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93 雪腮堆霞,絕世美人  
   
093 雪腮堆霞,絕世美人

彼時午後日光正好,窗外一池碧水蕩漾,閃耀的光芒反射在沐凝清麗眼眸里,映射出一張戴著銀色面具的詭異面容.

沐凝就這麼愣愣看著簡牧塵,那麼地近,他的眸深邃如海,眼底同樣漾著湖光,黑似墨染的瞳仁里是兩道讓她感到陌生的影子.

炙熱的氣息撲在臉上,淡淡的松木清香在鼻端與口中縈繞,心在加速狂跳著.

不給沐凝任何拒絕的機會,簡牧塵已然一手摟在她腦後,將她帶向他,他將她壓在那書架上,猛地含住她粉唇.

"唔!"沐凝倏然瞪大雙眸,這一刻,她終于反應過來.

"放開!"她怒極,雙手撐在簡牧塵胸前,奮力想要推開他.

然而,沐凝卻沒想到正愁找不到機會再深入一層的簡牧塵正好在她松口的那一刹那,龍舌挺進,長驅直入.

他將舌喂入她口中,濃烈的男子氣息隨即湧入,如蘭似竹,冷冽中透著一絲清雅迷人的淡香.

"放開我!唔,討厭!"沐凝覺得自己與簡牧塵還沒有親密到這種能隨意親吻的程度,她很生氣,生氣地想要推開他.

可是她的手推在簡牧塵身上,卻像是推到了鐵塔,根本就無法撼動他分毫,反而由于她的氣怒呢喃,貝齒松開,他的舌愈發肆無忌憚地在她口中肆虐起來.

相較于第一次在凌陽侯府屋頂上的那一吻,這一回簡牧塵明顯熟稔了許多.

他吸吮著她口中猶如天山雪蓮般清冽甘甜的馨香,黑如墨染的眸中仿佛燃起了兩簇火苗,那麼地熾烈.

沐凝原本還想掙紮,可是她雙手突然就沒了力氣,只能軟軟搭在簡牧塵寬廣的肩頭,她的呼吸也陡然變得急促起來.

簡牧塵吻地實在太凶猛,沐凝感覺自己快要受不住了,她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一股熱氣沿著脊椎瞬間襲上頭頂.

像是有什麼要在身體里爆炸了.

無法反抗,沐凝只能被動承受這一吻!

然而沐凝所不知道的是,在簡牧塵眼中,此時的她雪腮堆霞,眼神嬌媚而迷離,尤其是她身上似乎還散發著一股清幽的香味.

這一切都讓因為身中奇特蠱毒而不能碰任何女人的簡大教主血脈賁張,從來都是一流的定力,也被眼前絕美的少女破壞了!

不但是簡牧塵,恐怕此刻就算是十世修行的大德高僧,也會在看到這樣一張清麗絕俗的容顏後,迷了佛心.

簡牧塵深吻著沐凝,面具後的眼眸貪婪看著她容顏,即使心中早有准備,然而方才當他第一眼看到她褪掉人皮面具後的容顏,也被徹底驚豔了.

她的眼睛很大,眸子黑而亮,像是養在清澈泉水中的兩枚黑色琉璃,清透而明亮,顧盼間,神采飛揚,仿佛銀河中的繁星盡落其間,又仿佛聚集了這世間所有山川大河的靈氣.

當她定定看著他時,簡牧塵只覺自己從來都是淡然冷漠的心,都酥了.

她的美是那種靈氣逼人的美,沒有任何攻擊性,卻偏生叫人看過一眼後,就再難忘記,只想將她捧在掌心里,從此悉心呵護,看她綻放.

瓊鼻粉唇,無一不美.

不畫而黛的眉長長飛入鬢角,為這一張美得已然讓人無法呼吸的臉平添了一絲英氣,並不似那嬌養在深閨里的花兒.

不知過了多久,簡牧塵終于松開了沐凝的唇,只是,他仍然抱著她,垂著眸,目光深邃而迷醉地看著她.

沐凝輕喘著,玉臉緋一片,蝶翼般的睫羽不停翕動,她感覺唇上火辣辣得疼.

猛然間,沐凝抬眸,方才還染了迷離的眼眸瞬間如覆薄霜,清冷若天上新月,素手猛地揚起,照簡牧塵臉上就抽了下去.

然而,就在沐凝的手剛揚到半空,卻被簡牧塵一把握住,他挑眉,"你想以下犯上?"

"你輕薄我在先!"沐凝眸光清冷地怒聲道.

