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97 容楚的怒火!  
   
097 容楚的怒火!

恭王府,紫月軒.

容楚回府時已近深夜,他已換下了上朝時所穿的那一身華麗之極的紫色蟠龍深袍,此時著黑色窄錦袍,束金龍玉帶,愈發襯得那身材頎長偉岸.

"王爺!"葉冰一見容楚,便恭敬行禮.

容楚腳步不停,走到巨大的金絲楠木書案後坐下,溥公公立即將從宮中帶回的尚未處理完的奏折全部擺好.

"東西拿到了?"容楚問道,他隨手拿起一本奏折,手執朱筆批閱,

"是!拿到了!"葉冰轉頭,"送進來!"

那兩名先前去凌陽侯府的侍衛奉命進來,其中一人手中捧著一個木盒.

從拿到東西時起,他們就一直捧著,不曾離身.

因為他們知曉,王爺這般慎重,那位凌陽侯府三姐所給的東西一定是非常貴重的.

所以,他們不敢大意!

"叩見王爺!"兩人行禮後,便將木盒奉上.

溥公公接過來,剛一打開,就覺一股異香撲鼻.

"好香!"溥公公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

容楚也聞到了這絲絲縷縷沁人心脾的香味,他從奏折中抬起頭來,卻不是看那木盒里的東西,而是問那兩名去取東西的侍衛,"你們拿到東西的時候就這麼香?"

"是,王爺!"那兩名侍衛答道,頓了頓,他們又道,"鳳三姐,這是她特地為王爺准備的,王爺一定會很喜歡!"

他們並不知道鳳三姐送給王爺的是什麼,因為當時鳳驚鸞是背著他們將東西放進去的.

但他們還是聞到了那股沁人的幽香.

"她真這麼?"容楚聽那兩人轉述沐凝的話,劍眉一蹙,他覺得這話從鳳驚鸞口中出來,怎麼好像有點詭異!

"是,王爺!"兩人恭敬道.

即使直覺告訴容楚,肯定有哪里不對勁!

然而那木盒里飄出的香味實在是太誘人了!

即使從來都是定力驚人的容楚也感覺到血脈賁張,幾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行了,你們下去!"容楚聲音里有著刻意壓抑的波動.

他放下手中奏折,黑如墨的鳳眸里已然跳躍起狂喜的火焰.

因為傳中,鳳神族月女就是天生血有異香!

而且鳳神族月女的承繼,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就是憑借血脈的傳承!

容楚雙眸猛地亮起,簡直都快要放出綠光了!

月女的血,那可是人間大補啊!

"王爺!"葉冰和那兩名侍衛退了出去,溥公公將木盒放在桌上,只是當他從那股幽香中回過神後,卻又眼皮一掀,立刻"咦"了一聲.

"王爺,您看這是什麼?"溥公公眉頭皺起,眼神奇怪地看著盒子里的東西.

容楚也在看到那兩片長長的浸滿血液的布條時,蹙了劍眉.

他伸手拿出一片,便發現這玩意的造型就像個帶翅膀的鞋墊!

此時,只見那"鞋墊"上浸滿了鮮的血液,仿佛雪中寒梅,陣陣幽香撲鼻,端是十分得誘人!

"這鳳三姐還是別出心裁,給王爺血,用個瓶子裝就是了,怎麼想起來用布片的啊?"溥公公目中露出驚訝神色,一邊還嘖嘖歎道,"不過這鳳三姐可真是大方咧,一下子就給了王爺這麼多血!"

"本王怎麼覺得好像在哪見過這玩意!"容楚卻擰著劍眉,鳳眸里閃著幽光,他總覺得有哪里怪怪的.

憑他對鳳驚鸞的了解,那丫頭吝嗇成性,身外之物她都舍不得,這攸關性命的鮮血,她卻這麼大方?

如果沐凝今天送來的只是指甲蓋那麼一點點的血,容楚肯定完全不會起疑心.

但就是因為沐凝這麼大手筆的送了滿滿兩張"鞋墊"的血,才讓容楚有不好的預感.

"王爺,要不要請鄭老來看看?"溥公公也不敢大意.

容楚凝眸,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不用!"

他相信那只笨鳥膽子還沒肥到敢弄假的血給他!

"那,奴才讓人將藥端進來!"溥公公一揚拂塵,弓著腰退了出去.

