驚鸞雖然看不見容楚的臉,但她能感覺到容楚的眼神一直都落在她身上,只是,卻不知為何他明明已經發現她了,卻並沒有直接揪出她!

眨眼間,皇後也已到了這處灌木叢前.

"人在哪里?快殺了他!"皇後厲聲道.

驟然間,鳳驚鸞感覺到頭頂的目光似有實形般壓來,她只覺心頭一沉,竟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

"沒有人!"容楚的聲音響起,對著皇後道.

鳳驚鸞震驚抬眸,卻只見一襲華麗的紫袍被風掀起,寬大的袍直接擋住了她所在的方向,也遮住了皇後探過來的目光.

"怎麼會沒人?"皇後已然恢複端莊模樣,只是眼底有一絲厲色浮出,"容楚,今日之事如果被人發現,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皇後娘娘覺得會有什麼後果?"容楚嗓音中不見半點慌亂,反而帶了一絲戲謔與嘲諷.

"娘娘!"容楚話音剛落,一個宮裝嬤嬤急忙奔來,神慌亂,"娘娘,殿下又發病了!"

皇後臉色猛然一變,只見她轉頭,眼神複雜地看了容楚一眼,"走!"爾後袍一揚,轉身就走.

鳳驚鸞見皇後身影消失,緊繃的心弦這才稍稍松弛些許.

皇後剛走,桃林外就傳來腳步聲,還有安郡主的呼喚,"鸞兒,鸞兒你在哪?"

鳳驚鸞頓時暗叫不好,本來她還抱著一絲希望,或許容楚並不認識她,一會如果他質問,她也自可以裝聾作啞.

這里如此偏僻,本就沒幾個人會來,但現在好了,安郡主這一叫,就將她完全暴露了!

她可是與容楚有仇的!

雖然先前那春宮屏風的事後來不了了之,但誰又知道是不是容楚正等著機會狠狠治她呢!

鳳驚鸞正胡思亂想著,忽然耳畔響起一道驚呼,"鸞兒,你坐在這干什麼?"

"啊?"鳳驚鸞猛然抬眸,便見安郡主正奇怪地站在灌木叢那邊低頭看著她,在她身邊還有一名身材高大,劍眉星目,相貌英俊的年輕男子.

鳳驚鸞陡然一驚,難道他就是容楚?

"鸞兒,這是我哥哥!"安郡主見鳳驚鸞盯著容皓遠,于是解釋了一句,一邊還來伸手拉鳳驚鸞.

"你哥哥?"當鳳驚鸞看清楚那人穿著的並不是紫色衣袍,她這才重重舒了一口氣,眼中驚懼褪去,她借著安郡主的手站起來,落落大方地拍去裙子上的土,然後一伸手,"德王爺,幸會!"

容皓遠垂眸看著鳳驚鸞伸來的手,劍眉一挑,這是要與他握手?

鳳驚鸞見容皓遠不伸手,她也不惱,很自然地縮回手,見安郡主正歪著頭看她,于是眯眼笑道,"剛剛等你的時候,看到這邊桃花開的好,就順便過來看看,結果不心滑倒了!"

雖然不明白容楚究竟為何放過她,但鳳驚鸞也知道,不論對誰,今天這事也是萬萬不能提的,最好就當從沒發生過!

安郡主不疑有他,點點頭,"宴會快開始了,我們走吧!"

罷,直接挽住鳳驚鸞胳膊就走.

容皓遠跟在兩人身後,眼睛卻一直凝著在鳳驚鸞身上,他曾經也見過鳳驚鸞幾次,但卻已經無法將眼前這名眼神清透聰穎,氣質高貴出塵的少女與那名目光呆蠢,被人耍得團團轉的丑女聯系在一起了.

但容皓遠的眼眸卻緩緩眯了起來,卻不知究竟是遇到了什麼事,竟然能讓一個人發生這樣根本的改變?

******

霜華殿.

鳳驚鸞一行三人抵達時,霜華殿內已是人聲鼎沸,各位王公貴族達官貴人齊聚一堂,還有各國在大乾的質子與使臣也被邀請了,氣氛好不熱鬧.

當鳳驚鸞甫一出現,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唰"一下聚集到她身上,其中有人驚懼,有人好奇,更多的人卻是隱忍著怒火.

