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88 王爺在,別怕!  
   
088 王爺在,別怕!

沐凝咬緊唇瓣.

如果今夜不是容楚突然出現,明日一早她定然就會被抬去和鳳武才的尸體拜堂!

沐凝雖然不知道這里鬼嫁的規矩,但猜也能猜得出,一旦拜了堂,必然就是裝棺下葬.

她被畫成這個模樣,也不會有人認出她是誰.

待到被埋到了地下,那麼就算是她清醒過來,恐怕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便要活活地被憋死在那棺材之中……

沐凝一時沉默了下去,土豪大人從容楚衣領處探出腦袋,悄悄溜到沐凝身邊,抬起爪子輕輕拍了拍沐凝素手.

然後指了指一臉傲嬌的容楚,"吱吱,"了幾聲.

它是想告訴沐凝不要怕,有主子在,不會讓她有任何危險的.

但顯然沐凝理解錯誤,神思恍惚的她猛地一抬頭,上上下下打量著容楚,眼神猶疑問道,"你怎麼會在這?"

容楚睇沐凝一眼,面色不變,"打獵!"

"打獵?華安這里有獵場嗎?"沐凝疑惑地蹙起黛眉,"大晚上的你打什麼獵?"

"干你底事!?"容楚惱羞成怒.

"……"沐凝頓時一臉黑線.

"呆鳥!你要是喜歡這身死人衣服就盡管穿著,明兒個等你和那傻子尸體拜堂,本王會親自去祠堂觀禮!"容楚劍眉倒豎,寬廣的衣一擺,他起身走到一邊,鳳眸噴火看著沐凝.

"啊!真他麼晦氣!"沐凝低頭愣愣看了身上一眼,立即反應過來,忙不迭地想要脫下身上那累贅.

可是無論沐凝如何嘗試,卻怎麼也脫不下來這衣服.

自從穿越過來,平時沐凝穿衣服都撿樣式最簡單的來,稍微繁瑣一點的她碰都不會碰.

因為她根本就不會穿!

穿上也脫不下來!

何況還是這種里三層外三層的婚服,她一眼都不帶看的!

沐凝折騰的滿頭大汗,也沒能弄明白這衣服到底怎麼脫,最後自暴自棄往*上一躺,"不弄了,累死姑奶了!"

容楚劍眉一挑,十分嫌棄道,"你已經蠢到衣服都不會脫的地步了?!"

沐凝連翻白眼的力氣都沒了,干脆就在那兒躺尸,裝著沒聽到.

沐凝雖然不知道容楚大妖孽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但她猜也明白這厮救她肯定不是為了學!雷!鋒!

被坑過一次,沐凝也學精了,她敢對天發誓,容楚今夜在此絕對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要不然高貴的攝政王殿下怎麼可能會大半夜不睡覺,藏在這鳳府的廂房里和她斗嘴?

"躺那里干什麼?還不趕緊滾過來!"容楚見沐凝半天不動,他鳳眸里都沉了不耐煩.

"不去!"沐凝白了容楚一眼,讓她滾過去她就滾過去?那她多沒面子!

然而容楚什麼時候被這般忤逆過?

原本就脾氣不大好的他頓時大怒.

妖孽一生氣,後果很嚴重!

"喂,你想干什麼?"沐凝驀地發現容楚大妖孽竟然不知何時到了她面前,正伸手要扒她衣服.

"非禮啊!"沐凝大驚失色,連忙爬起來就跑.

拼武力她肯定拼不過這厮,耍心機又不是他的對手,那她只有跑了!

可是沐凝還沒跑出兩步,她就感覺後衣領被提溜住了,猝不及防之下,她只覺好像是有涼涼的風貼著她肌膚劃過.

身上一涼,沐凝下意識低頭看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方才千方百計都脫不下來的那身大的嫁衣,就像是有生命一樣瞬間從她身上剝落.

沐凝一愣,下意識轉眸去看正站在她身後的容楚,卻見他鳳眸冷冽,原本邪魅的唇角也抿就了刀鋒般的直線.

"非禮你?你想得美!"見沐凝看他,容楚冷哼一聲,一扭頭,傲嬌地走開了.

沐凝嘴角眼角都忍不住抽搐起來.

"還傻站著干什麼?"容楚伸手一抓,無形的勁風直接卷起地上那件大的嫁衣,瞬間便落到了*榻上.

