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74 始亂終棄!  
   
074 始亂終棄!

撞上容楚鳳眸的那一瞬間,沐凝火速垂頭,眼觀鼻,鼻觀心,心在胸腔里砰砰跳.

然而即使不看容楚,沐凝卻仍然能感覺到那股如有實形的強大壓力,仿佛草原上被野狼盯住的兔子,這一刻,沐凝後背上驀地起了一層白毛汗,她竟然忍不住生生哆嗦了下.

沐凝只好努力地裝不存在,她縮啊縮,恨不得自己現在能變成一只蟲子藏起來.

容楚將沐凝這一瞬的神變化都收在眼里,他眯了眯眼睛,唇角笑痕不動聲色.

此時的霜華殿內,可不僅僅只有沐凝一人在容楚這樣詭異的笑容里心膽生寒,因為相比沐凝,這些常年浸浮官場的人可是都受過容楚那惡劣品性"迫,害"的!

一時間,偌大的霜華殿內,所有人都低頭研究起桌上的菜肴酒杯來.

也只有那幾個外國使臣不明所以,還眼含熱切地看著容楚,在這些番邦國的眼中,那容楚可是個神一般的存在!

"如今冀州百姓受雪災之害,流離失所,餓殍遍及四野,吾等卻在此飲酒作樂,實在是于心有愧啊!"容楚才不會管這些人怎麼想,他向來是我行我素,天下唯我獨尊型.

雖然這一番話直接讓在座的眾人嘴角抽搐,但依然無人敢反駁他.

"是啊,王爺的是!百姓受苦,吾等怎能坐視不理?!"立即就有人出來拍馬屁了.

"食君之俸,自當為君解憂!"有大臣聲音激昂.

容楚頎長身軀前傾,鳳眸掃過,妖孽臉上,唇角驟然含笑,"所以,今天我們來募捐吧!"

"募捐?!"

容楚話音一落,霜華殿內的眾人立即迅速交換了個眼神,都是一副"我就知道"的表!

只有沐凝一個人猛地挺直了腰,像打了雞血一般渾身一震,她不動聲色地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容楚,那張平淡無奇的臉雖然依舊鎮定,看不出緒變化,但她清麗絕倫的眼眸中卻已經呈現出頹敗的色彩.

靠之啊,她就知道,這只大妖孽根本就不是因為好心才救她!

沐凝忍住想要仰天咆哮的沖動.

深呼吸,再次深呼吸!

只見沐凝目不斜視,伸出僵硬的手指捏住面前一只盛滿了瓊露的白玉杯,然後更加僵硬地將那杯瓊露緩緩,緩緩送到嘴邊.

"咦,鸞兒,你干什麼呢?抿著嘴也能喝下去?"容雨晴第一個注意到沐凝的不對勁,她扭頭一看,就見沐凝竟然詭異地在喂她的下巴喝瓊露.

"啊?哦!"沐凝聞聲低頭一看,才發現那一杯瓊露都被她倒在下巴上了,晶瑩的玉液正滴滴答答落在她衣服前襟上,都快湮到身前了.

沐凝眼角一抽,連忙掏出帕子擦了擦.

此時在場眾人已然開始此起彼伏的捐款了.

"臣出三千兩!"吏部趙尚書率先出聲.

"趙尚書真是心系百姓,宅心仁厚啊!"禮部白尚書笑米米道,還不等趙尚書臉上得意的笑容綻開,白尚書突然道,"臣出八千兩!"

趙尚書臉上的笑頓時僵住了.

沐凝也在此時抬眸瞥了一眼趙尚書,原來這人就是那趙清純她爹啊,難怪從她一進來,這位肥頭大耳的尚書大人就一直用不善的眼神盯著她.

"……"眾臣的捐款還在繼續,自然有官員將眾臣所報銀兩物資的數字統計下來.

容楚懶散地坐在首位,似乎正與皇帝著什麼,皇帝只有與他話時,才會露出點生氣來.

沐凝有些坐臥不甯,她很想閃人,但這種場合她哪閃得了啊.

容楚雖然與皇帝在話,但他眼角的余光卻一直都在關注沐凝,那對神光湛湛的鳳眸里,光芒變幻.

"回稟皇上,王爺,一共募得三十八萬七千二百兩白銀,糧食五百石,布匹……"不多會,那統計募捐數字的官員過來向皇帝禦容楚稟報結果.

皇帝依然沒什麼表,容楚卻是微微蹙了飛入鬢角的劍眉,修長手指輕扣桌面,鳳眸中沉了寒芒,"眾位可還真是慷慨大方啊!"

眾臣低頭,無一敢,心中卻在暗暗叫苦.