皇宮宴會,這位置自然是有講究的,李氏雖然是侯夫人,但坐的位置也非常靠後了,原本鳳驚鸞是要和李氏坐在一起的,但安郡主卻拉著鳳驚鸞坐到她旁邊,她這個位置旁邊就是德王妃,也是女眷席上最靠近上首位的了.

這一幕自然也引來眾人側目.

德王妃並沒有什麼,她只是淡淡看了鳳驚鸞一眼.

但是那些曾經被鳳驚鸞整得不顧形象在茅廁里聞臭的貴人們,此時看鳳驚鸞的眼神都怪怪的.

然而,也有眼神熱烈看著鳳驚鸞的,那六皇子容姜飛,齊相公子齊云書,都相當友好地沖鳳驚鸞打招呼.

鳳驚鸞自然回以笑容,她笑起來眼眸亮晶晶的,仿佛汪著一江春水,貝齒雪白整齊,很是漂亮.

不但容姜飛與齊云書看得一愣,就連與鳳驚鸞一同進來的德王爺容皓遠也是挑了挑劍眉,眼中仿佛閃過一抹明豔的色彩.

離開席時辰還有一會,重量級人物尚未到,今天來的人又都是大乾的貴族,彼此熟識,于是便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

鳳驚鸞發現,在質子使臣那一席上,有個鷹鉤鼻的中年男人似乎從她進來時起,就一直目光陰郁地在打量她.

這個人的面相讓人看了很不舒服,不但是鷹鉤鼻,眉毛倒三角,眼皮子耷拉著,嘴唇薄得幾乎成紙片,他看人的眼神也是直勾勾的,像是在看一件死物.

鳳驚鸞蹙了蹙黛眉,她覺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見過這個人,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于是她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暗暗記下了這鷹鉤鼻的相貌,回去後要讓簡牧塵幫忙查查看這人到底是誰.

念及簡牧塵,鳳驚鸞忽然想起,似乎從那*為她治了右臂之後,就沒再見過他了.

她也問過青雪,青雪只她不清楚主子行蹤,那大廚郭善的嘴巴更是如鐵桶一般牢不可破,每晚除了給她熬藥,就是用那綠豆眼神神秘秘地打量她.

鳳驚鸞也只得作罷,反正她又不是真的想要拜師,只要自身安全能得到保障,她才不在乎能不能見到簡牧塵.

尤其是她只要一想起那晚自己的臉和簡牧塵胯間那玩意親密接觸,她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雖然她極力想要忘記,但偏偏那一幕就像生生刻在她腦海里一樣,只要她一想起簡牧塵這三個字,那個鏡頭就會自動跳出來.

以至于後來她還連做了好幾晚*,真是尷尬得要命!

正思索著,鳳驚鸞忽然感覺席間一靜,外面太監的聲音已然傳來.

"皇上駕到!"

"太後娘娘駕到!"

"皇後娘娘駕到!"

"太子殿下駕到!"

隨著這四聲落下,當先走入一名身著明黃色龍袍的中年男人,只見他約莫四十多歲,年輕時想必相貌也是英俊的,但如今臉上卻露出一絲病態,眼窩下布著青黑色的陰影,看人時,眼中無神.

而且他還很瘦,那龍袍掛在他身上,空空蕩蕩的,若不是經年累積的那股上位者的威嚴氣勢還在,他根本就不像是個皇帝,反而更像是鳳驚鸞以前看到的那些癮君子.

皇後娘娘相貌自然是一等一的漂亮,依然著一身正色的鳳袍,頭上鳳冠華麗威嚴,只是她自始至終緊皺眉頭,神萎靡.

太後進來時,鳳驚鸞只迅速瞥她一眼,便低下了頭,與那晚受驚過度的老太太截然不同,今日的太後雍容高貴,花白的頭發梳地整整齊齊,頭上鳳冠典雅莊重.

而那容姜翼則更不必了,鳳驚鸞對他已經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眾人連忙跪倒,山呼萬歲,千歲後,皇帝入座,皇後與太後坐在一旁,卻是空出了皇帝右手邊的位置,就是太子也只坐到了下首處.

"平身!"

眾人起身後,紛紛入座.

鳳驚鸞早上出門前沒吃多少東西,現在正餓了,以為這就要開席了,然而等了好半天,都不見皇帝下令.