"你認為我是輕薄你?"簡牧塵抿唇,目光也瞬間冷了下來,突然一聲冷喝,"你可以走了!"

沐凝聞一愣,她以為自己聽錯了,"你什麼?!"

"要本座第二遍?"簡牧塵松開握著沐凝的大手,後退幾步,拉開與她的距離,他整個人的氣息也再次恢複到沐凝于*樓初見他時的那種邪魅深冷,"滾!"

沐凝氣得都要哭了,這男人怎麼這樣?親了她,占了那麼大便宜,竟然翻臉就翻臉,還讓她滾?

幾句好話會死啊!

沐凝狠狠咬緊了唇,看著簡牧塵邪冷面容的清靈眼眸里布滿了怒火,她一跺腳,"滾就滾!"

罷,沐凝就往門外沖.

然而沐凝氣怒之下也不看著腳下,剛跑出兩步,她就發現自己一不留神竟然踢到了花架上.

"嘩啦啦"是花瓶掉落在地發出的碎裂聲.

"啊!"緊接著,便響起沐凝吃痛的輕哼.

但最讓沐凝感到驚懼的卻是當沐凝發現自己無法維持平衡,正以一種臉朝下的姿勢往那一地碎花瓶上倒去之時,她不由哀嚎出聲,"簡牧塵我草你大爺!"

就在沐凝離地面不過一尺距離,她都能在那一地碎花瓶的碎塊里看到自己扭曲的臉時,身旁忽然掠過一陣微風,一只大手輕輕挽住沐凝纖腰,勁力一收.

眨眼間,沐凝便落在了一個溫暖寬厚的懷抱中.

再次化險為夷,沐凝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聽耳邊響起簡牧塵冰冷無波,仿佛那忘川之水的嗓音,"剛才的話再一遍!"

"啊?我什麼了?"沐凝抬眸看著簡牧塵.

她身高只及他肩頭,每次看他,都要使勁仰著腦袋.

就在這一刻,沐凝眼前忽然現出另一道華麗到幾乎是sao包的身影,她好像是才發現,簡大教主與那個sao包妖孽似乎差不多高呢!

而且三皇子容飛廉,以及德王爺容皓遠似乎也是這個身高.

嗯,看來,這就是美男的標准身高!

只是簡牧塵看起來似乎更健壯些,容大妖孽則更像是畫中走出來的人!

簡牧塵見沐凝竟然發起呆來,冷眸一眯,"你想草誰?"

"草你大爺!"沐凝幾乎是下意識脫口而出,但剛出口,她就立即捂住嘴.

眼珠子一轉,她突然就冷了臉色,清冷眼眸睇了一眼看不出表的簡大教主,十分傲然地道,"讓開,我要滾了!"

著,沐凝便掙開簡牧塵放在她腰間的大手,剛想邁步,腳尖上忽然傳來一陣刺痛.

"啊!"沐凝頓時驚呼,伸手就抓住了簡牧塵大手,方才還一臉傲然,突然就眼淚汪汪看著他,"腳痛!"

"不滾了?"簡牧塵眯眸.

"簡牧塵,腳痛!"沐凝抿唇,聲音也軟了下來.

"叫本座什麼?"簡牧塵冷哼一聲.

"師父!"沐凝趕緊改口,而且還陪上了一副笑臉,如果沐凝有尾巴,現在肯定也在拼命搖著.

哎,可不是她沒骨氣,而是她就在方才快要摔倒的一刹那,忽然想起自己如今所處的險境.

先不她身上舊傷還沒調理好,就是如今華安鳳家已徹底消失,鳳子建和凌陽侯府還能存在多久都是個問題.

沐凝如今還是以鳳驚鸞的身份生活,鳳家一倒,她肯定也會被連累.

所以她今天來找簡牧塵,也是在想能否通過他給她換一個身份,從而徹底擺脫鳳家!

所以,現在無論簡牧塵什麼,她都不可以滾!

"本座輕薄你,你還叫本座師父?"簡牧塵邪冷唇角揚起,似乎是在冷笑.

"沒有沒有!師父喜歡阿凝才會親阿凝!"沐凝覺得自己實在太不要臉了,這麼肉麻的話也能出口.

"阿凝?"果然,簡牧塵的注意力被這個名字所吸引,他挑眉,"你的名字?"

"嗯!"沐凝忙不迭點頭,她想通了,楨襙算個屁啊,她會不會嫁人都不一定,還是先保住命要緊!

在這個時空,她所能依賴的,似乎也只有簡大教主一人了!

