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98 容楚,我草你大爺!  
   
098 容楚,我草你大爺!

"沒有沒有!女不是那個意思!王爺英明神武,英俊瀟灑,玉樹臨風,一樹梨花壓海棠,嗚嗚,就是再借女一百個膽子,女也不敢辱罵王爺啊!嚶嚶嚶……"

沐凝變臉比翻書還快,剛剛還橫眉怒目一副要呸容楚一臉唾沫星子的悍婦模樣,突然就換上了一臉諂媚加討好.

只見那對清凌凌的眸子里,水光盈盈,看上去可愛又可憐.

如果她有尾巴,現在肯定是可著勁兒地搖著.

哎,破鞋就破鞋吧,雖然有點傷自尊,但保住清白更重要!

姑娘她雖然來自那個性觀念十分開放的未來社會,但也不是你這只妖孽想睡就能睡的!

"你不敢?本王瞧你膽子可肥著呢!"可是容楚卻不買賬,深眸中翻滾著怒火.

話音剛落,那修長大手就已經覆到了沐凝胸前剛剛才發育了一點的嫩冪冪上.

"喂,你往哪摸!"霎時間,沐凝全身一震,仿佛有電流從那只覆在她胸前白兔的大手上傳來,瞬間湧遍周身.

這一瞬,沐凝全身都在發抖,不是冷,也不是害怕,而是一種不知名的戰栗感覺,令她心跳驟然加速.

容楚也在撫上沐凝胸前肌膚時,頎長身軀倏然一怔.

他能感覺得到,就在方才他碰到她的刹那,有一股極致戰栗的感覺從他手掌所覆的地方瞬間湧遍了他周身.

仿佛花朵的藤蔓,緊緊纏縛住了他,那樣激烈的電流瞬間便彙聚到胯下那一點!

膨脹!興奮!

如此美妙,更加震撼!

可是那種得不到紓解,像是快要爆炸了的感覺卻又令人這樣難耐!

沐凝掙紮不開,眼看著容楚突然俯身,他絕世俊美的容顏竟然貼到了她胸前,而他的唇,也瞬間含住了那一朵的紛嫩莓.

"啊,不准碰那里!容楚,你個王八蛋!"沐凝氣急了,口無遮攔大罵起來.

然而她罵一句,容楚就咬她一下,很快,沐凝胸前本來如雪的肌膚上已然布滿了齒痕.

雖然容楚並沒有咬得很重,但那種微疼麻癢的感覺卻令人更加難耐,而且他這麼做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沐凝都快氣暈了.

她後悔了,明知道自己惹不起大妖孽,還偏偏上趕著去捋虎須,這回要是連自己都給賠進去了,她真不如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王爺求您放了我吧!我知道錯了!"沐凝雙手雙腿都被控制,她只能拼命扭著身子,想要躲避,嚶嚶哭泣著求饒,"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可是沐凝卻不知道,她身段本就窈窕,肌膚又是勝雪榮光,這一扭,她本就不盈一握的纖腰那弧度更是美得讓人移不開目光.

而且早就打定了主意,今夜好好懲罰沐凝的容楚哪會聽她的,初嘗甜頭的男人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就八光了她全身的衣服.

沐凝感覺身下一涼,她頓時驚恐看去,臥槽!竟然連內,褲都被扒了!!

她還來著大姨媽呢!!!

"容楚,我草你大爺!"沐凝頭皮一炸,血色瞬間沖上頭頂,她整張臉都脹成了鴿子血的顏色,幾乎是狂吼出聲,"老娘大姨媽來了,你就算想強!殲!老娘!也不要撿今天啊!"

可是容楚卻不理沐凝,此時他正盯著沐凝身下,興奮得眼都綠了.

他方才甫一退下她底,褲,一股比之先前從木盒里聞到的那種香味還要濃郁百倍的幽香霎時撲鼻而來,仿佛寒梅冷香,卻又比梅香更加悠長沁人.

但更令容楚心跳加速地,還是當他看到這樣一具美到了極致的身體.

即使屋內黯淡得幾乎看不到一尺之內,然而那如羊脂美玉般的身體卻像是在發光一般,雪潤的瑩光為她平添了一絲神聖的氣息.

而她的身體更是無一不美,纖腰長腿,膚光勝雪.

雖然略顯纖瘦,胸也平了點,但只要假以時日好好將養,必然能長成他喜歡的模樣!

