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87 傲嬌王爺  
   
087 傲嬌王爺

就在沐凝被帶到那間燃了西域水香的廂房里之後,曾老太婆的屋子里也亮起了燈光.

曾老太太一進屋子,腳步就開始虛浮.

"老太太心!"身邊的老媽子和丫鬟們連忙上前扶住她.

"母親!二弟三弟走了,您可要當心身子啊!"鳳家大爺鳳英才面色依舊慘白,雙腿還在發抖,顯然並沒從方才看到自己同胞兄弟慘死的景中緩和過來.

"祖母,只有您身子好,才能為二叔三叔報仇!"鳳寶眉頭緊皺,"孫兒覺得今夜的事處處透著古怪,一定要細查!"

"會不會真的是那些死鬼鬧的啊?"紀氏仍然心有余悸,眼神驚惶道,"那間屋子不乾淨,我們要不要找道士回來做法事呀,畢竟幾十個死鬼都是在那里上吊的……"

"住口!"曾老太太聞紀氏的話,立即猛地一拍桌子,惡鷹般的眼睛里霎時射出凶惡的寒光,"這世上哪里有鬼!今夜的事,肯定是鳳驚鸞那個賤丫頭干的!"

"可是祖母,那賤丫頭哪有這麼大的本事啊?!"鳳寶卻不以為然地撇撇嘴,他以前可是常常欺負鳳驚鸞那個死丫頭的.

那死丫頭是任打任罵,除了會哭,根本就不敢還手.

所以鳳驚鸞那個死丫頭有幾斤幾兩,鳳寶可是清楚的很!

"是啊,母親,那丫頭雖然最近是鬧出不少事來,但那飯菜里有迷,藥,她吃了,根本就不可能有力氣反抗,再三弟武功那麼高,尋常江湖中的高手都打不過他,就憑鳳驚鸞那個死丫頭,怎麼可能是三弟的對手?"鳳英才皺眉道,他神驚慌,"我也覺得還是找個道士來做場法事為好,太邪門了!"

"對啊,我剛才也看了三叔的身體,那腦袋是被一劍削斷的,而且還是要有很深的功力的武者才能做到這樣,就算那個賤丫頭再怎麼厲害,也無法用手削掉三叔的腦袋啊!"鳳寶道.

或許是出于男人自負為強者的本性,鳳英才與鳳寶兩父子雖然也不喜歡鳳驚鸞,但他們卻更不願相信今夜的那場殺戮竟然是鳳驚鸞一個人做出來的.

曾老太太顯然也很猶疑,直覺告訴她,這件事與鳳驚鸞肯定有關,但她也無法相信就憑鳳驚鸞一個人,竟然能在須臾之間連殺六人.

"叫李氏過來!"半晌,曾老太太忽然發話.

"老太太!"不多時,李氏進來,此時已是半夜了.

李氏今天心很好,只要一想到明天鳳驚鸞那踐人被迫嫁給鳳武才那個傻瓜,她就難掩心頭興奮與激動.

這個主意是李氏和鳳琦兒一起想出來的,鳳家本家這幫人是什麼貨色她們比誰都清楚.

個個都不是善茬,尤其是曾老太太,更是心狠手辣.

就是為了給她那個傻兒子找泄yu的對象,她便派人出去到處搜羅少女.

而且最離譜的就是,曾老太太還看不上那些賣肉為生的煙花女子.

認為她們被萬人騎,配不上她的傻兒子,還偏偏要找那些好人家的清白女兒家.

結果呢,人是找回來了,可是鳳武才那個傻子又哪會憐香惜玉,天生勇武的他也不知從哪學來一身功夫.

當鳳武才看到那些嬌俏的少女,往往沒弄兩次,就會將人弄死,而且那些少女死狀淒慘,不是被扯斷胳膊就是撕掉腿,或者是身上的肉被鳳武才生生咬掉.

最慘的還是那些下,身被鳳武才插,進異物,或者被捅破了肚子,腸穿肚爛而死的.

到後來,鳳偉才看鳳武才只會糟蹋姑娘,于是便起了色心,這才帶著一些子侄輩的男人半夜潛入.

這件事本來就是鳳家老宅的秘密,從來都是秘而不宣,但李氏消息靈通,老太太身邊有她的眼線,這才知道了真相.

這回李氏與鳳琦兒認為自己在宮中丟臉就是被鳳驚鸞那個踐人害得,她們對鳳驚鸞早已恨之入骨,于是便密謀將鳳驚鸞騙回老宅.