好不容易才抱緊的大腿,可不能就這麼輕易放開.

他愛親就親吧,對于她這個從21世紀穿越過來,還曾經留學歐美的的現代人來,親個嘴打個啵不過就是日常禮儀而已!

根本就不代表什麼!

何況簡大教主接吻的技術也確實長進不少,已經不像第一次那樣咬得她嘴疼,吸得她舌頭都快被吃掉了!

嗯,這一次他親得她還挺舒服的!

而且這具身體臂膀上沒有守宮砂,在古代,守宮砂對女人來意義可是非同凡響,沒有守宮砂肯定就是已經被破身的了.

所以算起來,她也不虧!

沐凝不斷地給自己進行心理暗示.

簡牧塵只見她嘴里嘀嘀咕咕,那對羽扇似的長睫扇啊扇的,就仿佛蝴蝶的翅膀,撓的他心癢癢.

不過,如果簡大教主知道沐凝此時心中竟然是將他當做了那專門干伺候女人那種事的倌,不知冷漠的簡大教主是否會當場暴走.

很顯然,沐凝這一撒嬌,簡牧塵還挺受用,他直接就抱起沐凝往一邊竹椅走去,將她放下,他便俯身,褪去她右足的鞋襪.

當那一只仿若美玉雕琢而成的玉足出現在眼前,簡牧塵隱在面具後的黑眸也不由一亮.

沐凝緊張地看著簡牧塵,她是生怕他也會像容楚那般玩弄她的腳,她口味還沒重到那種程度!

不過,沐凝隨即便松了口氣.

還好還好,簡牧塵的節操還在,他雖然也摸了摸她的腳,但是那顯然是在檢查她到底扭了哪里.

簡牧塵似乎是察覺到沐凝松了口氣的樣子,他抬眸,深深看了沐凝一眼,眼底似乎有異常複雜的光芒閃過.

沐凝的腳扭得倒並不嚴重,就是踢到花架的地方青了,簡牧塵寬厚溫暖的手掌替她揉去了疼痛.

一時間,書房里寂靜無聲,兩人都沒有話.

沐凝努力不去看自己玉足被簡牧塵握在掌心里的樣子,他麼的,她的腳竟然還沒他的手大!

可是,她怎麼覺得似乎有哪里怪怪的!

"主子,青雪回來了!"落影在書房外恭聲稟報.

"讓她去靜室!"簡牧塵替沐凝套上鞋襪,起身後聲音冷淡地道.

"你要罰青雪嗎?"沐凝有點緊張,她也跟在簡牧塵身後往外走.

青雪做事很認真,一定是發生什麼事了,她才會突然消失不見的.

"你確定你要這麼出去?"簡牧塵卻轉身看著沐凝,他眼底霎時又起火焰.

"對哦!我的臉變了,你有鏡子嗎?"沐凝又發愁了,她和鳳驚鸞肯定長得不一樣,這麼出去,肯定會被人猜疑.

萬一傳到皇後那個瘋女人的耳朵里去,她其實是頂著一張假臉,肯定是敵國派來的細作,到時候那個瘋女人肯定又要來找她麻煩.

沐凝眼珠子忽然一轉,要麼,干脆就徹底擺脫鳳驚鸞這個身份算了.

可是,當沐凝將這個想法跟簡牧塵一,簡牧塵卻立即反對,"不行,你用鳳驚鸞的身份比你自己這張臉要安全!"

"什麼意思?"沐凝不懂.

簡牧塵不語,只見他手一翻,不知從哪拿出一面銅鏡,遞到沐凝手中,"自己看!"

沐凝一臉呆愣地看去,只是一眼,她便徹底怔住了,"這,這是我?"

天哪,這鏡子里的絕世美人竟然是她嗎?

難怪簡牧塵方才會把持不住,就是此刻沐凝自己看到這張清靈美麗的臉,也覺得心跳加速.

然而也只是那麼一瞬間,手中銅鏡轟然落地.

沐凝忽然扶著額頭,陡然間,眼前好像有數幅畫面掠過,沐凝悶哼一聲,她只覺腦袋里像是有萬千冰針刺過,密密麻麻的痛.

"這個戴上!"簡牧塵手中多了一件薄薄的水狀物體,他伸指輕撫沐凝臉頰,面具後的軒眉微微蹙起.

"什麼東西?"沐凝努力不去想腦海里那一幅幅可怖的畫面.

"水月鏡天!"簡牧塵不多解釋,直接將那水狀的東西貼到沐凝臉上.