尤其是她下面那里——還真是漂亮!

容楚看得眼都直了,伸手就想去摸.

沐凝感覺到容楚一直緊緊鉗制她胳膊與腿的力道有松動的跡象,她怒極之下睜眼一瞧,便見這只千年妖孽竟然像沒見過女人似的,色米米盯著她下面看,就差沒流口水了!

沐凝簡直是又羞又氣,她性格再開朗,受過的教育再奔放,她也只是個從沒經曆過人事的處,女!

她什麼時候被男人八光了衣服,還離得這麼近,用如此猥瑣的眼神看過!?

而且還是看得那個地方!

沐凝只覺心頭一股火氣仿佛燎原之火,瞬間蓬勃燃燒,胸脯劇烈起伏著,她咬緊了貝齒,連頭發絲里都在往外冒著火氣.

就在容楚伸手想要碰觸沐凝幽谷的這一刹那,沐凝趁他不備,眼中射出清冷寒芒.

只見她陡地手腕一翻,乍一脫離了掌控,劈頭蓋腦就是一掌朝容楚打去.

"還敢來!?"容楚反應極其迅速,袍拂起,他大手霎時如鐵鉗般捏住了沐凝手腕,劍眉擰起,鳳眸中已然沉了暗芒.

沐凝等得就是這一刻,手腕被捏,她也不急,反而還眯起眼睛,朝容楚露出一個明媚的笑來,"王爺,您弄疼人家了!"

沐凝的語氣透著撒嬌,她的聲音亦是像只慵懶的貓咪.

容楚劍眉一挑,心頭驀地漏跳了一拍.

然而就在此時,他卻見方才還笑容明媚燦爛的少女,那嘴角的笑陡然變得詭異起來.

容楚還沒來得及警惕,就已察覺到一股凌厲的力道正朝著他胯下擊去.

"容楚你個王八蛋,連姑奶奶也敢動,姑奶奶今天就讓你斷子絕孫!一輩子做太監!"沐凝眼中陡然迸出凶悍惡毒的厲光.

她拱起鈺腿,毫不留地用膝蓋狠狠頂向容楚下,身.

沐凝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她敢肯定,被她這麼一頂,容楚就算那玩意不斷,也必然很長時間不能用!

哼,不是她心狠手辣,而是容楚這厮實在欺人太甚!

不給他點苦頭吃,他還以為她好欺負!

就在沐凝的腿狠狠頂到了容楚身上之時,室內,一時靜謐無聲.

兩人都沒有動作,容楚仍然伏在沐凝身上,鳳眸低垂,看著她.

沐凝嘴角則是已經露出勝利的笑容,她能感覺得到自己剛剛得逞了,她正等著聽容大妖孽發出慘絕人寰的慘叫聲呢!

只是屋內實在太暗了,她無法看清容大妖孽那命根子受創後的痛苦眼神,真是可惜了!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沐凝仍然沒聽到容楚的慘叫聲,她心里開始打鼓.

不會是她沒控制住力道,一下子將這妖孽王爺給頂暈過去了吧?

而且據男人那玩意最是脆弱,弄不好是會死人的.

這麼一想,沐凝頓時緊張了,完了完了,如果她一不心弄死了容楚,那她豈不是要陪葬?

如果陪葬的話,就要一輩子都住在地下陪著一具冰冷的尸體!

嚶嚶嚶,那還不如剛剛就給他上了算了!

"喂,你沒事吧!"沐凝想去摸摸看妖孽還有沒有氣,但她一動,才發現雙手仍然被容楚死死扣住.

這厮力氣還是那麼大,應該沒什麼事.

沐凝頓時松了口氣.

但隨即,沐凝便猛地瞪大了雙目,眼底瞬間染上了驚恐.

尼瑪,剛剛她那麼用力,都沒傷到容楚,他那地弟難道是金剛不壞的嗎?!

還不等沐凝多想,她忽然感覺眼前猛地一暗,炙熱的唇像是帶著火焰,狠狠烙到了她肩頭.

"啊!疼啊!"沐凝陡地驚叫一聲.

也是到此時,她才後知後覺地察覺到彌漫在四周的那正在燃燒著,如有實形的熊熊怒火.

不同于先前只是輕吮,這一回,顯然已是動了真怒的容楚是真的在咬沐凝.

