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82 豺狼虎豹(6000+)  
   
082 豺狼虎豹(6000+)

皇宮.

此時天光已然大亮,正是上早朝的時辰,然而在皇後所居住的長春宮內,卻簾幕低垂.

yin靡的香味混合著檀香沉重的味道,讓人聞了有種昏沉的感覺.

"啊,啊不要了,皇上,臣妾再也不敢了,饒了臣妾吧!"就在這偌大的宮殿內,突然響起一陣像是痛苦又像是愉悅的哭泣聲.

穿著明黃色袍子的皇帝抬高女子大tui,一陣猛烈chongci,抓住綁在木架上的女子的下巴,低頭看著她眼中的恐懼和那來不及掩飾的厭惡,皇帝那陰森的眼中頓時閃過暴虐.

"踐人,還敢騙朕!"

只見皇帝伸手拿過旁邊燃燒正旺的蠟燭,眼神陰狠地就往女子如雪的肌膚上燙去.

"啊!"蠟燭里那滾燙的燭油滴在皮膚上,女子頓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全身都痛得忍不住顫抖起來,額頭冷汗大顆滾落.

"踐人,叫你看到容楚就發sao!"皇帝卻好像很享受女子的恐懼,尤其是她痛苦時那一瞬的絞緊,頓時讓他舒服地仰頭歎息起來.

而這名此刻被綁在特制木架上的女子,則正是當今大乾最尊貴的女人——皇後娘娘.

只是原本端莊高貴的皇後娘娘此時卻全身赤,裸,姿勢羞辱.

那一身雪白肌膚上更是布滿了青紫,有燙傷有鞭傷,一看就知道那是受虐的痕跡,看上去頗為觸目驚心.

"臣妾沒有!"皇後頭上冷汗淋漓,痛得快要暈過去了.

她也好想讓自己就這麼暈過去,這樣就不用再面對這個道貌岸然的魔鬼.

可是,只要皇後意識稍有渙散,皇帝就立即伸手狠狠掐她的min感地帶,這樣的折磨讓皇後恨不能馬上死掉.

"還敢沒有?sao貨,你以為朕瞎了,看不到你對容楚眉來眼去?啊?"

皇帝身下一動,他存心折磨皇後,用那種最屈辱的方式,眼神陰狠,"朕讓你做皇後,你還不滿足,竟然還想著容楚?!"

"我沒有!"皇後拼命搖頭,神痛苦,她感覺身子里像是有火在燒.

皇後知道,這是皇帝給她下的chun藥開始發作了,一種空虛的感覺讓她想要尖叫,腦子漸漸不能做主,急需男人來滿足.

"沒有?"皇帝很滿意地看著眼前女人的反應,猛地一ting身,他yin笑著道.

"踐人,你心心念念想著容楚,今天朕就來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容楚根本就不是個男人,他那里根本就不行的!哈哈哈,他能像朕一樣滿足你嗎?哈哈哈……"

神智漸漸不清的皇後根本就沒聽清楚皇帝在什麼,或者她就算聽到了,也絕對不會相信皇帝的話.

他肯定是因為嫉妒容楚,所以才會編造謠,容楚不是男人!

如果容楚不行,他王府內怎會有那麼多的妻妾?

"是朕從容楚手中搶了你,那又怎樣?朕是皇帝,這天下都是朕的!朕就是要讓容楚難受!"

皇帝才不管皇後有沒有聽進去,他一邊激烈動作,一邊癲狂大笑,他眼底血一片,神猙獰可怖,與人前那個溫文爾雅的男人簡直大相徑庭.

"嗚嗚……啊……"皇後已經不出話來了,她死命咬緊唇,緊閉著眼睛,從喉嚨里發出嗚咽的聲音.

"看著朕!"皇帝見狀,卻一把抓住皇後臉頰,逼她睜開眼睛看著他,嘴巴嘬住皇後的舌頭,在她口中厲聲吼道,"你看清楚,現在cao你的是朕,朕不許你心里想著容楚!"

"嗚!"皇後被皇帝口中那股**的氣味沖的想吐,但她卻不敢,因為她知道,如果她敢那樣做,換來的只會是更加凶殘的對待!

不多時,皇帝已然不複方才的勇猛,那明黃色的龍袍掛在他枯瘦如柴的骨架上,就像是骷髏上披著衣服.

猛然間,皇帝吼叫一聲,頓時偃旗息鼓.

