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07 臣妾做不到啊!  
   
107 臣妾做不到啊!

因為沐凝真的害怕,萬一眼前這個氣質絕佳的貴公子真的是原主的夫君,那她究竟是認他還是不認呢?!

而且最讓沐凝糾結的是,原主並非完璧之身,她在懷疑,原主是不是就和眼前這個男人……?

如果真是這樣,那該多尷尬啊!

"我……咳咳咳……"步清城目光亮起,然而他剛想話,突然一陣猛烈的咳嗽襲來,他捂著唇,清瘦的身軀幾乎都瞬間佝僂了.

"喂,你怎麼了?沒事吧!"沐凝被嚇了一跳,她見步清城咳得難受,于是非常自然地伸手去拍他後背,試圖給他順順氣.

"沒,沒事,咳咳……"步清城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此時的他俊臉上泛著不正常的云,一雙本就清亮的眼睛里好似含了水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無意的行為,他竟順手就抓住了沐凝的手.

沐凝頓時像是被電到了一般,連忙抽回自己的手,她的眉,幾不可見的蹙了蹙.

"老,毛病了!剛剛,嚇到你了吧?"步清城清俊面容有著一絲病態,然而他此時望向沐凝的眼神卻已然帶了一絲看不透的驚喜.

清瘦的手在身側緊緊握起,手心里,仿佛還能感覺到方才那一握的柔軟滑膩.

阿凝,她一定是他的阿凝!

步清城雙眼一眨不眨地凝在沐凝臉上,拼命壓制著內心的悸動,像是怎麼也看不夠她!

當初親眼看著她墜崖時那仿佛要撕裂心扉的劇痛也在這一刻慢慢平複.

"啊?哦,沒有!"沐凝被步清城看得臉頰發燙,一顆心也在胸腔內拼命狂跳起來,她連忙移開視線,目光躲閃地問道,"你還沒回答我!"

"我與阿凝,青梅竹馬!"步清城靜靜道,"亦師亦友——"

當沐凝聽到步清城到青梅竹馬,她的心立刻就提了起來,不是吧,難道這位大皇子真的是原主的夫君?

不過,當步清城將話完,沐凝頓時就松了口氣.

嚇死她了!

還好還好,只是亦師亦友,並不是她所害怕的那種關系!

不過,如此一來,她就又不知道破了原主處子之身的男人究竟是誰了!

"那,這個阿凝,她有成過親嗎?"沐凝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道.

"阿凝不曾成親!"步清城眼中忽然掠過一抹落寞,像是高天上孤寂的冷月.

沐凝擰眉,不曾成親就和男人滾*單?看來原主的個性還挺開放啊!

"但阿凝有未婚夫!"步清城將沐凝的神色變化都看在眼里,他眼中的落寞瞬間轉為痛苦.

"啊!"沐凝驚了,未婚夫,她竟然有未婚夫!

看他的神,難道她的未婚夫就是他?

沐凝一抬頭,就看到步清城那柔得幾乎能滴出水來的眼眸,心沒來由地狠狠一跳,接下來的話她突然就不敢問出口.

如果她的未婚夫真的是他,她該怎麼辦?

和他一起離開?

沐凝眼睛突然一亮,這樣一來,豈不是就能擺脫那只千年妖孽了?

可是也不行啊,她和他一起走,那萬一他又要求滾*單怎麼辦?

雖然心里的感覺告訴她,他是她非常熟悉的人,可是現在的身體裝著的她畢竟是個完全陌生的靈魂,要她去和一個剛見面的男人滾*單——

嗚嗚,臣妾做不到啊!

沐凝心里囧得不行,她不知道自己此時面部表變來變去,精彩得都能趕得上變臉了.

步清城就這麼站在那里,看著月光下的少女,目光柔軟而多.

此時無聲勝有聲!

只要能像現在這般靜靜看著她,已然是他這麼久以來最奢侈的事了!

"鸞兒,你們站在這干什麼?"容雨晴原本是想和沐凝一起走的,但德王妃抓住了她,不讓她接近沐凝,等了好半晌,她才和哥哥一起出來,卻沒想到,竟然在這里看到沐凝和步清城.

"啊?哦,沒什麼!"沐凝陡然驚醒,她有些慌亂地看了眼步清城,迅速垂眸,"我先走了!"

"等等,鳳三姐,改日能否相約一聚?"步清城見沐凝要走,目光一黯,他連忙出聲問道.

"改日再吧!"沐凝幾乎是落荒而逃.

她心里總有種怪怪的感覺,令她不願去深思.

"鸞兒,我們一起走!"容雨晴一扯正站在一旁看著步清城的容皓遠,迅速追上沐凝.

