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05 賜婚  
   
105 賜婚

桃夭閣內,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在心里揣測起來.

沐凝謝過太後恩典後,剛想退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容楚突然開口.

"太後仁愛,賜封安平郡主,這等大喜之事,怎能如此輕描淡寫揭過?!"

容楚此話一出,所有人頓時都目光炯炯看著他,聽恭王的意思,這是要隆重慶賀鳳驚鸞被封郡主一事了?

只有沐凝雙眼狐疑地望向容楚,此時只見容大王爺正鳳眸含笑,翹著蘭花指拿起碧玉酒杯湊到唇邊.

見沐凝看著他,容楚倏爾勾唇一笑,鳳眸眯起,那眼尾的金色仿佛化成流光,在眼角一閃而逝.

沐凝心中頓時咯噔一跳,雙手下意識捏緊,心中暗叫糟糕.

恐怕這里在座的還沒有人比沐凝更了解這只千年妖孽的惡劣品性,瞧這笑得殲邪的樣子,肯定是又想坑人了!

"皇弟是想——"皇帝此時也扭頭看著容楚,他布滿了血絲的眼底有著淡淡笑意.

"不知恭王有何高見?"曹太後目光里卻露出警惕.

她可是聽容楚與鳳驚鸞那丫頭關系很是不一般的,如果恭王此時阻止,那麼那件事勢必又要重新考慮,可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高見談不上!"容楚斜倚在座椅上,白玉般的手指中一抹碧色,他唇角含笑,"只是本王覺得,賜封郡主這等大事怎可如此草率行事?"

"恭王此話差矣!今日哀家是大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宣讀冊封懿旨,怎能是草率行事?!"曹太後聞聽此話,她的眼皮不由輕輕抽動了下,面色一沉,顯然對容楚的話很是不滿.

但是,同時曹太後心里卻在暗驚,聽容楚的口氣,他似乎是知道些什麼!

不行,今天的事必須得成,誰都不能阻攔!

"太後娘娘多慮了,本王並無他意,本王是覺得安平郡主只叩謝太後娘娘一人,實在過于草率,畢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天下都是陛下的,郡主自然也要叩謝陛下!"容楚淡笑道.

"恭王的很對,確實是哀家考慮不周!"

曹太後聽聞此話,不由暗暗松了口氣.

因為曹太後很清楚,她雖然貴為太後,但手中並無實權,而且如今掌控大乾朝政的可是容楚,不到萬不得已,她並不想與容楚起正面沖突!

此時,曹太後面上也展開了笑容,她一臉和善地對尚站在原地的沐凝道,"如此,安平你還不快叩謝陛下恩典!"

容楚轉動著手中酒杯,他微眯著鳳眸,將曹太後臉上細微神色的變化都盡收眼中,眼角倏忽閃過一抹嘲諷.

沐凝清麗眼眸輕輕掠過容楚,蝶翼般的長睫撲扇了下,她已然跪倒在地,"安平叩謝陛下恩典!"

但此刻沐凝心中卻湧上了懷疑,怎麼她聽妖孽的口氣,好像他知道太後突然冊封她為郡主的內?

還有,容楚這厮剛剛了那麼一大通冠冕堂皇的話,難道就是為了讓她給皇帝磕幾個頭?

她怎麼覺得不會那麼簡單?!

"平身吧!"皇帝清瘦的臉頰泛著青色,他看著跪在地上的少女,垂下的眼睛里閃過怪異的笑容,"你曾救太後一命,于皇家便是有恩,如此獲封這郡主之名,你也是實至名歸!來人,有賞!"

"謝陛下!"沐凝恭敬道.

她隨即站起身,剛想退下,卻又發現所有的人都在看她,沐凝愣了楞,容雨晴急的沖她使眼色.

沐凝一轉眸,便發現皇後那陰沉的臉色.

沐凝頓時恍然,跪完皇帝,怎麼能不跪皇後呢!

于是沐凝又再次跪下,"安平叩見皇後娘娘!"

