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03 王爺吃醋了  
   
103 王爺吃醋了

宮宴是在晚上舉行,于是沐凝中午時好好睡了一覺.

她還不知道晚上究竟會有怎樣的血雨腥風,得先補充好體力!

沒有大妖孽的sao擾,沐凝睡得特別香.

一覺醒來,已經到申時了,按照沐凝前世24時計算,就是大概下午三點半了.

青雪進來給沐凝梳妝,依然是簡單的發髻,沐凝沒什麼首飾,雖然上回皇帝禦賜了些,但皇家的東西戴出去實在太張揚了.

土豪大人投奔她時帶來的那些珠寶又太華麗,她戴不了.

好在前幾天她出去買藥材的時候,順便買了些珍珠飾品,雖然不怎麼值錢,但好在還算漂亮.

于是青雪選了幾支珍珠發釵插進那墨黑的發髻里.

"姐真好看!"青雪望著鏡中即使面容平凡,卻依然掩不住一身清麗無雙氣質的少女,由衷贊道.

難怪連從來都不近女色的主子都會為她傾倒!

只有相處過,青雪才知道眼前這名少女是多麼的特別!

"吱吱吱吱吱吱!"*不見狐影的土豪大人不知道從哪躥了出來,見沐凝正在梳妝,某大人連忙跳上妝台,一臉諂媚地捧著兩只前爪連連作揖.

"你也想進宮?"沐凝看著土豪大人那副諂媚樣,黛眉一挑,十分大方地道,"那好吧,今天就帶你進宮見見世面!"

某大人頓時朝天翻了個白眼,嘁,什麼叫帶大人它進宮見世面?

那座破皇宮,大人它都不知道進出多少次了!

而且大人它還曾在皇帝老兒的龍*上撒過尿呢!

梳妝整齊,沐凝一把抓起明顯肥了一圈的土豪大人往胸口一塞,土豪大人頓時幸福地偎依在沐凝胸前白兔上,雙眼都在冒泡泡了.

出門時,沐凝見夙墨正站在樹下看她.

沐凝以為夙墨有話要,然而當她轉眸看向他時,卻發現夙墨已經低頭走開了.

黛眉微微一蹙,沐凝不禁輕輕搖了搖頭,這個夙墨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個性還真是十分古怪.

上了馬車後,土豪大人自覺地在軟凳上癱成了泥,雖然皇宮不咋樣,但皇宮里的糕點大人還是很喜歡的!

大人它為了晚上這頓,中午飯都沒吃,所以現在得好好保存體力.

"姐,那個夙墨……"青雪咬了咬唇,似乎有話要.

"夙墨怎麼?"沐凝挑眉問道.

"沒,沒什麼!"可是青雪猶疑了下,卻又抿著唇搖了搖頭.

沐凝眸光深深地看著青雪,她記得青雪第一次看到夙墨時,神就不太對勁,青雪似乎知道些什麼.

但青雪不願意,沐凝也不勉強.

因為她明白,如果夙墨對她心懷惡意,青雪肯定不會坐視不理,所以青雪所知曉的,應當不是什麼攸關她性命的大事.

"吱吱吱!"正沉思間,沐凝忽然聽到土豪大人興奮的聲音.

她一抬頭,便見肥碩滾圓的某大人正扒著窗戶,一對綠眼直勾勾盯著某個方向.

"看什麼呢?"沐凝也好奇地看過去.

"吱吱吱!"美男,有美男呢!

土豪大人大耳朵激動地抖個不停,一只肥爪子拼命指著某個方向.

"哇!真有帥哥呢!"還是異域風的!

沐凝順著土豪大人所指的方向看過去,眼前也是驀地一亮.

只見路上熙攘的人群中,有一行人正慢慢走來,當中最引人矚目的,便是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的白衣男子.

這男子約莫二十來歲,不似大乾男子束發戴冠,他一頭烏黑墨發都散在身後,只用一根青色的帶子綁著.

他的面容清俊,眉眼深邃,雖然清瘦,但那氣質卻高潔如天上皎月.

此時金烏西墜,溫暖陽光灑落在他身上,仿佛為那一身如雪的白衣鑲上了一層金光.

仿佛感覺到有人在看他,那男子緩緩回眸,望向沐凝所在的方向.