他的唇放肆地在沐凝身上移動著,暗沉的鳳眸里挾著滔天的怒火,像是要將沐凝瞬間燃燒殆盡.

"放開我!"沐凝拼命扭動身體掙紮著.

但容楚顯然已經耐心耗盡,他手一揚,直接在沐凝肩頭一拂.

"唔!"沐凝頓時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她雙臂軟軟落下,右臂恰好搭在了容楚肩上,身子軟綿綿的,再也沒了力氣反抗.

"放開你?今夜你試圖行刺本王,信不信本王立即將你扔進天牢,剝皮剔骨!"容楚的聲音冷得像冰,帶著極度危險的氣息.

罷,他直接拿下沐凝落在他肩頭的藕臂,目光中透著鷹隼般的冷冽氣息,張口就咬了上去.

"你,啊!你別咬我啊!咬破了!"刺疼傳來,沐凝驚叫,可是她無法動彈,只能驚恐地看著容楚拿著她那只藕般的手臂吸,吮著.

他丫的,竟然咬破了她臂上的肌膚,吸血鬼般吸,吮起血液來.

"疼啊!"沐凝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她感覺自己那只手臂里的血正源源不斷被吸走.

沐凝開始害怕了,這大妖孽本就心狠手辣,剛剛她那麼對他,他肯定不會放過她了!

不定真的會關她進天牢,剝皮剔骨……

嗚嗚,就算他不剝她的皮,她今天大姨媽來了,本就失血過多,這貨竟然還吸她的血,這是要讓她血盡人亡嗎?!

"如果嫌命太長,你大可以再來一次!"容楚斜睨了緊閉著眼眸,臉慘白的沐凝一眼.

鳳眸眯起,他放下那只是有一道痕的藕白的玉臂,他唇角勾起冷然的弧度,大手驀地握住了沐凝一只玉足,火熱的唇又開始凌虐起沐凝那一身雪膚.

深如海的鳳眸,則一直都凝在了沐凝臉上.

彼時,沐凝全身無力軟倒在*,由于容楚的撩撥,她感覺自己全身都像是著了火一般,酥麻難耐.

她右腳被他捏著,又痛得要死.

可是,她卻死死咬著唇,清麗的眸緊閉,不願發出任何令她感到羞恥的聲音.

她當然不會嫌命太長,她只想好好活著,她還沒看遍這世間繁華,她怎麼舍得就這麼死掉?

算了,他愛怎麼弄就怎麼弄吧,反正這身子也不是完璧了.

"王爺,我,嗯,我月事來了,麻煩你,唔,一會進去的時候,輕點!"經過一番不算激烈的思想斗爭,沐凝決定還是先保住命要緊.

由于沐凝是閉著眼睛的,所以她並沒看見容楚在聽聞這話後,那陡然變得狂暴凶狠的眼神.

既然決定不再反抗,沐凝就在*上挺尸.

她感覺一股股熱流不斷湧出,褲子被扒掉,身下已然一片濡濕,空氣中飄滿了鮮血的味道.

沐凝感覺自己快要死了,她覺得身上所有被容楚碰過的地方都在汩汩往外流著鮮血……

……

沐凝再醒來時,已然是天光大亮.

她是被屁股下面粘膩的濕潤難受醒的.

可是身上好痛,又酸又痛,令她沒有力氣起身.

"姐,你醒了嗎?"青雪聽到聲響,在外面叩門.

"嗯,你進來吧!"沐凝聲音亦是軟而無力.

笑話,被一只妖孽狠狠折磨*了大半夜,就是個鐵人也沒了氣力!

"啊,等等!"沐凝陡然反應過來,立即驚叫一聲,"先別進來!"

尼瑪,她才想起來,昨夜她可是被八光了的,萬一被青雪進來看到她月事來竟然還裸睡,那她這一世英名可就毀之殆盡了!

沐凝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從*上跳下來,果然,她全身光溜溜的,連個布片都沒有!

而且全身布滿了青紫和齒痕,簡直不忍直視!

"臭妖孽,怎麼就沒頂死你啊!"沐凝簡直無語了,這大妖孽人品也太差了吧,玩夠了就一走了之,竟然連衣服也不幫她穿上!

里的男主在完事後,不都是溫柔細心地幫女主清理好身子,然後穿上衣服的嗎!!

沐凝心里憤憤罵著,可是昨夜的衣服都被容楚撕壞了,她趕緊翻箱子,找出衣服和褲子,手忙腳亂地穿上.