"啊?"沐凝卻不知道容楚是要她干什麼,于是便傻傻地啊了一聲.

"去把那玩意弄*上去!本王到底是怎麼看上你這只蠢鳥的!"容楚鳳眸噴火,面對眼前這只笨鳥,他簡直要暴跳如雷了.

"什麼玩意?"沐凝直接無視容楚後面那半句話,她才不認為大妖孽的是真話,她信他才是真蠢!

沐凝走到那黑布袋旁,輕輕掀開紮口,便見一張雖不至于傾國傾城,倒也是美貌的臉露了出來.

只是此時那美人雙目緊閉,氣息悠長,似乎是被點了睡xue.

可是,這張臉沐凝何其熟悉?

她頓時就睜大了眼睛望向容楚,心中也湧上了驚疑.

這妖孽到底想干什麼?竟然抓了鳳琦兒過來!

難道他是要為她報仇?

可是,那怎麼可能呢?

他不坑她就是好事了,怎麼可能還會幫她?

照理,他應該更喜歡看到她丟臉才對啊!

"你再磨蹭,天都亮了!"沐凝看容楚的眼神,讓他很是煩躁,忍不住便發了脾氣.

彼時,在門外守著的葉冰與蹲在*頭一直看著這兩人斗嘴的土豪大人都忍不住同時搖了搖頭.

主子也真是,明明就是擔心他嘴里這只笨鳥有危險才會大半夜的不睡覺守在這里,可是他偏偏不承認,還一再那些違心的話讓人誤會他對那只笨鳥一點意思都沒有.

唉……

沐凝也不再猶豫,反正這事對她有利,她就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今夜的事與李氏和鳳琦兒肯定脫不了干系.

哼,待到明日她倒要看看,一旦李氏看到穿著嫁衣和傻子尸體拜堂的竟然是鳳琦兒,李氏到底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于是沐凝趕緊將鳳琦兒搬上,*,這一動,她才發現之前被鳳武才那傻子傷到的胳膊竟然沒那麼痛了,她皺了皺眉,也沒有深想.

好不容易給鳳琦兒穿上了那詭異的嫁衣,沐凝忽然蹙眉,"沒化妝,會被發現的!"

"喏,拿去!"容楚從衣里取出一個粉盒扔給沐凝.

沐凝腦門頓時再次滑下一排黑線,嘴角一陣猛抽,看向容楚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了.

這貨到底是不是男人啊,隨身帶著鏡子也就算了,竟然連粉盒都有!

沐凝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給你一炷香!"容楚沒來由地感覺一陣煩躁,他只是擔心這呆鳥一旦死了,他就沒了解毒的血,他才不是真的關心她的安慰!

沐凝也不管那麼多,拿起那粉盒就在鳳琦兒臉上塗塗畫畫起來,完全就照著她臉上的鬼妝來的.

不一會,鳳琦兒方才還嬌美動人的一張臉便完全變了樣,慘白的面容,青黑色的眼影,那一點血的唇,還有臉頰上兩團暈.

這完全就是棺材鋪里那陪葬的紙人模樣,甚至比沐凝臉上的鬼妝還要瘆人.

"哼,真是便宜你了,死前還能用上這麼名貴的妝粉!"沐凝冷哼一聲,最後再檢查了一遍,她敢保證,就是李氏面對面看到鳳琦兒,也是絕對認不出來的!

"走了!"容楚冷聲道.

"萬一她醒過來叫人怎麼辦?"沐凝跟在容楚身後,她有點擔心.

"簡單!"容楚頭都不回一下,廣直接一拂,無聲無息,沐凝卻聽到鳳琦兒喉間響起細微的聲響.

這是,隔空點xue?

沐凝挑了挑黛眉,瞬間抿嘴不話了.

還是這妖孽狠,啞xue被點,就算鳳琦兒會清醒,也無法明她的身份,反而她越掙紮越痛苦,將她當成鳳驚鸞的李氏還有曾老太婆只會越高興!

清理好痕跡後,沐凝跟著容楚出了廂房.

土豪大人蹲在沐凝肩頭,心翼翼地四處張望,身為一個臥底,就算到了最後一刻,大人它也要盡忠職守!

彼時,曾老太婆所住的這間院子里漆黑一片,容楚竟然像是拎雞一般直接將沐凝給提溜起來,然後一縱身,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根本就不帶給沐凝任何的反抗機會的!

