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69 殺機~恐懼!  
   
069 殺機~恐懼!

鳳驚鸞就這麼呆呆地看著眼前那張幾可令天地失色的絕世容顏,那眉,那眼,那唇,還有那眼中放蕩不羈的笑意,驟然與腦海里的某只妖孽重合在了一起!

可是,怎,怎麼會?

那個男人……不是她在帝陵里見到的那只妖孽加*嗎?

他明明是帝陵的守陵將軍,為什麼會在這里?

鳳驚鸞原地石化了片刻,突然見所有人都在看她,其中尤以某只妖孽的眼神最為興奮和惡劣.

容楚的眼神讓鳳驚鸞感覺自己就像是落入獵豹爪中的貓咪,明明獵豹一爪子就能拍死她,可偏偏這只獵豹好像卻只想玩她!

鳳驚鸞不由蹙緊黛眉,清麗眼眸中浮現出一絲凝重.

難怪那*在帝陵中,她明明感覺到這只妖孽對她動了殺機,然而最後他卻仍然放過她,她在春宮屏風上題他名諱,後來也不了了之.

她原以為他只是因為理虧,不敢犯眾怒,才不敢對她怎樣.

看來,還是她太單純了!

"鸞兒,你在干什麼?快坐下,大家都看著你呢!"容雨晴見鳳驚鸞還在傻站著,不由拉了她一下.

鳳驚鸞猛地回過神來,抬眸看去,便見這霜華殿內,包括上首那幾位的所有人都在用疑惑的眼神盯著她,鳳驚鸞一驚,連忙坐了下來,只是她臉色泛白,神色間帶了一絲揮不去的暗沉.

"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容雨晴見鳳驚鸞是從容楚袍掃過她臉之後才變得這般神不守舍的,想當然地認為定然是容楚做了什麼.

"沒事!"鳳驚鸞搖頭,此刻,她突然有些心神不甯,總覺得今日可能會有什麼大事發生.

另一邊男賓席上,德王爺與六皇子等人也正朝鳳驚鸞看來,他臉上看不出表,眼神莫測,倒是容姜飛與齊云書面色現出一絲擔憂.

眸光一掃,鳳驚鸞突然看到一名相貌英挺的男子正滿臉不善地看著她,毫不掩飾那對利眼中的鄙夷.

鳳驚鸞不由凝了黛眉,這男人坐在皇子席首,應該是三皇子,可是她又沒得罪過他,他干嘛用那樣的眼神看她?

其實,容飛廉少年在外學武,成年後,又常年領兵在外,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鳳驚鸞,前幾天容姜飛一直同他鳳驚鸞怎麼怎麼特別,他心中也很是好奇,畢竟鳳驚鸞也確實救了太後一命.

但今日一見,卻令容飛廉大失所望.

眼前的這個女子,不但樣貌粗俗,見不得場面,還很不知分寸!

而且,連太後的賞賜她都敢拒絕,這已經不是特別,而是愚蠢!

容飛廉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很快便垂下了眼簾,這樣的女子根本就不值得他關注!

這邊鳳驚鸞神思不屬,心神不甯,另一邊容楚卻已施施然入座,而他的位置則赫然便是皇帝右手邊的位子,足以可見他在大乾地位的尊崇.

"恭王手中是什麼?"皇後眼尖地發現容楚手中那一點粉色,她立刻出聲詢問.

"適才見鳳三姐發上這花兒漂亮,就順手拿了過來!"容楚手腕一翻,一枝粉色開得正好的桃花便自他手中出現,他的聲音依然懶洋洋的,鳳眸微微眯起,像是在看鳳驚鸞.

"卻不知這枝桃花是從哪摘的?"皇後眼神一緊,厲聲質問起鳳驚鸞.

鳳驚鸞感覺到皇後的目光陡然刺來,心中不由將那容楚狠狠痛罵了一頓,方才他在桃林中肯定已經看到她了,他沒當場揪她出來,就是為了要在這時候讓她措手不及!

絕對不能讓皇後知道她去過桃林!

否則她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心念急轉間,鳳驚鸞根本就沒時間去看容楚那充滿了興味的眼神,她只得硬著頭皮站起行了一禮,然後胡扯,"回稟娘娘,是臣女方才在禦花園里摘的!"

鳳驚鸞話音剛落,就有一頭豬來拆她的台了,這頭豬自然就是李氏與鳳琦兒那神奇的隊友——鳳靜兒了,只聽她冷哼道,"鳳驚鸞你竟敢欺騙皇後娘娘,這都三月末了,桃花早就謝了,你是在哪里能摘到這桃花?!"

"是啊,本王瞧著禦花園里似乎也沒種桃樹呀!"容楚撚著那一枝桃花,修長手指如玉,那粉色在他手中仿佛變成了一幅畫,只是他出的話實在讓鳳驚鸞很想一腳踹到他臉上.

皇後的眼神已然冷得像刀,隱隱有殺機閃現.

"大膽鳳驚鸞,竟敢欺瞞皇後,你可知罪!"皇後身邊的太監一聲厲斥.

