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84 驚魂之夜(6000+)  
   
084 驚魂之夜(6000+)

戌時剛過,沐凝忽然聽見*邊的那口黑漆漆的櫃子里面傳來一陣有節奏的敲擊聲.

"咚咚,咚咚."

沐凝心頭一驚,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她雖然仍然躺在*上一動不動,但幾乎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身邊那近在咫尺的櫃子上.

土豪大人從進這間屋子時起,就潛伏在了屋梁上,此時也沒有聲息.

但沐凝卻能感覺到頭頂上方那一對幽綠的眸子正盯著這邊的動靜.

敲擊聲響了約莫有十余聲,靜了片刻,櫃子的門倏地被從里推開,接著一個人影便爬了出來.

隨即又是接連有五六個人出來.

"二叔,我就吧,這丫頭肯定睡死了,我那藥可是百試不爽的!"率先出來的男人走到*邊,看了看沐凝,嘻嘻笑道.

"嘖嘖,這丫頭雖然長得不咋樣,但那皮膚還真是不錯啊!比香翠樓的花魁都要嫩!"又有人湊了上來,口中嘖嘖有聲.

沐凝從第一個人爬出來時起,就緊閉了眼眸,但她的感覺何其靈敏,這圍上來的兩個人身上都有脂粉的味道,想來是經常出入煙花之地的.

此刻,沐凝的手緊緊抓住了身下的被褥,如果她到此時還不知道這些人是來干什麼的,那她就真是蠢到家了.

"二叔,老規矩,還是您老先吧!"立刻有人諂媚道.

話的幾道年輕的聲音沐凝都不熟悉,但那被稱為二叔的人卻讓她驚訝,難道是鳳家長房的二爺鳳偉才?

"呔,自然是老子先!"果然,鳳偉才的聲音隨即響起.

沐凝的心中頓時湧上一股強烈的憎惡,鳳偉才可是鳳驚鸞的堂叔,出自同一宗族,他竟然敢對自己的侄女動這樣齷蹉的心思!

而且聽他們的口氣,什麼老規矩,想必這樣齷蹉的勾當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

"只是聽這賤丫頭早不是完璧之身了,也不知道是和哪個野漢子苟合的!"

鳳家二爺語氣里透著一絲失望,他平日里不務正業,整天就泡在勾欄楚館.

哎,以前他怎麼就沒注意到呢?要麼這麼個尤物,哪里還會便宜外邊的野男人啊!

"二叔請!"那幾個男人也都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樣.

沐凝聽覺敏銳,她暗自數了數,包括鳳偉才在內,這次一共來了有五個人.

不對,櫃子里還有一個人!

正想著,沐凝突然感覺一股難聞的臊味朝她逼近,眼瞼上倏地一暗,燈光被擋住,有人已經到了*前.

"丫頭……"鳳偉才yin蕩的聲音隨即響在耳畔.

就在這一刻,沐凝猛然睜眼,她眼底如有刀鋒,遽然一亮.

鳳偉才yin心正起,正伸手去扒沐凝衣襟,猝不及防之下,鳳偉才霎時被嚇了一跳,猛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二叔,您這是做什麼?就算賤丫頭是個尤物,你也不用高興成這樣啊!"在鳳偉才身後的幾人並沒看見方才那一幕,還只以為鳳偉才是樂得,于是紛紛yin笑著打趣道.

但立即便有人看到原本還躺在*上昏迷不醒的鳳驚鸞忽然坐起身來,正用她那對清麗奪目的眸子冷冷盯著他們.

沐凝的眼睛實在漂亮,大大的眼睛在巴掌大的臉上,清靈靈如那天上的明月,透著水潤的光輝,她的黑眼珠子很大,睫羽又密又翹,看人時,眼里水汪汪的,看得人心都酥了.

在場的幾個男人在沐凝這樣的眼眸注視下,只覺心神一蕩.

即使沐凝那眼神冰冷如覆霜雪,帶著十分危險的氣息,也無法阻止幾人此時已然高漲的色心yin欲.

有時候,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

"咦,怎麼醒了?鳳老三,你的藥不管用啊!"有人嘲諷道.

"不可能啊!"叫鳳老三的男人很疑惑,"這些藥我都用了好多次了,沒道理突然不起作用啊,一定是這賤丫頭沒吃那些飯菜!"

