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09 一斛珠  
   
109 一斛珠

翌日,沐凝醒的很早,或者她這*都沒怎麼睡好.

從莫名穿越到今天也有二十多天了,這每一天她都過得是膽戰心驚,從生死關頭都不知走了多少次了.

尤其是昨天,從太後賜婚,到有可能是原主的正牌未婚夫現身,再到半夜妖孽來了一趟又走……

沐凝覺得自己神經已經被鍛煉的夠粗了.

現在就是天塌下來,恐怕她也能面不改色!

可是,為什麼心里會這麼亂呢?

一早上沐凝就在神游中度過,連土豪大人過來賣萌,她都沒看見,令某大人的心肝又碎了一地.

辰時剛過,侯府外的大街上忽然傳來陣陣喧鬧聲,聽起來好像是很多人朝這邊湧來,而且陣仗非常之大.

"姐,你快出去瞧瞧!"青雪從外面跑來,氣喘籲籲,顯然受驚不輕,"是恭王殿下的人!"

沐凝聞眸中一亮,她幾乎站起來就往外沖,一邊還喜滋滋地捋了捋鬢邊的散發,一定是容楚那厮派人送東珠來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敏捷地爬到沐凝肩膀上蹲著,大人它也要出去看熱鬧!

今日的天氣不大好,一大早就烏云密布,天邊還隱隱傳來雷聲,讓人心里十分壓抑.

如今已是四月,花園里的百花都已開到荼蘼,綠葉蔥翠,草木叢生.

可是今天,這滿園的*卻隱隱透著一絲頹敗的跡象,似乎是在預示著什麼.

沐凝到侯府門前的時候,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不僅是侯府的家丁仆役們都擠在了門前,那台階下也早就是密密麻麻的人頭攢動.

仿佛整座帝都城的百姓都已傾巢而出.

沐凝乍一看到這一幕,還真被嚇了一跳.

這也太轟動了吧!

她有些驚疑不定地看向被人群團團圍在中間的那一列人,領頭的她認識,是容楚身邊的那位溥公公.

但他身後那數十名統一穿藍色宦官服飾,相貌清秀俊俏的太監又是怎麼回事?

送個東珠而已,至于這麼大排場嗎?

"鳳三姐,灑家奉王爺的吩咐,來給您送東珠來了!"溥公公見沐凝出來,立刻便躬著腰行了一禮,彎著眼睛,面上亦是笑顏如花.

他一揮手,那數十名太監便朝兩旁散開,露出中間一架華麗至極的二十人抬就的步輦.

不過此時步輦上坐得可不是容楚那個妖孽,而是擺放著一尊由一整塊碩大的天然寶石雕刻出來的斛狀容器.

這只斛上面還鐫刻著龍鳳呈祥的圖案,即使今日沒有陽光,那一尊斛卻好似會發光一般,流光溢彩,如天邊晚霞.

在那光線的折影里,那一龍一鳳好似活了一般,搖頭擺尾,交頸翱翔.

耳畔仿佛有龍吟鳳鳴之聲環繞,讓人心生震撼,眼神癡迷地忍不住一看再看.

"恭王殿下對鳳三姐還真是好啊!"有人開始贊歎.

"是呀,如果有誰送我這麼多東珠,我立馬就嫁了!"旁邊的人一臉羨慕嫉妒恨.

"呸,就算你願意嫁,人家也不要你啊!"

"誰的?你看鳳三姐長得也不咋樣,恭王殿下不也……"

"……"

百姓們的竊竊私語並沒傳入沐凝耳中,此刻她正目不轉睛盯著那華麗步輦上的寶石斛.

那寶石斛一看就是價值連城,斛中所盛放著的東珠更是奪人眼球,顆顆都如鴿子蛋般大,圓潤飽滿,光芒耀眼.

沐凝自己看了都震驚地合不攏嘴,難怪這一支隊伍一路走來會吸引這麼多的百姓圍觀.

一斛東珠已然價值不可估量,現今再加上這簡直就是無價之寶的寶石容器……

沐凝黛眉輕輕蹙起,她習慣性地抿唇,心中忽然生出一絲異樣的感覺.

"鳳三姐,這一斛珠的份量可不輕,灑家讓人給抬進您屋子里去?"溥公公抱著拂塵笑道.

"啊?哦好!"沐凝一愣,接著便啟唇笑了笑,"有勞公公!"

沐凝可不是那種視錢財如糞土的人,雖然心里總感覺有哪里怪怪的,但她實在抵擋不住這一斛珠的*.

"抬進去!"溥公公眼角含笑,拂塵一揚,那抬步輦的太監立即舉步朝侯府內走去.

他們這一動,那尊寶石的斛頓時在原地留下一道色的光影,仿若溢彩流光.

"轟"百姓們先是發出一聲豔羨的驚歎聲.

然而,當那華麗精美的寶石斛消失在侯府大門內,眾人不由都露出了失望的表.