她們只等著今夜鳳驚鸞被那些男人破shen強bao,明天再被迫嫁給一個傻子.

到時候看鳳驚鸞還怎麼囂張的起來!

于是,昨日李氏在信里向曾老太太提及這個主意.

今日過來,李氏又是好一番添油加醋,如今這個鳳驚鸞根本就是個假的,曾老太太雖然半信半疑,但也還是應了下來.

因為曾老太太她也有苦衷.

如今,外面很多人都已經看出來,以前那些因為各種原因進了鳳家的女子們,再也沒了聲息.

而且鳳家不斷地在外尋找年輕姑娘,也讓人對他們的目的起了疑心,那些貧苦人家賣女兒,只是因為活不下去了.

但一旦知道進了那扇門就是死,人心都是肉長的,那些父母又哪舍得眼睜睜看著自己女兒去死?

所以,最近半年,鳳家已經有很久都沒能找到適合的女子了.

這半年來,鳳武才沒了玩具,憋得受不了了,他不停找曾老太太,撒潑打滾,逼著她去給他找那些泄yu玩具.

所以曾老太太即使懷疑李氏只是為了報複鳳驚鸞,才會這個鳳驚鸞是假的,但她也還是同意了.

不過是個二房那邊的丫頭片子,只要能讓鳳武才高興,那就是她鳳驚鸞的造化!

至于這算不算亂,倫,曾老太太才不會管,大不了官府查下來,她派人一刀殺了鳳驚鸞,到時候再抵死不認,就是官差又能奈她何?

可是,讓曾老太婆沒想到的是,這個鳳驚鸞剛住進來,今夜就發生了如此慘劇,她的兩個兒子都沒了,這也讓曾老太太心中對李氏生了怨怪.

如果不是這個李氏攛掇著要讓鳳驚鸞嫁給鳳武才,那麼她兩個兒子肯定就不會死得這麼慘!

一時間,李氏與曾老太太都各懷心思.

曾老太太目光寒涼地盯著李氏,李氏則有些不明所以.

今夜李氏睡得早,所以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是鳳驚鸞被那些鳳家的男人糟蹋了,老太太也不該是這種像是死了兒子的表啊!

李氏悄悄抬眼去瞅曾老太太身邊的那個老媽子,卻見那老媽子臉色凝重,沖她搖搖頭.

李氏心里咯噔一跳,難道真的發生什麼事了?

"李三家的,告訴她!"曾老太太垂下眼睛,掩去眼底的狠毒寒光,枯瘦的手卻死死抓住了拐杖.

"怎麼可能!"當李氏聽鳳家一下子死了六個男人,她頓時臉色慘白,差點沒站穩摔在地上.

"你怎麼看?這件事會不會和鳳驚鸞那死丫頭有關?"曾老太太冷聲追問.

"一定是她!"李氏猛地抬頭,眼神狠毒如蛇,"她當初在*樓殺太子的那兩個人,就是一揮手,那人頭就掉了!"

"哦?"曾老太太目光一凜,隨即咬緊了干癟的唇.

"老太太,這賤丫頭很邪門,絕對不能放過她!"李氏咬牙,如今就算人不是沐凝殺的,李氏也會一口咬死.

"我可憐的武才啊,可憐他孤身一人就要走那黃泉路了啊!"曾老太太一時悲從心起,忍不住呼天搶地大哭起來.

"老太太,我倒有個主意,不如……"李氏眼珠子一轉,眼底瞬間閃過如蛇般狠毒的光芒,鳳驚鸞,這是你自找的,下黃泉去陪你那同樣賤的娘吧!

當李氏將她的想法出來後,包括鳳英才和紀氏在內的所有在場的人都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鬼嫁,這李氏究竟是要多恨鳳驚鸞,才會處處想要置她于死地,竟然連讓鳳驚鸞嫁給一個死人的事也能做得出來!

但是,曾老太太卻顯然對李氏的這個提議很滿意,她惡鷹般的眼睛里迸發出凶狠的光,立即便吩咐下人去辦,一邊還命鳳寶帶人去給鳳武才收拾尸體,並布置祠堂.

明日,她要在祠堂為她那個慘死的兒子娶鬼妻!

……

******

彼時,廂房內.

容楚慵懶迷人的聲音一落,葉冰便回道"遵照王爺吩咐,帶來了!"

