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80 送她去死!(6000+)  
   
080 送她去死!(6000+)

這*,沐凝歇在飛鳳樓.

天還未亮,沐凝便已醒轉,一睜眼,卻發現自己已經不是在昨夜泡藥浴的那個屋子.

此時月兒尚掛在天邊,薄而淡的月光灑在窗戶上,屋內很暗.

沐凝輕輕轉動眼珠,清亮的黑眸便落定在這張古樸的雕花*上.

鼻端傳來淡淡的松枝香味,混合著男性獨有的陽剛氣息.

難道——這是簡牧塵的臥房?

沐凝不由挑高黛眉,她轉眸一看,果然便發現窗前的架子上搭著簡牧塵昨夜穿的衣服.

一時間,沐凝難掩心中驚愕,她雖然和簡牧塵認識並不久,但她總覺得他那樣冷冰冰的人,應當是不會允許旁人進入他的房間的,尤其是臥房這樣的私人領域!

所以,她對他來是特別的?

沐凝突然被自己這個超級自戀的念頭給嚇了一跳.

呔,還真是自戀呢,像她這樣要貌無貌,要身材沒身材的干癟竹竿,簡牧塵是要有多重的口味才會看上她啊?!

沐凝嘴角不由露出自嘲的哂笑.

其實沐凝很明白,從他第一次在*樓里幫她,到後來提點她李氏之事,恐怕都是由于他想要她的血吧?

也不知道他要她的血到底做什麼用!

如果是前世的她,那血還有解毒功效,倒是珍貴的很,這一世,她完全就是個普通人.

昨夜也不知道在哪中的那個什麼芸花毒就差點要了她命,她的血還能有什麼用?

難道簡大教主有吸血的癖好?

沐凝歪著頭想了想,隨即便將這個念頭揮開,隨他去吧,反正如今她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而且現在十萬兩黃金沒了,她也沒什麼東西值得被別人惦記的了.

窗外,那一輪明月漸漸沉入了西天,天地之間驟然陷入了一片徹底的漆黑,這是黎明前的黑暗.

屋內,亦是暗得伸手不見五指,沐凝睜大眼睛,如水雙瞳仿佛養在清泉中的黑色琉璃,晶瑩剔透.

羽睫扇動間,那清麗雙眸中有明亮璀璨的華光閃耀著.

這樣的黑暗,豈不是就像她現在的處境一般,雖然眼前迷霧重重,不知身世幾何.

但總有一天,她會撥開這層迷霧,讓所有的真相水露石出!

這真相,自然也包括她究竟為何突然會被穿越來這個地方,附上這具身體!

沐凝再次躺下,她抓過那松軟的被子,蒙在臉上,清冽的淡香,如蘭似竹,沉沉將她包圍.

這是,簡牧塵身上的味道!?

黑暗中,沐凝眸子一亮,她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氣,似乎是想將那甘醇的味道吸進心里.

在天邊露出第一抹魚肚白的時候,沐凝坐在了回凌陽侯府的馬車上,起*後,她並沒見到簡牧塵,青雪告訴她,簡牧塵在確定她身上的毒都解了之後,子時便已離開飛鳳樓.

一路上,青雪駕著馬車,她時不時總是偷眼看沐凝,眼神中透著一抹怪異.

"怎麼了?"或許是因為青雪是簡牧塵給她的,沐凝對青雪還是比較信任的.

"姐,昨夜,是主人抱你回房的!"青雪猶豫了下,還是道.

"哦,啊?"沐凝聞先是沒什麼反應,但接著臉色便變了,"不是吧,我睡著時好像沒穿衣服吧!"

青雪咬唇,蒼白的臉上飛起兩抹不正常的云.

沐凝一看青雪這神,頓時覺得眼前一黑,"什麼?!那我豈不是被看光了!"

這下可真是虧大了!

之前就已經被簡牧塵親了兩次,沐凝雖然不至于像這古代的女子一般視楨襙如生命,但前世好歹她也是個未出嫁的黃花大閨女,心理上還接受不了被一個男人屢次三番輕薄占便宜.

而且,只要一想到……沐凝就覺得腦袋里嗡嗡作響,眼前直冒星星.

嚶嚶嚶,這要她以後還怎麼嫁人!!

