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04 封為郡主  
   
104 封為郡主

彼時,容楚垂首望著懷中依然眼眸緊閉,但臉色顯然已經好轉許多的少女,眯起的鳳眸內霎時卷起了暗黑的漩渦.

危險而冷漠!

在方才那陣突如其來的劇烈痛苦過後,沐凝意識也在漸漸恢複,但尚未睜開眼睛,她便察覺到一道極度危險的氣息.

沉悶而壓抑!

當沐凝聞到那股濃郁的龍涎香味,她心頭驀地一跳,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來臨.

而且沐凝也才發覺自己似乎是坐在男人的懷里!

"醒了還賴在老子懷里干什麼?!"

果然,沐凝眼睫剛一顫動,耳畔便傳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

雖然這嗓音十分好聽,但那語氣卻仿佛尖刀刮在骨頭上所發出的那種刺耳之極的聲響,讓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覺.

沐凝猛地睜開眼睛,一眼便看進一對眼尾描金的深幽鳳眸里.

沐凝一愣,嘴唇抖了抖,接著便一閉眼睛,猛地發出一聲驚叫,"啊——"

"你大爺的!鬼叫什麼?!"容楚眼角抽搐,他目光冷銳,狠狠瞪著沐凝,本就不好看的臉色愈發難看了幾分.

"你,你怎麼會在這?!"沐凝卻是驚慌失措地想要掙脫開容楚的懷抱.

這要讓人看見她和大妖孽這麼親密的行為,可就不得了了!

容楚拳頭握緊,只見他嚯得一下,猛然起身.

猝不及防之下,沐凝就這麼從他懷里一屁股摔倒在地,她揉著屁股,剛想罵這個沒品的妖孽,一抬頭,卻見眼前已經沒了人影.

沐凝愣住,連屁股都忘記揉了,她看看四周,突然一抱腦袋,哀嚎出聲,"容楚,我草你大爺!"

她真是服了這只沒品的大妖孽,莫名其妙帶她來這,卻又一聲不吭就走了,她對皇宮又不熟,還是個路癡,這要她到哪去找桃夭閣啊!

可是,沐凝剛吼了一聲,忽然感覺腦袋里再次傳來一陣鈍痛,像是被一把斧子狠狠敲了一下,震得腦袋里嗡嗡作響.

她只覺眼前頓時一陣暈眩,像是有什麼畫面在腦海深處一直蠢蠢欲動.

沐凝緊蹙著黛眉,忽然甩了甩腦袋,面上也現出了痛苦之色.

土豪大人不知從哪躥了出來.

"吱吱吱!"毛絨肥臉上,那對綠幽幽的眼睛緊張地盯著沐凝,它從褂的口袋里又掏出一顆看朱果,塞到沐凝嘴里.

香甜的汁液仿佛清冽泉水,霎時舒緩了那陣陣暈眩的痛楚.

但也正是在此刻,沐凝腦中忽然出現了一些畫面,不再像從前那般,一想窺探就會頭疼欲裂.

這一次,則是像那電影的膠片一格格地被放映出來,她清楚的看到了許多陌生的面孔!

可是,雖然沐凝很想知道有關這具身體的一切,但她也明白,貿然一下子接受那麼多的記憶,她腦袋肯定承受不了.

想了想,沐凝還是揉了揉眉心,努力壓下那些曾經被封住的記憶.

沐凝再起身時,臉色已然恢複了平靜.

她一抬眸,恰好看到有人經過,于是連忙喚住了那名太監,問了去桃夭閣的方向.

待到那一人一狐的身影消失,只見方才那名給沐凝指路的太監徑直走到一處假山的後面,恭敬跪倒,"王爺,還有何吩咐?"

身著八龍蟒袍的尊貴男子坐在石凳上,夕陽晚照,落日的余暉為他本就俊美非凡的面容鍍上了一層金輝.

他卻只是垂眸看著手心里那一根寸許長的金針,描繪精致的唇,緊抿如刀鋒.

半晌,容楚方才眯起眼眸,大掌也隨即握起,"下去吧!"

……

沐凝趕到桃夭閣的時候,宴會已經快開了.

"鸞兒快過來!"容雨晴一看到沐凝身影,連忙站起來招呼,她在自己身邊給沐凝留了位子.

沐凝剛打算走過去,便發覺到不對勁,怎麼這個桃夭閣里竟然這麼安靜?

長睫扇了扇,沐凝猶疑地抬眸看去,卻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在用一種異樣的眼神打量她.

