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02 王爺是君子!  
   
102 王爺是君子!

"那十萬兩黃金是我心甘願花的!不關王爺的事!"沐凝雙手捂臉,崩潰叫道.

她已然深知某妖孽的惡劣本性.

"唔,那可不行!君子重諾!本王既然允了要被笨鳥你包,養,就絕對不會反悔!否則傳揚出去,那像什麼話!"容楚眯眸,獨特迷人的聲線帶著一絲不容拒絕地強勢.

"王爺,求您還是別重諾了吧!"沐凝簡直是在咬牙切齒了.

其實她想的是,如果容妖孽你也算是君子,這全天下的yin賊都要笑了!

"你什麼意思?難道本王看起來不像個守諾的人?!"容楚聞,突然翻身,伸手就拿開沐凝捂在臉上的手.

沐凝一時沒反應過來,這一臉的悲憤和猙獰霎時全被容楚看了去.

"本王就知道你居心叵測!竟然敢嘲笑本王!"容楚狀似大怒,一把就掐住沐凝臉往兩邊扯.

"啊!疼!"沐凝去拽容楚的手,觸手滑膩,異香撲鼻,她不由在心里靠了一聲.

妖孽就是妖孽,不但化妝,還在手上塗那麼厚的膏脂!

熏死人了!

這麼一對比,沐凝霎時覺得簡牧塵那雙粗粝溫暖的大手,直接就秒殺了容大妖孽這比女人還要滑嫩的手!

容楚反握住沐凝的手,狠狠鉗制住她.

他眯眸,驀地冷笑一聲,語氣陰寒道,"你突然反悔,一定是有圖謀,你是不是想讓本王被禦史官口誅筆伐,遭千夫所指?!"

"嗚嗚,我沒有!"沐凝都快被容大妖孽的神邏輯給弄哭了.

他麼的,那些禦史官是腦子進水了,才會跑來要她守什麼包,養高貴的攝政王殿下的承諾!

"那你為什麼不願包,養本王!?"容楚居高臨下看著沐凝,那對狹長的鳳眸閃著鷹隼般銳利的冷光.

沐凝氣得都快翻白眼了,哪有這樣的人,竟然還強逼著別人來包,養他!

"王爺,您這尊神太大,我這廟供不起您啊!"沐凝不敢得罪容楚,現在她就像是砧板上的魚,任他宰割,所以她只好緩了語氣,眨巴著大眼睛,陪著心道.

"原來笨鳥你是心疼本王,擔心本王跟了你會受委屈啊!"容楚似乎很滿意沐凝的回答,他方才還冷厲的語氣也緩和了下來,甚至聲音里還透著一絲愉悅.

姑奶奶心疼你個大頭鬼!

沐凝頓時朝天翻了個白眼,若不是雙手還被容楚抓著,她真想用鞋拔子抽他!

"好吧,看在笨鳥你還算有點良心的份上,本王就原諒你這一次!"容楚好像心大好,一直緊抓著沐凝的大手也松開了.

然而,就在沐凝松了口氣,一瞬間,她整個人都被一股大力帶進了身後溫暖的懷抱里.

"不過,伺候金主,乃是本王應盡的義務,笨鳥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容楚大方地道,那聲音仿佛花間罌粟,帶著一絲魅惑人心的力量.

完,他還朝正扭頭想推開他的沐凝拋了個媚眼.

"我我什麼時候不好意思了!"沐凝氣得都快抓狂了.

"你好意思那最好啊!來,讓本王來服侍你吧!"容楚一挑劍眉,勾勒精致的唇邊揚起邪魅的弧度.

"我,我沒我好意思!"沐凝欲哭無淚,清麗眸中已經帶了火,咬著牙道,"王爺您日理萬機,還要千里迢迢趕來伺候我,真是辛苦您了啊!"

"嗯,笨鳥你知道就好!"容楚才聽不出沐凝語氣里的諷刺劍眉微蹙,"就是你這里實在太了些!"

"那可真是委屈王爺了!"沐凝眼里噴火,狠狠地磨著後槽牙.

"既然笨鳥你知道本王犧牲這麼大,那你還不趕緊自覺點!"容楚沒好氣道.

沐凝頭一歪,直接暈厥了事.

再這麼和容大殲賊溝通下去,她怕自己真的會吐血三升!