這麼一,其他幾個男人的眼睛立即都聚集到了沐凝臉上,眼中都有著危險的寒光.

"賤丫頭,想嚇唬老子啊?看老子怎麼來收拾你!"鳳偉才在晚輩面前丟臉,頓時惱羞成怒,撲上去就要撕沐凝的衣領.

"嘿嘿,醒了更好,要不然跟個木頭一樣,玩起來也沒意思!"後面幾個男人Yin笑著全都圍了上來.

彼時,那幾個男人剛走出幾步,鳳偉才已撲到了沐凝面前,一臉yin欲,已經朝沐凝的衣領伸出手去了.

也就是在這電光石火之間,沐凝尚未有動作,便覺眼前白光一閃,有一個的白影驟然從上方激射而來.

不過是眨眼之間,剛才還凶神惡煞的鳳偉才猛然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嚎叫,"啊!"

跟在鳳偉才後面的幾人並沒有看到那個白團子,他們聽鳳偉才聲音痛苦,不由面面相覷,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救命!"鳳偉才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他只覺得自己的臉瞬間疼痛難忍.

"啊,那是什麼東西?"鳳偉才一轉身,鳳老三頓時指著鳳偉才的臉尖叫起來.

眾人循聲看去,便發現就在鳳偉才的臉上,竟然有一個白色的像是狐狸一般的動物正死死咬著鳳偉才的鼻子.

"滾開!"幾人手忙腳亂,剛想伸手去拉那白團子,還不待他們碰到那毛茸茸的東西,只見眼前又是白光一閃.

方才還死命咬著鳳偉才鼻子的白團子立即如一道疾射的閃電,倏地就躥回到沐凝身邊,蹲在她肩頭,雙目炯炯地瞪著幾人.

鳳偉才此時發現自己的臉有些不對勁,他伸手一摸,一臉的血.

而且就在原來鼻子的位置,也是空空蕩蕩,只摸到了兩個洞洞.

"啊,我的鼻子!"鳳偉才陡然發出一聲慘叫,直愣愣就往後倒去.

"賤丫頭,你敢對二叔不敬!"其余幾人顯然也沒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變故,頓時一擁而上.

沐凝不由挑眉,眼中露出譏諷.

哈,真是笑死人了,她對二叔不敬?

面對一個想要強,暴她的男人,她沒一刀插進他胸口就已經很是仁慈了!

他們竟然還有臉來質問她?!這些人果然都是鳳家養出的畜生,只會想著自己!

此時,沒有人發現鳳偉才的臉色在漸漸發黑,他鼻子傷口處流出的血也慢慢變成了黑色.

而且沐凝也沒想到平時又呆又懶,只會吃和睡的土豪大人竟然有這麼凶悍的一面,她抬手摸了摸土豪大人的腦袋,示意它吐掉嘴巴里那個惡心的東西.

"吱吱吱……"土豪大人噗的一口吐出來半個鼻子,立即彎著眼睛向沐凝邀功.

眼看那幾個男人已撲到面前,但這麼幾個男人沐凝還沒放在眼里.

素手往腰帶那里一摸,她隨手灑出一把粉末,那幾個男人還來不及反應,便軟軟倒了下去.

"妖女,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那幾人先前還不將沐凝當回事,只以為她和以前那些女孩子一樣,吃了下了迷,藥的飯菜,就會睡死過去,然後任由他們為所欲為.

就算第二天她醒來會發現異樣,她又沒有證據,就是告官也告不到他們身上!

可是,這一次他們顯然是輕敵了,他們早該想到鳳驚鸞既然能在*樓手刃太子殿下手下的兩個殺手,她定然不會再是以前那個任人欺辱的蠢丫頭了!

幾人心中後悔不堪,早知道就不聽二叔的,跑來淌這趟渾水了,這賤丫頭可是殺過人的,她肩膀上那像狐狸的玩意又那麼古怪,難保她一會不殺光他們!

"三,三姐,您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們吧!我們也是被二叔誆來的,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啊!"有人已經開始求饒了.

沐凝眯眼,動作優美地從*上站起,她猛地一腳踩在鳳老三的腦袋上,冷聲道,"誰派你們來的?!"

