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83 心傻子!(6000+)  
   
083 心傻子!(6000+)

青雪立刻出手,一掌就打飛那兩名漢子.

花廳里,一時靜了下來,只有鳳武才那個傻瓜口水橫流拍著手,笑嘻嘻道,"好哎好哎!"

"反了!真是反了!"曾老太太氣得渾身發抖,她不停地拍著桌子,厲聲喝道,"抓住那個賤婢!"

隨即便有一群人圍了上來,饒是青雪武功高強,也被堵在了外邊.

待到屋內再次恢複靜謐,曾老太太那對惡鷹一般的眼睛立即就盯住了沐凝,她冷笑,"好!好你個鳳驚鸞,還真是膽大啊,連老身你都敢忤逆!別以為你攀上了高枝,老身就不敢動你,只要你還是我鳳家的人一天,老身就是當場將你打死,也沒人敢來找老身的麻煩!"

罷,曾老太太猛地一拍桌子,厲聲道,"還不給我跪下!"

沐凝仍然沒動,一身青裙的她俏麗身姿傲然如竹,只用那對清冷如覆霜雪的眼眸冷冷盯著面容猙獰的曾老太太,這天下,能讓她跪的,還沒幾個人!

但絕對不包括曾老太太!

"逆女啊!"曾老太太氣得快要暈厥,鳳家的人趕緊圍上去給曾老太太順氣.

"大膽鳳驚鸞!"那些鳳家的人頓時圍了上來,好幾名大漢要來鎖沐凝的胳膊.

"姐!"青雪被堵在門外,雖然她武功高超,但那一層層的人堵住她去路,她一時進不來,急的又是一掌拍過去,立馬有人被拍飛.

但今天曾老太太是存心要給沐凝下馬威,那些人聽命于她,她沒下令,他們只得硬著頭皮用血肉之身堵住前門.

還真是好大的陣仗!

沐凝眼中迸出冷冽氣息,寒芒在她眼中折射出鋒銳的刀鋒.

她心中對這些人已經厭惡到了極點,有那麼一瞬間,她竟有種沖動,要殺光這里所有的人!

沐凝的手不露痕跡地放在了腰帶上,那里有足夠讓這里所有人致死的毒藥.

但也正在此時,沐凝看到人群外,白雅琴沖她輕輕搖了搖頭.

這一刻,沐凝只覺心頭悚然一驚,方才被憤怒沖暈的靈台也瞬間變得清明.

不,她不能沖動,她如今還頂著鳳驚鸞的身份活著,如果她一怒之下殺了鳳家本家的人,那麼不但她會因為弑親而被繩之以法,還會讓那個可憐的少女到死都要背負永生的罵名!

沐凝咬緊貝齒,清冷雙眸冷冷眯起,密如扇的睫羽垂下,仿佛有一股悶氣盤旋在心頭,狠狠沖擊著她的五髒六腑.

她想,當初的鳳驚鸞是不是也被如此對待過.

或者,那些人對待鳳驚鸞的手段要更甚今日?

"跪下!"轉眼間,那兩個漢子雙手已經壓到沐凝肩膀上.

他們都是鳳家旁支,手腳粗大,一看就是干粗活的,曾老太太讓他們去馴沐凝,就是為了讓沐凝吃點排頭.

然而即使決定忍過這一時,但沐凝也不願吃虧,她一扭身子掙脫開來.

曾老太太見沐凝如此頑固不化,枯瘦的手猛地握緊,眼中射出惡鷹一般陰冷的寒光.

一直假裝垂淚的李氏見沐凝竟然如此忤逆曾老太太,她嘴角不由勾起冷笑,哼,這個賤丫頭是不知道這老太婆在鳳家的威勢,竟敢一再頂撞!

不過,這賤丫頭越是氣焰囂張李氏就越高興,因為這就代表接下來老太婆會用比她所能想象的還要嚴厲的手段懲罰那賤丫頭!

沐凝掃視一眼,清冷眸子落定在上首曾老太太威嚴十足的臉上,她眼中眯起了寒光.

雙膝一沉,沐凝緩緩跪下.

如今她是身在龍潭虎穴,面對一群豺狼虎豹,又無法動用極端手段,以她一人之力根本無法抗衡.

她今日會跪,也並不是因為她就怕了鳳家這一門豺狼.

她是在替鳳驚鸞跪蒼天,跪大地!

沐凝第一次為鳳驚鸞的死亡感到慶幸,如果鳳驚鸞平日所承受的是這些她名義上的族人所給予的百般羞辱,沐凝希望鳳驚鸞來世千萬不要再和這一門喪心病狂的豺狼有任何瓜葛!