既然也不過他,打又不是對手,能夠殺人無形的毒粉也不敢對他用——她還沒蠢到那種不要命的地步!

先不這大妖孽本身就武功絕高,可能她還沒動手,就已經被他放倒.

退一步,就算是她成功得手,干掉了容大殲賊,可是她又哪能逃得過這只妖孽手下那些讓人聞風喪膽的黑風騎的手?!

與其到時候被剝皮剔骨,死無全尸,那麼現在只是被他欺負一下而已,也沒什麼了不得的!

她又不是這些古代視楨襙為生命的女子,被人摸一下手就要上吊自殺!

沐凝不停地在進行自我暗示,吃點虧,能保住一條命,還是值得的!

"這就對了嘛,真乖!"容楚見沐凝不再反抗,他眯眸一笑,那笑容瞬間燦如陽光.

沐凝心頭一顫,她扁了嘴,委屈地道,"我月事來了!"

"嗯,對!"容楚也沒反對.

沐凝頓時松了口氣,看來這只妖孽的節操還沒掉完!

但接下來當沐凝看到容楚不知從哪變出一只怪模怪樣,約莫有一尺長寬的東西墊到她屁屁下面的時候,她簡直震驚到已經無語了.

這,這東西怎麼那麼眼熟?

好像就是她自己做的那個姨媽巾的放大版!

尼瑪,她收回剛才的話,容楚這厮哪里是節操沒掉完啊,他分明就是從來都不曾有過節操!!

他竟然仿照她送去的姨媽巾做出超大紙尿褲?!

算了,她還是直接暈過去吧!

可是,暈厥這種事也是個技術活,哪能暈就暈啊,沐凝自我催眠了好半天,都沒能成功暈過去,反而都快神經衰弱了.

但容楚聞著空氣中讓人心神迷醉的香味,容楚感覺到無比的興奮.

這一瞬,容楚鳳眸里幽光明滅,最終彙聚成極亮的耀眼明輝.

"記住,你是我的!除了我,不准讓任何人碰你,否則——"

這聲音如此迷人,仿佛石上清泉,又如花中罌粟,仿佛能蠱惑人心.

可是就是這樣一道好聽到極點的聲音里,所傳遞出來的卻是無比危險的信息.

沐凝猛地睜大清麗雙眸,迎上那近在咫尺的勾魂鳳眸,她的呼吸陡然變得急促起來,一顆心在胸腔內狂跳,粉唇抿緊,眼中卻染了極度的驚怖.

你是我的!

這句話,簡牧塵今夜剛對她過,他她是他的,她當時還沒來得及問他什麼意思,就被郭善打斷.

就在方才,容楚竟然也了同樣的話,而且他話中之意更加明確.

他她是他的,所以誰都不能碰她!

否則——

即使他話沒完,但沐凝卻清楚的知道,那後半句是:誰敢碰她,他就殺了誰!

"記住,你是我的!"

這幾個字仿佛魔音穿腦,一直都在沐凝腦中盤旋不去.

……

第二日一早,當沐凝醒來時,容楚早就不在.

她頓時忍不住在心里咆哮,容楚這厮的節操真的都被狗吃了!他竟然連姨媽巾都要!

真是讓人獸不鳥!

沐凝穿戴整齊後,青雪敲門進來,她一臉納悶,"姐,你昨晚不是要和我睡嗎,怎麼半夜又不見了!"

"哦,我回來拿姨媽巾的!後來怕吵醒你,就在這里睡了!"沐凝胡亂找個理由搪塞過去,但她隨即便凝了眼神,狐疑地問道,"青雪,你們晚上睡覺,就沒聽到什麼聲音嗎?"

"沒有啊!"青雪搖頭.

沐凝緊盯著青雪的眼睛,見她眼神清澈,並無躲閃,她知道青雪估計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不對呀,照理洛三與秦五都是絕頂高手,他們不至于發現不了容楚進她屋子的啊!

"姐,怎麼了?你是不是夜里聽到什麼了?"青雪見沐凝一連兩天問同樣的問題,她也有些疑惑.

"啊?沒什麼!"沐凝抿了抿唇,心思一轉,她突然問道,"青雪,洛三和秦五除了簡牧塵,還會不會聽令于別人?"

"不會!雪龍教十大飛龍都只聽令于教主一人!"青雪這次倒是干脆的搖頭了.

