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71 驚天大逆轉!  
   
071 驚天大逆轉!

李氏此話一出,霜華殿內,靜默霎時如雪花落地,所有人的眼睛立刻就瞪圓了.

"什麼況,鳳驚鸞是假的?"

"這怎麼可能?!我以前見過鳳驚鸞,就是這副丑樣!"

"怎麼不可能?我就納悶一個蠢貨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聰明,難道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

"……"

沉默中,眾人都在用眼神交流.

于是,但見這偌大的霜華殿內,一眾衣冠楚楚的王公貴族,貴婦千金們全都在擠眉弄眼,乍一看去,還以為所有人集體眼睛抽筋呢.

皇帝的神依然十分漠然,他眼神空洞,雙手神經質地轉動著桌上的白玉杯,也不知是不是在聽.

曹太後微皺著眉頭,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皇後那張高貴明豔的面容上則是帶了陰冷的殺機.

容姜翼陰森森看著鳳驚鸞,陰柔眼眸里含了很複雜的愫.

只有容楚,仍然撚著那枝桃花,鳳眸半眯,唇角勾著似笑非笑的弧度,一派氣定神閑,似乎根本就有沒什麼事,什麼人能入得他眼.

"你究竟是誰?竟敢假冒侯府姐!"李氏眼睛猛然一瞪,十分威嚴地看向鳳驚鸞,眼底有毫不掩飾的狠毒,"你分明就是知道侯府三姐與太子殿下有婚約,所以你假冒我鸞兒,想要借此機會嫁入皇家,嫁給太子,你肯定是別國派來的細作!,你究竟有什麼目的!?"

這一番話實在得義正詞嚴,直接就給鳳驚鸞扣了頂"他國細作"的大帽子,所有人的目光頓時就聚集到鳳驚鸞臉上,目中都閃過驚疑.

鳳驚鸞的眼神驟然冷了下來,那張平凡無奇的臉也沉了嚴肅.

她倒是沒想到,李氏還真是狠啊,想必她是恨毒了她了!

看來,李氏已經不僅僅只是想指出她是假的這個事實,而是要在大乾的皇族以及王公貴族面前讓她永無翻身之地!

這一頂通敵賣,國的罪名扣下來,那可是要受五馬分尸之刑的!

難怪李氏在宮門前會朝她露出那麼詭異的笑容,原來李氏是篤定了她今日不可能再活著走出這皇宮!

"你假冒誰不好,偏偏要假冒侯府三姐,難道你不知道鳳驚鸞本來就是個傻子嗎?"鳳靜兒冷哼道.

鳳靜兒的話也到了所有人的心里,原本他們就是被鳳驚鸞出嫁那一日突然的殺伐果斷的囂張氣勢給弄暈了,都沒人想起來一個傻子怎麼突然會變得如此雷霆果決!

"怎麼,你沒話可了?你就招認了吧,你究竟是受人指使冒充我三妹,是不是想要借機進入太子府,想要奪這大乾的江山!"鳳琦兒先前見容姜翼竟然提出要娶鳳驚鸞,早就氣得眼中噴火,那張原本美麗動人的臉都扭曲了,指甲狠狠刺進掌心里,她的語氣亦是尖利.

鳳驚鸞頓時目光銳利地看向鳳琦兒,心中不禁冷笑,這對母女還真是下了一番功夫,通敵賣,國的罪名還不夠,竟然連謀奪江山的話也扯出來了!

瞧這話問的,完全就是肯定句,根本連反駁的機會都不給她!

要知道,大凡是皇族,最忌諱的便是有人要奪江山!

如果通敵賣,國就要受五馬分尸之刑,那麼謀奪江山,可是要被凌遲處死的!

鳳驚鸞一抬頭,果然便見一直低著頭神恍惚的皇帝也在聽聞鳳琦兒這話後抬眼朝她看來,布滿血絲的眼睛里凝了殺機.

皇帝雖然形容憔悴,但那久居上位者所有的威嚴氣勢卻霎時令鳳驚鸞心頭一震.

太後的臉色亦是沉了下來.

皇後一聲冷笑,"膽子還真是大,一個假冒的貨色也敢登堂入室!"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用驚疑不定的眼神看向鳳驚鸞,就連先前對鳳驚鸞很有好感的容姜飛與齊云書也不敢再開口,因為在他們看來,李氏敢在這種場合出鳳驚鸞的假的,那麼她必定是有十足的把握!

再看帝後的神,顯然也是相信了李氏的話!

萬一鳳驚鸞真的是敵國派來的,那麼在她被查出來之後,先前曾經與她有過接觸的人都會被徹查,如果皇帝龍顏大怒,實行連坐,到時候就算是皇子,恐怕也會毫不留地除掉!

"鳳驚鸞,你有什麼要的嗎?"倒是太後身邊的蓉姑姑忽然開口,她對那天晚上鳳驚鸞勇救太後的事還記憶猶新.