看到沐凝跪下,曾老太太猙獰的神色這才稍有緩和,但她眼底的陰冷卻不少反而更多.

"鳳驚鸞,你母親昨日來信你不尊嫡母,不敬長姐,聯合外人對付自家人,害的你母親與姐姐顏面盡失,差點喪命,老身還不願相信你竟是這般惡毒之人!可是今日一見,你真是讓老身大失所望!"

曾老太太冷笑,"你連老身都敢不敬,看來你母親會挨板子,以至于鳳家帝都顏面掃地都是你的功勞啊!"

沐凝冷冽的目光望向坐在曾老太太下首處的李氏,果不其然看到李氏眼底的怨毒和得意,然而沐凝卻隨即移開了眼神.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她不解釋,因為不需要!

因為就算她解釋,曾老太太必定也不會相信她的話.

在這鳳家滿門的心里,鳳驚鸞就是一個禍害,是連累他們,害得他們無法在這大乾飛黃騰達的罪魁禍首!

彼時,正午的日光隱入了云層之後,沐凝就這麼傲然跪在那冰冷的石磚上,然而即使跪在那,她那一身清冷高華的氣質卻將這在場的所有人都比了下去.

包括鳳寶在內的所有人都暗暗心驚,原本他們就是想給鳳驚鸞一個下馬威,讓她知道在這鳳家,她不過是個地位連下人都不如的踐人.

可是為何如今他們目的已經達到了,鳳驚鸞那個踐人也跪在了地上,但所有人的心中卻猛地升上了一股仿佛大難臨頭一般恐懼的感覺?

"你就在這跪到你反省為止!"曾老太太冷冷一笑,她在鳳家掌權多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膽敢忤逆她.

原本鑒于李氏信上所提及的那個想法,她是很樂于其成的,但是鳳驚鸞這個踐人實在不識好歹,她一定要殺殺她的威風,讓這個踐人知道到底誰才是這鳳家的主人!

李氏聞曾老太太只是讓沐凝跪在那里,心中不由有些失望,眼光一轉,她看到正看著沐凝呵呵傻笑的鳳武才,李氏唇角頓時便勾起了陰狠的笑痕.

鳳驚鸞,這一回,我一定要讓你後悔來過這個世上!

沐凝聽見曾老太太的話,黛眉嘲諷地挑了挑,跪到她反省為止?

那是要跪到什麼時候?天荒地老嗎?

不過,對她這樣一個外表無害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也能如此狠心,沐凝對這鳳家人最後一點希望也完全破滅.

以她如今的能力,她要想離開這里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她明知有凶險還會來這里,就是打定了主意要為鳳驚鸞報仇,查出這鳳家到底有哪些人曾經虐待過鳳驚鸞.

她要讓那些人全部付出代價!

他們敢受她的跪,那就要有膽量來承受後果!

不過沐凝心中卻總有一種感覺,曾老太太與李氏不時的眼神交彙似乎別有深意,她們究竟有什麼目的?

曾老太太終于扳回了一局,她志得意滿地在身邊大丫頭的攙扶下,自以為雍容華貴昂頭挺胸的朝門外走去,所有鳳家的子弟都跟在她身後,足以可見這個干瘦的老太太在鳳家的地位.

人群散開,露出挺直了脊背跪在堂中的那一道倔強清影,鳳武才傻呵呵地過來,伸手要捏沐凝臉蛋,被沐凝一巴掌打開,頓時嗚嗚咽咽哭著去找曾老太太告狀,"娘,她打我!"

曾老太太老來得子,雖然是個傻子,但向來也疼愛的緊,一聽自己的傻兒子被沐凝打了,她臉色立即陰沉了下去,"她怎麼打你的,你去打回來!"

"哼,敢打我,我打死你!"鳳武才一擦鼻涕,立即扭頭跑向沐凝,伸手就往沐凝臉上摑去.

沐凝反應極快,立馬後仰身子避過.

鳳武才用力過猛,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跌到在地,頓時嗚嗚哇哇大哭起來,"娘,打死她!打死她!"

曾老太太連忙上去哄鳳武才,氣得渾身發抖,"按住她!"

那些鳳家的旁支男子得了曾老太太命令,上去就壓住了沐凝.

沐凝受過重傷,雖然近日來一直由簡牧塵調理,但由于底子太差,身子骨仍然很弱,她怎麼能比得過這兩個壯漢的力氣,頓時就被鎖住了胳膊,整個身子都被按住了.