容楚接過那清單,修長手指如玉,那一枝桃花還夾在他手指間,只是他此刻的臉色卻是陰沉詭譎,暈染了金色的鳳眸忽然斜斜掠過,落在一名胖乎乎的大臣身上,隨即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本王記得李大人上月為你那孫兒辦百日宴,光流水席就擺了三天三夜……"

那李大人連忙跪倒在地,還不等容楚把話完,趕緊道,"回稟王爺,臣下剛剛錯了,臣下願意再追捐五千兩白銀,加五百石白米!"

"唔!"容楚睇了那李大人冷汗淋漓的胖臉一眼,唇角勾起邪佞的弧度,"本王看你那孫兒脖子上掛的玉不錯!"

李大人頭皮猛地一炸,眼神激烈變幻了下,隨即一咬牙,十分慷慨陳詞道,"臣下孫兒尚幼,為了避免養成他驕奢個性,臣下願將那玉捐出!"

"這樣啊,可是那玉也不能吃,又換不到糧食……"容楚聽完,貌似很是苦惱地摸了摸下巴.

"回稟王爺,臣下願出三萬兩白銀,買下李大人那塊玉!"眾臣中,齊相爺淡定開口.

"如此甚好!"容楚點頭.

李大人狠狠瞪了一眼齊相,心里一片拔涼啊,簡直就是在滴血啊,那塊玉可是他花了十萬兩銀子費盡周折才弄到手,就是為了給他那孫子佩戴辟邪的.

這齊相真是殲詐,倒手就撿了個大便宜,早知道他之前就多捐一些,也就不會被恭王注意到了.

李大人悔地簡直生不如死,一臉灰敗地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

隨即又有幾個捐得少的大臣被容楚點名,這些人自然是不等容楚多,立馬激昂表示方才自己錯了.

轉眼間,那清單上的數字就以火箭般的速度"咻咻"飆升,很快便在三十萬後生生加了個零!

沐凝目瞪口呆看著容楚,只感覺仿佛有一千萬頭草泥馬在她心頭狂奔而去,只是寥寥數語,他就能讓那些大臣主動捐銀子.

她都忍不住要對這只她深惡痛絕的大妖孽露出崇拜的目光了.

然而,相對于沐凝的震驚,霜華殿內的其他人卻都是愁眉苦臉,一個個都膽戰心驚,恨不得能縮到塵埃里,生怕自己會被容楚點到名.

一旦被點名,他們就得乖乖上交銀子.

千萬不要什麼沒銀子,就是沒銀子的話,去年那個林州知府不就是這麼干的?

結果咧?

那林州知府三日後就被查出貪汙,抄家時,活生生連家里的一根針都被恭王麾下司禮監的太監們擄走了.

這為官之人,多少有些禮尚往來,誰能保證自己兩手清白的?

所以這也是眾臣們畏懼容楚的原因之一!

其實,自從容楚攝政以來,大乾在他治理之下確實國運昌隆.

這幾年無論是軍事還是經濟,抑或是最基礎的農耕都蒸蒸日上,尤其是軍事實力,更是大漲,原本禍亂多年的南疆北疆等地,也被他出兵鎮,壓住,如今的大乾,在九州大陸上可是實力最強勁的國家之一了.

而且容楚博聞廣記,睿智英明,雖然有些暴戾,但只要不觸他逆鱗就行.

然而,容楚卻有一個惡習,那就是特別喜歡掏臣下的家底,沒事就弄個什麼"慈善晚宴",千方百計逼迫眾大臣捐銀子捐物資.

這幾年來,眾臣們無不感覺本來富可流油的自家金庫正急劇縮水,再這麼下去,他們連回家養老的銀子都沒有了!

容楚終于不再點名,看上去應當是對這捐贈滿意了,他一抬眸,便看到沐凝目瞪口呆的蠢樣,長入鬢角的濃黑劍眉一挑,他突然壞壞一笑,"嗯,眾位今日踴躍捐贈,本王甚是滿意!"

沐凝心膽一寒,趕緊低頭.

"皇上英明,王爺英明!"有大臣忙不迭地拍起了龍屁.

"大家都捐了,本王也不好意思空手."容楚眯眼笑得殲詐,"鳳三姐,你是吧!"

沐凝聞一愣,下意識抬頭看容楚,目光疑惑.

不但沐凝一個人搞不清容楚什麼意思,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

一直低頭沉默的皇後此時也抬起頭來,她的眼睛已不複之前那般瘋狂,像是恢複了平靜,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平靜的表面下,一顆心已經被嫉妒給扭曲了.

容楚,他果然對鳳驚鸞那個丑八怪有意思!

"皇弟?"就連皇帝也好奇地扭頭朝沐凝看過來,像是在打量她究竟有哪里吸引了容楚.

容楚見沐凝只呆呆的看著他,鳳眸里頓時閃過詭異的笑,但他口中聲音卻變了,"鳳三姐,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要始亂終棄嗎?"

一邊著,容楚還一邊做出一副哀怨的表,修長如玉的手指還翹出個蘭花指的造型,遮在了臉旁,配上他那張描畫精致,鳳眸妖嬈的俊臉,頓時看得沐凝後背一陣惡寒.

