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76 一起來唱"狐狸叫"!(6000+)  
   
076 一起來唱"狐狸叫"!(6000+)

"啊?"沐凝一臉呆樣地張大嘴,泉水般清透的眸子染著疑惑,她目光迷離,顯然並沒聽懂溥公公的話.

該她表演?她又沒想表演!為什麼要她表演!

"鳳三姐,今日但凡是未婚待嫁的姐都要表演的!"溥公公顯然脾氣很好,他面上笑容不變,耐心地解釋著.

當然,溥公公是不好直接告訴沐凝,其實是他家那位王爺今天心好,想看鳳驚鸞還能帶來什麼驚喜,所以才攛掇著要他來叫鳳驚鸞上台.

"我什麼都不會!"沐凝才沒心去取悅那個大*,直接開口拒絕.

"哼,我看是你不敢吧!"眾人中已經有人冷哼出聲,是鳳靜兒.

鳳靜兒之前也表演了彈琴,還得了皇帝的獎賞,雖然她腦袋像豬,但不可否認,這一手琴彈得還是不錯的.

是以她現在很是得意,而她又是看沐凝最不爽的,所以一聽沐凝竟然敢拒絕表演,她立馬就出諷刺.

鳳靜兒當然知道她家這個三妹很就被打傻了,她娘根本就不會請先生教鳳驚鸞,所以啊,除了瘋瘋癲癲被人嘲笑,鳳驚鸞確實是什麼本事都沒有.

但也正因為這樣,她才更要逼著鳳驚鸞上台,這樣才能讓她出大丑呀,一想到待會鳳驚鸞手足無措慌亂不已,有可能會做出丟臉行為的樣子,她就興奮.

不准鳳驚鸞還會惹惱皇上和王爺,直接就治她個欺君之罪!

鳳靜兒的想法自然也是在座大多數人的想法,這鳳驚鸞行事委實太過囂張了,今天又爆出她竟然要包,養攝政王殿下的事,更是讓眾人看她的眼神都變了.

那些吃過鳳驚鸞苦頭,正想著要怎麼報複的,自然趕緊打消這個念頭.

不過,眾人又很納悶,因為攝政王殿下雖然提及願意被鳳驚鸞*,但他對她的態度卻很耐人尋味,似乎很上心,但又好像只是在逗弄鳳驚鸞!

眾人眼神交彙,很快便達成共識,不管攝政王殿下對鳳驚鸞是什麼心思,他們最好先按兵不動,靜觀其變再!

萬一鳳驚鸞真的被攝政王殿下看中,有幸登堂入室,那麼他們這些還想著報複鳳驚鸞的人豈不是徹底得罪了容楚?

但是,這樣也不排除眾人想看鳳驚鸞笑話的心,被鳳驚鸞整得在茅房蹲了幾個時辰,差點沒將他們熏死,至少也得讓他們解解氣吧!

而且方才問話的溥公公可是容楚近身服侍的大太監,他既然來問鳳驚鸞,那麼就代表攝政王殿下也想看鳳驚鸞的笑話!

"鳳三姐,這表演可是傳統,不能因你一人而打破的!"一時間,眾人也開始出聲激鳳驚鸞了.

"就是,你要是不敢,就直!"鳳靜兒見所有人都盯著鳳驚鸞,她心里真是高興極了.

然而,沐凝自巋然不動,不管鳳靜兒再如何陰陽怪氣,眾人再怎麼威逼利誘,也不能動搖沐凝的決心.

她現在心如死灰,感覺人生都失去了意義,哪有閑工夫去取悅這些整日里醉生夢死就想看她笑話的人!

"鳳驚鸞,你連皇上皇後的面子都敢不給嗎?"皇後的大太監張來福見沐凝竟然油鹽不進,不由生氣道.

若不是懾于攝政王在場,就憑鳳驚鸞這樣的行為,他就能代皇後處置了她!

"恭王,看來你的金主並不給你面子嘛!"皇後眼底藏刀,冷冷瞥一眼容楚,冷笑道,"違抗皇命,可是要砍頭的!"

"鸞兒,皇後的話你可聽見了?"容楚也不理皇後話里的暗諷,而是轉眸笑嘻嘻看著沐凝,"你可是本王的金主,難道你就忍心看著本王丟臉麼?"

沐凝頓時咬牙,眼底有寒芒一閃.

特娘的,不想表演也能被上升到這種高度!

這皇後真是不看她掉腦袋不罷休是吧!

好,這是你們逼我的!

