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73 一樹梨花  
   
073 一樹梨花

一時間,所有人都循聲看去,卻在觸到上首位那人懶懶投下的迷離目光時,猛地心神一震.

因為所有人都沒想到,方才話的,竟然是攝政王容楚!

沐凝自然也聽出這好聽到極致,好似金石之聲的嗓音屬于誰,她與容楚可是在帝陵里有過十分親昵的接觸的.

猶豫了下,沐凝也停住了腳步,眼神疑惑地轉頭,她才不認為那只大妖孽會好心地為她求.

霜華殿內,再次恢複了一片靜謐.

"皇弟?"皇帝目光中帶了一絲探究,他側頭看容楚.

"恭王這是要做什麼?"曹太後亦是疑惑地看來,她看上去有些不悅.

因為只有鳳驚鸞被處死,她才能徹底放心.所以,對于容楚的突然出聲阻撓,曹太後那是相當不滿.

只是曹太後能從一個的才人爬到皇後寶座,到如今成為一國太後,那心智與隱忍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即使不悅,卻並不表現地很明顯.

"皇叔這是?"容姜翼眉頭皺起,他也不認為自己的這位出了名的睚眦必報的皇叔會好心到去救一個曾經得罪過他的人.

很顯然,這霜華殿內的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在他們看來,容楚會叫停,肯定是他要親自處置鳳驚鸞,以報她當日羞辱他之仇!

然而,相對于皇帝等人雖然疑慮,卻相對平靜的問話,那麼皇後此時卻是氣恨不已.

"恭王這是要與本宮過不去了?!"皇後高貴明豔的玉臉上冰冷一片,她冷冷注視著容楚,嘴唇抿緊,手指狠狠扣緊了桌子.

"嘁!"容楚卻並不看皇後,只從口中發出一聲涼薄的笑,而他那對仿佛能勾魂奪魄的鳳眸則是凝在了沐凝臉上.

沐凝被容楚那眼神盯得有些毛骨悚然,若不是求生的本能讓她不想放棄任何機會,她恐怕立馬會拔腳就跑.

而且沐凝的心里也很是七上八下,她雖然與容楚只在帝陵里接觸過那麼一次,但她卻深知此人的惡劣品性.

她敢打包票,這個大*絕對不會是真的想救她!

"還不帶下去!"皇後見容楚竟然絲毫不給她面子,如果她一開始還不相信容楚會看上鳳驚鸞這個丑八怪,那麼此刻她本就瘋狂的眼睛已經完全被遮住.

因為她不能容忍容楚看她以外的女人,更不能忍受容楚竟然要為那個丑八怪求!

不,鳳驚鸞今天必須得死!

皇後的眼中已經充斥了癲狂的血色,她見那兩名侍衛站在那一動不動,眼睛還看向容楚,分明是在等容楚的命令,皇後頓時大怒,"你們連本宮的話都敢不聽?!"

"皇後娘娘息怒!"那兩名侍衛連忙跪倒,但出的話卻顯然就是在應付皇後.

霜華殿內,所有人都不敢吭聲.

皇帝面容雖平靜,但那布滿了血絲的眼中卻隱隱有怒火與憤恨閃過.

曹太後面色很不好看,她冷冷瞥了一眼皇後,然後繼續目不斜視,只是沒有人發現她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狠狠掐住木頭,手背上的青筋都露了出來.

就在這詭異的靜默中,那始作俑者慵懶迷人的聲線終于響起,"你們方才是在要人來證明鳳驚鸞的身份?"

"是呀,不知王爺有何高見?"李蘭英陪著笑臉恭聲道.

眾人一聽容楚這麼,不由都打起精神看過去.

"唔!"只見容楚突然打了個哈欠,鳳眸半眯,他狀似掃了沐凝一眼,然後撇了撇唇,冷哼一聲,十分鄙夷地道,"真是一幫蠢貨,你們竟然會懷疑這個面丑身平,身材像竹竿的丑八怪不是鳳驚鸞?有誰腦子壞了才會去冒充那只蠢鳥!"

容楚此話一出,眾人頓時一愣,幾乎是下意識地,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到皇後和太後身上,但隨即火速收回.

笑話,就是再借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像容楚那個大魔頭一樣,敢當面譏諷皇後和太後是蠢貨啊!

一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霜華殿內,霎時間又開始了新一輪擠眉弄眼地無聲交流.

但是,眾人不敢看皇後與太後臉色,可他們敢看沐凝啊.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從皇後與太後臉上火速收回之後,便唰一下集中到正站在大殿中央的沐凝身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後後,將沐凝給看了個遍,眾人邊看還邊點頭.

確實是面丑身平,身材像麻杆,這恭王爺形容的還真是一點也不錯!

就算有人想要通過嫁進太子府去竊取大乾江山,也總不會去冒充這麼個丑八怪吧,那太子殿下得要多重的口味才會看上她呀!

恐怕她進太子府一百年,太子殿下都不帶臨幸她的!