皇後眼中露出失望,她顯然還沒得到滿足,她身上藥性還未解,整個人難受地嚶嚀,皇帝卻再也不管她,扭頭走了.

皇後的貼身宮女一直候在外邊,一見皇帝出來,她連忙跪倒,渾身都在發抖.

待到看到皇帝身影消失,那名宮女這才趕緊爬起來,跌跌撞撞跑進去,一看到淒慘的皇後,她眼睛立即就了.

"娘娘!"桃連忙上前解開皇後雙手的繩索,給皇後披上衣服,然後扶著全身癱軟的皇後到*邊躺下.

"嗚……"皇後臉上有著不正常的云,全身都在發抖,藥性未解,她身體里難受地像是有火在燒.

"娘娘,您忍耐一下!"桃顯然對這樣的形見怪不怪了,她熟練地在旁邊的冷水盆里擰起一把汗巾,細心地給皇後全身擦拭.

以前皇帝只要稍有不順心,就會來折磨皇後,昨天就是因為皇後在宴會上多看了恭王爺兩眼,宴席散後,皇帝就來了長春宮,一直折磨著皇後.

但當桃看到皇後全身上下那沒有一處完好的肌膚上,她的手都忍不住顫抖起來,眼中淚水滾滾而下,"娘娘,皇上他怎麼這麼狠心!當初明明是他硬是從恭王爺手中搶了您的!早知道在宮中過的是這種日子,當初還不如跟著恭王爺……"

那涼水浸過的汗巾讓皇後稍微舒服了點,她聽到桃的話,當初的一幕幕突然在眼前閃現,微睜的眼睛里不由露出一絲迷惘.

她閨名叢芷卉,是大乾五大世家叢家的嫡女,十多年前,先帝甫一認回容楚,就封了他為謹王,並在全大乾最有名的百年世家里為他挑選正妃,何等的幸運,讓她入了先帝的眼.

一道聖旨,她被賜婚謹王容楚,她的名字也上了皇家玉牒,成為名符其實的准謹王妃,當時可謂羨煞了全天下的女子.

那一年,容楚十三歲,她十歲.

原本是要待到她及笄之後便舉行大婚,誰曾想容楚從十五歲到二十歲這五年間卻領兵在外征戰,一年鮮少有在帝都城的,直到先帝突然駕崩,他才回返帝都.

那一年,她十七歲,正懷揣著七年的所有美好夢想和愛戀等著容楚來娶她.

她怎麼能不愛他?

恐怕全大乾的女人都會在看到他後愛上他的!

然而,也就是在先帝駕崩,現今皇帝登基,所有皇室女眷在宮中守喪的那*,她被皇帝看中.

皇帝逼迫她的家族將她送入宮中,又在容楚歸來的那一天,故意在禦書房只隔著一道屏風,當著容楚的面強女干她.

還以她的父母兄長的性命逼迫她對著容楚出違背她心意的話.

她,"你給不了我要的,我只想做皇後!"

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當時容楚那緊握的手,還有眼中的憤怒.

後來,她確實做了皇後,原本已經搖搖欲墜的家族也因為她而再次受到了皇帝的重用.

可是,又有誰知道從她進宮的那一天起,她的心就已經死了.

再到後來,為了修習長生之術,皇帝迷戀煉丹,他將朝事全都交托容楚,封他為攝政王,他自己則日夜與一幫道士論道.

近幾年,皇帝心性扭曲,疑心漸重,他一直對她不放心,于是便變著法子折磨她,羞辱她.

就連她懷孕時,皇帝竟然還對她用藥,以致于她早產,她拼命生下的皇子也因此體弱多病.

但是,也正因為皇帝越來越讓她惡心厭惡,她便愈發思念起容楚.

尤其是如今的他是那麼豐神俊朗,只是一個眼神便讓人心跳加速,每次看到他,她原以為早已枯死的心竟然會怦怦狂跳.

而且容楚他雖然府中妾室眾多,但至今未娶正妃,這讓皇後忍不住就會在心里幻想,其實他還忘不了她,他的正妃之位就是為她而留!

"娘娘,奴婢斗膽一句,您以後還是別見恭王爺了,就當是為了皇子,為了叢家著想,"桃擦了一把眼淚,心疼地看著皇後滿身的傷痕,"您不見恭王爺,皇上就不會生氣,您也不必受這些苦啊!"