然而也就是在他回眸的這一刹那,沐凝所乘坐的馬車恰好駛過,男子看向那絕塵而去的馬車,疏朗的眉宇微微一凝.

"大殿下?"跟在男子身側的一名穿著火裙子的少女輕聲詢問.

"無事!"步清城伸手掩住嘴唇,輕輕咳嗽了幾聲,垂下的眼眸內,卻有著一絲失落掠過.

就在剛剛那一瞬間,他竟然仿佛感覺到阿凝的氣息!

或許,是太想她了吧……

馬車里,沐凝卻坐在那里發怔,就在剛剛那一瞬間,她感覺心頭倏地湧上一股酸澀的味道.

鼻子也是酸酸的,她突然好想哭!

然而比起沐凝緒的突然變化,土豪大人卻是正伏在墊子上捶胸頓足,一副如喪考妣的痛苦模樣.

"吱吱吱吱吱……"

完了完了,剛剛它明明就指著它家主子要阿凝看的,可是阿凝竟然去看別的男人!

啊嚶嚶嚶,這下主子肯定要氣瘋了!

彼時,街道的另一邊,神駿非常的高頭大馬上,一身著深紫色團花繡銀絲八龍蟒袍,戴紫金冠,面如冠玉,眼尾描金,唇若丹朱的絕世美男子正黑著臉,緊抿著嘴角,陰沉沉盯著那輛疾馳而去的馬車.

這位俊美到極致的男子,自然就是高貴的攝政王殿下容楚了!

只是,即使此刻容楚仍然姿態優雅,但他的臉色實在不好看,周身都仿佛凝了仿若有形的冷厲煞氣.

為了晚上的宮宴,他百忙之中特地抽空趕回王府換了身衣服,剛剛他姿勢都擺好了,笨鳥竟然不看他!

容楚幾乎是在咬牙切齒了,該死的笨鳥,竟敢徹底無視他的存在,偷看其他男人,這是完全不將他昨夜的話當回事!

真是豈有此理!

容楚每次出巡,向來都是極盡華麗奢侈之能事,此刻他騎在駿馬之上,身後還有一輛金光燦燦的馬車.

四周都是一水的身穿內外黑,衣領處繡火彼岸花大氅,眼睛以下戴黑色半面鐵面具的黑風騎將士們.

在前頭引路的,則是八名身著藍色宦官服飾,一臉僵硬的太監.

這陣仗可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這些黑風騎的將士們俱是個個身有煞氣,他們往那一站,殺氣逼人,方圓幾丈之內都沒有人敢走近一步!

但是,容大魔王現在顯然是在生氣,這強大的煞氣驟然放出,竟然比所有從戰場上拼殺來的黑風騎將士們身上所帶的殺氣加一起還要濃厚百倍!

沿途百姓一看到攝政王儀仗經過,都是嚇得紛紛跪倒在地,身上冷汗滲出,哪敢抬頭去看一眼傳中比天神還要俊美的恭王殿下!?

以至于全大街上,只能聽到車輪轆轆的聲響,幾十人護衛的儀仗竟然毫無聲息,若不是此時正值白天,所有的百姓怕不是要以為這是陰兵過境!

與此同時,始作俑者沐凝仍然對剛剛所發生的事毫無所覺,方才那一陣莫名的鼻子發酸想要流淚的沖動過後,她便靠在窗前發呆.

她想起前世的自己,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亡還是消失,但無論是哪一種,爺爺肯定都會傷心欲絕!

還有這一世,她幾乎敢肯定這具身體的原主身份來曆絕對不簡單!

只是現在她眼前像是有著一層迷霧,讓她根本就看不清前塵往事,每每試圖窺探腦中記憶,卻都是頭痛欲裂.

一路胡思亂想,很快,馬車已到了宮門外.

沐凝到的時候,宮門前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都是帝都城里有身份的王公貴族們.

皇城內守衛森嚴,所有的人都得在這里換乘轎子進去.

沐凝囑咐青雪在這里等她,一下馬車,就有人熱地同她打招呼.

"鸞兒!"是容雨晴,她像是一只蝴蝶般,立刻就撲了過來,親昵地挽起沐凝胳膊,"我等你好半天了!"

"郡主等我干什麼?"沐凝不討厭容雨晴,相反,倒是挺喜歡這個直率爽朗的少女.