"嗯!"雖然皇後非常討厭鳳驚鸞,但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她如果刻意刁難,反而有*份,所以這一回,皇後倒是沒什麼,"起身吧!看賞!"

不過,一直臉色陰沉的皇後在聽聞太後賜封鳳驚鸞為郡主後,倒是罕有的露出笑容,她才不管太後究竟有何目的,反正如今鳳驚鸞已成安平郡主,從身份上來,她已比容楚低了一輩!

這樣一來,即使容楚對鳳驚鸞有意,也是絕對不可能再娶她的了!

這讓皇後心中十分高興.

她不願意看到容楚愛上任何人,因為容楚只能是她的!

她雖然做錯了事,但假以時日,容楚一定會知道她的心意,在這世上,只有她是全心全意愛著容楚的!

等時機來臨,她就可以擺脫皇帝那個老東西,到那時,她就能與容楚雙宿雙飛了!

這邊沐凝跪完皇後,心想現在應該沒什麼事了吧,于是她裙擺一旋,准備回去坐下,但她剛走兩步,又聽到容楚那獨特而迷人的聲線在耳畔響起.

"喲,安平郡主還真是勢利眼呀,難道你眼里只有皇上和皇後?"這語氣還得無比哀怨,"本王這麼大人坐在這里,竟然都被你無視了!"

沐凝聞聲,眼角頓時狠狠抽搐,心里立刻就朝容楚比了個中指!

她就知道大妖孽不會那麼好心,原來他今天攛掇著她拜皇上皇後,其真實目的卻是在這里——要她也給他磕頭!

果然啊,他是時刻不忘坑她一把!

"恭王不必介懷,想必安平郡主是高興地忘記了!"曹太後眉開眼笑地朝沐凝招了招手,"來,安平,還不快去拜見你恭皇叔!"

不過,曹太後卻在心里暗道,看來容楚對鳳驚鸞這丫頭也並沒多大興趣嘛,否則他怎麼會主動提出要鳳驚鸞拜他?

"是呀,安平郡主,你怎麼能忘記恭王呢!"皇後也在一邊幫腔,她冷笑著,"還不去拜見恭王!"

因為在皇後看來,一旦鳳驚鸞這個頭磕下了,那聲"恭皇叔"又叫出口,容楚和鳳驚鸞的身份可就如那板上釘釘,成為昭告天下的事實了!

如此一來,容楚再想娶鳳驚鸞,就算只是納她為妾,也勢必要遭受滿朝禦史官的口誅筆伐,因為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亂,倫!

沐凝咬牙,心頭一陣糾結,她死死盯著容楚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俊臉,眼中已然燃燒起熊熊怒火,心里頭都快將容楚的祖宗問候個遍了.

這只大妖孽怎麼就能那麼坑爹呢,他不給她解圍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想落井下石,連這麼個便宜都要占!

"怎麼,安平郡主不願意跪本王?那就算了,哎,本王人微輕,命比黃花,安平郡主看不上本王也是應該的!"

容楚見沐凝杵在那里半天不動,他眼角閃過狡詐的笑意,但出來的話卻透著一絲哀怨淒涼.

在場的所有人聽到殺人不眨眼的容大王爺竟然自詡為命比黃花,頓時一個個都感到一陣惡寒.

沐凝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長睫下,眼珠子轉了轉,她突然一咬牙,直愣愣跪下,僵硬道,"安平拜見恭王殿下!"

不就是磕頭嗎,磕就磕,看誰有命受!

"哎,安平你竟然連一聲皇叔都不願意叫嗎?你就那麼討厭本王?"容楚卻好像存心要逗沐凝,非逼著她叫皇叔.

"不敢!王爺貌比天人,鳳驚鸞怎敢討厭王爺!"沐凝此時氣得都想撓牆了,這只大妖孽怎麼就那麼討厭啊!

先是不要臉地玩了她的身子,現在又強迫她叫他皇叔,他到底想干什麼?!

"那你為何不叫本王皇叔?!"容楚不依不饒地追問,到這還*地一挑劍眉,"難道——你是看上本王了?"