"姐,主人他從沒讓女人進過他的屋子!"青雪見沐凝臉色變了,像是很厭惡被簡牧塵碰觸,她臉上頓時露出不忿,突然沒頭沒腦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沐凝無語.

青雪這是在告訴她,就因為簡大教主身邊從沒出現過別的女人,所以她昨夜被他看光光,不定還被揩油摸遍了,她也不能有怨,而且最好還得痛哭流涕感恩戴德?

不帶這麼玩的好麼!

沐凝心頭憋著一口氣,可是她又不能對青雪發火,昨夜她雖然毒發,但神智卻清楚,青雪和郭善爭執的話她都聽在耳中.

她很清楚,青雪是為了救她才會冒死放出那焰火與簡牧塵聯絡的!

所以,實際上,青雪也于她有救命之恩!

"謝謝你,青雪!"沐凝將下巴擱在手臂上,輕聲道.

如今已是三月末,天氣回暖,但早晨的風還是有些涼.

青雪握著馬缰繩的手驀地一顫,她只覺心頭猛然湧上一種特別的戰栗.

青雪是孤兒,十歲起就加入雪龍教,她從來都是按照命令行事,即使她做得再好,也從未有人像沐凝這樣向她道過謝.

于是,青雪竟被這一聲"謝謝"震驚地不知該如何反應.

沐凝沒有介意青雪的沉默,她正努力讓自己不要再去想昨夜發生的事,一時便望著馬車外倒退的景色發呆.

如果方才青雪所的是事實,那麼,面冷心冷的簡大教主豈不就是傳中那種不折不扣的冰山禁欲系?

聽起來還真挺帶感的!

沐凝眯了眯眼睛,她突然對簡牧塵面具下的那張臉好奇起來.

嘴唇長得那麼好看,眼睛又那麼深邃,身材還這麼棒,他相貌應該不差!

不定還是個能和容楚大妖孽一較高下的絕世美男子!

嗯,如果能嫁給這樣的男人,那該多有面子啊!

不對,簡牧塵這樣的冰山男人絕對不能嫁!

因為此時沐凝忽然又想起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

沐凝所了解的,這種平時嚴以克己的禁欲系男人一旦動,那可是妥妥的禽!獸!

到那時,可就真是"夫君猛如虎,腰xxx"了!

彼時,沐凝正胡思亂想著,馬車突然一個顛簸,沐凝一個沒覺察,身體猛地往前一撲,一驚之下,也將一直神游天外的她給顛醒了.

沐凝摸了摸被撞到的腦袋,眼眸一凝,她倏地意識到自己方才竟然是在亂想冰山禁欲系的簡大教主!?

她頓時頭皮一麻,猛地打了個寒顫,清麗眼眸中不由浮上了驚恐,連嘴角都開始抽搐了.

不是吧,她最近一定是缺愛缺滋潤了,竟然會饑不擇食到對冰山男簡大教主動了別樣的心思?!

沐凝黛眉蹙緊,眸中光芒變幻,心跳一時如鹿亂撞,但隨即她便自嘲的一笑.

不,一定是因為簡牧塵是她在這個時空遇到的第一個出手幫助她的男人,所以她才會對他產生了非同一般的心理!

她只是一個異世的孤魂,莫名落在這個空間,她尚不知前路如何.

所以,她不會,也絕對不可能愛上這里的任何一個男人!

……

沐凝回到凌陽侯府的時候天色已然大亮,她沒有從前門走,而是照舊將馬車停在了後門處.

短短的半個月發生了太多事,以至于凌陽侯府的所有人都對這個性大變手段毒辣的三姐心懷畏懼.

守門的仆役什麼都不敢,就開了門讓沐凝進去.

到了她如今所住的院子,沐凝剛一進門,眼前便"咻"地飛來一道白影,猛地一頭撞進了沐凝懷里.

"吱吱吱……"土豪大人眼放綠光,一張毛毛臉滿是興奮,抖著那對長耳朵就撲上來捧著沐凝的臉瞅來瞅去.

"喂,你大便過後洗爪子沒有!?"沐凝一把揪住土豪大人軟軟的脖子,將白球提溜起來,戳著那軟綿綿的肚子怒目道.

"吱吱……"土豪大人這才發現沐凝的臉還是原來那張臉色蠟黃的丑臉,頓時失望地指著沐凝的臉一通亂叫.

