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70 真假鳳驚鸞  
   
070 真假鳳驚鸞

.李氏見包括皇帝皇後以及容楚在內的所有人都在看她,她不由有些緊張,雖然她也是有誥命在身的侯夫人,但畢竟鳳子建久無官職,在帝都城這樣的地方,手中無權,就算你是王侯,那也是要看人臉色的.

所以李氏極少有機會能參加皇宮里的宴會,此時,她手心里都攥出了冷汗,但同時心頭卻非常興奮,越多人關注越好,這樣一來,這個壞她好事的假冒鳳驚鸞才會死得很慘!

"你有何事要稟報?"曹太後對李氏並不熟悉,還是在身邊女官提醒下才知道李氏是誰.

而當曹太後知道李氏竟然是鳳驚鸞的嫡母,曹太後心中不由一動,難道她要稟報的事是與鳳驚鸞有關?

"回稟太後娘娘,臣妾要舉報一個人是假的!"李氏眼中露出恨毒的厲色,她目光陰狠而得意地看向鳳驚鸞,手也緩緩指向鳳驚鸞的方向.

在李氏看來,這個假冒的鳳驚鸞只是仗著無人知曉她的身份,才會如此囂張,一旦她假冒的身份被揭穿,那麼她定然會驚慌失措的.

那時,也就是鳳驚鸞的死期了!

然而,當李氏看到被她指著的鳳驚鸞正睜大一雙清麗明眸疑惑地看著她時,她頓時氣得眼中冒火.

果然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叫你裝!等會看你還能不能裝得出來!

鳳琦兒亦是冷眼看著鳳驚鸞,心中充滿了怨毒,若不是這個假的鳳驚鸞出來搗亂,她現在都已經是太子正妃了!

此仇不共戴天!

"鸞兒,她指著你干嘛?"容雨晴扭頭問鳳驚鸞,她剛剛在吃東西,所以沒聽到李氏什麼.

"我哪知道,估計是看我不順眼,想借這個機會弄死我吧!"鳳驚鸞聳肩,一臉無奈地道.只是她眼中卻有冷芒一閃而過.

"你剛剛什麼是假的?"由于李氏所處的位子離太後那邊很遠,所以曹太後等人一時並沒聽清李氏的話,只看到她突然手指鳳驚鸞,眾人都很莫名其妙.

只有容楚挑了挑長入鬢角的劍眉,絕世俊美的面容上笑容不變,但他那眼尾暈染了金色的鳳眸里卻倏然沉了意味不明的光芒.

容姜翼在聽聞李氏的話後,放在身側的拳頭猛然握緊,陰柔眼眸靜靜看向一臉處變不驚的鳳驚鸞.

"臣妾是鳳——"李氏剛要開口,但她的話音卻倏然被人打斷.

"父皇,兒臣有事請求!"

眾人正等著李氏下面的話,卻見容姜翼突然起身,走到場中朝皇帝跪下.

"翼兒,你有什麼事等宴會結束再呀!"容姜翼是曹太後的長孫,所以一貫以來,曹太後都最是疼愛這個孫兒,幾乎是有求必應.

當初鳳驚鸞出生時,百鳥盤旋不去,天邊霞光萬丈,欽天監占卜天女降世,並,得天女者得天下!

是以當時的曹皇後連忙親自下旨,為自己最疼愛的長孫定下了這門親事!

原以為從此可以高枕無憂,只等太子殿下順利繼位,大乾江山永固.

然而,誰又曾想到那個曾經驚豔天下的天女竟會變成後來鳳驚鸞那個蠢貨!

不僅于她有著婚約的容姜翼成了笑柄,連帶的大乾皇室也備受恥笑,曹太後深覺對不起自己的孫兒,也曾千方百計想要退掉這門婚事,但那鳳驚鸞卻不識好歹,死活不願退親,後來還是容姜翼想了辦法,故意放出風聲要娶鳳琦兒,這才令凌陽侯動了心.

也正因為此,曹太後才非常不喜歡鳳驚鸞,即使鳳驚鸞冒死救了她,她也無法對鳳驚鸞有任何好感.

李氏的話頭被打斷,她自然不敢頂撞容姜翼,宴席上的所有人也都沒想到太子殿下竟然會在此時出來,一時都很好奇地看過去.

"皇祖母,孫兒有要緊事必須在這里!"容姜翼望向曹太後,眼角的余光卻在關注著鳳驚鸞.

"那你先起來吧!"曹太後見容姜翼如此堅持,也很好奇他到底要什麼.

容楚的眼眸微微眯起,淡淡掃過鳳驚鸞,勾畫精致的唇角緩緩上揚,分明就是一種等著看好戲的神.

鳳驚鸞一抬頭,就看到容楚這種狐狸般詭詐的眼神,她蹙眉,心中沒來由一陣亂跳,于是低頭,猛地端起桌上水杯仰頭就喝.

"吧!"皇帝在此時抬起頭來,布滿了血絲的眼睛里看不出緒.

"父皇,兒臣這幾日思前想後,做了一個鄭重的決定!"容姜翼恭聲道.