雖然蓉姑姑也在得知那名清麗果敢的少女竟是鳳驚鸞時很是驚訝,但蓉姑姑卻不像曹太後那般偏激,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所看到的是,在所有人都畏懼瘋馬不敢上前的況下,只有那少女不顧自身危險,勇敢去救太後,反令自己被馬蹄所踏致傷,然而事後她卻只字未提.

這樣的少女,不管她是不是假冒的,都值得她尊重!

鳳驚鸞聞蓉姑姑的話,心頭猛地如同被警鍾敲響,她幾乎是下意識地轉眸去看容楚,卻見他鳳眸眯起,似是若有所思地望著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李老三,撚著桃花枝的修長手指還輕輕叩擊著桌面.

鳳驚鸞循著容楚的視線看去,這一瞬,她的心猛地在胸腔內狂跳起來.

方才從李老三出現時起,李氏母女三人就太過咄咄逼人,短短的一瞬間,她們一個接一個地向她發起攻擊,根本就不給她任何機會辯駁.

這樣一來,反倒令她此時的沉默被人懷疑是因為遭人道破了陰謀,才致無話可!

鳳驚鸞抬眸看去,便見所有人看向她的目光都帶了異樣,她竟感覺自己仿佛是從春日踏入了極地寒冷.

"你究竟是誰!?"鳳琦兒陡然一聲厲叱,眼中仿佛淬了毒液,如果眼神能殺人,鳳驚鸞早就被她千刀萬剮了.

鳳驚鸞伸手捏了捏眉心,不知為何,她總覺得今天自己的反應似乎變慢了,原本靈敏的思維也變得凝滯許多.

長睫扇了扇,鳳驚鸞抬眸,清麗眼眸已然恢複了冷靜,"我自然是鳳驚鸞!"

"事到如今,你還敢狡辯!皇上皇後面前,你就不怕嗎?!"鳳琦兒冷笑,她布置了那麼久,不可能再放過眼前這個女人!

不管她是真的鳳驚鸞還是假的鳳驚鸞,今天都必須死!

"心中無鬼,我怕什麼!"鳳驚鸞那對漆黑深幽的眼中好似古井一般幽深,她定定看著鳳琦兒,聲音冷若冰霜.

"哼,你若是鳳驚鸞,那李老三收殮的尸體又是誰?!"李氏見皇帝臉上已經露出不耐煩,心知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本來今日就是太後壽辰,她們此舉已是冒險,一個不好,恐怕還要連累她們母女三人被皇家責怪!

"那就要問這個人了!"鳳驚鸞冷冷道.

所有人的視線再次聚集到那李老三身上,那李老三抖若篩糠,面如土色.

"你倒是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蓉姑姑心中對鳳驚鸞還是頗有好感,她率先開口.

"李老三,你是在凌陽別莊照顧三姐的,你最清楚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李氏道.

"是,是……"李老三見所有人都在看他,他嚇得雙腿發軟,話都不全了,只能結結巴巴道,"當當時,三姐瘋病發作,跑出去了,奴才們一直追到洛水崖邊,奴才親眼看見三姐失足掉下懸崖的!"

聞,李氏得意地看向鳳驚鸞,見她面色依然鎮定,李氏心中不禁冷笑,叫你裝,一會有你哭的時候!

就連一直沉默不出聲的凌陽侯也皺了眉,目光不善地看向鳳驚鸞,然後很是懊惱地瞪著李氏與鳳琦兒等人.

李氏這個蠢貨,這麼大的事竟然也不和他商量,難道她不知道,如果這個鳳驚鸞是假的,一旦被查出她通敵賣,國,那麼他必定也會受連累!

"那你又是如何確定這個鳳驚鸞是假的?"蓉姑姑繼續問道.

"奴才……"

眾人的目光再次落在李老三的面上.

李氏與鳳琦兒已然露出勝利的笑臉了,只要李老三按照之前他們商量好的,今天,就算這個鳳驚鸞是真的,也要變成假的!

"奴才,不能肯定!"

就在所有人都等著李老三指證眼前這名氣質冷冽,宛如三月梨花一般清冷的少女是假的鳳驚鸞之時,誰想他竟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來了這麼一句.

"李老三,你在胡什麼!"李氏氣急,竟忘記這是在帝後面前,厲聲呵斥起李老三來.

"大膽李氏,膽敢冒犯天威,還不跪下!"皇帝身邊的大太監張來福頓時喝道.

李氏嚇得連忙跪倒在地,連聲道,"皇上恕罪,妾身不敢!"

"李老三,李氏之前不是你是親自收殮的尸體嗎?如果是這樣,你又怎麼會不能確定?"這回,是曹太後開口問道.

"回稟,娘娘,奴才,其實,並沒有見到尸骨!"李老三哆哆嗦嗦道,"奴才只是為了向夫人交差,領賞錢,才謊稱收殮了三姐的尸體!"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這里的人哪個不是人精,立刻就聽出了李老三話里的意思.