"臣女不敢!"鳳驚鸞連忙跪下.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鳳驚鸞身上,大部分人都是一臉看好戲的神.

李氏與鳳琦兒更是滿臉狠毒,她們心中暗自高興,最好是讓皇後直接處死鳳驚鸞,還省的她們動手!

皇帝一直低著頭,似乎並不在意皇後在做什麼,只是沒人注意到他垂落的眼睛里,有陰狠的光芒閃過.

太後娘娘則是面色不變地飲著手中茶水,她自始至終都沒看鳳驚鸞一眼.

容姜翼卻是緊皺著眉頭,陰柔眼睛意味不明地看著皇後.

只有容姜飛與齊云書是真的在擔心鳳驚鸞.

"回稟娘娘,王爺,臣女第一次來皇宮,並不認識路,先前曾迷路走入一片桃花林,臣女見那桃花開的漂亮,就順手摘了一朵!"鳳驚鸞清麗眼眸一凝,迅速一扇長睫,掃了那一臉惡劣笑容的容楚一眼.

陡然間,冷光閃現,鳳驚鸞決定豁出去了,她干脆就承認這桃花就是在皇後與容楚幽會的桃林里摘的.

俗話,燈下黑!

她與其遮遮掩掩惹人懷疑,還不如直接承認!

那皇後本就心虛,定然也會認為如果鳳驚鸞偷窺到她的秘密的話,鳳驚鸞肯定會更加心虛,所以鳳驚鸞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很顯然,鳳驚鸞這一招相當奏效!

皇後一聽鳳驚鸞竟然承認去過桃林,那眼中神一時複雜莫名,片刻間,高貴面容恢複了冷漠,眼眸也從鳳驚鸞臉上移開了.

因為她想當然的認為,如果鳳驚鸞真的看到方才那一幕,她除非是傻了,才會出來!

"哦?鳳三姐去過桃夭林呀?本王適才也是從那邊過來的!那你有沒有看見本王?"容楚眯著鳳眸,忽然笑了笑.

"回稟王爺,沒有!"鳳驚鸞心頭一驚,她不知道容楚這話是什麼意思,她只好裝聾作啞.

氣氛一時變得沉寂,沒有人叫鳳驚鸞起來,她只能在這里跪著,忍受著來自于所有人的或是同,或是幸災樂禍的目光.

"皇後娘娘,恭皇叔,臣女可以作證,是臣女拉著鳳驚鸞去找哥哥,才經過那桃夭林的!"容雨晴見鳳驚鸞因為那一枝桃花被皇後為難,連忙站起來幫她講話.

"晴兒,坐下!"德王妃見容雨晴竟然去淌這渾水,她不由沉了臉色.這些輩不知道容楚與皇後的舊事,她可是清楚的很.

肯定是有什麼秘密是和這桃花有關,皇後才會如此為難鳳驚鸞.

德王妃冷冷掃了鳳驚鸞一眼,心中很是不悅,這個鳳驚鸞還真是個災星,有她在場就沒什麼好事,真不知道晴兒怎麼就和她摻和到一起了!

皇後也有些後悔方才自己過于急迫的追問,或許本來還沒什麼,她一問,卻反而會引起懷疑!

"你起來吧!"皇後冷聲道,既然鳳驚鸞並不知道什麼,她也不想再就這個話題談論下去.

可是,就算今日放過了鳳驚鸞,皇後卻總還是不放心,看來,還是只有死人才更安全!

"謝皇後娘娘!"鳳驚鸞恭聲道,她起身,回到座位坐下,直到此時,她才發現自己後背已經緊張地被冷汗濕透了.

但同時鳳驚鸞心中還是有些緊張,她不知道那可惡的出恭王爺會不會再弄出什麼事來為難她.

但這一回,容楚卻並沒有再話.

容楚一到,皇帝也宣布宴席開始,今日的主角是太後娘娘,眾人連忙起身,先恭祝太後壽辰.

方才那個插曲過去,鳳驚鸞一直低著頭,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面臨死亡的危機,但她卻是第一次感到無能為力,被人追殺,她可以逃跑,尚有一絲反抗之力.

然而,當她剛剛面對皇後的責難和殺意時,卻連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坐以待斃!

或許*樓中那一戰確實讓她太過得意忘形,竟然忘記了她如今身處的是皇權至上的封建社會.

不論是太後娘娘,還是太子殿下,對于這些地位尊崇的特權階級來,要她死,恐怕就像是捏死一只螞蟻那般簡單!

她到如今還留著一條命,其實並不是像她所認為的那樣,這些人不敢殺她,而是因為那些人還不屑于與她這個人物作對罷了!

就像是螞蟻咬了人一口,那人總不至于為了報仇去追著螞蟻跑吧!

鳳驚鸞不由很是後悔,她好不容易活下來,就應該韜光養晦,心生存,而不該去惹那些根本就是她惹不起的人!

可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鳳驚鸞緩緩握緊了中雙手,唇,抿緊,心也跟著一沉,眼神似乎都有些恍惚.