"鸞兒,那個百靈的大皇子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容雨晴向來話大膽,有什麼什麼.

沐凝本就心虛,被容雨晴這麼一問,她連忙擺手,"胡什麼,我們什麼關系都沒有!"

"嘁,不老實了吧,你看,被我一詐就老實交代了,你們以前肯定認識!"容雨晴嘻嘻笑著,很是親熱地挽住沐凝的胳膊.

"……"沐凝無語,決定什麼話都不了.

而且她發現,今天晚上見到步清城的感覺,和那天她與簡牧塵接吻後,回府後的心煩意亂有得一拼.

哎,不想了,好煩躁啊!

沐凝感覺此時心頭好像又有像是針紮的痛楚,微微的疼,沐凝悚然一驚,連忙強迫自己不要再去胡思亂想.

"對了,鸞兒,我剛聽太後了,就在這三日內,就要送你去和親了!"容雨晴突然想起方才太後和她父王的話,她頓時擔心地不得了.

"三天?"沐凝聞,頓時就沉了眼眸,看來曹太後是擔心夜長夢多,已經迫不及待要將她送走了.

沐凝咬緊了牙關,氣得眼睛都快噴火了,她順手揪下路旁矮樹上的一把樹葉,狠狠地在手心里*,"死老太婆,早知道就不救她了!"

一直在一邊不話的容皓遠聽沐凝竟敢咒罵當朝太後,他不由一挑劍眉,看向沐凝的眼神也帶了絲異樣,"你打算怎麼辦?那個晁太子個性凶殘,你方才落了他的臉,他絕對不會輕易罷休的!"

沐凝看了看容皓遠,他的氣質十分俊朗乾淨,沐凝想起自己曾經還肖想過他,一時臉蛋有些發熱.

"還能怎麼辦!走一步算一步吧!"沐凝感覺心頭像是有著一團亂麻,她低頭避開容皓遠乾淨的目光,低聲道.

容皓遠與容雨晴也沒再話,三人便這麼一路安靜地走到宮門外.

直到沐凝上了馬車,容皓遠忽然在她身後開口,"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來找我!"

罷,容皓遠將一個玉佩悄悄遞到了沐凝手中.

沐凝看著容皓遠,驚訝地發現他眼中竟然染了絲羞赧.

也不等沐凝開口道謝,容皓遠已經迅速地扭頭走了.

一直在此等候的青雪見沐凝臉色不好,她不由擔心問道,"姐,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回去再!"沐凝不想話,她靜靜垂眸看著手中那塊玉質溫潤的玉佩,忽然伸手擰了擰眉心,有種異常疲累的感覺.

……

與此同時,皇宮內,步清城仍然站在那漢白玉的石橋上,癡癡凝望.

"大殿下!"一名鷹鉤鼻的男子過來,他的聲音很輕,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真的是沐姐嗎?"

"嗯!"步清城淡淡應了一聲,他垂眸,靜靜看著手心.

一瞬間,他只覺眼前仿佛有穿花拂影,一只纖細美麗的素手出現在他手中,就在這樣一只漂亮得不可思議的素手手心里,有一道盛開如蓮花的淺色印記.

那是他的阿凝天生就有的花形胎記,只有他才能摸得到!

就在方才,當步清城握住沐凝的手,在一樣的位置下,他摸到了同樣的花朵!

只是不知道阿凝何故沒了記憶,而且還換了一副面貌……

雖然步清城只輕輕哼了一聲,但哈士奇卻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莫大的喜悅,而他那從沐凝墜崖後就再也不曾展開過的眉眼,此刻,亦是染了春日繁花的鮮豔喜色.

"真的,那太好了!"哈士奇激動地差點就要跪到地上了恭賀了.

要知道,鳳神族在南疆的地位何等之高,幾乎所有的王國都要尊鳳神族為精神領.

而鳳神族的月女,便是鳳神的直系後裔,每一代的月女都身負傳承使命,護佑南疆.

到這一代的月女,更是從出生時起,就天有異象,鳳神族大長老一卜占得天機:此女之命貴不可,得月女者得天下!

然而,這個秘密卻只有很少的人知道.

因為對于鳳神族來,月女之重要,不吝于國之根本,一旦被那些皇朝的在位者知曉月女的價值,肯定會千方百計也要得到月女.

哈士奇會知道,也是因為他是步清城的心腹,而步清城,則是這一代月女的老師.

因為他自幼體弱多病,所以百靈皇後便讓步清城住在鳳神族調養身子.

他便是在那時候與月女相熟,並且也由大長老出面,請他教授月女知識.