藥很快就被斷了進來,溥公公將藥碗放下,看著那兩張染血的"鞋墊"有些犯愁.

"王爺,這血要怎麼取啊?"還不等容楚答話,溥公公突然眼睛一亮,"有了!"

他隨即取了茶盞過來,倒了一點水進去,再將那"鞋墊"放進水中,鮮的血液立即湮了清水.

溥公公喜滋滋地看著那盞水迅速變,剛想邀功,眼前突然有閃電般的白光一閃.

"吱吱吱……吱吱!"

只見一個的絨白團子猛地撲到容楚身上,兩只前爪親昵地抱住了容楚胳膊,一臉激動幸福地不停在容楚身上蹭啊蹭的.

"髒死了!你幾天沒洗澡了!下來!"容楚一扭頭,伸手就將某大人給揪了下來,扔到桌子上.

土豪大人蹲在容楚面前的書桌上,長而闊的大耳朵抖了抖,還真掰著爪子數了起來,"吱,吱,吱!"

三天,高貴的大人它竟然真的三天沒洗澡了!

土豪大人認清了這個嚴重的問題,頓時羞澀地用兩只爪子捂住了毛毛臉.

"吱吱……"倫家這幾天是在練功啦,所以才沒時間注意個狐形象的!

"王爺,喝藥了!"溥公公已經將血水兌進了藥湯里,端起了藥盞就遞給了容楚.

容楚接過來,聞了聞,幽香沁脾!

長入鬢角的劍眉隨即一挑,容楚眼眸驟然亮起,這血還真是非同一般,竟然連藥味都壓下去了!

"吱!"土豪大人突然聳了聳鼻子,綠幽幽的圓眼睛滴溜溜一轉,就瞄見了被溥公公寶貝似地放在木盒里的"鞋墊".

"吱吱吱!"土豪大人綠眼睛猛地一亮,立即興奮起來,伸出爪子指著那豔豔的血巾,幾乎是口沫橫飛地向容楚賣弄起來.

"你見過?是不是在笨鳥那里看到的?"容楚卻顯然沒當回事,這是鳳驚鸞的東西,土豪這家伙一直跟鳳驚鸞在一起,它當然有可能見過這"鞋墊".

"吱吱吱吱吱……"是呀是呀,就是看到阿凝用的啊!

土豪大人一邊吐沫星子到處亂飛,一邊興奮地比劃起來.

于是,容楚便見那一個肥嘟嘟的絨毛團子做出脫褲子,爪子還裝模作樣往褲子里面放什麼東西,然後又一提褲子的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動作!

就連那毛毛臉上的表,都刻意學足了沐凝當時那不懷好意的笑.

此時,容楚已經喝進去一口藥了,但在看到土豪大人解釋完它是在哪里看到的這玩意後,他猛地意識到了什麼.

霎時間,只見容楚俊臉的顏色猛然變黑,鳳眸中,眸光劇烈變幻.

幾乎是眨眼之間,他已經"噗"的一口,將那口剛喝進去,尚且還含在口中的那藥湯給全噴了出去.

"王爺!是不是燙著了?!"溥公公急的是滿頭大汗,連忙跪倒在地,"奴才該死!"

容楚噴出那一口藥後,那張俊臉的表可不是一般的精彩,先是由黑變紫,再由紫轉青,接著便現出又青又黑的詭異臉色.

遽然間,容楚猛地將那一盞藥"砰"一聲重重拍在了桌上.

他的手勁何其之大,那藥盞直接應聲而碎,黑色的藥汁濺得滿桌子都是.

容楚全身氣息也隨即猛然改變,只見他額頭青筋暴跳,唇角緊抿,那一對絕世妖嬈的鳳眸內,更是有狂風暴雨正在翻滾.

"吱!"土豪大人被嚇了一大跳,立即夾緊了雙腿,爪子含在嘴里,怯怯看著容楚.

剛剛它感覺桌子都快要被主子拍碎了.

到底是誰,竟然惹得主子發這麼大的火?

"起來!"容楚突出長身而起,他眯起了鳳眸,目光深邃而冷冽地看著那木盒里的兩片"鞋墊".

唇,抿地更緊了!

雖然容楚表面看不出在生氣,但此時高貴的攝政王殿下心里早就已經快要氣得爆炸了!