交差,領賞!

一時間,所有人的眼神不禁又轉移到正趴在地上的李氏面上.

"李老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李氏此刻早就嚇得魂都沒了,她不知道先前已經串好話的李老三怎麼會突然反口,又見所有人都用那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她,李氏的心頓時七上八下起來.

"母親,他的意思是,他所效忠的夫人要殺我,還出了賞錢,他只是奉命行事!"鳳驚鸞在一旁冷聲道.

"鳳驚鸞,你不要血口噴人!"鳳琦兒急了,她也不知道事為何突然變成這樣,不,她不能讓鳳驚鸞有機會再次逃過這一劫.

于是鳳琦兒指著李老三問道,"李老三,你把話清楚,到底是誰指使你的!"

"是,是……"那李老三看了眼李氏,刀疤臉上猛然現出一種青紫色.

他剛要話,口中忽然猛地噴出大口大口的黑血,接著便見他雙眼暴突,癱軟在地的身子驟然抽搐起來,"啪啪"的聲音不斷響起,竟是他脊椎的骨頭寸寸斷裂,而他那龐大的身體就像是蛇一樣反折起來,喉嚨里發出"咔咔"的聲響,手腳完全扭曲.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李老三已暴斃當場.

偌大的霜華殿內,先是安靜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能聽見,緊接著,便爆發出一陣高過一陣的尖叫聲.

曹太後畢竟年事已高,乍一見這種血腥恐怖的場面,頓時嚇得眼白一翻,暈了過去.

"太後娘娘,太後娘娘!"太後身邊的人慌忙上前扶住太後,席間的禦醫也趕忙上前救治.

皇後倒是太後那般沒用,但她雖然沒有直接暈倒,臉色卻也好不到哪去,早就變得慘白毫無血色,她下意識就想往容楚懷里靠,但她卻忘了在她和容楚之間還隔著一個皇帝,這一挪動,她整個人直接都靠到了皇帝的身上.

皇帝側頭看了看皇後,瘦骨嶙峋的臉上看不出喜怒,然而皇後一抬眼,發現自己竟然靠在皇帝懷里,她的臉色竟是比方才還要白上幾分.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好好的壽宴徹底變亂.

因為李老三的死相著實太過猙獰恐怖,以至于那些貴婦千金們嚇得連連尖叫,昏倒的也不在少數.

男賓們之中,除了那些上過戰場的,尋常的文臣也是臉色泛白,幾欲作嘔.

那麼多人中,能保持鎮定的,也不過寥寥數人.

鳳驚鸞自然不會被這麼個場面就嚇倒,此刻,她的眉頭擰的很緊,顯然也是沒想到李老三竟會突然暴亡,看他的死相,似乎並不是只是中毒那麼簡單,而更像是中了什麼蠱.

彼時,容楚也在看李老三的尸體,他長入鬢角的劍眉微微抬起,暈染了金色的鳳眸里竟也少有的不複原來那種放蕩不羈的懶散,而是更多了一種難以覺察地凝重.

而那席上眾人中,除了容飛廉濃眉緊鎖,還有一人自始至終都面色如常地飲酒吃菜,仿佛根本就沒看到那血腥到讓人作嘔的尸體.

而這人,赫然便是鳳驚鸞剛進霜華殿時,就注意到的那個鷹鉤鼻的外國使臣.

從李老三暴斃,到曹太後暈厥,再到鳳驚鸞觀察到那個鷹鉤鼻的不尋常之處,所有的這一切不過都發生在一瞬間.

轉眼,禦前侍衛已帶了人進來,迅速搬走了李老三的尸體.

雖然地磚上也被沖洗乾淨,但大殿內,卻似乎還彌漫著那股濃烈的血腥味.

曹太後已然悠悠轉醒,皇後的臉色也慢慢恢複.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與之前無異,然而,只有李氏與鳳琦兒母女怔楞在當場,兩人癱倒在地,顯然也是被方才李老三暴斃的猙獰慘狀嚇到的,但此刻李氏與鳳琦兒心中卻有了大難臨頭的感覺.

今天可是太後的壽宴,還有那麼多的外國使節,可是她們不散沒有整死鳳驚鸞,這壽宴卻因為她們帶來的一個人慘遭破壞,還害得太後昏厥……

兩人一時面如土色,伏倒在地,瑟瑟發著抖,她們也顧不上再去指責鳳驚鸞了,就連去求的勇氣也沒了!

"真是膽大包天不知死活的東西!來人啦,拖出去,亂棍打死!"曹太後一醒過來,便怒目瞪向李氏與鳳琦兒,眼底都快要噴火了.

今日是她六十大壽,本該是喜慶的日子,卻不想這兩個踐人竟弄出這樣的事來,真是氣煞她了,不打死這兩人,不足以解她心頭之怒!

上篇:070 真假鳳驚鸞     下篇:072 她是細作,扔進蛇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