沐凝眉頭微蹙,她腦袋里似乎有什麼一閃而過.

"不過,姐,除了教主之外,洛三與秦五倒是有可能還會聽一個人的命令!"青雪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道,"是恭王!當初教主與恭王相交一場,教主曾贈予恭王一塊飛龍令,但凡有飛龍令的地方,十飛龍都會聽令行事!"

沐凝聞心中疑惑頓解,但隨即她不由咬牙,原來容楚那貨竟是有這個勞什子的飛龍令,難怪他能在洛三和秦五眼皮子底下來去自如!

真是他娘的坑爹啊!

還有,原來這事歸根結底,還是簡牧塵的錯,要不是簡牧塵給容楚這個什麼鬼飛龍令,她這一身清白又怎麼會被毀掉?!

沐凝越想越氣,可是無論是容楚還是簡牧塵,她都得罪不起,也只能打落牙齒往肚里吞.

可是,這悶氣實在憋得她心口疼,不行,她得去發泄發泄!

再不發泄,她遲早會被氣出病來!

沐凝出了門,徑直朝鳳子建的書房走去.

她得盡快找到那本霽月遺書,只有找到這本書,簡牧塵才會給她安排新的身份,到那時她就可以擺脫現在這種尷尬的局面,開始自己嶄新的人生了!

到時候,可就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她一定要跑到天涯海角,讓容楚和簡牧塵都找不到!

……

沐凝剛走到書房門前,就被門口兩個厮給攔了下來,"三姐,沒有侯爺的吩咐,您不能進去!"

"我就是進去找幾本書看看!"沐凝面色一沉,故意擺出一副威嚴的面孔.

同時她也在心里冷嗤,的一個凌陽侯府,沒什麼權力,那書房的安全措施倒是做的十分到位,讓人不懷疑都不行!

"三姐,求您別為難的,的也是聽令行事的!"那兩個厮一臉為難,他們都知道現今在凌陽侯府,惹誰都不能惹鳳驚鸞.

豈不見所有曾經惹過她的人都已經倒了大黴?

但是他們也不敢隨便讓人進鳳子建的書房,畢竟他們的主子還是現在的凌陽侯.

"那算了!哼,等父親回來,我一定要去問問,我堂堂侯府三姐,竟然連書房的門都踏不進去,這究竟是何道理!"

沐凝也不堅持,眼兒一眯,她氣勢十足地掃一眼那兩名膽戰心驚的厮,冷聲道.

罷,裙擺一旋,轉身就走.

不過,沐凝倒是看出來了,鳳子建的書房里絕對藏著什麼秘密,否則一個無權無勢的凌陽侯,這書房竟然連進都不讓人進,肯定有鬼!

原本沐凝是想等鳳子建回來,再去書房一探究竟,但晌午剛過,她沒見鳳子建回來,倒是收到了宮中的請柬.

太後娘娘要舉辦晚宴,招待前來大乾的各國使臣!

然而,收到太後的請柬卻讓沐凝非常驚訝,經過上次太後壽宴之事,太後應當是非常討厭她的才是,怎麼還會邀請她參加宮宴?

太後就不怕她再來上那麼一段氣吞山河的"狼兒叫""老虎叫""貓兒叫""老鼠叫"的,徹底破壞她的宴會?

而且這封請柬還是由太後身邊最得力的大太監李蘭英送來的!

這就讓沐凝心中起疑了.

那李蘭英上回見她還頤指氣使,鄙視到底的模樣,她進宮,他還指使太監為難她,但他今日前來卻是一臉的笑容燦爛,左一個三姐,右一個三姐叫得十分親熱恭敬.

即使李蘭英掩藏的很好,但沐凝還是從他那垂下的眼角處發現了一絲陰狠和得意.

事有反常必為妖!

這是沐凝一直堅信的真理!

沐凝幾乎可以肯定,今晚的宴會絕對會是一場鴻門宴!

晌午的陽光,溫暖而耀眼,春日里,花香怡人.

沐凝拿著手中這精美的請柬,清麗雙眸卻是緩緩眯了起來,紛嫩的唇角勾起了玩味的弧度.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倒要瞧瞧,太後那個老太婆到底想玩什麼花樣!

————

上篇:101 師父,容楚不是好人!(8000+)     下篇:103 王爺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