罷,葉冰毫不客氣地將那黑布袋往地上一扔,里面無聲無息像是一個死物.

"你出去守著!"容楚目光不動,手下依舊在往沐凝臉上澆茶水,面色云淡風輕,只是在那對描畫精致的鳳眸里,卻有無比冷冽的氣息湧動.

"唔!"沐凝原本是因為脫力才致倦極,以至于並沒發現這間屋子的異樣,或者就算她發覺了,也沒絲毫力氣去思索那究竟是什麼.

這一覺她睡得極不踏實,夢里一會感覺自己被八光了,還被一只大妖孽摸來摸去,一會又感覺好像有人在給她穿衣服,還在她臉上亂塗亂畫.

偏偏她眼睛怎麼都撕不開,好像壓著千鈞重般,她連掙紮的力氣都沒有,也只好任這噩夢折騰她.

好不容易清靜了,沐凝正打算繼續睡覺,陡然間,她卻發現好像下雨了.

那水珠淅淅瀝瀝濺到她臉上,冰冷的感覺霎時令沐凝一個激靈.

方才那股壓得她喘不過氣來的千鈞重量倏然消失不見,沐凝只覺身子一輕,雙眸驟然睜開.

可是當沐凝甫一睜開眼睛,卻發現眼前一點光都沒有,而且她臉上還有一個毛茸茸的玩意貼著,正不斷移動著.

沐凝的神思有一瞬間的恍惚,她黑如琉璃的眼珠子隨著那暗影轉動,但隨即她便發現正在她臉上移動的竟然是土豪大人的——屁股!

"啊!土豪大人,爺要宰了你!"沐凝頓時狂吼出聲,一骨碌坐起來就要去捉早已嚇得屁滾尿流的某大人.

"吱!"某大人尖叫一聲,大驚失色地趕緊鑽進容楚衣襟,拱著屁股縮在那里咬著爪子涕淚橫流.

嚶嚶嚶,大人它是被逼的!

好不公平,明明就是它主子的錯,為什麼所有的苦都要大人它來承受!?

"你給我出來!我對你可不薄啊,兔崽子,你竟敢這麼對我!"沐凝正在氣頭上,也不管面前是誰,她一把揪住了容楚衣領,伸頭進去就要揪可憐的某大人.

"閃遠點,髒死了!"容楚卻不干了,只見他迅速伸出一根手指,點在沐凝腦門上,阻止她的靠近,然後眼神斜睇,一臉嫌棄地道.

沐凝聞聲一愣,琉璃似的黑眼珠子骨碌碌一轉,透過密密的眼睫看著眼前男子.

月光下,男人劍眉入鬢,鳳眸低垂,高蜓的鼻梁下,是勾畫過的形狀優美的唇.

這男人,美得不似凡間之人!

然而即使他上妝若此,卻並不給人娘氣的感覺,反而會覺得他本就該這樣!

因著他周身那一股渾然天成的貴氣,還有鳳眸里那與生俱來的霸氣,竟讓人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只想跪倒在他腳下,俯首稱臣.

"怎麼長得像那個出恭王爺啊!"沐凝忍不住咕噥了一句,她閉上眼,再睜開.

眼前男人並沒有消失,沐凝心頭一時急轉著念頭,最後得出結論,"不可能啊,一定是做夢了!真是討厭,做夢都能夢見這妖孽!"

沐凝揉揉臉,突然就是往後一躺,眼睛一閉.

繼續睡覺!

下次醒來這妖孽肯定就會不在了!

容楚剛想罵一罵這只蠢到被迷,香迷倒的笨鳥,那話都到了舌尖,便見沐凝一臉呆樣地盯著他,嘴里還念念有詞.

然後突然就又睡過去了.

容楚氣得眼角都要抽筋了,尤其是當他聽到笨鳥竟然他是出恭王爺,更是氣得高貴的攝政王殿下火冒三丈.

一瞬間,這間屋子的溫度仿佛陡然降低.

就連縮在容楚胸口的某大人都虎軀一震,桔花一緊,明顯感覺到了危險,連忙將自己縮成了個球.

"你給我起來!"容楚大妖孽一把捏住沐凝那臉蛋,鳳眸里火光迸射,顯然氣得不輕.

"唔,疼啊!"沐凝眼淚汪汪,伸手就去拍容楚修長大手,一個白眼翻過去,"放手放手!有你這麼對待金主的嗎?!"

"哼,"容楚一聽到金主兩字,鳳眸頓時眯了起來,他冷笑,"有你這麼蠢的金主,本王就不該救你!"