猛然間,沐凝嚯地起身,走到殿中央站定,然後抬眸,清泉般的眼眸看定了容楚那張絕世俊美的容顏,纖長濃密的睫羽一扇,眸子光芒閃耀,她忽而咧唇沖容楚邪邪一笑.

"既然王爺都這麼了,鳳驚鸞怎敢不從!"

呵呵,容楚你個大*,你不想丟臉是吧,那姑奶奶今日就讓你開開眼,什麼才叫雷神再世!

容楚乍一看到沐凝這不懷好意的目光,長入鬢角的劍眉不動聲色地一挑,接著便精神一振,雙眸中霎時閃耀起熠熠精光.

他唇角更是勾出邪佞的弧度,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顯然是在等著看沐凝究竟會給他帶來怎樣的驚喜.

"不過先好了,臣女自幼無人教導,高雅的琴棋書畫全都不會!"沐凝還是要先提個醒,省的一會她這驚天動地一吼,萬一嚇得皇帝老兒心髒病發,那可就玩大發了!

"無妨!"皇帝似乎也來了興趣,竟不管皇後的憤怒抗議,直對沐凝道,"恕你無罪!"

"謝皇上!"沐凝這才徹底放心,嗯,沒有後顧之憂,這樣她才能放心大膽地表演嘛!

皇後死死盯著沐凝,塗著殷色彩的嘴唇咬得死緊,她真是不明白這個女人有什麼好,容楚為何會對她如此關注!

而在座的其余人也大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容姜翼也抬起頭來.之前他突然提及要娶鳳驚鸞,其中一個原因自然是因為他覺得鳳驚鸞對他舊不忘,而他又恰好發現自鳳驚鸞被從凌陽接回來後,整個人都變得有趣起來,所以才動了心思.

或許娶她回來,也不錯!

順便還可以拿回那十萬兩黃金,何樂而不為!

但他卻沒想到鳳驚鸞竟會拒絕他,這讓他顏面掃地,本想宴會結束後要去找鳳驚鸞,讓她知道她若是再敢忤逆他,他絕不輕饒她!

可容姜翼卻沒料到接下來竟會發生這匪夷所思的"包,養"事件!

這讓他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邵青崖也抬頭朝沐凝看過去,他深沉冷冰的眼中複雜難辨.

他還真沒想到,原本那個根本就不入他眼的又丑又蠢的女人,竟然又如此運氣,不但屢次逢凶化吉,如今還叫她攀上了恭王這處高枝!

邵青崖的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容飛廉原來也是看不起鳳驚鸞的,只覺得她粗魯丑陋,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不過,當他聽到容楚這一段"哀怨"的求*事件,又見沐凝自始至終不同于尋常閨閣女子那般的鎮定反應,以及十分懂得變通的清透聰穎.

容飛廉看沐凝的眼神不由也在悄悄發生改變,就連他自己都沒發現,他眼中竟帶了絲贊賞.

而自始至終就沒關注這霜華殿內發生了什麼的德王爺容皓遠這時也抬頭看來,也不知他是想看看沐凝有什麼本領,還是同其他人一樣,等著看沐凝出丑!

此時,恐怕也只有容姜飛與齊云書對沐凝很有信心了,他們一直都覺得沐凝很特別,膽識比男子都強.

他們甚至都在期待沐凝接下來的表演.

"不知鳳三姐需要什麼?"溥公公依舊笑米米地.

"嗯……"沐凝微一沉凝,眼珠子一轉,落在先前柔郡主跳舞時畫的那幅水墨牡丹上,她眯眼詭異一笑,"准備三丈長的白布給我!還有一把月琴!"

眾人見沐凝竟也要白布,便想當然地認為她是要模仿柔郡主跳水墨舞了,許多人已經掩飾不住臉上的諷笑了.

而柔郡主則是低頭,用絹帕遮住嘴角的嘲諷,眼中盈滿了得意的笑.

看來,這鳳驚鸞也沒聰明到哪去嘛,有她這個成功先例在此,難道鳳驚鸞就不知道有一句話叫"畫虎不成反類犬"嗎?

柔郡主周身都洋溢著得意,她目光驕傲地看向一臉淡定地沐凝,鼻中忍不住輕嗤.

那些與柔郡主交好的千金姐們也一個個都捂著嘴笑,她們都等不及要看鳳驚鸞接下來出丑了!

沐凝要的東西很快就被准備好,那白布也被拉起來,沐凝便抱著月琴站在那白布幕帳里.

一切看似已經准備就緒!

偌大的霜華殿內,忽然一片靜寂.

所有人都抱著看笑話的心態在看著這一幕.