彼時,桃夭閣內一片靜寂,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盯著容楚那張俊美到妖魅的臉,實在是沒想到,他竟然能出這樣的話!

但他是王爺,權力最大,眾人可不敢腹誹容楚,于是都唰的一下扭頭去看沐凝.

而且,大家心里所想的,都是同一個問題,前幾日恭王還當眾承認鳳驚鸞是他的金主,今天卻要鳳驚鸞叫他皇叔,這豈不是代表著,其實恭王殿下並沒有看上鳳驚鸞?

因為在眾人看來,在大乾這樣一個十分重禮法的皇朝,即使恭王與鳳驚鸞並無直接血緣關系,可是一旦皇叔與侄女的輩分確定,那麼他們就不可能再成婚的!

所以,如果恭王殿下真的對鳳驚鸞有意,他怎麼也不可能放任太後賜封鳳驚鸞為郡主的,更不可能還逼著鳳驚鸞叫他皇叔了!

那麼他先前對鳳驚鸞所表示出來的特別又是什麼意思?

或者,恭王曾經對鳳驚鸞有過那麼一點興趣,但現在又厭煩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目光詭異地看著沐凝,而且大多數人眼里都帶了幸災樂禍的嘲笑.

畢竟比起嫁給容楚,即使只是個庶妃,那也比做一個只有空頭名號的郡主強上百倍!

何況恭王殿下的容貌又是如此俊美,地位還是這般尊崇高貴!

鳳靜兒此時心大好,她鄙夷地看向鳳驚鸞,哼,就知道鳳驚鸞這踐人不可能會有那麼好的命!

那些先前狠狠羨慕嫉妒過沐凝的女子們,此時臉上也都露出了輕松的笑意.

但是,比起這些只能看到表面的女子們,男賓席上,太子容姜翼首先挑起了修的齊整的眉,他眯起細長眼睛,看著沐凝,又看看容楚,眼底瞬間浮上了猶疑.

容飛廉也是擰緊了劍眉,目光深沉地看向容楚.

他怎麼感覺他那位從不按常理行事的恭皇叔……好像是在逗弄鳳驚鸞?

就像是主人逗著自己養的貓咪一般,而且還是不逗到貓咪氣得亮出爪子決不罷休?

容姜飛有些緊張地看著沐凝,眼中沉了濃濃的擔憂.

容皓遠則一直挑著濃眉,興致勃勃地看著這一幕,而且他尤其對沐凝的反應感興趣.

但對于鳳子建來,這卻是個不好的消息,他方才還因為預想自己將要成為恭王岳丈而得意,這才一轉眼的功夫,他就像是從云端狠狠掉落在地.

沐凝見所有人都在看著她,容楚又是一副你敢不叫我皇叔,我就不讓你起來的欠扁模樣.

而且還不要臉地問出她是不是看上他的話!

特麼的,她如果不將這"皇叔"兩字叫出口,豈不是就等于承認她果然看上他了?

我了個大擦,姑奶奶是嫌被坑的不夠,才會看上你個大頭鬼啊!

沐凝被逼得實在沒辦法,只得磨著後槽牙,一字一頓地道,"安平拜見恭皇叔!恭皇叔千歲千歲千千歲!"

罷,沐凝狠狠地磕了三個頭.

但她心里卻是在憤憤不平地罵,老子現在就當提前給你這只禍害遺千年的大妖孽磕頭,磕了你快點下地獄去吧!

"哦呀,本王知道安平郡主你敬重皇叔,但也不必磕頭磕得頭破血流啊,這樣皇叔會心疼的!"

雖然嘴上著心疼,但容楚鳳眸里卻有掩不住的惡劣笑意流淌,他朝沐凝一招手,笑得一臉慈祥,"來,乖侄女,快過來讓皇叔瞧瞧有沒有傷到哪里?"

眾人聞頓時又是一陣惡寒,但他們也愈發看不透容楚對鳳驚鸞到底是個什麼態度了.