"你整天忙得不見人影,我去凌陽侯府找你幾次,你都不在!"容雨晴嘟著嘴,不滿道,那天沐凝在太後壽宴上唱的歌她很喜歡,她想找沐凝要曲譜.

兩人正話間,忽然見眾人都紛紛閃到了兩旁,讓出中央一道寬闊的道路,同時,沐凝耳畔也傳來一陣整齊有序的馬蹄聲.

沐凝一回頭,便震驚地瞪大眼睛,她只見遠處數十匹駿馬奔馳而來,但比起這麼大的陣仗,那當先一人卻更吸引她!

只見那人身著團花繡銀絲的深紫色八龍蟒袍,寬袍廣,駿馬奔跑時,他微微傾身,寬大的衣和冠上垂下的玉穗隨風飄揚,看上去華麗而瀟灑.

騎個馬還如此sao包的,不是容楚還會是誰!?

在容楚身後,還跟著數十名統一著裝的黑風騎將士.

這麼多人騎著駿馬一起奔跑,果真是氣勢恢宏.

"真拉轟!"沐凝也忍不住暗歎,別看容大妖孽整天描眉畫唇,整得好像是個娘炮,但他這身氣勢還真是非同凡響!

"是恭皇叔!"容雨晴眼睛也是一亮.

沐凝原以為容楚經過時,好歹也會看她一眼,畢竟他們可是連著兩夜有了肌膚之親,他總得有個表示吧!

但令沐凝沒想到的是,容楚根本就是目不斜視,連眼角的余光都不吝賜給她一點!

而且他全程板著臉,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錢不還一般!

最過分的是,那匹神駿非常的馬兒在經過沐凝身邊時,竟然一尥蹶子,頓時揚起漫天灰塵,沐凝被嗆得連連咳嗽.

連帶的和沐凝站一起的容雨晴都遭了秧,兩個嬌俏俏的妙齡少女霎時變得灰頭土臉,就像是是從土里爬上來的一樣!

這下子換沐凝黑臉了,你妹啊,竟然連容大殲賊的馬都敢欺負她!

沐凝氣得要死,她在心里暗暗問候容大妖孽的祖宗,忍不住沖容楚那已遠去的背影比了個中指.

但是此時,沐凝陡然認清了一點,容楚這貨分明就是想白玩她!

否則,他怎麼連一個眼神都吝嗇給她?

沐凝突然感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鸞兒,走吧!進去找個池子洗洗!"容雨晴十分淡定地道.

沐凝再扭頭一看,發現和她們一樣灰頭土臉的人竟然還不在少數.

但大家都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顯然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沐凝嘴角抽搐,心中卻在腹誹,進皇宮都不下馬,看來這只大妖孽享受的特權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今晚宴會舉行的地點是在桃夭閣.

沐凝與容雨晴下了轎子後,先是到液池邊擰濕了帕子,擦掉頭臉上的灰塵,然後便一路閑聊著朝深宮走去.

然而沐凝剛走了幾步,耳畔突然傳來一道驚喜激動的聲音,"阿凝?阿凝是你嗎?"

沐凝幾乎是本能地回眸,只是一眼,她便看進一對難掩激動的深幽眼眸里.

此時已是落日時分,天邊染了燦爛的晚霞,那人便站在晚霞與落日的余暉里,一身白衣如雪,面容清俊猶如那天上皎潔明月.

是他!

沐凝也認出此人正是之前她在大街上看到的那名異域帥哥.

先前她只是驚鴻一瞥,並沒有看清他的容貌,此刻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她才發現眼前的這張容顏竟是如此清俊,尤其是那眉那眼,清透明澈有如鏡湖的水.

"阿凝?你,你是……阿凝嗎?"可是,當男子看清楚少女的模樣後,他卻疑惑地蹙起了疏朗的眉宇.

只是,他還是不死心地問了一句.

"我——啊!"沐凝剛想回答,卻在這一瞬間,她倏地感覺後腦處像是有銳利的針狠狠紮進.

好痛!沐凝猛地抱住了頭,額頭冷汗大顆滾落,痛得臉都白了.

此時的她不但不出話來,就連雙腿都在發軟.

眼看沐凝就要當場摔倒.

"你——"男子見沐凝神色有異,他想上前扶她.

"不勞百靈大皇子費心!"陡然間,一道好聽的嗓音響起,仿若石上清泉,滴滴入心.