彼時,沐凝的臉已經黑得像鍋底了,她眼角嘴角都在抽搐,清麗眼眸中都染了怒火,雙手在身側握緊又分開,分開再繼續握緊.

深呼吸了好幾次,沐凝才壓下想要沖過去用鞋拔子抽容楚那張妖孽臉的沖動.

這個大*,真是無孔不入地不忘把握機會來損她!

"就是啊,她明明就是鳳驚鸞,怎麼會是敵國細作呢!"容雨晴也忍不住出聲,"就算她是細作,會那麼容易被李氏那種人發現嗎?"

皇後立即狠狠瞪過去一眼.

"住口!"德王妃面色猛地一變,連忙扯了一把容雨晴.

如果德王妃知道,就是因為容雨晴今日多次相助沐凝,種下了善因,這才免除了德王府在將來那場浩劫中不被某人鏟除,她定然會後悔自己的屢次攔阻.

"恭皇叔的也有道理!"容姜飛畢竟對鳳驚鸞有好感,先前他不敢話,是因為鳳驚鸞被誣是別國細作,通敵叛,國的罪名就連他這個一國皇子也是承擔不起的.

但此時,他見容楚發話,心中頓時定了定.

沐凝抿了抿唇,清冷眼眸淡淡掠向皇後.

此時的皇後,那臉色可真不是一般的難看,當眾被容楚諷刺是蠢貨,讓她顏面大失,偏偏她又無法反駁容楚,因為一旦反駁,豈不是就等于承認容楚就是在指她?!

皇後緊緊咬著牙關,在那一頭華美鳳冠的襯托下,原本美麗的面容變得僵硬而扭曲,只有那一對死死盯著沐凝的眼睛里,仿佛盤旋著兩條毒蛇,只要逮著機會,就會瘋狂咬死沐凝.

都是這個女人,就是鳳驚鸞勾,引容楚,才會讓容楚在這樣大庭廣眾之下羞辱她!

皇後的心已被嫉妒徹底蒙蔽,從她處處為難一個臣下之女就能看出,她早就不顧身份不顧形象了.

"就算恭王所有理,那又如何解釋一個傻子突然會變得不傻了這個事實?!"皇後繼續嗆聲,大有今天不搞死沐凝就不罷休的架勢.

"這個嘛……"容楚摸下巴,仿佛對這個問題也很是為難.

此時正當午時,他所坐的位置上方有一頂天窗,那金色的陽光正透過那琉璃天窗射,入,灑落在他身上,宛若為他披上了一層金光,他暈染了金色的鳳眸微微眯起,清澈如黑色琉璃的眼眸好似浸染了神光,他迅速看了一眼正狠狠瞪著他的沐凝,只是輕輕一瞥,容楚便垂下了眼簾.

此時,沐凝忽然感覺頭皮一陣發麻,連脊心那里都似乎炸開了,雞皮疙瘩落了一地.

恐怕,方才也只有她看見了容楚眼中那一閃而過的不懷好意!

沐凝頓時眉頭緊蹙,沖容楚投去一個警告的眼神,她總覺得這只大妖孽接下來要做一件很聳人聽聞的大事!

"如何,恭王無法解釋了吧!"皇後冷笑.

"其實,鳳驚鸞是被本王的美貌迷倒,醒來之後她就變聰明了!"容楚大不慚,十分光明磊落地道,一邊,他還一邊沖沐凝拋過去一個媚眼.

全場寂靜.

這一瞬間,幾乎所有的人腦門上都滑下了一排黑線,就連沐凝都呆呆地看著容楚,顯然被他如此不要臉的自吹自擂給震驚了.

一個男人,竟然出這樣的話,偏偏他得還那麼自然!

就像他化妝一樣,讓人感到的不是娘氣,而是覺得他本來就該這樣!

沐凝徹底震驚了!

"呆鳥,你看本王作甚?難道你想否認本王的美貌?"容楚鳳眸一沉,突然就正了臉色.

只見他方才還和風細雨,宛若石上清泉般溫潤如玉,此時卻如那利劍出鞘,寒光凜冽,那一對勾魂奪魄的鳳眸里也浸了沉沉寒光.

"不敢,王爺所甚是!"沐凝嘴角猛抽,即使心中已經將容楚靠上一萬遍了,但她又不傻,順著他的話,就能活命,就算他現在她一看到他就會流口水,她也會義不容辭地承認了!

不過,沐凝心中也忍不住在暗自腹誹,她就知道這只大*沒安好心,恐怕今日之後,外面都要傳她是個花癡了!

"嗯,雖然你長得丑,但也不是蠢的無藥可醫!"容楚身上的戾氣漸漸消散,他睇一眼神態恭謹地沐凝,語氣依然不屑,但眼底卻有不動聲色的光芒閃過.