"給我打!"曾老太太一推鳳武才.

沐凝凶狠地瞪著鳳武才,眼神冷若刀鋒,這一瞬她身上的氣質也發生了改變,仿佛那天上頂上千年不化的雪嶺冰峰,一股強大到讓人心靈發顫的威壓陡然從那堆清冷奪目的雙眸中射出.

鳳武才剛揚起巴掌,就被沐凝如此冷的眼神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任憑曾老太太怎麼推他,他都拼命搖頭,臉色驚恐,"怕!害怕!"

"沒用的東西!"曾老太太氣急,一巴掌拍在鳳武才腦袋上,她惡鷹般的眼眸猛地一掃.

"我來替叔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賤丫頭!"風翠兒一個箭步走了出來,話音未落,就是猛地一巴掌打了上去.

"啪!"沐凝只感覺眼前一黑,她的臉上霎時傳來火辣辣的感覺.

鳳翠兒這一掌可是用盡全力,打了沐凝,她的手也痛得厲害,但她眼底卻布滿了惡毒.

都是鳳驚鸞這個踐人,如果她當初不蠢到被皇家嫌棄,那麼她們鳳家哪會敗落至此?

她也不會為了個嫁妝而生生蹉跎了自己.

所以這一巴掌著實替風翠兒出了口惡氣.

"這賤丫頭不敬尊長,是該打!"大夫人紀氏冷笑道,著,她也擼起子上前,顯然也想出了她這口心頭惡氣.

沐凝雙臂被鎖,右肩頭那被馬蹄踐踏過的傷處又開始作痛,她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只用那對冷如冰霜的眸子死死盯著已經走到她面前的紀氏.

這些人,這些屈辱,她都記住了!

她們今日辱她越深,他日所要付出的代價就越大!

眼看又是一巴掌要落在沐凝臉上,此時,一道清雅的嗓音響起,"老太太,可不能再打了,要不明兒個就那臉就不好看了!"

話的是白雅琴!

沐凝眼角的余光里,看到白雅琴迅速看了她一眼.

曾老太太仿佛想起了什麼,眼光一變,立即開口制止紀氏,"住手!"

紀氏顯然非常懼怕曾老太太,曾老太太一發話,她揚起到半空的手頓時就僵住了,她有些不滿道,"娘,打兩巴掌又不會死人!"

曾老太太冷冷望著紀氏,紀氏只好放下了手.

"帶她下去!"曾老太太眯著惡鷹般的眼睛看著沐凝,冷聲道.

立刻有人上來一把拽起沐凝,春日的衣裳很是單薄,那幾人粗魯一拽,沐凝肩頭的衣服頓時就被撕破,她胳膊上那一片雪色肌膚立刻露了出來.

鳳家二爺一看到那羊脂白玉般的嬌嫩雪膚,本就yin邪的眼睛瞬間亮起,有毫不掩飾的貪婪光芒閃過.

不止是鳳家二爺,就連鳳寶還有好幾個鳳家旁支的男人也都露出了色米米的眼神.

而李氏的眼中則充斥著興奮與惡毒.

沐凝被帶出去時,並沒看到青雪,那個簡牧塵派來保護她的影衛更是自始至終就沒見人影.

此時已過午時,天上明明豔陽高掛,但鳳家老宅里卻十分陰暗,就像那陽光根本就照射不進來一般.

沐凝一路走過,她突然覺得這鳳家老宅里似乎透著一絲詭異,尤其是當沐凝想起方才白雅琴的那句話,她心頭倏地起了一絲凝重.

什麼叫她的臉明天就不好看了?

如果曾老太太和鳳家存心給她下馬威,他們又怎麼會管她臉上好看不好看?

還有青雪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那個影衛也不像是玩忽職守的人,為何在她被打時他沒有出現?

其實沐凝會知道有影衛存在,是因為幾天前她發現自己再次被一群南疆人跟蹤.

但並沒有像前幾次那般出現她被圍攻的危險場面,而是那群南疆人竟然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沐凝的感覺又是何其靈敏,她早察覺到在她身後的暗處有人一直跟著,一開始她以為是那些想要殺她的人,但幾日來她並沒有感覺到那人釋放出的任何殺氣,反而她的生活竟然恢複了少有的平靜.

所以才有之前她與青雪的對話,結果自然是她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那人,果然是簡牧塵派來的.

也不知是不是簡牧塵是她來這個時空後第一個屢次出手幫她,沒來由地,沐凝對簡牧塵非常信任.