神奇的是,沐凝沒有感到一絲不適,再低頭時,便見落在地上的銅鏡里映出原本屬于鳳驚鸞的那張平淡無奇的臉.

沐凝忽然在想,或許簡牧塵的確實有道理,如果她真的以她自己的本來樣貌出去,實在是太招搖了,而且她腦海里方才那些一閃而過的畫面也讓沐凝心生警惕.

這具身體的原主,似乎並不像她所想象的那麼簡單!

只是,總這麼躲著也不是辦法,她總要查清楚被追殺的原委,還有她之前所看到的那一幕的真相!

懸崖,白衣男子,匕首,猖狂的笑聲……

究竟是誰要置她于死地?!

……

今天這*一吻,就在沐凝的氣惱和簡牧塵莫名火氣後又突來的溫柔對待里結束.

沐凝發現,自從被親了一回,還真是一回生二回熟,與一開始會感到尷尬不同,今天她和簡牧塵鬧了這麼一出,竟然還能相處自若.

哎,誰叫她有求于他呢!

只能忍了!

*****

飛鳳樓其實是雪龍教的總部,外表平凡無奇,但其實這方圓十里之內都布置著九宮八卦陣,尋常人根本就找不到進來的路,就算誤打誤撞進來了,也是九死一生.

因為在飛鳳樓周圍布置著雪龍教內"兵"者一脈,專司護衛飛鳳樓.

就像是之前跟蹤沐凝的那輛馬車,還沒看到飛鳳樓的影子,就已被兵部悄悄處理掉了.

而飛鳳樓內的靜室,則是用來處罰犯錯的門人的.

青雪承認,她昨日確實過于輕敵了,她完全沒想到,在鳳家的那座老宅里,竟然還隱藏著那般頂尖的高手,她在那人手里竟連百招都走不過.

若不是得隋七出手相助,她怕不是要當場被那人格殺,而不是只傷了腑髒那麼簡單.

可是後來隋七去追那人,卻一直未返,她重傷在身,在柴房昏迷了*,直到今日午時方才醒來.

一醒來,她便去找尋沐凝下落,卻見整座鳳宅都空空蕩蕩,她走出鳳宅,只見遍地死尸,血流成河.

原來竟是恭王下旨將鳳家滿門抄斬了!

青雪擔心恭王會報複沐凝,一並將她算在鳳家人中處斬,她不顧重傷,一直都在那死尸堆中翻找,直到確定其中並沒有沐凝,這才放心.

青雪原以為自己這次一定逃不掉了,入了靜室,她如此重傷在身,七天無水無食物的生活,她肯定熬不過去.

然而,令青雪沒想到的是,她剛被關進靜室不過一刻鍾,就又被放了出來.

簡牧塵站在門前,"如果再有下次,提頭來見!"

青雪羞愧地跪倒在地,"謝主人不殺之恩!"

"你跟本座來!"簡牧塵黑眸冷凝,淡聲道.

沐凝沒有跟過去,簡牧塵的事她並不想知道太多,她來這世界的原因還是未知,不定那一日她再醒來,又是睡在她那棟豪華公寓的大*上.

既然注定無緣,所以,她並不想在這里付出感.

而且沐凝也在思索著簡牧塵方才的話,他是要她去鳳子建書房找那什麼"霽月遺書"?

他要她暫時還用鳳驚鸞的身份生活,但也答應再過一段時間,會給她一個全新的身份,徹底擺脫鳳家!

有了簡大教主的這個承諾,沐凝也放心不少.

而且聽簡牧塵的語氣,似乎容楚暫時並不會動凌陽侯府,沐凝不由猜想,難道那只大妖孽也是想要可能在鳳子建手中的那本"霽月遺書"?

問完了青雪,簡牧塵並沒有繼續待在飛鳳樓,而是迅速離開.

這讓沐凝忽然有一種錯覺,特麼地,她怎麼感覺簡牧塵今天好像是特地在等她過來的?

不對,一定是她多想了!

沐凝搖了搖頭,將腦中的那點臆想甩掉,並且一直在心里警告自己.

不可以動心!

她是不屬于這里的!

一旦對某人動心,那就會有了牽掛,有了牽掛,她就真的回不去了!

******

當夜,凌陽侯府內一片靜悄悄的,彌漫著一股壓抑蕭索的氣息.

沐凝照例從侯府後門進來,卻不想,剛回到梅苑,她便見鳳子建正焦急地坐在梅苑里,似乎在等她!

上篇:092 魂燈     下篇:094 紅鸞星動,究竟嫁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