"是,王爺的對!臣女確實是一見王爺如見天神,在臣女心中,王爺就是玉樹臨風,英俊瀟灑,*倜儻,一樹梨花壓海棠的美男子!臣女自從見到王爺,就日思夜想,想著想著就忽然覺得自己開了竅!"沐凝只管閉著眼睛胡扯.

"而且臣女並不是生來就傻,是有一回犯了錯,被母親一棍子打在了頭上,從此便渾渾噩噩,也多虧見到王爺,臣女才能重見天日,王爺真是臣女的再世恩人!"

這一席話的眾人都是一陣發愣.

皇帝低頭飲酒,自始至終沒一句話.

太後自聽到容楚那一句"蠢貨才會認為鳳驚鸞是假的"論後,一口氣差點沒憋上來,這之後她便坐在那里喘氣,顯然是不欲再加入這場要鳳驚鸞死的戰斗中了.

而容姜翼則是垂著眼眸,唇角抿地死緊,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只有皇後,氣到了極點,嫉妒到了極致,反倒冷靜下來,但她卻看不出容楚對鳳驚鸞到底是什麼心思,看上去他像是在救鳳驚鸞,但她深知容楚個性,她很清楚容楚絕對不會是個多事的人.

很顯然,沐凝這解釋很是到位,她不但拍了某只妖孽的馬屁,也成功地解釋了鳳驚鸞變傻的原因.

不過,容楚聽著沐凝的贊美,卻怎麼聽怎麼不對勁,英俊瀟灑沒錯,玉樹臨風沒錯,*倜儻也沒錯,可是這個一樹梨花壓海棠,怎麼聽起來就那麼怪怪的.

容楚眯了眯鳳眸,這個一樹梨花壓海棠,是在他老?

"好了,既然有恭王證明,鳳驚鸞自然做不得假,這件事到此為止!"靜默中,一直沉默不語,好似事不關己的皇帝陛下終于出聲了.

"不行!"皇後不忿,她今日不論是里子還是面子都失得干乾淨淨,這讓她覺得自己都成了全大乾貴族的笑柄,尤其她還是敗在鳳驚鸞那個丑八怪手下,更讓她覺得難堪.

所以此時,她竟一時沖動地反駁起皇帝的話來.

皇帝也沒多,只是一個冷冽的眼神,皇後的心便猛地亂跳起來,她臉色變白,咬緊了唇,顯然是非常懼怕皇帝的.

"鳳驚鸞,你坐下吧!"皇後沒有再開口,從外表上看,她與平常沒什麼變化,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當皇帝看向她的刹那,她的心竟然懼怕地差一點從胸腔內蹦了出來.

直到此時,皇後才開始後知後覺地害怕起來,今天她確實是被嫉妒沖昏了頭腦,竟然忘記皇帝雖然表面不,但其實他最是容不得她與容楚來往.

皇後突然變得沉默,雙手緊緊絞住衣擺,原本端莊美麗的面龐也在瞬間褪去了全部的血色.

今夜,她恐怕又要被……

想到這里,皇後倏地生生打了個冷戰.

"謝皇上,謝皇後娘娘!"直到此時,沐凝方才松了口氣,然後回到原先位子上坐下.

她抬眸,深深看了一眼容楚,不管他是什麼用意,他今日救她一命是事實,沐凝不是知恩不報的人,這恩,她記住了!

這一場死亡的風波看似終于過去,可是沐凝卻知道,這不會是結束!

今日是太後六十壽辰,本是喜慶熱鬧的宴會,卻因為李氏鬧得這一出真假鳳驚鸞而被徹底破壞.

壽宴還沒結束,曹太後便稱乏先行離開.

再待下去,她怕自己會被容楚那個禍害氣出病來!

曹太後離開,皇帝又不話,皇後也一反之前的咄咄逼人,變得沉默寡.

于是,容楚這只禍害開始活躍了.

"各位想必已經聽冀州雪災之事了!"鳳眸一掃,容楚獨特的聲線響起.

眾臣聞,無不心頭一凜,但容楚如今攝政,所有的政事都在他管轄之下,眾臣可不敢不回答.

"是,冀州已連降一月大雪,州縣以內有六成房屋倒塌,百姓饑寒交迫,如今死傷無數!"戶部尚書富傑面露憂色率先開口.

"哦,那如今賑災物資可已到位?"容楚問道.

"回稟王爺,國庫已撥出百萬兩白銀,糧食以石記不計其數,但目前仍然不夠!"富傑沉聲道,最近因為這賑災的事,他忙得是焦頭爛額.

"還缺多少?"容楚繼續追問.

"因為受災區域廣泛,數字一時無法明確統計,但目前國庫所出,以不足以抵半月!"富傑恭聲道.

"哦,"容楚輕輕扣了扣桌子,"得得"聲響起的刹那,他忽然看著殿內的所有人,鳳眸一挑,最後落在沐凝臉上,唇角倏地露出一個無比詭異的笑容.

上篇:072 她是細作,扔進蛇窟!     下篇:074 始亂終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