"你怎麼知道我戴著人皮面具的?!"沐凝沉了眼眸,怎麼她感覺土豪大人今天的緒很不對勁?

這貨好像知道什麼似的!

土豪大人連忙伸出爪子捂住嘴巴,瞪著兩只綠幽幽的大眼睛一聲也不吭了.

"姐!"夙墨也在這時走了過來,他那對綠寶石似的眼睛也盯在沐凝臉上看,卻也在看清楚沐凝的臉並無任何變化後,與土豪大人露出同樣失望的眼神.

沐凝看著這一人一狐兩對綠眼睛,忽然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對勁!

但是,任沐凝如何威逼利誘,土豪大人只管緊閉著嘴巴猛搖頭,沐凝逼得緊了,某大人干脆將腦袋縮了起來,順便還扯了大耳朵蓋住眼睛.

土豪大人還是一只幼狐,縮起來就跟個絨線球那麼大,往櫃頂一待,就不下來了.

沐凝也只得作罷,但她心里卻也對某大人起了一絲疑慮,看來這貨絕對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單純無害!

至于夙墨,沐凝也懶得問他,反正她很清楚,這個外形詭異的少年,性格更是自閉的要命,一天到晚一句話都不,他不想的事怎麼問都不會有答案的.

由于昨夜是被簡牧塵直接扔進藥湯里的,沐凝原先穿的那身衣服都不能穿了,簡牧塵那里也沒有合適她穿的衣服,所以後來沐凝都是拿青雪的衣服將就一下.

但沐凝向來不喜歡穿別人的舊衣服,于是剛回來就立刻打水沐浴,順便換了身衣裙.

一脫衣服,沐凝也才發現昨夜還蔓延了她全身,讓她痛癢難忍的那些斑竟然全都消失了,她身上的肌膚依然白希勝雪,而且感覺似乎比之前還更滑膩!

沐凝自己摸了都忍不住贊歎.

只是她隨即又苦了臉,哎,沒有一張漂亮的臉蛋,肌膚再美又有什麼用?

難不成她見了人,還要一擼子,把胳膊亮給別人看不成!

剛用完早膳,沐凝原本打算去研究她的香藥,昨天那黃金被坑後,她就想好了,不能坐吃山空,必須得賺錢!必須得發家致富!

沐凝又恰好懂得調香,前世她家也有不少傳世的香藥方子,于是沐凝便想著能不能從這方面入手,開個香藥鋪子,賣香膏脂粉這些女兒家的東西.

好歹餓不死自己,不定還能發展成一個九州大品牌,開上個百余家連鎖店的!

然而,還沒等沐凝起身去她專門放香料的屋子,門外便來了幾個不速之客.

率先進來的是昨天剛挨了五十大板的李氏,她斜斜靠在一個兩人抬的轎子上,顯然是精心妝扮過,但她的臉色卻蒼白毫無血色,眉頭緊皺,像是在忍受著什麼痛苦,眼底血,看上去憔悴不堪.

"鸞兒,"一看到沐凝,李氏眼底霎時有憤恨與怨毒閃過,卻又立刻被隱藏在平靜之下,只見她扯了嘴角,露出和善的笑容,"馬車在外面等著了,走吧!"

沐凝坐著不動,一對清麗無雙的眼眸靜靜看著李氏,那眼神幽靜如古井深潭,帶著一絲凜冽的寒意.

李氏昨日剛受了五十板子,照講至少得在*上躺個十天半個月的才能康複,可是這才第二天,她就能下*了.

看來,昨日那頓板子是有人特地打過招呼了!

李氏見沐凝竟然對她得話置若罔聞,不由恨得咬牙,一雙手死死摳緊了轎子的把手,那麼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鼓了出來.

可是,即使恨不得要將沐凝食骨啖肉,李氏面上卻仍然保持著溫婉慈愛的笑容,"鸞兒,本家昨日派人送信,老夫人前些日子染了風寒,恐怕有些不好了,我們得盡快趕回去盡些孝道!"

"哦,是嗎?"沐凝淡淡勾唇,清冷眼眸中有流光一閃.

昨日李氏在宮中沒害成她,反而自己出了那麼大的丑,差點連命都丟了,以李氏那樣的性子,怕不是要恨毒了她!

可是今日李氏竟然能夠若無其事來邀她回什麼本家,沐凝心中不由冷笑.