只有容楚,那對眼尾暈染了金色的鳳眸里,光芒閃耀.

此時已近未時,太陽已移過中天,沐凝所站的位置那里,頭頂上方也有一方天窗,那金色陽光便透過那琉璃屋瓦灑落,金色的塵埃飛舞在充滿了花香的空氣中.

白色的幕布也被陽光隔出了陰影,一襲纖瘦的倩影便站在那幕布之中,腰身盈素,玉頸修長優雅,玉臂婉轉.

一切都看上去那麼美!

直到一陣奇異的曲風響起,眾人尚還沒從驚疑中回過神來,接下來便聽到了一首讓他們終身難忘的曲子.

DoggoeswoofCatgoesmeow

……

Butthere'sonesound

Thatnooneknows

Whatdoesthefoxsay

Ring-ding-ding-ding-dingeringedding

……

Whatdoesthefoxsay

Wa-pa-pa-pa-pa-pa-pow

……

Whatdoesthefoxsay

Hatee-hatee-hatee-ho

……

Whatdoesthefoxsay

Joff-tchoff-tchoffo-tchoffo-tchoff

……

沐凝本來就是為了發泄,所以這一首狐狸叫可是吼得聲嘶力竭,配合著她手里的月琴,簡直營造出一種人神共憤的現場音效.

尤其是當沐凝前面幾句還慢聲細語,眾人雖然聽不懂她唱的什麼,但也能勉強聽出來是在什麼,"到狗斯沃,凱提狗死喵,波兒的狗死吹……"

似乎是在唱什麼貓貓狗狗的?雖然奇怪,但好歹那曲風奇特的調子也能勉強稱得上是一首曲子.

但就在眾人剛剛打算仔細聽聽沐凝在唱些什麼,沐凝猛然間一抬眸,清麗如水的眼眸透過那隱約能看得見人影的幕布朝四下一掃,忽地一嗓子就吼了起來,"叮,叮,叮,叮個,叮個叮!"

眾人頓時集體被嚇了一大跳,有在喝水的立即就噴了出來.

然而還沒等眾人心跳恢複,沐凝又開始吼,"沃特搭子佛克絲塞,哇,啪,啪,啪,啪啪炮!"

立即有膽的就被這一聲氣吞山河的"啪炮"給嚇得滑到了桌子下面.

這還不算完,沐凝眼眸一轉,落在坐于上首位上,至今還氣定神閑的容楚面上,沐凝眼底頓時有憤怒的火焰噴薄而起.

都是這只大妖孽,臭*,害的她傾家蕩產!此仇不報,她就不是穿越來的!

今天殺不了你,也要嚇死你!

嚇不死你,也至少要讓你做三天噩夢!

只見沐凝忽然將月琴一拋,直接抓起那白色的幕布便抖動起來,一邊抖,一邊還在聲嘶力竭地吼,"沃特搭子佛克絲塞,喲,喲,喲,喲,喲不逗,不逗!"

原本她要這白色的幕布就不是為了跳什麼丑爆天的勞什子水墨舞,那些都是她前世玩剩下的.

哼,就憑這些人還想看她的笑話?

要來就來叼炸天的!

沐凝會用幕布,一來是為了遮擋別人的視線,二來就是為了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嚇人!

可不是,瞧這丈許長的白布被沐凝抓在手里亂抖,還真像是那地獄里的招魂幡.

"啊!"已經有年老體弱心髒不好的人就地陣亡——直接被嚇暈過去了.

這下子,連容楚也有些不淡定了,他嘴角以難以覺察的弧度輕輕抽搐,那一枝桃花直接在他手里被捏成了粉末.

皇後一開始眼里還滿滿的都是嘲諷,只等著沐凝東施效顰跳那水墨舞,她就可以借此狠狠羞辱她,可皇後卻沒想到沐凝竟然來了這麼一出,高貴的皇後娘娘頓時也被那毫無章法的叮叮叮,啪啪啪,喲喲喲給嚇得臉色慘白.

皇帝亦是愣住了,顯然他也從沒聽過如此詭異的曲子以及這般豪放唱曲子的人!

那殿內的其他一眾人,更是都眼神呆滯,包括容飛廉邵青崖這等大將在內,都露出匪夷所思的神.

這邊沐凝還沒完,又是一聲,"哈踢,哈踢,哈踢猴……阿嘎嘎嘎嘎,嘎嘎嘎……"

加上她那群魔亂舞的白布舞,這一來,霜華殿內的所有人頓時集體陣亡.

當然,還是有一只生命力超強的大妖孽正頑強地生存在那!