不過,沐凝也有點納悶,容楚那厮昨夜來時火氣那麼大,折磨得她那麼慘,她還以為他肯定要睡她呢.

結果他竟然只是玩弄她的身體,捏她的腳,並沒有更進一步的舉動.

這也讓沐凝愈發懷疑起容楚肯定是有難之隱!

"姐,你好了嗎?"青雪方才推門推了一半,被沐凝給喝止了,此刻聽里面翻箱倒櫃的,也不知道沐凝是在干什麼,她不由有些擔心.

"嗯,好了!"沐凝此刻正看著*上的一片狼藉,扶額而歎.

天啦,這*還能要嗎?

*褥和被子上像是開滿了梅,尤其是褥子上那塊,還被她睡出了屁股的形狀!!

沐凝捂臉,她覺得自己已經沒臉見人了!

"啊,好香啊!"青雪剛一推門走進,就聞到了空氣中彌漫的撲鼻異香,她不由深嗅一口氣,臉上都現出了陶醉神,"姐,你熏香了嗎?"

"沒有!"沐凝可沒心和青雪討論熏香的問題,她也沒聞到哪里香,現在她身上黏膩的很,她得去洗一洗.

"啊,姐,你月事來了啊!"青雪一看到被血染透的*鋪,倒是並沒露出嫌棄表,而是自然地走過去,打算收拾了這被褥去拆了洗.

但當青雪剛走到*邊,她卻猛地擰緊了眉頭,幾乎是迫不及待撲過去,"姐,這血!"

沐凝被青雪動作嚇了一跳,又聽她語氣驚惶,沐凝頓時緊張問道,"這血怎麼了?"

"這血好香!"青雪卻是莫名其妙回了一句.

"啊?我怎麼沒聞到?!"沐凝皺眉,除了沒有一般的血腥味外,她還真沒聞到什麼香味.

"這麼香,您竟然沒聞到?"青雪訝然.

"吱吱吱……"土豪大人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冒出來,麻溜地爬到沐凝肩上,也聳著濕潤的鼻子不停到處嗅著.

好香!真的好香!

某大人眯起了眼睛,也和青雪一樣露出了迷醉的神.

沐凝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她一拍腦門,卻是什麼也沒,一臉了然地轉頭走了出去.

看來,這具身體和她前世一樣啊,她記得前世里,她就是血有異香.

毫不誇張的,那時候和她住一個寢室的室友,都無比盼望著她一月一次的大姨媽時間.

她們只要靠近她一點,就能沾染了那香味,然後在外一整天,身上都能聞得到香氣.

因為那香味實在太誘人了,幾乎沒有人能抵制那*!

不過,沐凝自己卻聞不到.

所以她並沒有直觀的感受,此時她更想趕緊去洗個澡.

"姐!"

沐凝剛走到門外,夙墨迎了上來.

他依然是纏著那一臉的白布條,只露出一對綠眸,穿著寬大的風衣,看到沐凝,他便脫下了兜帽.

"我要洗澡!"沐凝也不去問夙墨昨天一天去了哪,他不想,她問也是白問.

她並沒察覺到夙墨對她有惡意,所以才會收留他,因為她覺得他或許只是想有個棲身之所而已.

夙墨低頭,隱去眼里的落寞,低聲應道,"我就這就打水!"

待到沐凝終于洗去了一身血汙,又取了先前簡牧塵給她的藥膏塗了身上被容大妖孽凌虐出來的那些青紫,已是快到巳時了.

簡單吃了點稀飯,沐凝痛定思痛,決定還是必須得有些護身的法寶才行.

她沒有武功,力氣又拼不過人,所以她只能發揮特長,弄些無形無色的毒粉,然後藏在最隱蔽的地方.

比如嘴里,或者指甲中!

這樣一來,一旦她遇險,大可以趁人不備,噴他一臉的五毒粉,再撓上一把,看那些敢打她主意的家伙還能不能囂張得起來!

"對了,青雪,隋七找到沒?"沐凝突然想起件事,她連忙喚來青雪問道,"他怎麼樣?沒事吧?"

沐凝已經從青雪口中得知那天隋七消失並不是那麼簡單,其實是因為他發現在鳳家老宅里有一個武功甚至還在他之上的絕頂高手.

上篇:097 容楚的怒火!     下篇:099 皇帝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