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72 她是細作,扔進蛇窟!  
   
072 她是細作,扔進蛇窟!

"太後娘娘,饒命啊!饒命啊!"李氏與鳳琦兒一聽太後竟然要處死她們,頓時嚇得涕淚橫流,也顧不上這是什麼場合,更加顧不上兩人平素自詡的高貴身份,兩人連忙大聲哭號著求救,不停在地上磕頭,直磕得頭破血流.

鳳靜兒一聽太後要處死她娘和姐姐,立刻縮在了人群後,臉色驚惶,動也不敢動,她心中卻在慶幸,方才自己幸虧沒有沖動的跑出去,否則今天她們母女三個就都要葬送在這里了.

而凌陽侯鳳子建也沒有出去為李氏求,他現在巴不得能摘清自己.

至于李氏這個蠢貨會被怎麼處置,是死還是活,都是她咎由自取!

鳳驚鸞,哦不,應該是沐凝,既然已經知曉自己所穿越的這具身體並不是真的鳳驚鸞,沐凝決定還是用回自己的名字吧.

沐凝冷眼看著這一家人的丑態,心中不禁冷笑,果然是"父慈女孝",恐怕正因為有鳳子建這樣自私自利不負責任的父親,才會導致鳳驚鸞那淒慘的人生.

不過,沐凝此時心中也有些不舒服,她敢肯定,李老三會突然反口,絕對是因為簡牧塵的介入,只是沐凝卻也在懷疑那李老三的死因.

難道,李老三身上的蠱毒是簡牧塵下的?

可是簡牧塵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不等李老三咬死李氏,就讓他蠱毒發作,暴斃當場?

還是簡牧塵是故意為之,目的是想要考驗她?

但沐凝立即就將這個念頭揮開,她偷眼迅速掃了眼高坐首位的容楚,心中腹誹,除非簡牧塵也是個*,否則他絕對不會這麼無聊!

這一邊,沐凝心思轉動,卻怎麼也想不通簡牧塵的用意!

而另一邊,由于沒有人為李氏與鳳琦兒求,鳳琦兒只好眼含淚水,期期艾艾地看著容姜翼,哀聲道,"殿下,救命!"

就是因為太子殿下要納她為妃,她才懇請父親去求皇上,用鳳驚鸞的婚姻換她的婚姻,原以為從此她便是那太子正妃,將來問鼎一國之母也是指日可待.

可是世事難料,她沒想到這之後竟然會發生那麼多的事,而太子,也再沒有提及要娶她之事!

她也一直以為容姜翼不再提要娶她,是因為鳳驚鸞還沒死,更因為鳳驚鸞屢次讓太子殿下難堪,還膽大妄為吞下了太子殿下的十萬兩黃金.

所以,向來心如她,也才下了狠心,想在今日這種場合徹底致鳳驚鸞于死地,一方面是解決自己的心頭大患,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去討好容姜翼.

鳳琦兒本就長得美,這一哭起來,更是如梨花帶雨,惹人憐愛,然而容姜翼卻只是冷冷掃了她一眼,根本就沒有半點要為她求的意思.

鳳琦兒再蠢,也已從容姜翼那冷漠的眼神中猜到,當初容姜翼那一番柔蜜意,恐怕只是故意為之,目的自然就是為了要退掉那門讓他羞恥的婚姻.

可是,她呢,她怎麼辦?

如果不是容姜翼突然的示愛,她本來已經嫁給邵青崖了,雖然他比不上高貴的太子殿下,但也是少年英雄.

鳳琦兒絕望地看向亦是端坐在賓客里的邵青崖,當她觸到他同樣寒意森然的眼眸時,忽然撕心裂肺地大哭起來.

邵青崖自然不會為鳳琦兒去求,先不她方才的舉動太不知分寸,就是她先前悔婚的舉動,也讓本來就憎惡凌陽侯府的邵青崖對她恨之入了骨.

再了,這對母女沒有把握就敢在天聽之前陷害旁人,真是愚蠢!

鳳琦兒見偌大的霜華殿內,竟然無一人幫她求,她目中頓時流露出絕望的恐懼.

她後悔了,真的後悔了!

她後悔不該貪心想要掠奪屬于鳳驚鸞的東西,她更後悔不該去惹鳳驚鸞那個災星!

"還不拖下去!"皇後心很不好,她見皇帝正盯著鳳琦兒那張臉,描畫精致的柳眉立刻蹙起,手指上的甲套頓時被她生生捏斷.

李氏與鳳琦兒幾乎已經嚇得神志不清了,恰在那禦前侍衛要上來拖二人下去之時,一直站在太後身邊的大太監李蘭英忽然在太後耳邊了句什麼.

"慢著!"眾人只見太後臉色一陣陰晴變化,那對威嚴的雙目緩緩盯住了鳳琦兒.

鳳琦兒心中頓時萌生了希望,她匍匐在地,纖弱肩頭輕輕抖動,若一枝楊柳般惹人憐惜.

