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099 皇帝的陰謀  
   
099 皇帝的陰謀

那高手就埋伏在花廳前的大樹上,當時青雪試圖進去救沐凝,卻遭那名高手攻擊,顯然那人是沖沐凝去的.

後來,青雪負傷,隋七拼死將那人引開,卻也令他自己失手被擒.

"找到了!"青雪臉色不大好看,很是擔心道,"昨天午後就已經送去了飛鳳樓,但隋七一直昏迷,主人也沒辦法救醒他!"

"連簡牧塵也沒辦法?"沐凝訝異挑眉,簡牧塵的醫術她可是見識過的.

而且她還聽青雪過,簡牧塵師承神農谷,聽起來就是非常牛叉的一個門派.

據神農谷醫術幾可逆天,活死人肉白骨都不在話下!

雖然這話的有些誇張,但也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連簡牧塵也束手無策的病症,那可就真嚴重了!

"晚上我們去看看!"沐凝心事重重道.

她從來都是個知恩圖報的人,隋七是為救她才受的傷,她當然不可能坐視不理!

"青雪,那現在——"沐凝轉頭,看了看外面,靜悄悄的一片,聽不到半點人聲,她用眼神問青雪,"還有人在這里嗎?"

"有!洛三和秦五在!"青雪老實地點頭,前日她跟沐凝從飛鳳樓回來時就發現了,主人竟然派了雪龍教內排名第三和第五的洛三與秦五過來保護沐凝.

這讓青雪十分震驚,要知道,隋七雖然在雪龍教排名第七,但他已然是江湖中最頂尖的高手了.

當初主人派隋七過來,就已經夠讓他們驚訝了,這回竟然連洛三與秦五都派過來了,還是只為了保護一個女人!

這也足以可見這名少女在主子心中的地位究竟有多重!

"兩個人?能叫他們出來見見嗎?"沐凝眸光一閃,問道.

她很懷疑簡牧塵派來的這兩人是不是玩忽職守了啊,要不然昨夜怎麼連容楚進來他們都不知道?

"能!"青雪點頭,主子了,沐凝的命令就是他的命令,她不敢不從.

沐凝只見青雪對著院子了句什麼,便有一道人影從院中的大樹上跳了下來.

而另一道人影則是從沐凝頭頂上方的橫梁上輕飄飄落下.

"嚯!"沐凝頓時被嚇了一大跳,這貨是什麼時候進來的,怎麼他一直待在橫梁上她都不知道?

"姐!"洛三和秦五同時向沐凝行禮.

沐凝看著眼前兩名都著黑衣,蒙面,只露出一對精光灼灼的眼睛的精瘦男人,心中暗道,果然是高手,就光看那對眼睛,就能看出這兩人絕對不是普通人.

"你們,昨夜有沒有發現什麼人進來?"沐凝眼眸凝起幽光,頓了頓,她問道.

洛三與秦五對視一眼,卻是同時搖頭,"不曾!"

沐凝凝眉,清麗眼中閃過疑惑,照理,以方才這兩人展露的身手,不至于連一個大活人進來都發現不了吧!

還是,那只妖孽的武功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竟然來去無蹤?!

沐凝咬著唇,但她也知道,既然他們都了不曾發現有人進來,如果她再問下去,難免會讓人覺得是她不信任他們.

所以沐凝只得將心頭疑惑壓下,只見她唇角彎起笑容,明眸燦然,"師父讓你們來保護我,我很感激,以後還要麻煩兩位多多費心了!"

洛三與秦五聞俱是一挑濃眉,似乎並沒想到眼前這名雖然貌不驚人,但氣質卻清麗無雙的少女竟然會如此客氣地與他們話.

以前他們也曾奉命去保護過某名地位尊崇的女子,但那女人卻對他們頤指氣使,完全將他們當做了下人,讓他們心里很不痛快.

所以洛三與秦五原本只想著只要能保護好這位鳳三姐的安全就行,其他的,他們能不現身就不現身,省的到時候又發生從前那樣不愉快的事.

"不敢!"此時,洛三與秦五心中卻是陡然升上一股暖流.

二人看向沐凝的冷淡眼神也緩和了下來,原來這就是被人尊重的感覺!

先前他們也不明白教主為何要派他們二人過來保護一個少女,也不知道向來神秘莫測的教主怎麼會收一個女徒.