此時沐凝腦門上也是瞬間滑下一排黑線,她氣得臉都黑了,拳頭握緊,再握緊.

要不是還有一絲理智在,她肯定立即沖上去將可惡的妖孽胖揍一頓.

"安平郡主,王爺在叫您呢!"溥公公站在容楚身邊,他見沐凝還跪在那里不動,其余人都在看著這邊,他不禁出提醒.

沐凝嚯地一下,猛然站起,左右看看,她冷著臉幾步就沖到了容楚面前.

她這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實在讓人心存遐想,眾人無不以為她是受不了被恭王如此捉弄,腦子發熱,所以沖過去要罵恭王了.

畢竟鳳驚鸞的剽悍眾人已經不止是一次見到!

之前她就敢對太子殿下動粗,難保現在不會對恭王殿下動口!

于是,全場所有人,包括皇帝皇後在內,都目光炯炯盯著沐凝.

當然,每個人的心思都是不一樣的!

此刻沐凝與容楚也就隔著一張桌子,她抬頭,怒目瞪著他,他傾身,眼角含笑看著她.

若是忽略掉此時劍拔弩張的氣氛,這一幕看上去還真是賞心悅目.

所有人的心都在這一刻提了起來.

好緊張啊,不知道鳳驚鸞會用什麼詞罵恭王啊,她會不會一沖動,跑去打恭王呢!

如果她真打了恭王,恭王一怒之下,會不會一掌打死鳳驚鸞呢?

如果土豪大人知道眾人心里想的竟然是這些亂七八糟的,大人它肯定要對這些人一個一個的去翻白眼.

嘁,主子又不是沒被阿凝打過,還被打了不止一次,大人它也沒見主子翻臉呀!

彼時,就在眾人都睜大眼睛在等著沐凝將怎樣怒罵容楚之時.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沐凝忽然手一伸,眼兒彎彎地沖著容楚齜牙一笑,"安平都叫過皇叔了,皇叔是不是該給安平見面禮了!"

眾人頓時厥倒.

容楚長入鬢角的劍眉一挑,鳳眸里卻已染了難以覺察的笑意.

"那是當然!"容楚眯眸笑道,他深深看著眼前少女,眸中光芒變幻,突然慵懶開口,"溥子,去將本王府中那一斛東珠取來,權當做安平郡主這一聲皇叔的見面禮!"

"是!王爺!"溥公公恭敬應道,他一轉身,手中塵拂一揚,已經召來了個太監,吩咐了幾句,那太監一溜煙跑了.

一斛東珠?沐凝聞則是下意識在心里計算起來,一斛是十斗,一斗三升,一升四斤……

"一斛珠!!"沐凝嘴陡然張成鵝蛋型,一臉呆樣地盯著容楚,原本就清麗無雙的眼眸內漸漸浮現出燦爛亮光.

一顆東珠就已經價值不菲,那麼一斛東珠豈不是價值連城?!

在座眾人也無不是露出震驚神色,要知道這種東珠產自東北冷水河,一枚東珠就有鴿子蛋大.

在市面上,從來都是一珠難求,價格曾被炒到上千兩都買不到一顆,恭王竟然一出手就是一斛?

而且還是作為見面禮送給鳳驚鸞的!

摔!剛剛是誰恭王已經厭棄鳳驚鸞的?!

如果被他厭棄都能得到一斛東珠,他們也要被厭棄!!

皇後聽聞容楚竟然要賞鳳驚鸞一斛東珠,她剛剛才因為鳳驚鸞叫容楚皇叔後,緩了一點的臉色頓時就是一沉,端莊明麗的眼睛里也閃過冷厲,一雙手更是在中握緊.

那些東珠她自然是知道的,是去年年底女貞一族交的歲貢,當時皇帝將那一斛東珠都賞了容楚,她本想找他要有些來做鳳冠的,也被他拒絕.

但是皇後怎麼也沒想到,容楚現在竟然要將那一斛東珠都賞給鳳驚鸞!

這讓皇後心里如同有貓爪在撓,十分地不舒服.