"好了,李子的對,今日是哀家六十大壽,見血不吉利!"曹太後眼神冷漠地看著臉上重新煥發光彩的李氏與鳳琦兒,話鋒猛地一轉,"但是,你二人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來人,將這二人拖下去,各打五十大板!"

"謝,謝太後娘娘不殺之恩!"李氏與鳳琦兒一聽不用死了,頓時喜極而泣,連連對太後磕頭.

只是鳳琦兒卻沒有發現,那李蘭英看她的目光里含了一絲陰沉.

李氏與鳳琦兒被人帶下去受刑了,霜華殿內,再次恢複了一片靜穆.

沐凝原以為這件事會就此揭過,但是,很顯然,有人並不打算放過她.

"鳳驚鸞,現在,拿出證據,來證明你的身份!"皇後忽然開口.

沐凝聞,黛眉猛然蹙緊,心中不由暗自腹誹,這個皇後,還真是心眼!

不就是容楚從她發上拿走那枝桃花嗎,高高在上的皇後娘娘就如此咄咄逼人,她就不怕她這麼明顯的舉動會惹人懷疑?

"皇後娘娘,臣女確實就是鳳驚鸞,不知皇後娘娘是指什麼證據?"沐凝心道,她可不敢和皇後這個昏了頭的女人作對.

她們兩人之間的差距,可是猶如那天塹一般不可逾越的.

"本宮相信,凌陽侯夫人絕對不會空穴來風!"皇後冷眼看著沐凝,眼底有一種歇斯底里的凶狠,"如果你今天拿不出證據來證明你的身份,那麼,本宮也有理由相信,你確實是敵國派來的細作!"

"皇後娘娘明鑒,臣女絕對不是細作!"沐凝連忙伏倒在地,她刻意讓聲音顫抖.

有時候,服軟才是聰明人的選擇.

容楚的目光淡淡掠來,落在了沐凝身上,那樣清淡的眼神,仿佛霧氣一般侵進了沐凝緊鎖的眉心.

"你要哀家如何相信你是鳳驚鸞?一個傻子,一夕之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難道你想告訴我們,你是遇到了神仙?"這回話的是曹太後,她打心里討厭鳳驚鸞,方才容姜翼想要再娶鳳驚鸞的懇求更是令她對鳳驚鸞的厭惡又加深了幾分.

"回稟太後,臣女也無法清楚!"沐凝不禁暗自咬牙,原本她的計劃,是讓李老三突然反口咬死李氏栽贓陷害,並將李氏謀害鳳驚鸞的事也一並出.

然後再由李老三出面,是他見三姐可憐,所以暗中救了她,這樣便能圓過她這身份問題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沐凝怎麼也沒想到這李老三竟會突然暴斃!

她所有的計劃都被打亂,沒有了證人,她的身份也無法清楚了.

其實沐凝也想到了,只要鳳子建站出來力挺她就是鳳驚鸞,那麼就算皇後再想為難,也拗不過親身父親的證明的.

但隨即,沐凝便將這個念頭揮之腦後,方才鳳子建看到李氏與鳳琦兒要被處死,他連個屁都不敢放,對自己朝夕相伴的妻女都能如此絕,她就不要指望鳳子建能為她出頭了!

而那個鳳靜兒,就更別指望了.

李氏可是她的親娘,她連親娘都能不顧,何況是沐凝這個間接害了她親娘和姐姐的人?

"既然你無法證明你是鳳驚鸞,那麼本宮也可以懷疑你就是別國派來的細作!"皇後一聲冷笑,忽然玉手一揮,"來人,將這個細作拖出去,扔進蛇窟!"

皇後的話頓時令霜華殿內所有的人都震驚了,眾人不由面面相覷,皇後今日似乎一直都在針對鳳驚鸞,她與鳳驚鸞有仇還是怎地?

那蛇窟可是用來懲罰後宮里犯了大錯的妃子的地方!

竟然要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對鳳驚鸞處以蛇刑?

沐凝心頭猛地一跳,她抬頭迎上皇後那樣森冷的目光,一眼便看到皇後眼底的嫉妒和瘋狂.

皇後分明就是要置她于死地!

就因為容楚對她多看了幾眼?

沐凝下意識去看容楚,卻見他面沉若水,暈染了金色的鳳眸里神光隱晦,看不出任何緒,她在他眼中,就像是個毫無生命的*.

皇後的話音落下,皇帝微微挑了挑眉心,他掀起眼皮看向沐凝,布滿了血絲的眼底陰沉難測.

"父皇!"容姜翼猛地擰眉,他想站起來為沐凝求,然而卻被皇帝淡淡掠過來的陰冷眼神生生壓在了座椅上.

眼看殿外的侍衛聽到皇後命令,已然進來二人,到了沐凝身邊就要押她出去.

這一下,沐凝是真的慌了,她的臉色倏然褪去了所有血色,唇咬緊,唇瓣都滲出了血絲,連那對清麗奪目的黑眸中亦是染了絕望.

"鸞——"容雨晴見此,也著急了,她想要站起來為沐凝求.