不過,現在他們卻看清楚了一點,在這名少女身上,的確有著能夠吸引人目光的特質.

她就像是一輪明月,光芒耀眼,讓所有靠近她的人都心曠神怡.

洛三與秦五出去後,沐凝也轉身進了她專門放置藥材的地方.

只是沐凝心中卻起了一絲懷疑,難道容大妖孽武功果真已經那麼高了?還是洛三與秦五隱瞞了什麼?

*****

與此同時,皇宮.

容楚下朝後,照例去了禦書房批閱奏折.

葉冰隨即跟了進去,"王爺!"

"嗯!"容楚目光專注地批閱奏折,只隨意地應了一聲.

"屬下已查到,昨夜去侯府的那個人是鴻風!"葉冰面色冰冷地道,只是他眼神中卻閃過了一絲猶疑.

"鴻風?"容楚聞,手中朱筆猛地一頓,長入鬢角的劍眉抬起,那對勾魂奪魄的鳳眸里也少見的染了驚訝神色.

"是,屬下與他交了手,屬下敢肯定他就是鴻風!"葉冰語氣有些凝重.

"可鴻風為何要對那只笨鳥下手?"這也是讓容楚想不通的地方,他凝眉思索了片刻,突然抬眸,吩咐道,"去查一下,看鴻風最近和什麼人有過接觸!"

"是,王爺!"葉冰領命退下.

"王爺,藥熬好了!"此時,溥公公端著藥盞進來.

剛進來,溥公公就沖容楚不動聲色地點了下頭.

容楚眯了眯眸,眼神似有若無地向禦書房外西南方向瞥了一眼,嘴角瞬間勾起了冷漠的弧度.

也不多,容楚接過溥公公手中那藥盞,一仰頭就喝了下去.

溥公公接過藥盞,出了門,將藥盞交給太監.

他眼角的余光一掃,便見先前遠遠跟著他過來,一直站在西南窗前,盯著容楚喝下那藥的男人已經不見了.

"王爺,人走了!"溥公公關上禦書房的門,恭聲向容楚稟報.

"嗯!"容楚垂著眸,提筆在奏折上寫字,似乎並沒有因方才的事而分心.

溥公公卻是忍不住了,他刻意壓低了聲音,卻仍然難以抑制嗓音里的急切和焦急,"王爺,那藥您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您真的會沒有後代的!"

聞,容楚眼皮一掀,唇角勾起涼薄冷漠的弧度,濃而密的長睫顫了顫,露出那一對鳳眸里鷹隼般冷冽孤傲的寒光.

沒有後代,這不正是皇帝所希望見到的嗎?!

******

與此同時,乾元殿,皇帝寢宮.

一身明黃龍袍,枯瘦的皇帝正坐在寢宮的榻上,在他下首處,還坐著十幾個道士,他似乎正在聽這些道士們講授煉丹之道.

一道人影悄無聲息地進來,伏到皇帝耳畔,低聲了句什麼.

"繼續盯著!"皇帝一挑眉,蠟黃中帶了一點金色的臉上露出一抹陰森的笑容.

"是,陛下!"那人影像來時一樣,迅速消失.

"白四海!"皇帝遮著嘴,低低咳了幾聲.

一名年紀約莫四十多的太監躬身跑著進來,"陛下!"

皇帝招手,白四海附耳上去,也不知道皇帝在他耳邊了什麼,稍頃,便見白四海點頭,急匆匆跑了出去.

"李道長,來,繼續剛才的龍虎精丹!"皇帝像是沒事人一般,笑逐顏開地同那為首的道長話.

這些道士都是從全國各地征來的煉丹高手,是他長生路上的導師.

尤其是這位李丹風道長,自從他來後,皇帝服下他所煉制的丹藥,確實感覺精力充沛了許多.

所以皇帝對這些道士相當尊重.

"遵命,陛下!"那為首的李道長恭聲道,不過,就在他垂下的眼皮底下,卻有精芒一閃.

*****

不同于皇帝寢宮內的一派和樂,此時的皇後寢宮內,卻是彌漫著皇後的怒氣.

"為什麼鴻風沒有殺掉鳳驚鸞那個踐人!"皇後一大早本來是等著鴻風帶回來好消息的,卻不想等來的卻是鴻風仍然沒能殺掉鳳驚鸞的消息.