原本這件事步清城也是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但是他在看到沐凝被步清瀾與白韻兒合謀推下山崖,卻尸骨無存之後,根本就不信沐凝會死,這才將所有的一切告訴了哈士奇,讓他四處查找線索.

"大殿下,這件事必須從長計議,千萬不能被太子殿下知道!"哈士奇高興過後,卻又擰起了眉頭,憂心忡忡地道.

"嗯,今日之事,誰都不能,傳我的命令,讓影衛跟著阿凝!"步清城的神色也冷了下來,他是得從長計議,究竟怎麼才能在不被步清瀾發現的況下,將沐凝帶走!

還有,如今鬼殺也在大乾,如果被他知曉阿凝還活著,那麼對于阿凝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危險!

不,如今他好不容易才找到阿凝,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再來傷害她!

……

沐凝回到凌陽侯府,一下馬車,就見鳳子建和鳳靜兒竟然都在門口等著她.

"有事?"月色下,沐凝目光冷淡地看向鳳子建.

"你為什麼不求恭王爺!"鳳子建卻是開口就是氣沖沖地質問,他捏緊了拳頭,像是恨不得要沖上來打沐凝一般.

"我為什麼要求他?"沐凝有些莫名其妙.

"哼,爹,你看吧,我就吧,不定她本來就看上了那個晁太子,等不及要嫁人呢!"鳳靜兒朝沐凝翻了個白眼,撇嘴嘲諷道,"她就和她娘一樣,是個誰都能玩的踐人!"

沐凝猛地看向鳳靜兒,這一眼森寒刺骨.

"啊!"鳳靜兒頓時被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張臉也立即變得慘白如紙.

"給我閉嘴!"鳳子建似乎非常生氣,揪了鳳靜兒的衣領就將她給推到了一邊.

"明天我帶你一起去求恭王爺!你不能去和親!"鳳子建冷聲道,罷,他冷冷看著鳳靜兒,"走!"

"……"沐凝看著鳳子建的背影,十分無語.

他不讓她嫁,恐怕是擔心她一旦離開,容楚就會對凌陽侯府動手吧!

哎,要怎麼提醒鳳子建,他實在太高看她在容大殲賊心里的位置了?

進了屋,青雪不放心地追問,沐凝也無意瞞她,因為她如果要做什麼,肯定會帶上青雪.

"太後怎麼能這樣!?"向來淡漠如青雪都氣得臉兒通,一副恨不得要立即手刃了曹太後的模樣.

"你打算怎麼做?"夙墨站在門前,剛才沐凝與青雪的話他都聽見了,此時那對碧綠的幽眸里有黯淡的光芒閃過.

"還沒想好!"沐凝撓了撓頭,歎息一聲.

她並沒有將自己的計劃告訴夙墨,因為在她心里,她還是有些防備他.

夙墨也沒再追問,而是轉身走了出去.

"姐,要麼你去找主人,他肯定會幫你的!"青雪擔憂道.

"到時候再吧!"沐凝倒了一杯茶水,長睫垂下,她看著杯中碧綠的茶水,輕輕啄了口.

不到最後關頭,她不願去找簡牧塵,因為她還有別的事要求他,她不想因此欠下他太多!

沐凝一邊思索著心里的計劃,一邊下意識伸手去摸胸口,可是當她並沒有摸到那一團軟軟的圓球時,她頓時就是一驚.

"姐,怎麼了?"青雪見沐凝臉色突變,不由擔心問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土豪大人呢?"沐凝急的臉都了,她站起來,脫了衣服在自己身上到處找,可是卻仍然沒見土豪大人的蹤影.

"土豪大人不是跟姐您進宮了嗎?"

"完了!"沐凝忽然想起來,從宮宴一開始,土豪大人就順了好幾塊糕點,也不知道躲哪去偷吃,後來發生太多事,她又被雪心公主和晁雄燦攔住,一時竟然忘記要去找土豪大人.

沐凝臉一垮,幾乎都要哭了,她真是個豬腦子啊,之前是將青雪給弄丟了,現在又將土豪大人給丟了……

"真是白癡!"

就在沐凝惆悵地要死要活之際,屋外倏地傳來一道滿含著嘲諷的聲音.

"吱吱吱!"

但沐凝卻顧不上再去和那只千年妖孽針鋒相對,因為接下來的這道好像老鼠般的吱吱叫聲對她來簡直就是天籟之音.

"土豪大人!"沐凝雙眸猛地亮起,她幾乎是爬起來就往門外沖.

但她還沒走幾步,就見方才還是關著的門被人從外面拂開,沐凝沒收住腳,一下子猛地撞進了一具結實溫暖的懷抱里.

上篇:106 駁斥太後     下篇:108 危險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