他的臉色也青交錯起來,難怪他先前感覺好像見過這東西,原來還真沒錯!

容楚鳳眸眯緊,冷冷寒芒閃現,好你個鳳驚鸞,膽子夠肥的啊,竟然敢用女人的月事帶來戲弄本王!

果然是不想活了!

"走!"狂怒之下的容楚隨手將土豪大人揣進胸口,轉眼人影便已到了門外.

溥公公一頭霧水地連忙爬起來就跟著容楚出去了,他還不知道王爺究竟是因為什麼而生氣,竟然連藥都不喝了!

******

彼時,尚不知自己已經徹底惹惱了妖孽的沐姑娘睡得正香.

已是後半夜了,明月漸漸西移,月光透過窗戶落在了沐凝臉上,仿佛為她鍍上了一層銀輝.

她的臉色潤,睫毛又長又翹,嘟嘟的嘴也是勾著微笑的弧度,像是夢見了什麼高興的事.

月色下的臉雖然貌不驚人,但卻有一種十分神秘的氣質.

容楚無聲無息地站在*前的陰影里,就這麼目不轉睛地望著躺在*上,對他的到來完全毫無所覺的少女.

他的眼尾暈染著紫色,在月光下,妖嬈而魅惑.

只是此時他的眼神卻是沉如冰潭,泛著冷冽的寒芒,唇角亦是緊抿著.

如果沐凝醒著,她一定能看出來,容大妖孽現在的心很不好!

或許是本能的直覺,沐凝在夢中,總是感覺好像有一對陰森森的眼睛正盯著她.

就像是被一只餓了許久的凶殘狼王盯上了,頓時讓沐凝心中生出不妙的感覺.

幾乎就是在發覺有人上了她*的那一刹那,沐凝猛地驚醒過來.

沐凝立刻睜大了雙眸,她想看清來得究竟是誰.

但也正是在此刻,月亮隱入了云層之後.今夜天上無星,月色一隱,天地之間便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之中.

危險!

就在這一瞬間,沐凝忽然感覺後背寒毛直豎,全身的細胞都在瞬間示警!

"什麼人!"沐凝清麗眼眸中寒光一閃,她驀地冷喝.

同時,她並手成掌,毫不猶豫就向那人所在的方向砍去.

這個人給她的感覺太危險,她不清楚他的來意,所以必須先下手為強!

可是,沐凝這幾乎能在瞬間輕易割掉一個人頭顱的一掌,卻像是打在了棉花里.

她只覺一道柔韌勁力拂來,春風化雨般立即化去了方才那致命的一掌.

"鳳驚鸞!別挑戰本王的耐心!"容楚幾乎已經是忍無可忍.

"你,你是容,容——"沐凝一聽到那道宛如石上清泉般獨特而迷人的嗓音,頓時就是一愣.

黑暗中,他炙熱的呼吸撲在了她臉上,濃烈的龍涎香味,極致的妖魅氣息.

她努力睜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幾乎已經近在眼前的男人.

月亮恰好在這一刻移出了云層,月光灑落*前,沐凝立即便撞進了一對翻湧著怒火的深幽鳳眸里.

彼時,容楚的臉幾乎和沐凝的臉貼到了一起,他伏在她身上,唇角抿就了刀鋒般的弧度,他就這麼居高臨下看著眼中已隱有驚惶的少女.

"啊——"這一刻,沐凝陡然尖叫起來,她拼命去推壓在她身上的男人,手腳並用.

"還敢叫!?"容楚是真的怒了,鳳眸里眯起危險的暗芒,他修長雙腿狠狠壓住沐凝撲騰的鈺腿,大手伸到她胸前.

"嗤啦!"

沐凝胸前陡然一涼,她低頭一看,立即便見自己的衣襟已經被撕裂了,幾塊碎布條掛在身上.

此時的她只穿著一件嫩黃色的肚兜,或許是近日里胸部又發育了的緣故,沐凝才發現這原來挺合身的肚兜竟然變了.

肚兜緊繃繃鼓在胸口,幾乎都包不住那已然初現圓潤的雪峰.

沐凝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輕薄過,就是簡牧塵也只不過是親親她,還從來不曾有更加逾矩的行為.