而且她也在重新考慮容楚與鳳驚鸞之間究竟是什麼關系,為什麼他們表面看起來像是非常不合,可是兩人卻總是在不經意間會無意識地看向彼此?

尤其是容楚看向鳳驚鸞的眼神,也讓皇後心生警惕.

她從沒有見過容楚用這樣的眼神看過任何女人,就連當初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稱的她也不曾獲得過容楚這樣的關注!

看來,這個鳳驚鸞真的不能留了!

皇後垂下眼瞼,唇抿緊,她眼底有殺機一閃而過.

"恭王還真是大手筆啊!"曹太後語氣酸酸地開口,她也曾向容楚討要那些東珠,容楚一樣沒給她面子.

"是太後封的這個郡主好!"容楚十分謙虛地道.

話間,他鳳眸依然含著笑意,修長手指卻已伸出,輕輕一點,沁涼的芬芳如那水波滑過沐凝額頭.

"安平郡主,還不謝過王爺賞賜!"溥公公見沐凝仍在發呆,忍不住出提醒道.

"安平謝過恭皇叔!"沐凝還是不習慣和容楚有如此親昵的行為.

當容楚的手指點到她眼前,沐凝下意識地閉眼,纖長卷翹的睫羽蝶翼般撲扇過容楚的掌心,撩人心悸的癢.

在這樣一對勾魂奪魄的鳳眸注視下,沐凝感覺自己的心在不受控制地狂跳,熱氣也爬上了臉龐.

這讓她又想起了這兩夜自己全身裸,露被他看光了的屈辱經曆.

沐凝眨了眨眼,迅速退後一步,躲開了容楚的碰觸.

然而方才一幕看在旁人眼里,卻讓人有一種這分明就是兩口在打罵俏的感覺!

"真乖!"容楚眯眸淺笑,他很是自然地收回手,極為"慈祥"地看著沐凝,"回去坐吧!"

沐凝此時也已從陡然暴富的狂喜中回過神來,她有些猶疑地看了眼容楚,或許是因為之前被他坑了太多次,都坑出經驗來了,她總是對他不大放心.

無事獻殷勤,非殲即盜!

沐凝幾乎敢肯定,容楚今天這麼大手筆的給她見面禮,他絕對有其他的目的!

這一段賜封郡主的插曲過後,宴會繼續進行.

不過在座的所有人卻都重新在揣測恭王與鳳驚鸞的關系.

之前嘲笑過鳳驚鸞的女人們則都是在桌子下面揪帕子,一個個嫉妒得眼都綠了!

一斛珠啊,還是東珠呢,她們一輩子都很難擁有上一顆,鳳驚鸞竟然一下子就有了一斛!

不公平啊,實在太不公平了!

真不知道恭王殿下究竟是看上鳳驚鸞哪里了啊!

沐凝剛一坐下,容雨晴立即蹭了過來,一臉的豔羨,"鸞兒,恭皇叔對你真好啊!"

"……"沐凝無語.

所以她才恨啊,容楚這厮每次坑了她,卻還能讓旁人覺得他對她好,這還真是本事啊!

"鸞兒,我哥哥在看你呢!"容雨晴輕輕搗了搗沐凝.

沐凝一抬頭,果然便見德王爺容皓遠正眼眸含笑看著她,沐凝彎了眼睫,也回了他一個笑容.

容皓遠似乎沒想到沐凝會對他笑,只見他一挑軒眉,眼睛倏然一亮.

"鸞兒,哥哥很喜歡你呢!"容雨晴將二人神色看在眼里,她忽然湊到沐凝耳畔,神秘兮兮道,"你做我嫂嫂好不好?"

沐凝剛拿起一杯果釀喝了一口,就聽到容雨晴這麼一句話,頓時嗆得她狠狠咳嗽起來.

"鸞兒,你臉了,你在害羞!你也喜歡我哥哥對不對?!"容雨晴高興問道.

沐凝簡直都服了,她臉是因為咳嗽咳的啊喂,才不是因為喜歡德王爺呢!