鳳老三有苦難,"真沒有人派我們來,三姐,您就饒了我們吧,我們就是聽二叔的,跟他過來瞧瞧的!"

"過來瞧瞧?哈,當我是傻子?"沐凝冷笑,腳下用力,她手指一拂,一抹色的粉末立即被鳳老三吸進了鼻子里.

鳳老三只覺渾身的血液都快要燒灼起來,他手腳劇烈抽搐,瞬間口吐白沫,已然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其他三人見狀,頓時嚇得都尿了,一股尿騷味傳來,沐凝蹙眉,眼中已然有著不耐煩.

"你們誰想和他一樣?!"沐凝手指上緋一片,那色彩襯著她玉白的手指肌膚,竟有種異常奪目的美感.

可是此時對于那三個躺在地上瑟瑟發抖的男人來,那一抹緋更像是地獄里索命的無常,幾人臉色慘白,恐懼地牙齒都在打顫,"三,三姐,您,您想知道什麼?求您不要殺我們!"

沐凝聞,嘲諷一笑,這鳳家的男人還真都是孬種!

"為什麼要將我關在這里?老太太到底打的什麼主意?這里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櫃子里有密道?"沐凝一連串的問題拋出.

"三姐,關您在這里,是老太太的命令!"或許是那鳳老三的形太淒慘,剩下的三人根本就不敢隱瞞,他們生怕自己的慢了,會激怒沐凝,從而也將他們變得和鳳老三一樣.

"這里是鳳府的廂房!"

"還有呢?"沐凝凝眉,一掌劈在其中一人胸口,"李氏和老太太是不是密謀了什麼?"

那被沐凝打中胸口的人霎時臉色泛白,痛苦呻,吟,其余二人突然交換了個眼神,卻死死抿緊了唇,沒再開口.

沐凝看他們的臉色都無比詭異,她心中也不由一驚,難道李氏與曾老太太真的密謀了什麼?會對她有什麼傷害?

以李氏憎恨她的程度,想必這個陰謀定然十分陰毒!

就在沐凝凝神思索之際,她耳畔陡然傳來土豪大人尖利的叫聲.

"吱吱吱……"

後面有人!

沐凝心神一凜,驟然感覺後背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危險!

躺在地上的三人一看到沐凝身後的人,幾人臉上霎時露出狂喜.

"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如離弦的箭般射來.

但藏在沐凝身後的人卻顯然有所防備,一巴掌就將土豪大人揮開.

沐凝眼皮一跳,她根本就來不及去救土豪大人,眨眼間,一股凌厲的勁風便已然襲至她背後.

感覺敏銳如她,竟然連這個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都不知道,沐凝心頭一時狂跳,她本能地沉身往前撲倒,然後就地一滾,險而又險地躲過了剛才那一擊.

"轟"的一聲,方才那一掌落空,生生砸在了地磚上,只見碎磚處立即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坑.

沐凝看著看碗大的坑,遽然心驚肉跳起來,剛剛那一掌萬一沒躲過去,砸在她身上,那現在她豈不是胸骨盡斷而亡?

沐凝頓時有些後怕!

她還是大意了,真沒想到鳳家老宅里竟然還有如此高手!

然而,當沐凝一抬眸,想要看清楚那高手究竟是何模樣時,卻在望見眼前那張口歪眼斜,傻呵呵咧著嘴留著哈喇子的臉時,猛地愣住.

什麼況?

怎麼會是鳳武才那個傻子?!

難道剛剛那一掌就是他打出來的?

這邊沐凝正在疑慮之中,躺在地上的三人看到鳳武才,無不是喜出望外.

只見剛剛還低聲下氣一把鼻涕一把淚哀求沐凝放了他們的三人立即就換了嘴臉,"傻子,快打死她!她殺了你二哥!"

鳳武才卻只是呵呵傻笑,望著沐凝的那對眼睛里有狼般的嗜血光芒閃現,他流滿了口水的大嘴一張,"媳婦!"

罷,就伸手要去抱沐凝.

沐凝趕緊閃身避過,但她卻對鳳武才方才所喚的那一聲媳婦心生詫異.

鳳武才見沐凝竟然沒理他,顯然是生氣了,他抓起一旁的桌椅板凳就朝沐凝砸去,一邊砸還一邊吼叫,"壞女人,殺了你!"