沐凝雖然不至于恐高,但就這麼被提著衣領雙腳騰空飛躍,她還是很不適應.

當雙腳終于落地,她只覺天旋地轉,腳下一陣發軟.

"這麼沒用,以後本王怎麼帶你出去?"容楚嫌棄地冷哼一聲,袍一卷,便拉著沐凝進了一間客棧.

當然,還是飛身從二樓窗戶進去的.

沐凝站都站不穩了,哪還能注意到容楚了什麼,坐在那里好一陣子,她才緩過一口氣來.

……

當漫長的*終于過去,太陽升起,空氣中彌漫著鮮花的芳香.

對于沐凝來,昨夜的那一場血腥殺戮就仿佛是做夢一般,她站在窗口望著不遠處鳳府那高聳巍峨的門楣,黑眸緩緩眯緊.

很快,華安的大街巷就傳開了一個消息,鳳府的二爺和三爺昨夜突然暴斃,由于三爺尚未娶親,所以鳳府的曾老太太決定今日先給三爺娶鬼妻,然後再辦喪事.

娶鬼妻,也叫配陰婚,通常一些大戶人家的子女在尚未婚配前去世的,家中老人心疼子女在下面孤單,就會給他們配門陰婚.

在華安,這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但是令百姓們訝異的是這配陰婚通常很是講究,必須要找尋年紀差不多大的,死了也不能太久的,而且和陽間通婚一樣,也是要配八字的.

所以往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能找到適合的鬼妻鬼夫.

然而這鳳府里,昨夜三爺才死,今天就要娶鬼妻,才讓人們心生懷疑.

難道,這即將要被配陰婚的女子,也是鳳府花錢買來的?

可是,哪有那麼巧的事啊,三爺剛死,就能找到一個新死的少女?

一時間,華安城內幾乎所有聽了鳳府要辦陰婚消息的人,都一窩蜂地湧去了鳳府位于西郊的祠堂.

此時的鳳家老宅一片死氣沉沉,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徹夜未眠.

吉時快到的時候,一輛輛馬車載著鳳家所有的人往西郊祠堂行去.

西郊,鳳家祠堂.

這西郊原本是鳳家一開始的老宅所在,後來鳳家先祖發達了,才在華安城里建了新宅,這原來的宅子也便成了擺放鳳家祖宗神主牌的祠堂.

此刻,只見祠堂外人山人海,全都是來看熱鬧的.

人群中有二人特別顯眼,其中那名男子一身華麗衣飾,容貌俊美不似凡人,一身渾然天成的貴氣仿若有實形一般縈繞在他周身,讓周圍的人都不敢近他半步.

男子身邊還有一名身量纖細嬌的女子,雖然女子的頭臉都被黑色的紗巾裹住,就連眼睛都隱在了紗巾之後.

但眾人還是被她那一身並不亞于她身邊男子的高貴氣質所震驚.

這兩人是誰,似乎華安城內從沒有見過氣質如此尊貴無雙的男女啊!

或許是由于容楚與沐凝的氣質太過特別,令人從心底里感到膽怯,也沒人敢和他們搶位子,于是這祠堂前視野最好的地方就屬于他們了.

沐凝頭臉都裹在紗巾里,她覺得氣悶,所以時不時就要趁人不注意悄悄掀開紗巾透透氣.

容楚則是一身冷冽地站在那里,觀察著鳳家的這座祠堂.

沐凝用眼角的月光瞥一眼容楚,心中忍不住暗自腹誹,這妖孽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錯藥了,昨夜從鳳家老宅出去後就一直裝深沉,問他話也陰陽怪氣的.

"吱吱吱……"土豪大人從沐凝胸前探出腦袋,綠幽幽的大眼睛望定了沐凝藏在紗巾後的臉.

沐凝一把就將土豪大人摁了回去,她就知道土豪這貨也不是什麼好鳥,昨夜到現在它是看到她這張臉一次,就狂笑一次!

而且這貨笑起來完全不顧沐凝心,不是捶地就是仰倒在地捧著肚子!

想了想,沐凝還是忍不住開口,"我出恭王爺,哦不,高貴的攝政王殿下,您倒是告訴我,我這臉上的鬼妝到底怎麼才能卸掉呀!"