之前她死皮賴臉纏著簡牧塵要拜師的行為,此刻在她想來,似乎也變成了一場笑話.

他那樣的人分明就和眼前這些人一樣,地位超然,站在了社會的頂端,他定然對她的心思早就了如指掌,不戳破,只是因為或許他確實是需要她的血罷了!

又或許,簡牧塵也像容楚那樣,只是想玩弄她,然後看她出丑!

一時間,鳳驚鸞的心變得無比沮喪,她感覺自己現在並不是在巍峨華麗的皇宮里,而是身處懸崖峭壁.

仿佛再往前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萬丈深淵……"驟然間,鳳驚鸞腦海里像是有畫面掠過,那麼迅速,快到她根本就捕捉不到任何信息.

太後壽宴,萬方來賀,歌舞升平,推杯換盞.

可是這席間的熱鬧卻好似離鳳驚鸞很遠,耳畔的喧鬧也仿佛是來自于另一個世界.

鳳驚鸞抬眸,望向那位正高坐在皇帝身邊的俊美男子.

她再傻也明白那天夜里在帝陵里遇到的這只妖孽才不是什麼將軍,而是當今那位跺跺腳,全大乾甚至九州大陸都會震動的攝政王容楚!

難怪第二天他就給她送那個勞什子春宮屏風,原來就是為了打擊報複她在帝陵里要*他的那些話!

虧她還以為容楚是在替那太子殿下出氣呢!

鳳驚鸞咬緊了唇,面色一時難看之極.

不過,鳳驚鸞先前一直都是低著頭,就算看向容楚,也是眼光一掠而過.

所以此時,當她真切地看到容楚的臉時,她不禁一愣,清麗眼眸難以置信地瞪大,眼中一瞬間布滿了震驚.

你妹啊,他妖孽,還真不是冤枉他!

鳳驚鸞實在是不敢相信,一個男人,竟然還塗脂抹粉,畫眼線,點唇!

這不是後世里那些娘炮干得事嗎!

鳳驚鸞簡直被雷得外焦里嫩,風中凌亂.

像是感覺到鳳驚鸞在看他,容楚突然也朝鳳驚鸞看來,他的眼睛細長,眼角勾起,本來是那種很好看的鳳眸,眼睛亦是黑白分明,眼珠子如黑色琉璃般深幽明亮,可是偏偏要用淡金色的粉末在眼尾暈開,讓他那對鳳眸更加勾魂奪魄.

他那張絕世俊美的面容上,亦是塗著細細的薄粉,本來優美的唇形用丹朱勾勒,畫出豐腴的效果.

而容楚所穿的衣服,幾乎能夠閃花鳳驚鸞那雙眼.

月白的底色上繡著張牙舞爪的金龍,彰顯著尊貴的身份.這樣已經很好看了,可是這容楚的惡趣味可不僅于此,他這衣服上除了龍紋,還用金線繡滿了大朵大朵的凌霄花.

只要光線照到他身上時,這滿身的花朵就會驟然閃現,他衣服上那條龍就好像是游弋在花海里一般,完全不見了威嚴氣勢,反而像是一條蛇般透著可愛的氣息.

鳳驚鸞曾經在帝陵里與容楚十分近距離地面對面接觸過,雖然很討厭他,但她也不得不承認,他是她平生所見最俊美的了.

但此時,當鳳驚鸞看到這個幾乎在大乾無人敢惹的男人突然沖著她眨了眨眼睛,還拋了個媚眼過來,她嘴角倏地一頓猛抽,腦門上也遽然滑下了一排黑線.

由此,鳳驚鸞也得出一個結論,這個外表騷包,內在更騷包的出恭王爺,他就是一個神經病!

然而鳳驚鸞卻又不得不在心里承認,這惡名昭彰的出恭王爺化妝成這樣,竟然也挺好看!

鳳驚鸞垂下長睫,不再看任何人,容楚挑了挑描畫精致長入鬢角的眉毛,勾魂奪魄的眼中倏然有光掠過.

酒過三巡,恭維話也了很多,太後被哄得眉開眼笑,皇後依然冷著臉,像是所有人都欠她一般.

皇帝在與容楚交談,只有和容楚話時,他癮君子般的臉上才會有一絲神采.

容姜翼時不時地就要看一眼鳳驚鸞,眼神中有一種莫名神色.

鳳驚鸞低頭想著心事,根本就沒察覺到容姜翼的眼神,但是這席上多得是愛慕容姜翼的女子,她們見太子殿下竟然一直在看鳳驚鸞,頓時就羨慕嫉妒恨了.

于是毫無所覺地鳳驚鸞莫名其妙就招來了許多的仇恨.

"皇上,恭王爺,皇後娘娘,太後娘娘,妾身有很重要的事要稟報!"

一場歌舞剛表演完,早就迫不及待的李氏忽然起身,走到場中跪下,她刻意揚高了聲音.

一時間,所有人的眼神都"唰"地一下聚集到李氏身上.

上篇:068 容楚的真容     下篇:070 真假鳳驚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