她一共和他也沒過三句話啊!

"晴兒,胡什麼呢!給我坐好!"德王妃也發現容皓遠看沐凝的眼神不一般,她心中不悅,又見容雨晴在沐凝耳邊嘀嘀咕咕,頓時就是一聲冷喝.

"母妃!"容雨晴鼓起嘴,不願地挪到德王妃身旁坐好.

沐凝放下杯子,一抬眼,就收到德王妃警告的眼神.

那眼神分明就是在,"離我兒子遠點!"

沐凝不由挑了挑黛眉,不置可否地一笑.

彼時容楚正手握碧玉杯,眸光迷離地斜靠在座椅上,他看似是在和皇帝著話,但眼角的余光卻將方才那一幕盡收眼底,勾勒精致的唇角頓時彎起了一抹冷冽的弧度.

沐凝並沒有注意容楚的神色變化,此時她正垂眸想著心事.

桃夭閣內,再次恢複一片歌舞升平,眾大臣紛紛起來向皇帝和容楚敬酒,皇帝是來者不拒,容楚則是眯著鳳眸,神色淡然地淺酌酒液.

待到又是一輪歌舞舞畢,桃夭閣內氣氛已是再次恢複熱烈.

就在這喧鬧之中,從那異國的賓客席上,忽然有人站起,只見他理了理子,便昂首闊步走到了中央,深深一禮.

沐凝與眾人一起抬頭看去,便見那是一名年紀約莫在三十開外,身材壯碩,滿面虯髯的彪形大漢.

看他的服飾,似乎是北金國的人!

"晁太子,這是要做什麼?"容楚眯眼,語聲淡漠問道.

"尊敬的大乾陛下,恭王殿下,本太子今次出使大乾,甚覺大乾乃天朝上國,國運之昌盛非我北金可比."晁雄燦十分恭敬地手捂左胸道.

他的這個馬屁顯然拍對了,幾乎所有在場的大乾大臣們都露出了無比自豪的神色.

"所以呢?"容楚半眯著鳳眸,目光慵懶,依然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

只是在不經意間,容楚的眸光淡淡掠過曹太後與雪心公主.

就在方才晁雄燦起身的那一刹那,雪心公主突然像是受了驚一般渾身一抖.

晁雄燦等得就是這句話,他恭敬一揖後,立刻眉開眼笑,"所以本太子此次想向貴國求親,以結萬年之好!"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

"哦,是嗎?"容楚微微揚了下巴,劍眉一挑,他淡笑問道,"不知晁太子可有相中的姑娘?"

這位北金太子虎目霎時掃過女賓席,他眼中精光閃爍,但所有的未婚少女卻都驚恐地低下了頭,因為她們都怕自己會被選中.

那北金可是蠻荒之地,四季寒冷,北金男人又都是孔武有力,女人在那里就是生育的工具,像她們這些自幼生長在大乾的嬌養花朵,恐怕都熬不過那漫長的旅途.

而且就算嫁過去,以她們的身子骨,也肯定撐不過三個月就會被折磨至死.

當晁雄燦的目光落在雪心公主臉上,霎時間,她臉上的血色猛地褪盡,此時的雪心公主全身都忍不住發起抖來,她不敢去看晁雄燦,而是眼神驚恐地看向曹太後,"皇祖母!"

曹太後握住雪心公主冰冷的手,用眼神示意她鎮定一點.

沐凝恰好看到了這一幕,而且她也看到曹太後與那位晁太子刹那的眼神交流.

這一瞬間,沐凝的心驀地狠狠一沉,唇線抿緊,她捏緊了手中酒杯,清冷眸底閃耀起冰雪般冷冽的幽光,她突然明白曹太後為何會倉促賜封她為郡主了!

原來她的目的,竟然是要她代替雪心公主去北金和親!

沐凝眯起眼睛,唇角陡然化出一抹冷笑.

想到這一點的,顯然不止是沐凝一人,此時已經有人向沐凝投來同的目光了.