這怎不讓她生氣!

"鴻風,凌陽侯府內有絕頂高手,他不是對手!"張德全皺了皺眉,他不明白皇後為什麼一定要和鳳驚鸞那個丫頭過不去.

"你不是鴻風是排名天下第三的高手嗎?!難道還有人比他還厲害?"皇後眼中怒意勃發,陡然一拍桌子,聲音也跟著拔高了.

"臣也不知道,只是鴻風這麼,臣也不好多問!"張德全沉聲道.

"鳳驚鸞那個踐人到底什麼來頭,竟然有連鴻風都對付不了的高手保護她?!"皇後氣得咬緊了牙,端莊明麗的眼眸里也露出了惡毒的凶光.

"娘娘,簡牧塵竟然會派隋七保護她,想必那丫頭來曆很不簡單!而且她和恭王似乎也相熟,臣覺得,娘娘最好先別動她!"

張德全想了想,接著又憂心忡忡道."娘娘,鴻風,您私自放了隋七,門主很生氣,娘娘還是盡快找到門主要的東西才好!"

皇後聞,方才還布滿了凶色的眼睛里倏地掠過一絲驚懼,她咬了咬唇,卻是沒有再糾結要殺鳳驚鸞的事了,"派出去的人還沒有消息嗎?"

"沒有!"張德全擔心道,"娘娘,要不要再加派人手!?"

皇後卻好像很疲倦了,只見她身後揉了揉眉心,擺手道,"這事你安排吧!"

"是!娘娘!"張德全恭敬應道,隨即退下.

然而剛出寢宮大門,他眼中就露出了一抹不加掩飾地嘲諷.

哼,女人就是女人,一看到男人就沒腦子了.

尤其是皇後,她到今日竟然還敢對恭王抱有幻想,真是愚蠢!

他真不知道門主為何會選中皇後這個蠢女人,除了有皇後這個高貴的身份,不知道她還有什麼能讓人稱頌的!

張德全剛走沒多久,皇後有些累,她打算休息一會,也就是在這時,皇帝身邊的大太監白四海端著個托盤進來了.

"奴才叩見皇後娘娘!"白四海一看到皇後,就眯起了色米米的眼睛,雖然神態恭敬,但他的眼睛里卻有著赤,裸裸的輕視,"娘娘,陛下一會要來,請娘娘先用藥!"

白四海是個年過四十的太監,從皇帝還是太子時就跟著他了,向來非常得皇帝器重.

皇後一看到白四海端著的托盤里那一顆色的藥丸,她身體猛地一抖,面色陡然變得刷白,嘴唇上的顏色都褪掉了.

又,又來!?

皇後眼神驚恐地看著白四海將那顆藥丸遞到她面前,她沒動,牙齒狠狠咬緊了唇.

"娘娘!陛下就快要到了,如果娘娘沒用藥,被陛下發現,陛下又得龍顏大怒了!"白四海循循誘導,"到時候吃虧的還是娘娘!"

聞,皇後身子像是怕冷一般輕輕顫了顫.

"你們都出去!"終于,皇後咬牙接過了那枚藥丸,她的手都鼓起了青筋,卻是立刻清退了所有人.

只有白四海在場.

爾後,只見皇後竟然當著白四海的面,一件件脫去了身上正色代表著皇後尊貴無雙身份的鳳袍,接著,又褪去了裙子,褲子.

最後,皇後竟全身赤,裸地站在白四海面前.

白四海也沒回避,而是好像習以為常一般目不轉睛盯著皇後的身體看,那對猥瑣的眼睛里布滿了色,欲.

皇後渾身僵硬坐到軟榻上,臉色慘白,羞憤地緩緩大張,開雙,腿,她閉著眼睛,緊咬著唇,扭過頭去,伸手到身下,將那顆藥丸從下面塞進去.

白四海就跪在皇後面前,皇後一張開腿,他便將那隱秘的部位看得清清楚楚,他那八字眉挑了挑,忍不住吞了口唾液.

直到看著皇後下面那張嘴吞沒了藥丸,白四海方才收起赤,裸裸的眼神,露出猥瑣的笑容.

"娘娘先在這里等一會,陛下馬上就到了!"罷,白四海起身,先是將皇後大張的雙腿合攏,然後扶她躺下,隨即行了個禮,起身退了出去.