這種價值連城的寶貝,他們雖畢生無法擁有,但好歹今日開了眼,也算此生無憾了!

"溥公公,這邊請!"

如果凌陽侯府內,此時最興奮的人,那肯定要數鳳子建了.

鳳子建方才也在門前看到了這一斛東珠,還有恭王竟然以如此鄭重的方式將一斛珠送來給鳳驚鸞,他心中震驚之余立刻便轉為狂喜.

恭王殿下賜鳳驚鸞這麼貴重的寶物,想必他也不會眼睜睜看著鳳驚鸞被嫁去北金和親吧!

因為一旦鳳驚鸞去和親,那麼這寶石斛與東珠,豈不是就要作為她的陪嫁,落入北金太子之手?

如今大乾與北金連連戰爭,恭王怎麼可能白白便宜北金得這麼大的一筆財富去擴充軍力?

鳳子建也在想通了這一環節之後終于松了口氣.

"妹妹真是好福氣啊!臨去和親前,恭王殿下竟然還給妹妹送了這麼多陪嫁!"

鳳靜兒在一旁看著二十個俊俏太監抬著那寶石斛與東珠走過,她嫉妒得眼睛都綠了,她狠狠掐著一邊丫鬟的胳膊,心里憋悶得難受,忍不住就陰陽怪氣地出刺沐凝幾句.

"住口!再敢胡撕爛你那張嘴!"鳳子建猛地一聲厲叱,要不是看溥公公在場,他差點就要揚鳳靜兒了.

因為鳳靜兒的話根本就是他不想聽到的.

真是個蠢貨,她就不想想,恭王如今就是看在鳳驚鸞的面子上,才沒有對凌陽侯府動手!

一旦鳳驚鸞去和親,那麼他這個凌陽侯估計都要做不成了!

到時候哪還有鳳靜兒這個蠢貨的一席之地?

也只有鳳驚鸞能被恭王殿下看中,才能保得凌陽侯府不倒!

屆時他鳳子建不但要東山再起,飛黃騰達,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想必也不在話下!

"爹!你就只知道袒護鳳驚鸞!"鳳靜兒見鳳子建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呵斥她,頓時氣得狠了,以前她們再怎麼打罵鳳驚鸞這個踐人,爹他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就是娘當初一棍子將鳳驚鸞打傻了,爹他也沒有責罵過她們一句!

可是如今大姐死了,娘不見了,爹卻處處開始討好鳳驚鸞這個踐人,這怎不讓鳳靜兒氣憤!

"鳳驚鸞,你別得意!"鳳靜兒一跺腳,一扭身跑走了,臨走前還狠狠剜了沐凝一眼,嘴角露出詭異的冷笑,"有你哭的時候!"

沐凝聞聲眼皮沒來由一跳,清冷雙眸里掠過訝異.

她怎麼感覺鳳靜兒這話的似乎意有所指?

"鳳三姐,那灑家就先告辭了!"溥公公命手下太監將寶石斛與東珠送進沐凝住的地方,對沐凝讓青雪塞給他的賞銀也沒拒絕,面上則是一直陪著笑,讓人感覺他脾氣很好的樣子.

"溥公公,在下已命人備下酒菜,還請公公賞臉!"鳳子健見溥公公要走,立刻著急地攔下溥公公,躬身一禮,十分謙恭.

溥公公可是恭王身邊的人,司禮監也是在他管轄之下,手中權勢比普通大臣不知道大了多少.

平時想巴結他的人就不計其數,今天他能來侯府,鳳子健什麼也不想放過這個能與他交好的機會.

"今天就不了,灑家還要回去向王爺複命,改日再來叨擾侯爺!"溥公公笑米米道.

"那三日後,在下恭候公公大駕!"鳳子健生怕溥公公只是跟他客套,連忙將日子都給定下了.

"好!"溥公公也不來還是不來,面上依舊是滴水不漏的笑容.

待到送走溥公公,沐凝一進屋就發現那寶石的斛里面多了一顆滾圓的肥球,這肥球自然就是土豪大人.

此刻某大人正一臉陶醉地躺在東珠上,看到沐凝過來,它立即獻寶似的捧起一顆珠子遞給沐凝,"吱吱吱!"

珍珠配美人!

沐凝看著土豪大人那一臉自詡*的模樣,不由好笑.

但是這寶石斛實在是太漂亮了,沐凝摸了半天,簡直恨不得能隨身揣在身上!

還有這些東珠,目測一下,有上百顆呢!

沐凝忽然又有一種暴發戶的感覺了!

"三姐,侯爺請您出去一趟,宮中來人了!"門外,有丫鬟恭敬的稟報聲.

"宮中來人?"沐凝眉頭頓時就蹙了起來.

此時的凌陽侯府大門外,人群剛要散去,突然又發現有一隊人馬朝凌陽侯府的方向過來了,而且看那些人的穿著與車馬上的標志,竟然是宮中出來的.