"怎麼還不開席啊!"鳳驚鸞聲問安郡主.

她一扭頭,便見容姜翼正朝她看來,鳳驚鸞眼神直接掠過他,容姜翼擰了擰修的齊整的眉毛,眼中露出一絲亮光.

看來,這鳳驚鸞果然對還是他念念不忘!

"恭皇叔還沒來!"容雨晴道,她幼年時曾與鳳驚鸞玩耍過,那時候鳳驚鸞還沒傻,後來被德王爺帶去軍中住了幾年,性格豪爽,今日與鳳驚鸞又是一見如故,對她便十分親熱.

這也讓其余那些想要與容雨晴交好的貴族姐十分不忿,鳳驚鸞是個什麼玩意,要容貌沒容貌,最近還得罪了太子殿下,聽連太後的面子都敢落,她怎麼能跟她們比?

真不知道安郡主為什麼要和她坐一起!

鳳驚鸞才不管那些人的心思,她此時可真是被安郡主的話驚到了,那個出恭王爺這麼大的架子,竟然敢讓皇帝皇後太後都在等他一個人?!

偏偏她瞧皇帝等人也並沒有不耐煩,好像這是非常自然的事一般!

看來這個容楚在大乾果然是手眼遮天,難怪外間都如今皇帝不管朝政,一心追求長生,那攝政王才是大乾真正的主子!

"對了,鸞兒,聽你前陣子得罪恭皇叔了啊,那你今天可要心點!"容雨晴十分好心地提醒鳳驚鸞,"恭皇叔那個人最是心眼了,你那天那麼不給他面子,他肯定不會饒過你的!"

德王妃在一旁聽到容雨晴的話,目光有些不悅地看了鳳驚鸞一眼.

鳳驚鸞聞心頭又是一跳,臉立即苦了下來,她可不僅僅只是得罪了那位出恭王爺這麼簡單啊,春宮屏風的事還沒完呢,今天她又知道了容楚那麼大的秘密,她覺得自己現在真得很危險!

正話間,外面再次傳來太監的聲音.

"攝政王駕到!"

"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

鳳驚鸞連忙跟著眾人跪下迎接,同時她也偷眼看去,眨眼間,便見一道頎長的身影出現在眼前,那月白色的衣袍一角用金線繡著龍紋.

但同時鳳驚鸞便皺了眉頭,也皺了皺鼻子.

好濃的龍涎香味道!好華麗的衣服!

這個出恭王爺,是想將人熏死嗎!

鳳驚鸞心中暗嗤,但面上可不敢表露.

"都起來吧!"在經過鳳驚鸞所在位置時,容楚一揮袍,懶洋洋的聲音隨即響起.

鳳驚鸞剛打算起身,就被容楚寬大到能做桌布的袍從頭到臉掃過,陡然感覺臉上像是被一泓清泉拂過,濃郁的龍涎香味如同有形的霧氣,完全將她包裹住,鼻間隱隱還有桃花的香氣掠過.

只是一瞬間,那香味便已遠去,鳳驚鸞眼神怔怔,還有些恍然.

這一幕自然被所有人看在了眼中,但眾人無不知曉先前鳳驚鸞在攝政王送去的春宮屏風上題容楚名諱之事.

于是無不在心中暗道,這恭王定然是要借今日宴會來報複鳳驚鸞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用同憐憫,以及看好戲的眼神望著鳳驚鸞.

眨眼間,容楚那一襲翩若驚鴻的身姿已然到了皇帝面前.

"皇弟,快來!"皇帝一看到容楚,眼睛便遽然亮起,方才還懨懨的神也有了神采.

"皇叔!"容姜翼也恭敬地站起來,向容楚行禮.

皇後的眼神更是從容楚出現的那一刻起,就熱烈地凝在了他臉上.

"恭王來了!"太後面容亦是十分慈祥,但眼中卻有一閃而過的凌厲與怨毒.

鳳驚鸞將這皇家的幾人神變化都看在了眼底,她心中不由嗤笑,果然皇家是非多!

然而還不等鳳驚鸞笑出來,恰逢容楚轉過身來.

這一刻,只見鳳驚鸞猛然瞪大了雙眸,眼神震驚,嘴巴都張成了O字形.

上篇:067 撞破     下篇:069 殺機~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