"始,始亂終棄?"這下,連最淡定的皇帝也不淡定了,他瞪大一對布滿血色的眼睛,愣愣看了眼同樣怔楞的沐凝,又扭頭看向哀怨地仿佛被人甩了一百次的容楚,顯然搞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眾人聞,那反應簡直就像是被門夾了腦袋,一個個都目瞪口呆.

霜華殿內,霎時陷入了一片寂靜,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沒有一個人話.

沐凝臉色慘白,嘴唇都在哆嗦了,她怎麼也想不到容楚竟然會出這樣的話.

始亂終棄?虧他也得出口!

她她她什麼時候和他有過始啊!

都沒有開始過,哪來的亂和棄啊!

皇後的眼神冷得像冰,冰里還夾著刀鋒,如果眼神能殺死人,恐怕沐凝已經在皇後這樣的眼神里死無葬身之地了.

容飛廉目光怪異地看著沐凝,容姜翼眼神陰沉難辨,容姜飛大張著嘴,還沒從凌亂中恢複.

而鳳子建則是驚疑不定,他都不知道鳳驚鸞究竟是什麼時候竟然和恭王勾搭上了!

鳳靜兒氣得鼻子都快要噴氣了,這個鳳驚鸞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啊,先是太子要娶她,現在恭王竟然鳳驚鸞對恭王始亂終棄!

真是人盡可夫,水性楊花的女人!

鳳靜兒真是羨慕嫉妒恨,在她看來,容楚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光是那相貌就讓人目眩神迷,身份又是如此高貴,而且還是如今大乾真正的掌權者.

恐怕這世間還沒哪個女人能不愛容楚的.

可是,連她鳳靜兒都不敢奢望肖想,只敢偷偷在心里愛慕的恭王殿下,鳳驚鸞那個丑八怪竟然還敢拋棄恭王殿下,這簡直讓鳳靜兒無法容忍!

鳳靜兒此時的心思也正是在座幾乎全部女人心里所想,在她們眼中,容楚可是這大乾當之無愧的第一美男子,多少女人做夢都想爬上他的*啊!

她們再看看鳳驚鸞那丑樣,頓時就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難道好白菜真的都被豬給拱了嗎?

她們如此貌美動人,恭王殿下都看不上眼,卻對鳳驚鸞那個丑八怪如此上心,難怪先前他甯願得罪太後與皇後也要為鳳驚鸞求.

還是用那種讓人匪夷所思的理由打消了眾人對鳳驚鸞是個細作的疑慮.

"鸞兒,你果真如此狠心,竟然一句話都不願與我麼?"容楚繼續語不驚人死不休,他也不知道從哪掏出一塊帕子,隨風一抖,翹著蘭花指撚著帕子一角,佯裝拭淚.

趁人不注意,那對鳳眸卻詭詐地朝沐凝拋過去一個*至極的媚眼.

"我,我什麼時候對王爺您始亂終棄了?"沐凝渾身一抖,猛地驚醒過來,她趕緊反駁.

"還沒有,那*,你明明要,要……"容楚欲還休.

"要什麼?"皇帝追問.

眾人全部看向容楚.

沐凝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那只妖孽今天不玩死她是不會罷休了.

只聽他道,"嗯,那*本王與鳳三相識在水邊,鳳三見本王貌美,于是對本王一見鍾,還要包,養本王!"

"包,養?"皇帝挑眉,眾人疑惑,這是什麼詞?

"她是這麼的,本王理解就是既包又養!"容楚眯眼,做害羞狀,"也就是做她的面首啦!"

"轟!"霜華殿內,霎時間如炸開的鍋一般沸騰起來.

所有人看向沐凝的眼神都帶了不可思議,以及她竟然還活著出現在這里的驚詫.

要知道,容楚此人性格陰沉難辨,別看他自己又是自詡貌美,又是描眉勾唇的,但是若有誰敢當他的面贊他美貌,或者背後議論他那描眉勾唇的行為.

恐怕不出一個時辰,這人就要人頭落地,連怎麼死得都不知道.

因為容楚手下可是有著一支神秘莫測,讓全大乾的官員甚至是全江湖都聞風喪膽的鬼軍!

這鬼軍專門替他處理那些不聽話的大臣,或者是膽敢在背後詆毀他的人!

所以,當眾人聽到容楚鳳驚鸞被他美貌迷倒,而且還要收他做面首,他們簡直是像被霹靂擊中了腦袋,下意識就用看死人的目光去看沐凝了.

嘖嘖嘖,這女人腦袋是被門板夾了吧,不過,她如此冒犯恭王殿下,怎麼還有命活到現在?

沐凝此刻臉色已經黑得不能再黑了,她整張臉都抽搐起來.

上篇:073 一樹梨花     下篇:075 又被坑了!(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