"哦?什麼決定?"皇帝與太後幾乎是同時問道,就連一直表漠然的皇後也抬眼看來.

更不必這席上其他的人了,幾乎全都豎起了耳朵.

此時也沒人再去關注李氏,而李氏就只能一個人跪在那里,臉色難看.

只有容楚的眼中含了似笑非笑.

容姜翼見皇帝似乎也有了興趣,于是把心一橫,"回稟父皇,兒臣覺得做人要而有信,所以兒臣決定履行承諾,依然娶鳳驚鸞為妃!"

"噗!"鳳驚鸞剛喝到嘴里的一口水頓時全都噴了出去.

所有的人都還沒從容姜翼這句話里反應過來,倒是曹太後很是不悅地看了眼鳳驚鸞.

真是粗魯!曹太後心里對鳳驚鸞的印象又壞了幾分.

而眾人當中,更是要屬李氏最為震驚,她不知道向來討厭甚至是憎惡鳳驚鸞的太子殿下為何突然再次提出要娶鳳驚鸞,但她明白,一旦皇上同意,鳳驚鸞這個假冒貨有太子殿下保護,她再想扳倒鳳驚鸞,那就難了!

"不行!"李氏幾乎是脫口而出.

"不行!"同時,還有另一道威嚴冷漠的女聲響起,是皇後!

"大膽李氏,竟敢如此和太子殿下話?!"皇帝身邊的大太監頓時就是一聲厲聲呵斥.

"臣妾不敢!"李氏嚇得連忙趴在地上,渾身發抖,動也不敢動一下.

"皇後有什麼意見?"皇帝轉頭去問皇後.

"皇上,分明是那凌陽侯府先來退的婚事,太子自然不必再去履行什麼承諾!"皇後冷冷看了鳳驚鸞一眼,只是她眼角的光芒卻是關注著與她隔了一個皇帝的容楚.

從方才進來時起,她就發覺容楚的目光一直若有若無地落在鳳驚鸞身上,這讓她心中非常不悅.

"何況,這個鳳驚鸞相貌庸俗,根本就配不上太子!"皇後眼神睥睨看著鳳驚鸞,毫不客氣地道.

鳳驚鸞眼角一抽,但她也知道皇後是她惹不起的,方才因那一枝桃花,皇後已經對她動了殺機,好不容易才糊弄過去,她可不敢再逞能!

"是,皇後娘娘的對,臣女貌丑人傻,實在配不上太子殿下!臣女只能多謝太子殿下垂愛!還請太子殿下收回成命!"于是,鳳驚鸞十分謙虛地趕緊上前,跪下,先來一通自我貶低.

只要能保住命,這點羞辱算什麼!

"鳳驚鸞!"容姜翼似乎沒想到鳳驚鸞竟然直接拒絕了他,他不禁很是氣惱.

這個女人既然愛他愛得要死要活,不惜一切也要吸引他注意,那麼她現在不是應該感激涕零滿腔愛意撲上來才對嗎?

而且她是傻了嗎,沒看出來她那個嫡母是要揭穿她的身份了,他可是在幫她,他都不在乎她是假的了,這女人還竟然這般不識好人心!

容姜翼氣得眼中都在噴火.

鳳驚鸞可不知道容姜翼此時在想些什麼,如果她知道那天自己一沖動跑過去指著容姜翼鼻子大罵,竟讓這個高高在上眼高于頂的太子殿下看上她了,她定然要仰天咆哮三聲這真他麼是個受虐狂的!

"你起來吧!"曹太後倒是很滿意鳳驚鸞的識相,她不知道容姜翼是怎麼想的,但她卻是根本不可能會同意容姜翼剛才那個決定的!

"謝太後娘娘!"鳳驚鸞連忙起身,恭敬站在一旁,她悄悄抬眼,先是看到容楚老神在在靠在那里,像是感覺到她在看他一般,他那對光芒瀲灩勾魂奪魄的鳳眸立刻就掠了過來.

鳳驚鸞一迎上他那對眸子,立刻感覺心神一陣恍惚,根本就無法移開目光.

皇後見狀,眼中妒火幾乎就要掩飾不住,她猛地一掐掌心,這才讓自己沒有當場失態.

如果方才皇後就已對鳳驚鸞動了殺心,那麼現在,她簡直恨不得立刻就要處死鳳驚鸞了!

所有膽敢覬覦容楚的女人都該死!

容楚是她的!

鳳驚鸞察覺到來自于皇後那狠毒的目光,心頭頓時悚然一驚,她連忙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借著這絲痛楚,她迅速垂下眼眸,避開了容楚那像是有著吸力一般*的鳳眸.

此時鳳驚鸞額頭已然冒出冷汗,她心中對容楚更是多了一絲恐懼.

她不明白那只妖孽,他到底想干什麼!

然而鳳驚鸞剛一轉頭,便見皇帝揮了揮手,似乎也很不贊同容姜翼方才的話.

"此時休得再提!"

鳳驚鸞聽聞皇帝這句話,心這才完全放了下來.

她可不想真的嫁給容姜翼,他們可是有仇的,真要嫁過去,不定沒幾天她這條命就被容姜翼這個*給折磨沒了.