今天來的賓客不少,基本都是上回太後壽宴出席的熟面孔.

但還有一些人沐凝並未見過,這些人都坐在貴賓席上,看樣貌穿著,似乎是異國人!

沐凝明眸一掃,便見太子容姜翼,三皇子容飛廉以及容姜飛,容皓遠等人也都在看她.

而且還都是眼神怪異.

鳳子建也在看沐凝,不過他的眼神則是敬畏中透著一絲驚喜.

看來,恭王殿下對鳳驚鸞果然不一樣,如此一來,一旦恭王殿下娶了鳳驚鸞,那他豈不是就成了恭王的岳丈大人?

到那時,他哪還用擔心自己爵位被廢?不定很快他就會平步青云飛黃騰達了!

比起男人們看向沐凝時的那種詭異目光,女人們則是更加直白——全部都是羨慕嫉妒恨!

尤其是鳳靜兒,她可是眼瞧著恭王殿下抱走鳳驚鸞那個踐人的,真真是氣得她牙都咬碎了.

她恨不得沖上去撕開鳳驚鸞那張偽善的皮,讓恭王殿下瞧瞧那里面到底是怎樣一副蛇蠍的心腸!

憑什麼,鳳驚鸞哪點比得上她,為什麼恭王和太子都要對她另眼相看!

真是不公平!

沐凝心中狐疑,但她又不好沖過去直接問這些人在想什麼,于是,她只得一臉納悶地走到容雨晴身邊坐下.

當然,坐下時,沐凝也成功收到了來自德王妃的一個白眼.

"鸞兒,剛剛恭皇叔沒對你做什麼吧?"沐凝剛坐下,容雨晴就湊過來,神神秘秘問道,她實在忍不住了,她都快好奇死了.

"啊?沒有啊!王爺會對我做什麼?"沐凝卻是愣愣地回答道.

她當然不會告訴別人她剛剛竟然坐了容楚大腿!

"沒有嗎?恭皇叔可是抱著你走的哎!"容雨晴顯然不信,她用胳膊肘一搗沐凝,*地擠眼睛,"老實交代,你是不是真的收恭皇叔做了面首啊?!"

沐凝頓時苦了臉,"什麼啊,王爺身份那麼尊貴,我哪敢啊!"

但沐凝此時心中卻因為容雨晴的話而心驚肉跳,什麼叫容楚是抱著她走的?她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還有啊,這一幕究竟被多少人看到了啊,大家看她的眼神那麼詭異是不是就因為容楚抱她了啊!

"鸞兒,你還當不當我是朋友啊,竟然連句實話都沒有!"容雨晴鼓起了嘴,顯然對沐凝的話完全不信.

"真沒有啊!"沐凝簡直是有苦難,她總不能她是被容楚當垃圾給丟了吧!

容雨晴還待追問,但此刻外邊太監幾聲尖利的聲音響起.

"皇上駕到!"

"太後娘娘駕到!"

"皇後娘娘駕到!"

所有的人都連忙起身跪倒,山呼萬歲,娘娘千歲,迎接帝後的到來.

皇帝,皇後以及太後入座後,眾人回到位子上坐下,但眾人私下里還是在討論剛剛傳的沸沸揚揚的那一幕.

恭王當眾抱走鳳驚鸞,這個消息簡直就像是深水炸彈,完全激起了這些王公貴族們的八卦之心.

一時間,眾人都在猜測,看來這恭王殿下是真的看上鳳驚鸞了!

只是不知道,恭王殿下會給鳳驚鸞什麼名分,不知道是妾室,還是庶妃?

不過,以鳳驚鸞的身份,最多也就是個側妃吧!

皇帝雖然不理朝政,但他暗地里布下的耳目並不少,這皇宮內外大大的事,還沒有他不知道的.

發生容楚當眾抱走鳳驚鸞這樣的大事,早在他來桃夭閣之前,就已經有人向他稟報了.

此刻,只見皇帝低頭飲茶,像是並不在意下面的大臣們在談論什麼,但他垂下的眼睛里,卻閃過冷漠的笑意.

皇後自始至終垂著眸,她臉色並無異樣,但她衣里死死握住的手掌,卻泄露了她此時已經怒到了極點的心.

倒是太後今夜似乎心不錯,一直在與陪同她一起進來的雪心公主話,偶爾地,還目光含笑地朝沐凝看過去一眼.

但沐凝卻一直低著頭,此刻她腦子里很亂,她雖強迫自己不去想,但那些記憶卻像是有生命一樣,拼命往她腦海里鑽.