于是好奇心作祟的百姓們立即繼續留下來看熱鬧.

但這回這些宮里來的人,卻並沒有在門外停留,而是直接就進了侯府,這讓圍觀的百姓們不由好生失望.

此時的沐凝卻在看到曹太後派來的,一個嬤嬤與一並五個宮女時,那對清麗的眼眸頓時就冷了下去.

這些人分明就是來監視她的,而且那個張嬤嬤自負是宮里出來的,眼睛都快長到頭頂上了.

她見到沐凝也不行禮,反而大喇喇地往桌子旁一坐,那幾個宮女連忙上去伺候她.

"安平郡主,太後娘娘命奴婢來教導你一些宮中禮儀,你是要嫁去北金的,可不能丟了我們大乾的臉!"張嬤嬤端起一盞茶,她看沐凝的眼神里帶著十足的輕蔑.

誰都知道,這去北金和親可不是一項好差事,那晁太子個性凶殘暴戾,女人到了他手里,不死也殘.

也怪這鳳驚鸞最近行事太過囂張,讓太後娘娘注意到她了!

所以她被選中去和親,怨不得任何人,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得罪了太後娘娘還不知道!

張嬤嬤一邊著話,那眼睛卻一直往桌上擺放著的那尊寶石斛上瞟,一臉掩飾不住的貪婪神色.

當她看著那斛里的東珠,頓時眼睛都直了,差點就流出口水.

沐凝假裝沒看出來那張嬤嬤的暗示,她沖青雪使了個眼色,青雪走上前抱起那尊寶石斛,轉身走了出去.

"不好意思,我這幾天很忙,禮儀什麼的我也沒興趣!你們請回吧!"沐凝下了逐客令.

張嬤嬤見沐凝這麼不上道,心中氣惱,"砰"的一下將茶盞往桌上一放,臉色一沉,語氣十分不善,"安平郡主,奴婢是奉太後指給你的教養嬤嬤,在你出嫁前,奴婢都會一直在這里教導你!"

"隨便你!"沐凝冷冷撂下一句話,正眼都沒瞧張嬤嬤等人一下,腳跟一旋,人已到了門外.

俗話的好,閻王好見,鬼難纏!

這張嬤嬤一看就是那種人精,想必她在宮里十分得*,早就忘記她自己的身份了!

所以沐凝覺得也犯不著和這樣的人一般見識.

"你,你給我站住!你瞧瞧你,這是什麼態度!"

張嬤嬤在宮里向來受太後看重,宮里的那些人哪個看到她不陪著心?

就是尋常的後妃見了她也要叫一聲嬤嬤,可是這鳳驚鸞只不過是個便宜郡主,而且還是婊,子養的,就憑鳳驚鸞這樣的身份,竟然敢給她臉色看?!

"我叫你站住,你聽見沒有!"張嬤嬤一聲喝叱,沐凝根本就連頭都沒回一下,張嬤嬤深感自己的尊嚴受辱,她氣得咬緊了牙,沖上去就抓沐凝肩頭.

然而靈敏如沐凝,哪會被張嬤嬤碰到身體?

只見她輕巧地一旋身,肩頭一矮,張嬤嬤立即抓了個空.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方才用力過猛,張嬤嬤沒抓到沐凝,反而自己猛地往前撲倒,頓時結結實實跌了一跤.

"喲,張嬤嬤,你知道錯了就好,也不必行如此大禮啊,快起來!"沐凝嘴角勾起冷笑,不動聲色地收回腳,這張嬤嬤還真是橫慣了,竟然在她面前還想要立威?

張嬤嬤這一跤摔得太狠,她伸手一摸,一嘴的血,還有兩顆斷掉的牙齒.

"嬤嬤,你沒事吧!"一旁的宮女連忙過來攙扶張嬤嬤.

今日宮中也派了十幾號人過來,名為送昨日帝後承諾的打賞而來,其實就是曹太後怕沐凝會逃跑,所以派了人來監視.

"滾開!"張嬤嬤卻一把推開那兩個宮女,她氣得都快要抓狂了.

她在皇宮里向來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惡整過?而且還是在宮中這些人面前丟得臉,這要傳回宮中,她還有什麼臉面活著?

想到這里,張嬤嬤頓時就一骨碌爬起來,一臉凶悍地指著沐凝大罵,"你,你這個妖女!我今天就替太後好好教訓你!"

一邊,這張嬤嬤還一邊擼起了子,沖上去就要打沐凝耳光.

此時這張嬤嬤頭發都散在了臉頰邊,一嘴的鮮血,看起來猙獰可怖.

這要真被她撓一下,沐凝都懷疑自己臉上的水月鏡天能不能承受得住!

"啪啪啪!"驟然之間,只聽連續三聲響起,是巴掌甩在臉頰上的聲音.

上篇:108 危險來臨     下篇:110 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