她今日敢來華安,其中一方面也是因為她心中篤定青雪和那個影衛會保護自己,不會讓她吃苦頭.

但很顯然,她想得太美好了!

這才剛來,她就被罰跪,還挨了一巴掌!

而且後面還不知道有什麼樣的凶險正在等著她!

沐凝坐在這間簡陋的客房里,一邊摸著尚在火辣辣疼痛著的左邊臉頰,一邊思索著接下來她該如何應付,眼眸下意識便落在了*邊那黑漆漆的櫃子上.

然而只是一瞬間,沐凝就移開了眼睛,因為她突然聽到了一陣不尋常的聲音.

"咚咚咚!"

聲音似乎是從窗戶那里傳來的,沐凝幾步走過去,一看之下,她猛地蹙緊了黛眉.

方才那咚咚的響聲,竟然是一些人正拿著木條釘死了窗戶!

裙擺一旋,沐凝轉身迅速奔到門前,想要去拉門,但門卻被從外面反鎖了.

"該死!"沐凝狠狠一腳踹在門上.

"三姐,您就好好歇著吧,別讓老夫人擔心!"門外傳來戲謔的聲音.

此時沐凝反倒冷靜下來,她今日本就打算來幫鳳驚鸞報仇的,正好可以借此機會看看那個老太婆到底想干什麼!

時間漸漸過去,沐凝剛到鳳家老宅就被那一通折騰,她在路上吃的一點東西也消化的差不多了.

日落西山時,沐凝餓的眼冒金星,可是這間屋子里連口水都沒有.

不多時,門外傳來話聲,"開門,我奉老夫人命令來給三姐送衣物的!"

"是,少夫人!"幾個守門的人連忙開鎖.

沐凝一抬眸就看到白雅琴走了進來,在她身後還跟著幾個捧著衣服和飯菜的丫鬟.

其中一個丫鬟放下衣裙,打亮火石,點起了燈.

沐凝抬眸靜靜看著白雅琴,卻見她面色如常走到她身邊,親切地拉住沐凝的手,遞給她一瓶藥膏,語氣溫和,"三姐,這是老夫人吩咐我給你送來的衣服和晚膳,藥膏是塗臉上的!"

"多謝嫂子!"沐凝眸光凝起,不動聲色的收回手.

"那嫂子就不打攪三姐休息了!如果有什麼想要的,你跟秀云一聲就行."白雅琴笑道,她的態度落落大方,氣質也很乾淨,與這間**的老宅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待到屋里只剩沐凝一人,她看著桌上那精美的菜肴,唇邊不由露出嗤笑,在飯菜里下迷,藥這樣的伎倆,鳳家人竟然敢在她這個用毒祖宗面前使出來,真是笑話!

眼光移開,沐凝的注意力隨即落在了手里那個藥瓶上,方才白雅琴將藥瓶給她的時候,她手指曾在她掌心劃了幾下,她定然是有什麼事要告訴她.

沐凝隨即便發現了,在這藥瓶的底部,有個凹槽,她心從里面取出一個紙卷.

借著燈光,沐凝展開那紙卷,然而卻在看到紙上所寫內容時,猛地蹙緊了眉心.

"飯菜勿食,心傻子,入夜勿睡!"只是簡單的十二個字,卻字字透著一股觸目驚心的感覺.

看來,那個看上去傻乎乎的鳳武才才是李氏誘她來此的關鍵!

而且如果白雅琴紙條上所不差,那麼今夜她必然會有大凶險!

沐凝唇角不由勾起冷笑,她迅速將那紙條放燭火上燒掉,目光瞬間冷若冰霜.

為了怕被人看出端倪,沐凝將桌上的飯菜大半倒入了牆角那個擺設用的廉價花瓶里,她也換下了那破掉的衣服,好在白雅琴送來的衣物也是她先前從凌陽侯府帶來的.

想來是這鳳家老宅連件衣裳都吝嗇給她!

不過讓沐凝高興的是,在她的衣服下,有兩個用紙包著的饅頭,雖然很,但已足夠她充饑.

夜幕終于降臨,沐凝收拾好了一切,便靜靜躺在*上,她半闔著眼睛裝睡,但其實周遭的一舉一動都在她掌握之下.

戌時剛過,沐凝忽然聽見*邊的那口黑漆漆的櫃子里面傳來一陣有節奏的敲擊聲.

"咚咚,咚咚."

上篇:082 豺狼虎豹(6000+)     下篇:084 驚魂之夜(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