然而,也正因為沐凝一直低頭,她才沒發現坐在對面的容姜飛看向她時,眼里的擔憂.

"攝政王駕到!"門外,太監陡地一聲傳報,眾人都跪倒迎接.

只有沐凝被嚇了一跳,還是容雨晴一拉她,她才反應過來,連忙跪下.

"王爺千歲!"

濃郁的龍涎香味帶起了一陣風,紫色衣袍華麗非常,那一角繡著蟠龍的袍悄悄拂過沐凝眼前,瞬間便已遠去.

"皇弟,來!"皇帝一看到容楚進來,眼睛便是陡然一亮,他竟然起身迎接容楚.

"皇兄!"容楚唇角含笑,只是那笑容卻未達冰冷眼底.

他不動聲色地抽出被皇帝緊握的手,嘴上是與皇帝在寒暄著,但眼角的余光卻淡淡掃過臉色稍顯蒼白的沐凝.

"開席吧!"容楚一到,曹太後也是眉開眼笑,她一聲令下,宮女太監們立即端著一盤盤珍饈佳肴,美酒果釀魚貫而入.

更是有宮中舞姬奉上優美舞姿,一時間,席上推杯換盞,談笑風生.

土豪大人早就不知道躲哪里去啃它最愛的糕點了.

但是沐凝卻沒心享受這一切,在這喧鬧的氣氛下,她的頭又開始隱隱作疼了.

"鳳三姐,方才多有冒犯,還請姐勿怪!"

忽然間,有溫潤的嗓音在耳畔響起.

沐凝抬眸,卻見一名身著異域白衣,清俊如月的男子站在了面前.

陡然間,沐凝眼前閃過了一幅幅畫面,每一幅畫面里都有眼前男子,溫潤如玉,清俊似月,他悉心地呵護著那個的女孩……

"清城哥哥……"沐凝眸中有一瞬的怔然,她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沐凝忽然有種鼻翼發酸的感覺.

"你,你剛剛叫我什麼?"步清城驟然聽到那已經刻入他骨血里的四個字,明澈雙目猛地瞪大,不但臉上神色變了,就連握著白玉酒杯的手都忍不住輕顫起來.

阿凝,你是我的阿凝嗎?只有阿凝才會這樣叫我!

步清城心中幾乎是在狂喜地呐喊了.

"啊?"沐凝猛地從怔楞中回過神來,她看著眼前男子眼中刹那迸出的狂喜,心頭驀地狠狠一痛.

"百靈大皇子可知在我大乾,是不准隨意和未婚貴族女子這般搭訕的!違者鞭笞三百!"

就在沐凝幾乎無法壓制住想要撲進步清城懷中的沖動之時,一道冷若冰泉的聲音忽而響起.

沐凝紛亂的心頓時像被一盆涼水澆透,恍然的明眸內也恢複的清明.

她下意識轉眸去看容楚,卻見他鳳眸中含了冷芒,望向她的眼神,透著十分的不善.

"是在下逾越了!"步清城心頭一驚,他連忙彎腰行禮,雖然面上露出謙遜神色,但方才仿佛燃燒起火焰的眼睛里卻仍然明光耀眼.

"雖不知者不罪!但大皇子也不是第一次來大乾了,下次記得別再犯這等不上道的錯誤了!"容楚冷哼一聲,的話有些陰陽怪氣.

"是!"步清城心中雖有不忿,但也不好在此時表露出來.

畢竟他現在還站在大乾的國土上!

此時所有人目光都朝這邊看來,他即使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那名相貌雖然與阿凝絲毫不像,但氣質卻是如此相似,都如那三月枝頭覆雪梨花的少女,究竟是不是他的阿凝!

但此時卻也不能再問.

步清城只得失落地回了自己的位子坐下.

皇帝眯眼看著沐凝,唇角忽然勾起陰森的寒意.

皇後始終垂眸不語.

因為步清城這一段插曲,在座的所有人又再次將視線都聚集到沐凝身上,眾人心中也是在納悶,怎麼這位百靈國的大皇子好像認識鳳驚鸞一般?!

此刻,太後突然朝李蘭英使了個眼色,李蘭英立刻清了清嗓子,"咳咳咳……諸位!"

眾人全部看向李蘭英,今天的宴會是太後辦的,想必太後是有事要宣布.

李蘭英見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這才滿意地躬身對曹太後,"太後娘娘,要現在宣旨嗎?"

"宣吧!"曹太後點頭,她目光和善地看向沐凝,一臉慈祥的笑意,只是那笑意卻未達眼底.