"王!八!蛋!"沐凝氣得臉通,一股熱浪猛地沖上腦門.她怒瞪著眼前那張俊到人神共憤的臉,也不知是那根筋抽著了,沐凝忽然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啪!"這一巴掌頓時結結實實打在了容楚左臉上.

"鳳驚鸞!"容楚當即暴怒,"你好大的膽子!"

他顯然沒想到沐凝竟敢打他,那本就不好看的臉色更是黑得像是要滴出墨來,鳳眸里仿佛浸了萬年寒冰,那眼神,宛若刀鋒般射在沐凝臉上.

"我,我剛剛不是故意的!"被容楚這麼一看,沐凝心中突然生出一絲恐懼.

她扯著僵硬的笑臉,嘴角抽筋般道,"要麼,你也打我一下吧!咱們也算扯平了!"

著,沐凝將眼一閉,左臉湊到容楚跟前,"打吧!"

同時沐凝卻在心中暗罵自己,明明知道自己地位不如他,身手不如他,連心性的殘忍程度都比不上他萬分之一.

她拿什麼和他斗?!

何必非要爭那口氣呢!

原以為可以坑到他,卻沒想到是挖了一個坑將自己埋了進去!

沐凝一看容大妖孽這模樣就知道他定然是已經知曉她干的那好事了!

嚶嚶嚶,沐凝簡直給跪了,容大妖孽真不愧是妖孽,竟然連姨媽巾都認得啊,還這麼快就找上門來……

沐凝如果知道這一切都是土豪大人那坨狐狸告的密,她一定會當場揪光土豪大人全身的毛,讓它做一只無恥下流的無毛狐狸!

沐凝閉著眼睛等了半晌,卻並沒等來意想之中的疼痛,她狐疑地睜開眼睛,心中暗道,容大妖孽似乎並不是肯吃虧的性子啊.

正想著,沐凝忽然全身就是一僵,清麗雙目中倏地露出驚恐神色來.

"喂,你往哪看!"

沐凝又羞又氣,她趕緊伸手就要去攏自己胸前破碎的衣襟,這只無恥下流的妖孽,竟然死死盯著她的胸看!

瞧那幾乎要放出綠光的眼神,就像幾輩子沒見過女人一樣,簡直比簡大教主還要凶殘!

然而沐凝剛攏好衣襟,她的雙手就被容楚一把握住,不容反抗的力量,讓他將她雙手牢牢控制在了頭頂.

"你,你想干什麼?"沐凝手腳都不能動,此時她心中忽然生出不好的預感,嘴唇刷的一下變白,她眼中也染了驚惶.

"今ri你先是羞辱本王,方才又出了本王,現在你問本王想干什麼?你本王想干什麼?!"容楚鳳眸里暗光湧動,他冷冷看著身下少女,眼底有著不加掩飾的欲,望.

沐凝是真的害怕了,容楚這厮連剝人皮都毫不手軟,他現在……不會是想要強強,殲她吧……

"王,王爺,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您高抬貴手,別和女子一般見識啊!"

沐凝雙手被容楚鉗制,固定在頭頂,雙腿也被他狠狠壓著,她渾身僵直,難受地眼淚都快出來了.

"要麼您打我兩下!嗚嗚,王爺,我長的丑,還早就被男人睡過,您碰了我,豈不是髒了您自己嗎!"

為了保住清白,沐凝不惜自我貶低!

她可不想被容楚睡,這只妖孽簡直太壞了!

而且他這麼陰陽怪氣,不定那方面真的不行!

這個沐凝知道,男人一旦那活兒不行,心理就會*,然後就變著法子折磨女人!

"難道你不知道?"

聞,容楚呼吸驟然變得粗重,他目光凶狠地瞪著沐凝,幾乎是咬牙切齒地道,"本王就喜歡玩別人玩過的破鞋!"

"呸!你才是破鞋!你全家都是破鞋!"沐凝頓時惱羞成怒,破口大罵道.

廢話,被人罵破鞋她還能裝沒事,那她簡直就是個泥人了!

"辱罵本王,再記上一條!"容楚冷笑,他的眼神陰森邪魅,仿佛是從地底生出的彼岸花.

"嗚嗚,我真不是故意的!唔,別碰我!"沐凝再次變了臉色,不過,她這回是真哭了.

上篇:096 坑你沒商量!     下篇:098 容楚,我草你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