一曲唱罷,沐凝大汗淋漓,但是,更加神清氣爽!

她現在簡直就是眉飛色舞,雷神附體的感覺讓她的心爽得不能再爽了!

哼,想看她的笑話,雷不死你們這些王八蛋!

清冷眼眸依然如水浸潤,平淡臉云璀璨,沐凝目光睥睨地掃視一周,四下里都靜悄悄的,一片沉寂.

很顯然,眾人還沒從方才那首神曲中恢複過來,眾人只覺自己像是被洗腦一般,眼前暈乎乎的冒出金色的圈圈,腦子里一直都在回旋著那個調調.

"到狗斯沃,凱提狗死喵,波兒的狗死吹……啊叮叮叮叮個叮……"

好半晌,眾人才漸漸回神.

容姜翼倒是對沐凝多看了幾眼,似乎眼底還有熱烈的火焰.

容飛廉則是目瞪口呆了好半晌.

連向來冷酷的德王爺也忍不住黑線滿頭.

皇後第一個發難,"鳳驚鸞,你唱的這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不知所謂!皇上,這等浮詞豔曲定要嚴懲!"

皇帝不語,只用那對血色眼睛奇怪地看著沐凝.

沐凝嘴角一哂,這皇後還真是處心積慮要弄死她啊,都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她忍不住斜眼掃向容楚,彼時他也正看著她,仿佛染有金色陽光的鳳眸里有深沉莫辯的光芒閃耀著.

沐凝在那樣的眼神里,竟是忍不住心神一顫,差點就要把持不住地流一把口水!

沐凝趕緊狠狠掐自己一下,哼,這只大妖孽可是她不共戴天的大仇人,自古以來就是擋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

她才不會被他那張皮相所迷惑!

而且若不是因為這只大妖孽,她又怎麼會被皇後惦記上?

如今她處處受牽制,都是這只妖孽造成的!

皇後見皇帝不出聲,她一咬牙,便出聲吩咐道,"來人,鳳驚鸞膽敢于天子面前唱這等浮詞豔曲,該當死罪!拖下去斬首示眾!"

沐凝臉都黑了,她趕緊對著皇帝就拜了下去,十分委屈道,"皇上,臣女唱的不是浮詞豔曲!而且臣女之前就已經過,臣女自幼無人教導,琴棋書畫都不會,只在凌陽時,跟一個過路的商人學了這首狐狸叫!"

"狐狸叫?"皇帝挑眉.

"是呀,這首歌的名字就叫狐狸叫,是從西域傳來的!"沐凝胡扯,反正這是她前世的歌,又是外國人唱的,西域也不為過.

"哼,你不是就不是嗎?這里又沒人能聽懂你唱的是什麼!"皇後冷笑道.

"誰沒人能聽懂,今天這里不是有西方來的客人嗎?"容楚忽然開口,他直接指向使臣席中的一人,"伊戈爾,你能聽懂這是什麼語嗎?"

"尊敬的恭王殿下!"那名叫伊戈爾的男子聞聲站起,先是行了一個西方的手捂胸口的彎腰禮,然後以不是很標准的漢語道,"這位姐所唱的,應當是日不落國的語!"

"唔,本王也曾學過幾句那日不落國的語,你聽聽本王翻譯的對不對."容楚鳳眸妖嬈,嘴角含著似笑非笑的弧度,"她唱的是狗汪汪,貓喵喵,老鼠吱吱……狐狸怎麼叫……本王的對否?"

"是的,尊敬的恭王殿下,您的非常正確!"伊戈爾一臉崇敬地答道.

而此時的沐凝,則是一臉呆滯地望著容楚,心里頭都忍不住要罵娘了,這還真是特娘的妖孽啊,竟然連英語都能聽得懂!

"唔,本王覺得鸞兒你唱得甚好,確實沒有給本王丟臉!"容楚一臉欣慰地笑道.

只是他此話一出,不但是皇後臉色遽變,剛剛從震驚以及暈眩中稍稍恢複過來的眾人們頓時再次厥倒.

無數人在心中淚流滿面,無不在心中腹誹,這恭王殿下的口味還真不是一般的重呀,這樣人神共憤的曲子他竟然都能好,難怪他會看上鳳驚鸞!

這兩人,還真是天生一對!

沐凝聞容楚的話,又見他那樣欣慰慈愛的笑顏,她腦門上也不由滑下了一排黑線.

————

歌詞部分的字數,大嬸都有補足了哦!

上篇:075 又被坑了!(6000+)     下篇:077 迷霧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