沐凝見曹太後與李蘭英同時朝她看來,心中頓時警惕.

"凌陽侯府鳳驚鸞,聽旨!"李蘭英揚高了音調,垂下的松垮眼角斜斜朝沐凝瞥來.

沐凝聞聲不禁凝了眉心,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太後此時宣旨,絕對沒什麼好事!

"臣女接旨!"沐凝走到中央,恭敬跪下.

即使沐凝心中有一千個一萬個不樂意,但她的身份注定她無法反抗.

"凌陽侯府三姐鳳驚鸞蕙質蘭心,聰穎靈敏……三月十九賞燈會上,曾救哀家于馬蹄之下……哀家感念鳳驚鸞之恩,今決定封鳳驚鸞為郡主,賜號安平,享公主俸祿!"

此道懿旨一宣,偌大的桃夭閣內,頓時靜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能聽見.

所有的王公大臣都愣愣盯著宣讀完太後懿旨,正等著沐凝上前領旨謝恩的李蘭英,然後又看看跪在地上,一副顯然也沒想到懿旨內竟然是這種內容而震驚不已的沐凝.

就連皇帝與皇後也朝這邊看來,皇帝依然面色平淡,仿佛什麼都不在意,只是在那松弛的眼角有意味深長的暗光掠過.

皇後則是眯起了眼睛,眼底浮上了一絲冷笑.

"鳳驚鸞,領旨謝恩吧!"李蘭英一連叫了幾次,卻發現鳳驚鸞都沒反應,他心中不由冷笑.

這賤丫頭莫名其妙被封為郡主,一下子平步青云,定然是高興壞了,竟連領旨謝恩都忘了!

哼,就讓她多高興一會,待會有她哭的時候!

沐凝還是跪在那里沒反應,因為她知道,一旦領旨謝恩,那麼就等于認下了太後這親賜的郡主身份.

但是沐凝不明白,自己無才無貌,凌陽侯府如今也是岌岌可危,而且救太後的事也過去那麼久了,太後到今天才突然提及,還封她做這郡主,太後到底想圖謀她什麼?

幾乎是下意識地,沐凝朝容楚看去,她以為他會為她解圍,至少也會給她點暗示,可是當她看著容楚,卻發現他依舊連個眼神都吝嗇給她.

他正自顧拿起一杯美酒,修長手指優雅翹起,他輕啄那碧色酒水,姿態瀟灑,分明就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沐凝氣得咬牙,心頭更是莫名湧上了一絲酸澀,但此刻也容不得她多想.

"鳳驚鸞,還不領旨謝恩!"李蘭英的聲音已經透著不耐煩.

連曹太後的臉色也開始不好看了,她親賜郡主,鳳驚鸞竟然還不領!

這怎不叫她氣惱!

"臣女,謝太後娘娘恩典!"沐凝無法,只得伏倒在地,叩謝這尚不知是禍是福的懿旨.

有太監過來將那懿旨接過,傳到沐凝手中.

"鳳姐姐,以後我們就是姐妹了!"雪心公主走過來,扶起沐凝,一臉高興地道.

"不敢!"沐凝眸光微凝,她若有所思地打量著雪心公主,她還沒傻到以為有了這個郡主身份,她就真是這大乾皇族的一員了.

雪心公主是當今皇帝長女,自受盡萬千*愛,哪是她這個連來曆都不清楚的人可以比的!?

但也正是因為雪心公主這突然的過分熱,才讓沐凝心中更加起疑.

她總覺得,事似乎正朝著她難以掌控的方向發展著.

然而,不論沐凝怎麼懷疑,她獲封郡主一事卻是已然成為事實,這在場的所有王公大臣們,不由都向沐凝投來豔羨眼神.

這個鳳驚鸞還真是好運啊,救一下太後,就被封了個郡主,還是享受公主俸祿的待遇!

怎不叫人嫉妒!

不過,大部分人也都在猜測,鳳驚鸞被封郡主一事實在太過突然,難道是恭王殿下看上她,但是礙于身份相差太大,所以恭王才央了太後封鳳驚鸞為郡主?

可是也不對啊,剛剛雪心公主分明是要和鳳驚鸞以姐妹相稱,那麼鳳驚鸞豈不是比恭王殿下低了一個輩分,她現在應該叫恭王為皇叔才對!

這樣一來,鳳驚鸞不就是不可能再嫁給恭王殿下了嗎?!

上篇:103 王爺吃醋了     下篇:105 賜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