沐凝動作靈敏地避過,那些桌椅板凳倒是有大半都砸在了地上那幾人身上,頓時砸的幾人嗷嗷痛叫起來.

鳳武才卻好像發了狂一般,他此時看沐凝的眼睛都是血色的.

"壞女人,殺了你!"只見鳳武才猛地沖過來,一掌就朝沐凝打來.

沐凝到此刻也不再懷疑,方才那將地面砸出碗口大坑的掌力確實就是鳳武才打出的.

她心中不由驚駭,一個傻子,到底是從哪雪來的如此渾厚的掌力?

但時間緊迫,已不容沐凝多想,她身法雖敏捷,但並無半點內力,面對發狂的鳳武才,她漸漸有些體力不支.

而鳳武才卻好像不會疲倦,他見沐凝動作慢了下來,立即就沖了過去,抓住沐凝胳膊就要撕扯她衣服.

沐凝大怒,她想要掙紮,但鳳武才好像怪力加身一般,沐凝的力氣在他面前竟然猶如螻蟻,根本就無法動彈.

眼看那鳳武才一把扯掉了沐凝的腰帶,她衣領也松了開來,一大片雪色肌膚露在外面.

"嗷嗷!"鳳武才怪叫一聲,兩眼都在發光,張嘴就朝沐凝肩頭咬去,那手更是十分熟悉的就往沐凝身下摸去.

沐凝大驚之下,也顧不得什麼,屈膝就往鳳武才胯下頂去.

鳳武才痛得臉蛋扭曲,方才沐凝那一頂,明顯激怒了鳳武才,他突然像是發狂了一般,兩手抓住沐凝肩膀,竟然是要將那條臂膀生生扯下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急的團團轉,但它剛剛被鳳武才打傷了,此時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眼看沐凝這條胳膊就要不保,沒了胳膊,接下來這傻子肯定就會要她的命了.

沐凝心中焦急,她強忍著臂膀處傳來的痛苦,突然,就在這命懸一線之時,沐凝腦中忽然有靈光一閃.

她記起臨行前夙墨所的話,他如果遇到危險,就讓她用手劈死那人.

當初在*樓,還有帝陵的後山上,她也是揮手間,便殺了那些殺手!

她的手——

沐凝來不及多想,趁著鳳武才發狂狠扯她左臂的瞬間,沐凝驟然抬手,目光冷銳地狠狠對著鳳武才的脖子砍去.

猛然間,沐凝只見手中似有寒芒一閃,那樣的燦然白光,刺骨殺氣,竟不亞于任何一件神兵利器!

這一刻,鳳武才拉扯沐凝的力道瞬間松弛,沐凝連忙捂著手臂往後急退.

"吱吱吱……"土豪大人焦急地仰頭看著沐凝.

"噗!"陡然間,空氣中綻開了一蓬血霧,那鮮血全都噴到了牆上,仿佛繪了一幅畫.

然後,便是"咚"的一聲,有什麼東西砸到了地上,骨碌碌滾了幾下,停在了鳳家那三個子弟面前.

屋內,一時靜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能聽見.

但隨即,當那三個男人看到面前的是鳳武才尚且大睜著眼睛的那個頭顱時,頓時便爆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啊!"

沐凝倒並不擔心會有人來,先前她就知道,這所院子十分偏僻,那些人在封死了門窗後,就全都走了,他們是篤定她逃不出去!

"如果你們想和他一樣,盡管再叫的大聲一點!"沐凝握了握右手,她知道自己這只手一定有古怪,不定就是夙墨所為!

聞,那三人果然安靜了下來,這一回,他們看著沐凝的眼神已不僅僅是驚恐,還有徹骨的畏懼.

這個踐人,剛剛只是用手掌一劈,就將鳳武才的頭給劈掉了……

"我數十下,你們再不實話,就休怪我無!"沐凝冷聲道,她不想再多耗費時間.

方才與鳳武才交手,耗費了她太多力氣,她身子本就弱,此時已經有些強弩之末的感覺了.

"我,我!"一個臉上有疤的男人立刻驚恐開口,"昨日二叔母來信,是叔年紀也大了,該配門親事,她跟老太太推薦三姐您!"

上篇:083 心傻子!(6000+)     下篇:085 殺伐之間(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