容姜翼眼神有些猙獰,一方面看到鳳驚鸞陷入困境他心中非常高興,但另一方面,他心中卻莫名地煩躁.

容飛廉依舊冷著臉,看不出神變化.

容姜飛顯然是早已知道曹太後的決定,此刻他眼中滿含歉意看著沐凝,一副愧疚的模樣.

容皓遠則是凝著眉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人群中,就連沐凝一直沒注意到的邵青崖也向沐凝投來了無比複雜的目光.

沐凝垂眸,在這些人或是同,或是幸災樂禍的眼神里,她鎮定地拿起酒杯.

只是她眼角的余光卻在看向容楚,當沐凝看到此時容楚那深沉莫辨的面容時,她不由狠狠地咬緊了牙關.

沐凝的手指細嫩修長,十分漂亮,但沒有人發現她另一只垂在中的手已然緊握成拳.

"如果能以一樁婚事促進兩國和平,委實是件與國與民都是極好的幸事!"

曹太後看著晁雄燦的眼睛,她面上雖帶笑,但語氣里卻有隱藏的威嚴,幾乎是一字一頓地道,"怎樣,晁太子可有看中哪位姑娘?只要晁太子出來,哀家現在就可以為你們賜婚!"

晁雄燦笑得眯了眼,他色米米地看著雪心公主,雪心公主在他的目光中瑟縮了下,臉色慘白,幾乎都快要哭了.

但晁雄燦隨即便搖了搖頭,像是十分遺憾.

其實他也只是被雪心公主嬌弱的氣質一時吸引了而已,真要他娶,他也不願意娶這種白兔樣的美人,因為這樣的女人根本就無法在草原上生存!

而且,就她那身板,恐怕行,房時連他的一次都受不住,萬一他不心弄死了這位大乾的公主,他也不好向大乾交代!

但是晁雄燦才不會將這心里話出來,他很享受看到太後和這白兔美人看到他時膽戰心驚的模樣!

晁雄燦那對虎目一轉,立刻精准地落到了沐凝身上.

"本太子要她!"晁雄燦猛地一指沐凝,他聲如洪鍾,震得所有人耳中嗡嗡作響.

彼時,沐凝倏然抬眸,清冷眸光迎上晁雄燦那囂張的環眼,即使心中早有准備,但當這件事真的降臨,沐凝還是覺得頭皮一陣發麻,心跳得幾乎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唰的一下聚集到沐凝臉上,連容楚也掀起眼睫,淡淡看了過來.

"晁太子的是安平郡主嗎?"曹太後見晁雄燦終于改口,她不禁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氣,但面上卻還是裝得像是非常驚訝的模樣.

坐在曹太後身邊的雪心公主則是在聽到晁雄燦選了鳳驚鸞後,頓時松了一口氣,那張清純的臉上也露出了喜色.

但當她看到沐凝在看她時,眼神中立即閃過驚惶,咬緊了嘴唇,低著頭心虛地不敢再看沐凝.

沐凝緩緩眯眸,鋒銳冷漠的目光靜靜看向曹太後,這一眼,比那刀鋒還要冷冽.

像是要徹底冰封人的骨血!

即使久居上位,見慣了生死的曹太後,也在這樣絕冷的眼神里生生打了個冷顫.

曹太後一時竟有些不敢去看沐凝的眼睛,但她隨即便告訴自己,如果今日不為晁雄燦選一個新娘,那麼她最喜愛的孫女雪心就會作為和親公主嫁到北金那種蠻荒之地.

就因為昨天晁雄燦進宮拜見皇帝,卻在禦花園里偶遇雪心,他就此驚為天人,一直追著雪心到了慈甯宮,而且十分無禮地直接向她提親.

可是曹太後又怎麼會讓金枝玉葉的雪心公主嫁給那種粗魯的莽漢?

但如今大乾與北金為領土之爭,沖突不斷,導致連連戰爭.

晁雄燦此次來訪,便是商談和談細節.

在曹太後看來,如果一場和親就能阻止戰爭,容楚以及那些大臣們一定都不會反對!