"住口!"皇後卻突然生氣起來,當年她就是顧慮太多,父母哭泣求她,才讓她動搖,可是,如今看來,這是多麼大的錯誤!

不,她不願再為任何人而活,她要為自己活!

容楚是她的,誰也搶不走!

"讓張德全來見本宮!"皇後強撐著坐起身,她在咬牙忍耐著身體里那仿佛螞蟻齧咬一般的難受感覺.

桃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娘娘,要不要宣林亞陽進來?"

其實皇後宮中也有那相貌俊秀,淨身不乾淨的太監,這林亞陽就是!

"不!"然而皇後卻一口就回絕了.

皇帝從來都是個外強中干的,一開始她什麼都不懂,還沒覺得什麼,可是自從生了孩子,她的yuwang也變得強了起來.

那以後皇帝迷戀煉丹,身子是越來越不中用了,每每都要對她下藥,但又不能讓她盡興,所以她才讓心腹去物色那些相貌俊美的年輕男子,然後在淨身時象征地走下過場.

後來,只要皇帝折磨她,事後她都會讓那年輕太監來和她行,房,這幾年她都是這麼過來的.

可是自從容楚被封攝政王後,漸漸便經常在宮中他原來的寢宮留宿,她不想傳出什麼不好的傳到他耳中,于是最近便甯願強忍著也不再和那年輕太監行魚水之歡了.

皇後沐浴完,那藥性也散地差不多了,一出來,她已然再次恢複到端莊高貴的皇後娘娘.

張德全是皇後本家的人,也是她的心腹,那沒淨身乾淨的太監就是張德全替皇後找來的.

一看到皇後,張德全連忙跪下,皇後聲音有些疲憊,但難掩狠戾,"那踐人如今在哪?"

張德全將沐凝與李氏一起去了華安鳳家的事向皇後稟報了.

"原來希望那踐人死的,並不止本宮一人!"皇後眯眸冷笑,隨即招張德全附耳過去,一番叮囑.

……

與此同時,華安鳳府.

沐凝跟在李氏身後,正舉步往宅內走去,在她面前,那百年老宅就像是一個張著大嘴的怪獸,里面縈繞著陰暗的氣息.

就在沐凝邁步跨過門檻之際,她忽然感覺衣被人扯了扯.

沐凝不動聲色地挑了挑眉梢,眼角的余光里,她瞥見白雅琴從她身旁走過,那一身素淨的衣裙與這座表面華麗,實際上早已腐朽不堪的百年老宅是那般格格不入.

這一瞬,沐凝眼中倏然有精光劃過.

此刻正值午膳時間,鳳府的規矩向來都是除非逢年過節會聚在一起,否則各房都是在自己屋內用膳.

但今日,當沐凝與李氏被引進花廳里時,卻發現幾乎鳳家所有的人都在此等候.

其中自然也包括那位坐在上首處,一身福壽團花袍子,身板雖瘦,但眼神銳利精明,像個老鷹一般的老婦人.

沐凝自然知道這等氣勢的肯定就是現任鳳家宗族族長的原配,老夫人曾氏.

雖然早知道今日之行必定是李氏設得一個陷阱,但當沐凝看到這位李氏口中"感染了風寒,已然快要不行了"的老太太,她心中突然沒來由地一跳,仿佛感覺到了危險正在來臨,沐凝不由眯了眼睛.

"鸞兒拜見老夫人!"沐凝屈膝行禮,照理,身為孫輩,見到老夫人,她應該跪下行禮.

可是一來沐凝才不想跪這個一看就不懷好意的老太太,二來,她也想試探一下,今天這麼多本家的人都在,李氏究竟是打得什麼算盤!

果然,立刻便有人發難,"鳳驚鸞,你好大的架子,見到祖母竟然也敢不跪!"

沐凝抬眸一看,只見話的那男人約莫二十多歲,相貌倒是還算得上英俊,但面皮松弛,眼中無神,嘴角法令紋極深,一看就是縱欲過度導致早衰.

而且白雅琴就站在這男人身邊,正垂著頭,低眉順眼地看上去十分恭順.

沐凝知道這人定然就是那鳳府長房嫡孫,也就是當年差點害的鳳驚鸞葬身冰湖的鳳寶了!

不,如今鳳寶早就改名鳳俊傑,還真是高大上的名字,他可是曾氏的心頭肉.