彼時,沐凝只覺眼前一黑,寬大的袍揚起,濃郁的龍涎香的味道頓時將她緊緊裹住,她感覺自己似乎是被攬進了一道寬闊溫暖的懷抱里.

"攝政王殿下!"步清城一看到容楚,立刻躬身行禮.

他雖然是南疆百靈國的大皇子,但百靈只是番邦國,在天朝上國大乾最尊貴的攝政王面前,他必須恪守禮節.

"來人,領大皇子去桃夭閣!"容楚面色沉郁.

罷,他也不管周圍人都在看著,竟然一把打橫抱起了沐凝,身形一動,轉瞬就沒了身影.

此時,與沐凝她們一起進來的所有賓客們都被這一幕給震驚地不出話來.

從來都是眼高于頂的攝政王殿下他……竟然抱走了鳳驚鸞?!

難道,他真的看上鳳驚鸞了?

一時間,所有人的八卦之火都在熊熊燃燒.

但是,更多的女人們則是碎了一地的心.

她們就不知道了,攝政王殿下到底什麼眼神,他那麼驚世卓絕的人,怎麼就能看上鳳驚鸞那個那個丑八怪呢!

她們當中隨便一個人拉出來都比鳳驚鸞要強啊!

另一邊,容楚當著眾人的面抱走沐凝後,徑直來到一處正盛放著各色薔薇的花架下.

他將沐凝心放下,他坐在長條石凳上,攬她在懷,讓她坐在他腿上,修長大手則是輕柔摁著沐凝後腦處.

土豪大人從沐凝衣襟探出腦袋,麻溜地躥出來,跳到容楚肩膀上蹲著.

"吱吱!"它也是一臉擔心地看著臉色煞白,眼眸緊閉,緊咬著容楚胸前衣襟,渾身都在發抖著的沐凝.

只是看到一個男人而已,雖然他長得帥一點,但能帥過它家主子嗎,怎麼阿凝這麼沒出息,竟然就這麼暈過去了!

土豪大人很是搞不懂!

"帶看朱果了沒?"容楚劍眉緊蹙,鳳眸里有著擔憂.

此時的他,半點不複平時那般妖魅浪蕩的模樣,而是一身氣息深沉如靜水深流.

"吱!"土豪大人連忙點頭,闊耳一動,它伸爪子就從口袋里掏出好幾顆約莫指甲蓋大的火色果子.

土豪大人今天穿了件水藍色的對襟褂,是沐凝設計,青雪縫制的,褂子前後一共有四個口袋,土豪大人出門前,順爪子就塞了一把看朱果,打算做零食吃的.

容楚拿過一顆,磕破了塞進沐凝口中,可是此時沐凝牙關緊閉,根本無法吞咽.

"吱吱吱!"親她啊!快親啊!土豪大人急的指手畫腳.

容楚冷冷斜了土豪大人一眼,某大人桔花一緊,頓時夾了尾巴逃跑了.

容楚似乎不想用口度給沐凝,但當他看到沐凝那慘白的臉色時,他還是將看朱果的果汁吸進口中,垂首便覆在了沐凝唇上.

感覺到沐凝吞下了果汁,容楚立刻松開了她的唇,就像是被燙著了一般!

就連那對暈染了金色的鳳眸內,也有著暗色的光芒一閃而過.

"好疼!頭好疼!"可是沐凝從昏迷中醒來後,卻是愈發痛苦地捂住了腦袋,她感覺腦子里就像是有斧子在鑿,讓她痛不欲生.

"該死的,不准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容楚加大了摁壓沐凝後腦處的力度,他的聲音仿佛帶了魔力,瞬間平複了沐凝煩亂的心.

可是,還是好痛!

就像是有鋼針從她腦中穿入!這樣的痛苦,讓沐凝忍不住全身都在顫抖.

驟然間,只聽"叮嚀"一聲,似乎有什麼掉了出來.

沐凝只覺身體一松,折磨的她生不如死的巨大痛苦也在這一刻緩解.

只是方才這一場突來的劇痛耗盡了沐凝的體力,此刻的她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所以,她沒有看到此時容楚那已然黑成鍋底的臉色.

該死的,她竟然因為一個陌生男人,生生逼掉了一根鎖魂針!

上篇:102 王爺是君子!     下篇:104 封為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