只是在退出門之時,白四海還是回頭又看了眼皇後那白花花的身體.

哎,這女人還真是美,尤其是那風萬種的模樣,看了令他這個早就不完整的男人都有點受不住了!

皇後躺在軟榻上,暮春時節,雖然天氣很暖,但她就這麼赤的裸裸躺在那,還是會覺得冷,但皇後卻不敢蓋被子.

因為她很清楚,一旦她忤逆了皇帝的命令,那麼等待她的,可就不止是皇帝那慘無人道的折磨了!

漸漸的,皇後只覺一股熱浪在下,體內化開,燥熱從那一點緩緩湧編了全身.

她開始覺得難受,忍不住伸手撫弄起自己的身體,仿佛身體里某一點已經在叫囂著空虛,急需有人來填滿她.

可是,為什麼那個老東西還不來?

雖然他那玩意又又細,做不了一會就不行了,她和他做那事時,幾乎完全感覺不到,卻還必須得裝出痛苦快樂的模樣,她早就膩了.

但他不來,她就必須等著,不能用自己的辦法紓解這難受的身子.

想到這,皇後不由又在心里狠狠咒罵起皇帝來,老東西,明明都已經不行了,還偏偏要服用那些什麼丹藥.

自己服也就算了,非逼著她也塞能讓人發的春,藥,真是讓她連想殺他的心都有了!

時間漸漸過去,皇帝仍然沒來.

皇後感覺自己是身體越來越難受,她口中發出無意識的呻,吟,視線也隨即變得有些模糊了.

就在此時,忽然有人推門走進,皇後轉眸看去,卻見是一個穿著月白色錦袍的高大男子,只見皇後眼神猛然一亮,聲音也激動起來,"楚,是你嗎?"

她雖然看不清楚來人的臉,卻能聞到男人身上的龍涎香味.

男人沒有話,隨即便開始脫去衣服.

"楚,我好難受,抱抱我!"皇後此時腦子已經混亂了,她只想要男人,要一個男人來狠狠地愛她!

她幾乎是迷醉地叫著容楚的名字.

男人並不話,迅速脫得精光,上了榻,男人便開始親吻皇後光潔的肉,體,兩人很快就滾到了一起.

寢宮內,頓時響起了令人耳心跳的yin靡聲.

*****

時間回溯到半個時辰前,容楚正在批閱奏折,忽見皇帝身邊的大太監白四海前來求見,並傳來皇帝口諭,要容楚過半個時辰,去皇後寢宮陪同皇帝一同用午膳.

容楚挑眉,並沒有懷疑什麼,因為皇帝約他去皇後寢宮用膳的事時有發生,所以容楚也沒多想,看時辰差不多了,就乘著步輦來了皇後寢宮.

不過,往常這個時間,皇後寢宮里都是人來人往,太監宮女都忙著傳菜,不人聲鼎沸,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般冷清清,好像沒人一個人在一般.

容楚舉步朝里走去,如果像平常一樣,皇帝現在應該是在皇後寢殿內.

但當容楚快要走到台階下時,他卻聽到了聲音.

女人呻,吟的聲音,還有男人低沉的話聲,以及肉,體撞擊所發出的聲音.

容楚蹙眉,女人的聲音他聽出來了,是皇後,但男人的聲音卻並不是屬于皇帝的.

容楚敏銳的感覺到就在他身後,有數雙眼睛正不懷好意地盯著他.

劍眉一挑,容楚那對暈染了紫色的鳳眸里霎時眯起了寒芒.

他冷冷勾唇,腳步不停,隨即朝皇後寢殿走去,像是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當容楚推開寢殿半掩的門扉,他一眼便看到就在正對著大門的那方軟榻上,正有一對渾身赤,裸的男女正在顛鸞倒鳳,激烈地做著那男女敦倫之事.

尤其是此時皇後正騎坐在男人身上,成熟誘人的女性身體起起伏伏,而她的神也是無比地陶醉,口中不停發出讓人骨頭都酥了的聲音.

容楚劍眉微微一蹙,只是一眼,俊美無雙的面容上,表霎時沉若深潭之水.

上篇:098 容楚,我草你大爺!     下篇:100 恭王不恭,遺臭萬年!(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