而且鳳驚鸞也從沒想過要嫁人,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她又有那麼多金子,她只想享受快意人生!

皇帝雖然久不管朝事,但他地位在那,容姜翼心中雖然著急,但也不敢反駁,只得悻悻然作罷,扭頭眼神複雜地看了鳳驚鸞一眼,他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

直到此時,所有人方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但眾人還是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向來憎惡鳳驚鸞,如避蛇蠍的太子殿下方才竟然向皇帝懇求履行婚約?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其中尤以邵青崖的臉色最為難看,他原本訂親的對象是鳳琦兒,一夕之間,大婚對象變成鳳驚鸞,原本他想狠狠羞辱鳳驚鸞,甚至是鳳家,卻不料反被鳳驚鸞羞辱了一頓,讓他成為全帝都的笑柄.

他又何嘗不知這是太子殿下的脫身之計,但最讓他不忿的就是,太子殿下不想與鳳驚鸞成親,便將她推給他,結果卻害的他連自己本來的未婚妻鳳琦兒都娶不成,這怎能讓邵青崖不恨!

但他又不敢真的與太子殿下作對,只好將滿腔恨意都轉移到鳳驚鸞頭上,都是這個女人,才會令他如今名聲掃地,也讓鳳琦兒看都不看他一眼!

"李氏,你剛剛想什麼?"皇後突然看向仍然還跪著的李氏,她目光銳利,她剛剛似乎聽到李氏鳳驚鸞是假的!

如果真是這樣,她正好借機除掉鳳驚鸞,誰叫鳳驚鸞膽敢勾,引容楚!

李氏見眾人目光再次落在了她身上,太子殿下也沒能求得皇帝的應允再娶鳳驚鸞,早已跪得腰膝酸軟的她頓時松了口氣.

但李氏向來養尊處優慣了,她何嘗在人前跪那麼長時間,所以她便將心中怨恨全都歸結在鳳驚鸞頭上,若不是這個踐人,她哪需要受這些氣!

"回稟娘娘,臣妾方才是,這個鳳驚鸞是假冒的!"李氏眼中似有毒火,她狠狠一指已然回到位子上坐下的鳳驚鸞.

霜華殿內,一時變得無比沉寂.

除了容楚與容姜翼,所有人都用震驚的眼神看著鳳驚鸞,又看向一臉怨毒的李氏.

"李氏,你可知你在什麼?!"曹太後身邊的李蘭英陰測測掃了眼鎮定如初的鳳驚鸞,"敢在皇上太後面前胡八道,可是要砍頭的!"

"太後娘娘明鑒,臣妾不敢撒謊!臣妾有證人可以證明臣妾所不虛!"李氏連忙道.

李蘭英看向曹太後,曹太後則是眉頭緊鎖.

"讓你的證人上殿來!"皇後見皇帝太後都不話,她悄悄看了眼容楚,見他只是眯著眸,依然似笑非笑,仿佛事不關己,她心中不禁猶豫,但隨即又想到鳳驚鸞與容楚對視的那一幕,皇後心中立即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她冷聲道,"本宮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竟敢如此大膽!"

鳳琦兒與鳳靜兒眼神一亮,看向鳳驚鸞的眼中已然帶了得意,哼,等一會,鳳驚鸞這個人就再也不會存在于世上了!

凌陽侯鳳子建,自始至終都沒有對李氏行為表態,他只是冷眼看著自己的妻子與女兒指證另一個從來都不受他*愛的女兒是假冒的,心中雖然也很猶疑,但他卻選擇冷眼旁觀.

鳳驚鸞坐在那里,雖然外表鎮定如初,但也只有她知道,她拿著水杯的手心里已經攥出了冷汗.

那*簡牧塵突然帶她去聽了李氏與鳳琦兒的密謀,後來她死皮賴臉拜師後,也曾心提起這件事,簡牧塵雖然沒有明,但那意思顯然是答應幫她解決.

她本來也一直相信這件事不會再起波瀾,但不知為何,此時她心中總是隱隱有不好的感覺.

尤其是這些日子以來,她連簡牧塵的面都沒見到,今天這場宴會又接連發生兩場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變故,更是讓她的心忐忑不安起來.

李氏早有准備,今天出門,她將李老三也帶著,她進宮後,就讓他在宮門外候著.

皇後一聲令下,立即便有人奉命而去.

不多時,眾人便見侍衛押著一個臉上有疤,凶神惡煞的中年男人進來了.

這李老三原本就是個市井無賴,他哪見過這陣仗,一想到上面坐著的可是皇帝,他兩腿一軟,癱倒在地,差點沒尿了出來.

"李老三,你來看看,你可認識她?"李氏讓李老三抬頭.

"認識,她是鳳三姐!"李老三戰戰兢兢抬頭,一看到鳳驚鸞,他連忙點頭道.

"好!"李氏冷笑,"可是你不是早在三個月前,鸞兒她就已失足摔下了懸崖,尸骨還是你親自收殮的嗎!"

上篇:069 殺機~恐懼!     下篇:071 驚天大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