"你救我?"沐凝震驚地瞪大雙眼,那黑漆漆的眸子里有毫不掩飾的嘲笑,"笑死人了,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明明就是姑奶奶睿智機警,這才躲過一劫,這又關你屁事!"

容楚呼吸驟然變得沉重,他在強壓著心頭的火氣,絕世俊美的面容也因為氣怒而變色.

"你腦袋里都是漿糊嗎?!"從來都是面對泰山壓頂也不改色的攝政王殿下也忍不住捏緊了拳頭,想要揍人了.

"你腦袋才打了除皺針!"沐凝也怒了,反正她現在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狠了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要不是被這只大妖孽坑了,她那十萬兩黃金也不會泡湯了!

雖然沐凝也知道那黃金在她手上可能會給她帶來危險,可是她就是舍不得哇!

"除皺針?"容楚挑眉,但隨即鳳眸里便沉了冷芒.

他也不和沐凝斗嘴了,而是從子里翻出一面鏡子扔給沐凝,"哼,牙尖嘴利!趕緊照照你那德性!"

此時屋子里黑燈瞎火的,只有窗口一點月光,沐凝還沒意識到自己身上有什麼不妥.

沐凝只以為這只出恭王爺又在指桑罵槐她品德不佳,而且她也被容楚大妖孽竟然隨身帶著鏡子的*行為給震驚到了!

"你——啊,鬼啊!"沐凝剛想冷譏諷容楚幾句,冷不防看到鏡子里一張慘白的臉,頓時嚇得不輕.

"嗤!"容楚冷笑,"看清楚,那鬼是誰!?"

沐凝驀地一愣,清澈如泉的黑眸傻傻地看著容楚那張毫不掩飾諷刺的俊美面容,是呀,那可是一面鏡子,她在鏡子里看到的豈不是……

深呼吸,沐凝猛地一把伸手拿起鏡子,然後舉到面前.

果然,映入沐凝眼簾的,是一張慘白毫無血色的臉.

像是用刷牆的石膏刷出來的,白慘慘的,還有塗得黑漆漆的眼睛,以及一點朱的櫻桃嘴.

怎麼看怎麼像是紙人店里的那些陪葬品!

詭異地讓人後背發寒!

"這這這……誰干的!"沐凝不淡定了,她雖然長得不好看,但絕不容許別人拿她這麼開涮!

容楚看到沐凝那崩潰的眼神,頓時覺得十分解氣.

他也不話,只用眼角去梭沐凝身上,還很好心地拿出一顆夜明珠,幫助沐凝看清楚.

"啊!"果然,當沐凝看到自己竟然一身大嫁衣,頭上還頂著鳳冠,再一看鏡中那張畫的詭異的臉.

聰穎如沐凝,還有什麼猜不出來的?!

該死的曾老太婆,這鳳冠霞帔肯定是她早就准備好的,原本定然是打算讓她嫁給老太婆那傻兒子時穿戴.

卻不想那傻子竟然等不到成親就一命嗚呼了!

但是,很顯然,老太婆並沒有死心,即使她那傻兒子已經死了,老太婆還是會讓沐凝下去陪他!

這一身嫁衣還有這詭異到令人發指的妝容,分明就是要辦鬼嫁!

"可惡!"沐凝恨得咬牙,清冷眼眸幾乎都要噴出火焰來.

"蠢鳥,現在知道是本王救了你了?那還不來跪謝本王?!"容楚眼神睥睨,十分高傲道.

"剛剛是你用水澆我的?!"沐凝扭頭,狠狠瞪著容楚,也就是在此時,她鼻尖一動,忽然聞到一股非同尋常的香味.

這香味很淡,就像是清晨溪邊清水的味道,淡到幾乎聞不到.

但是對于嗅覺靈敏,又常年研究香道的沐凝來,只要凝神去聞,還是覺察到了.

"這是……迷,香?"沐凝的眼神中再次閃過刹那的驚駭.

"還不算蠢到家!"容楚冷哼一聲,"這是西域的水香,無色無味,只需指甲蓋那麼一點,就會讓人昏迷幾日不醒!"

"昏迷……幾日?"

即使沐凝臉上刷著白粉,但當她聽到容楚的話後,還是猛然變了臉色,唇瓣咬緊,眼中更是第一次露出了後怕的神色.

上篇:086 鬼嫁(6000+)     下篇:088 王爺在,別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