"坐下!"德王妃面色猛然一變,立即伸手,緊緊抓住容雨晴,眼神嚴厲地盯緊了她.

這個鳳驚鸞分明是得罪了皇後,以皇後的性子,是根本就不可能再容她的!

如果容雨晴這時候為鳳驚鸞求,豈不是要連累德王府都去得罪皇後?

沐凝眼角的余光看到容雨晴的焦急,她扭頭,感激地朝容雨晴笑笑,雖然她們今天才剛剛認識,可是個性率真的容雨晴卻比這大殿上的所有人都要真誠.

"鳳驚鸞,你,你快解釋清楚!"男賓席上,倒是齊云書著急地不斷沖沐凝使眼色.

沐凝卻只是淡然一笑,對于一個一心想要致她于死地的人來,此刻,任何辯駁解釋的話都是蒼白的!

彼時,眾人全都冷眼旁觀,沒有人為沐凝求,更多的人都是露出嘲諷的眼神.

尤其是鳳靜兒,更是滿臉的幸災樂禍,十分解氣.

她將今日李氏與鳳琦兒被罰,害她丟臉一事的責任完全推到鳳驚鸞頭上,若不是那個踐人,此刻不定太子殿下就能注意到她了!

鳳子建始終不語,他此時心中正在籌謀的,一是要如何撇清與今天所發生之事的責任,二來,如果這個鳳驚鸞被處死了,那麼他大可以對外宣布她那十萬兩黃金都被送去了敵國,然後暗中一人獨吞所有的財富!

邵青崖亦是冷冷看著這一幕,不知為何,他突然感覺自己心中很不是滋味,這些日子的觀察,讓他對眼前這個少女也起了好奇之心,他總感覺她與他平生所見的那些女子是不同的.

他甚至還有個想法,如果她願意,他會重新娶她一次,許她一個盛大的婚禮!

可是,邵青崖很可惜地想,她得罪了皇後,看來今日是活不成了,幸虧他之前沒有沖動地去找她!

"還不拖下去!"皇後見那兩名侍衛站在那里不動,她高貴明豔的面容倏地一沉,聲音愈發尖利起來.

"是!"兩名侍衛立即躬身領命,沐凝陡然感覺到自己的雙臂被鎖住,右肩上被馬蹄重踏留下的傷處頓時複發,仿佛再次遭受了那樣的痛苦,沐凝忍不住痛哼出聲,額頭上猛然冷汗淋漓.

然而那兩個侍衛才不會管是否弄痛了沐凝,兩人動作粗魯,直接拖了沐凝就往外走.

如果方才還抱著會有人開口為她求的希望,那麼,當她此刻痛得臉色慘白,眼看就要被押出霜華殿,卻仍然沒有人開口,沐凝的心已然充滿了絕望.

她還是太單純了,原以為知道了李氏與鳳琦兒的密謀,今日可以看一場好戲,卻不曾料到,她是看了一場好戲,卻也讓所有人看了她的戲!

原以為找到了一座大靠山,可是她卻忘了,在這里,皇權才是至高無上的!

沐凝清麗眼眸掠過,她的眸光宛如寒冬深夜里的夜星,幽靜淡然.

這一刻,這大殿內的所有人在她眼中都驟然變得陌生,就連那幾張原本熟悉的面孔也都瞬間變得模糊了.

沐凝忽然勾唇,淡淡一笑.

是了,她本就不屬于這里,只是一個異世界的孤魂,占據了不知道是誰的一具身體,她根本就是來曆不明,她又有什麼資格在這里囂張?

罷了!罷了!

塵歸塵,土歸土,從哪兒來,她還是回哪兒去吧!

就算再也回不去,她甯願再次化為一縷幽魂游蕩在這世間,也不想再過如今這種步步驚心,處處被算計,時時被追殺,感覺不到任何親的日子了!

仿佛感覺到來自沐凝身上的沉靜淡然,霜華殿內,此時竟然毫無聲息.

"我自己走!"沐凝清冷如霜的眼眸里倏然恢複了平靜,她平淡的臉上也再不複方才那樣的絕望,而是異常冷靜地掙脫開那兩名侍衛的鉗制.

她伸手撫上右肩,此刻,那里正傳來陣陣鑽心的疼.

沐凝就這麼一步步朝殿外走去,她雖瘦,但身段卻很好,行走間,裙擺微動,就像是行走在塵世中的青蓮,潔淨無暇.

一時間,霜華殿內的所有人竟然感覺心頭像是有一陣微風拂過,大部分人看向沐凝的眼神瞬間帶了惋惜.

皇後目光陰毒地盯著沐凝那一道纖細的背影,她倏地狠狠掐住掌心,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突然狂跳起來.

就在沐凝即將要踏出那霜華殿,走向死亡之際.

"慢著!"霜華殿內,在這暮春溫暖的午時,突然有男聲響起.

這聲音宛如石上清泉,林間夜風,慵懶中,仿佛有著迷惑人心的力量.

上篇:071 驚天大逆轉!     下篇:073 一樹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