所以經過一晚上的深思熟慮,曹太後這才決定找一個人代嫁,而這個代嫁最好的人選,就是鳳驚鸞!

因為凌陽侯無權無勢,只是個空頭爵位,華安鳳家又已被連根鏟除,不像其他的世家,關系都是盤根錯節,一個處理不好,可能會引來大堆的麻煩.

鳳驚鸞在帝都可以是無親無故,與太子的婚約作廢,又被邵青崖當堂休棄,這樣的女人本就難找婆家.

她如今也是為鳳驚鸞找了個好出處而已,封她為郡主,就是對她莫大的恩賜,也是幫她擺脫過去不堪的經曆.

況且一旦鳳驚鸞去和親,這嫁妝方面,她也絕對不會苛待!有著豐厚的嫁妝,即使鳳驚鸞嫁去北金,晁太子也會高看她一眼!

所以對于鳳驚鸞來,代嫁和親,才是她最好的選擇!

"對,就是安平郡主!"晁雄燦的漢語得並不怎麼好,發音生澀,讓人聽起來很不舒服.

但此刻他看向沐凝的眼神卻像是捕到了獵物的野獸,貪婪而yin邪.

因為對于閱女無數的晁雄燦來,只需要一眼,他就能看出比起雪心公主,眼前這名少女才是個真正的尤物!

雖然她相貌平凡了點,但這一身雪膚卻讓人實在愛不釋手,晁雄燦幾乎都能想象得出,這少女在*上那逍魂的模樣了!

而且方才他也看到了,恭王殿下一次就賞了這名少女一斛東珠,單是為了這一斛珠,娶這個現封的郡主就已經不虧了!

晁雄燦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所以他並沒有發現此刻當他用如此yin邪目光打量鳳驚鸞時,已經有人對他動了殺機.

"安平郡主,你出來吧!"曹太後笑容慈祥地看著沐凝,"作為大乾的郡主,現在可是你做貢獻的時候了!"

沐凝緩緩起身,走到中央站定,此時她面色沉靜如水,看不出半點慌亂.

而且看那氣勢,竟好像還壓人高馬大的晁雄燦一頭,讓人十分心驚.

晁雄燦貪婪地看著沐凝,那眼神恨不得立刻就將沐凝給八光了.

沐凝凝眉,即使眼前男人只是看著她,並沒有做出什麼實質性的侮辱舉動,她心里卻陡地升起了濃濃的厭惡,就像是吞了只蒼蠅般惡心.

"既然安平郡主你不反對,那事就這麼定了!李子,即刻擬旨賜婚吧!"曹太後根本就是迫不及待,因為她擔心容楚會出反對,竟然連皇帝的意見都不征求,直接便要宣旨賜婚.

她好不容易才用兩千兩黃金封住晁雄燦的口,如果今日不能為他選定一個妻子,他定然又要重提迎娶雪心之事!

畢竟他是一國太子,只有公主才能配得上他高貴的身份!

但是,雪心絕對不能嫁他!

此時的桃夭閣內,一片靜默,沒有人話.

就連皇帝也抬頭看著沐凝,那掛著兩團青色的眼睛里有意味深長的光.

皇後則是一臉的興奮,如果鳳驚鸞被嫁去了北金,那麼不需要她動手,就能除掉這個心頭大患,怎不叫她激動?

所有人都在等著看鳳驚鸞會怎麼做,還有恭王殿下是否會幫鳳驚鸞解圍.

"茲聞凌陽侯之女鳳驚鸞嫻熟大方,溫良敦厚……今北金太子適婚娶之時,來我大乾求娶……當擇賢女與配.值鳳驚鸞待宇閨中,與北金太子堪稱天設地造,為成佳人之美,特將鳳驚鸞許配北金太子為王妃!"

然而,直到李蘭英拿出早就准備好的賜婚懿旨開始宣讀,無論是沐凝還是容楚,竟然都沒有出聲.

上篇:104 封為郡主     下篇:106 駁斥太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