看來,這一趟本家之行必定凶險重重!

"三姐,本家那邊的老夫人可是您的堂奶奶,侯爺也是她一手帶大的,如今她染病,您要不去,傳出去可就不大好聽了!"李氏身邊的張嬤嬤見沐凝不答話,她有些著急,于是趕緊出勸道.

"堂奶奶?"沐凝聞挑眉,裝出一副困惑的模樣,"可是本家那邊曾經不是明確過不准我踏進鳳府大門一步的嗎?!"

李氏與張嬤嬤迅速交換了個眼神,李氏原本就慘白的臉色頓時變得猙獰起來,她顯然已經不耐煩了,她如今已是將沐凝恨進了骨血里,光是現在看著沐凝,都讓她如鯁在喉.

她真恨不得手里能有一把刀,能立刻剜掉那對冷幽幽仿佛能看穿人心事的眼睛!

張嬤嬤暗暗壓了壓李氏的胳膊,是在提醒她要忍.

李氏雙手死死摳緊了木質的把手,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個僵硬的笑臉,"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鸞兒,長者為尊,你不能因為那件事就罔顧人倫孝道呀是吧!"

"母親的是!此去本家恐怕一天無法來回,我去收拾幾件衣裳!"沐凝將李氏的眼神變化看在眼里,她眯起眼睛,唇角勾起不動聲色的笑痕,隨即輕盈起身.

"啊?哦,好!"李氏與張嬤嬤早就預料到沐凝不會乖乖跟她們走,兩人也已想好各種辭.

不過兩人顯然沒想到只是三兩語,沐凝竟然就同意了,李氏與張嬤嬤不由迅速交換了一個陰寒的眼神.

"那鸞兒你快去收拾,馬車就在外邊等著呢!"這一刻,李氏心都變好了,從昨日在宮中挨打受刑以來,她還是第一次露出笑臉.

只是此時李氏心中卻在冷笑,鳳驚鸞,這一回看誰還能幫得到你,不管你是真的還是假的,你都必須死!

本就不應該存活在這世上的踐人,還妄想得到天大的富貴,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

這一瞬,李氏眼中迸出惡毒如蛇的狠厲,她原本還算姣好的臉都變得猙獰可怖了.

沐凝進屋去收拾衣服,李氏還有些不放心,她讓張嬤嬤在這緊盯著沐凝,自己則坐著轎子出了院子.

鳳琦兒正站在門外馬車旁,一看到李氏出來,她立即迎了上來,"怎麼樣?她肯不肯去?"她焦急問道.

"嗯!正收拾衣服!"李氏眸光陰寒,她讓那兩個婆子背她上了馬車.

鳳琦兒立刻也跟了進去.

"不是了要你別出來?如果被人看見你沒挨板子,追究起來怎麼辦?"李氏不悅道.

"娘,我要是不去,那踐人肯定會起疑心的!"鳳琦兒咬著唇,她漂亮的臉蛋上亦是布滿了和李氏同出一轍的惡毒與仇恨,她胸膛劇烈起伏著,聲音都變得尖利起來,"那踐人害得我那麼慘,不親眼看著她死,我不甘心!"

"娘真是後悔早沒殺了那踐人,如今她害的我們母女這麼慘,就是死一千次也不能解我心頭之恨!"李氏坐在馬車里的軟榻上,雙手死死揪著身下的褥子,嘴唇都快要咬破了.

"可是,娘,我真的要嫁給那個太監嗎?"鳳琦兒突然捂著臉哀哀哭泣起來,她還從沒有像現在這般絕望過.

"別哭,會有辦法的!"李氏聞也是目光一變,眼底露出了畏懼,她不由想起昨日那一幕.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李老三會突然反口,明明之前都得好好的,以至于她們被鳳驚鸞那個踐人打得措手不及一敗塗地.差點連命都丟了!

若不是太後身邊那個大太監李蘭英開口求,恐怕現在她們早就成了兩具死尸.

可是,也正是因為那個死太監為他們求了,所以後來行刑之前,那個太監突然出現,只提出一個要求,讓鳳琦兒嫁給他,他就免了鳳琦兒與李氏的皮肉之苦,否則,就要那侍衛用力往死里打她們!

上篇:079 驚鴻一瞥     下篇:081 龍潭虎穴(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