沐凝好糾結,從昨晚到早上出門前,她都不知道洗了多少次臉了,可是這臉上的鬼妝就是洗不掉,依然還是那麼倔強地存在著.

"卸不掉!"容楚睇過來一眼,十分冷靜地道,"這是西域香粉,一旦沾上,就永遠除不掉,本王府中有一個櫃子就是用這種香粉刷的,十年了都沒褪色!"

容楚不無得意地道.

可是這個消息對于沐凝來卻是個噩耗,她頓時苦了臉,"那怎麼辦?難道我要永遠頂著這張臉?"

不要啊,這麼恐怖詭異的一張臉,她半夜起來看見會被嚇出心髒病的!

"哼,關本王屁事!反正你不頂這張臉也很丑!"容楚絕世俊美的面容上貴氣天成,看一眼賞心悅目,但他出的話卻讓人很想找個鞋拔子抽他.

沐凝咬唇,狠狠瞪一眼容楚,要不是看在這妖孽昨夜救了她一命的份上,她絕壁立馬就脫鞋去抽他!

同時她心中卻在想著,也不知簡牧塵簡大教主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弄出可以剝離她面上屬于鳳驚鸞的假臉!

沐凝低頭沉思,所以她並沒發現此時容楚看向她的那樣深邃的目光.

"來了來了!"人群忽然開始sao動起來,土豪大人立刻躥到了沐凝肩上站著,它幾乎是和沐凝同時伸長了脖子看去.

數十輛馬車幾乎是眨眼間就到了祠堂前,曾老太婆在丫鬟婆子的攙扶下步下馬車,只是短短的*時間,曾老太婆那一頭原本只是花白的頭發竟然全白了,本就佝僂的腰身更是又彎了幾分.

就連走路都要人攙扶,顯然,兩個兒子的死對她打擊非常大.

若不是那對惡鷹般的眼睛依然銳利,如今更添了凶狠,沐凝幾乎都無法將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可憐的老太太和鳳家那個比毒蛇還要狠毒的老太婆聯系起來!

在曾老太太身後下車的是李氏,此時的她雖然臉上表刻意表現出悲傷,但她那眼睛卻是漾滿了得意的光.

之後便是白雅琴紀氏以及一干鳳府的女眷,待到所有人都下了馬車,便有下人去最後面那輛馬車里抬出了兩個人.

或者,對于知曉其中內的容楚沐凝以及鳳家的人來,那是一尸一人.

尸體自然便是鳳武才,那人嘛,在鳳家人眼里,當然便是即將要與鳳武才辦陰婚的鳳驚鸞了!

此時的鳳武才躺在架子上,一身新郎官的色婚服,胸前還掛著球.

他的頭和身體已經被縫合在了一起,若不細看,都看不見脖子上的針眼.

但由于鳳武才死了*,頭顱掉地上時,左臉被砸壞了,所以他臉上也被上了妝,當然也是那種紙人的詭異妝容.

當鳳府的下人們抬著鳳武才的尸體走過的時候,站得近些的圍觀群眾都不禁感覺一陣毛骨悚然.

但他們的注意力隨即便被那具"女尸"所吸引.

可是那具女尸臉上的鬼妝太濃,根本就看不清她原本長相,而且她一直躺在那里,沒半點聲息,也的確像是一句尸體.

就在抬著鳳琦兒的架子經過沐凝身前的時候,沐凝忽然發現容楚似乎是彈了一下手指.

無形的勁風悄無聲息地擊中了鳳琦兒的肩胛處,沐凝便見鳳琦兒似乎是皺了下眉頭.

沐凝頓時扭頭去看容楚,毫不意外地在這只大妖孽那勾畫精致的唇角發現了一抹壞笑.

這妖孽還真是夠壞的!

沐凝原以為容楚就是讓睡得暈死過去的鳳琦兒頂替她去鬼嫁,卻沒料到他竟然更狠,鳳琦兒的啞xue被點,不能話,身子又不能動,但意識卻是清醒的.

當她看到她竟然要被嫁給傻子的尸體配陰婚,一會不定就要和傻子一起被裝進棺材埋入地下,這樣的驚恐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呆鳥,是不是愛上本王了?"容楚發現沐凝在看他,頓時一勾唇角,對她露出一個邪魅狂狷的笑來.

上篇:087 傲嬌王爺     下篇:089 血洗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