因為那曾氏雖然有三個兒子,但卻只得鳳寶一個孫子,自然從就嬌慣異常,也養成了鳳寶不學無術的紈绔公子性子.

據這鳳寶斗大的字都不識幾個,偏偏喜歡舞文弄墨,更喜歡有學識的女子,白雅琴就是他強娶來的.

"堂兄誤會鸞兒了,鸞兒不是不尊敬老太太,實在是昨日鸞兒從宮中回來後就生了病,大夫囑托了不能受涼!"沐凝故意放柔了聲音,做出恭順的模樣.

其實她正悄悄觀察著這屋里所有的人.

很顯然,鳳府長房二房三房的人都已經到齊了,鳳府長房有三子,老大鳳英才就是鳳寶的爹,鳳寶還有一個妹妹風翠兒,向來與鳳靜兒十分要好.

老二鳳偉才應當就是那個正色米米看著她的中年男人,他身邊的胖婆娘是二夫人嚴氏,他們身後那三個少女應該是他們那三個女兒了.

沐凝目光一轉,隨即便落在一名約莫十幾歲的男子身上,只是一看到他,她就立即皺了眉頭,因為這是一個傻子,眼歪嘴斜,看人時歪著脖子.

見沐凝看他,他便咧開一張大嘴呵呵傻笑起來,他一笑,那哈喇子便嘩啦啦流了出來.

看來這個傻子,應該就是曾氏老來得子的老三鳳武才了.

沐凝眼神隨即移開,並沒有在鳳武才身上多做停留,她雖然不歧視傻子,但也不至于對一個傻子感興趣.

然而就在沐凝看向鳳武才的那一瞬間,李氏與曾氏迅速對視了一眼.

沐凝觀察眾人的時候,這花廳里所有鳳府本家的人也在觀察她,只是從方才沐凝剛進屋時起,所有人都不由在心里震驚.

因為此時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名氣質清靈的少女,那身渾然天成的高貴氣息分明與傻乎乎的鳳驚鸞大相迥異.

若不是那面貌一樣,眾人都要懷疑這肯定是兩個人!

而且越看沐凝,眾人心中越是驚駭,到底是什麼,竟然能讓一個傻子脫胎換骨,變成如今這樣一個靈氣逼人的少女?

"妹妹這是在炫耀你能進宮,而我們則連宮門都進不去嗎?"風翠兒恨恨地瞪著沐凝,忽然陰陽怪氣道.

"姐姐多心了,妹妹不是這個意思!"沐凝笑道,她知道這個風翠兒今年已經十九歲了,卻還沒出嫁,之前了好幾門親事,卻都是因為鳳家獅子大開口找男方家要天價聘禮,自家卻又出不起嫁妝,所以作罷.

于是這風翠兒的脾氣便越來越古怪,分明就是個老姑婆的樣子了.

"哼,果然就是*賤妓生下的貨色,這麼不懂禮,跪老夫人那是天經地義,哪有像你這般推搡的!"

話的是紀氏,鳳府的長媳,鳳寶的娘,她向來與李氏不對付,也不喜歡比她相公有出息的二房,所以話一向刻薄.

沐凝皺眉,她站在那里沒動.

老夫人眼神陰郁地盯著沐凝,顯然已經很不高興了,她從來都是自恃身份,在鳳家還沒有哪個晚輩敢這樣無視她的尊嚴的.

"聽你昨兒個在宮中很是威風啦,怎麼,我這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婆子入不得你眼了?"曾老夫人冷笑.

"不敢!"沐凝咬牙,垂落的眼睫下,眼神冷冽.

"祖母,如此不尊長輩之人,不給她點顏色看看,她是不知道厲害!"鳳寶一直看鳳驚鸞不順眼,從他就知道,就是因為鳳驚鸞被皇家厭棄了,所以才連累他們鳳家敗落.

否則的話,他如今早就榮登一品大員,哪還會在華安這個鬼地方混跡?

鳳寶話音一落,其他人立即都附和起來,"就是,不尊嫡母,設計陷害嫡姐,這樣的女人,就應該將她沉湖!"

沐凝聞,清冷眼神立即掃向李氏,卻見李氏正低著頭垂淚,看上去像是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

沐凝心中不由冷笑,該來的總會來的!

眼看花廳里所有人都群激奮起來,更有兩個膀大腰圓的漢子出來,伸手就來按沐凝肩頭,"跪下!"

上篇:081 龍潭虎穴(6000+)     下篇:083 心傻子!(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