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10 陷阱  
   
110 陷阱

"你,你竟然敢打我?"張嬤嬤捂著臉,顯然是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因為羞怒,那張塗了白粉的臉刷的一下變得又白又.

她右邊臉頰也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起.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你了?!"沐凝眸子清冷,一臉無辜地攤開手,"我一直就站在這里沒動!"

"胡!不是你還有誰?!你,你這個低賤的妖女……"張嬤嬤嘴唇拼命抖動,氣得整個人都在一抽一抽的.

張嬤嬤一話,臉頰處立刻傳來尖銳的刺痛,從來在宮中都是橫行霸道慣了的張嬤嬤哪能受這樣的氣?

"賤蹄子,你今天打我就是打太後的臉!老娘不教訓你就愧對太後的垂愛!"張嬤嬤頓時惱羞成怒,怒喝道.

此時她兩眼噴火,右邊臉腫的老高,頭發散亂,神色猙獰,看上去就像是地獄里爬出的厲鬼.

"哦?打你就是打太後?我到今天才知道啊,原來張嬤嬤和太後是一個人呢!"沐凝雙手環抱站在那里不動不避,清冷眼眸含著諷刺,好似在看一個死人.

這個張嬤嬤估計平時跋扈慣了,竟然為了報複,連這種大逆不道的話都能出口,恐怕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你,你少胡八道,我沒有過這樣的話!"張嬤嬤眼中露出驚懼,"再敢亂我撕爛你這張嘴!"

這龐大的身軀瞬間就到了沐凝面前,張嬤嬤狠狠地揚起手,她這次一定會將鳳驚鸞打得跪地求饒了.

然而就在這一刹那,張嬤嬤發覺自己忽然好像撞到了一股無形的屏障上,還不待她反應,她已然被一道大力震開,壯碩的身體仿佛破布一樣凌空飛起.

依然是"啪啪啪"三聲響亮的巴掌聲響在半空.

隨即,張嬤嬤"砰"的一聲,重重撞在了院子里的石牆上,然後滑落在地.

這一切都發生在眨眼之間,那些跟著張嬤嬤從宮中來的宮女太監都沒有反應過來,一個個俱是目瞪口呆看著張嬤嬤倒在地上翻著白眼渾身抽搐.

"嬤嬤!"那兩名在張嬤嬤手下做事的宮女驚醒過來,大驚失色地連忙提起裙角跑過去攙扶張嬤嬤.

而剩下的人看向沐凝的眼神都露出了驚恐,因為他們方才看的很清楚,這位鳳三姐確實沒有動手,確切的,她是連手指頭都沒動一下!

那麼她又是怎麼做到震飛張嬤嬤,而且還一口氣打了她六個耳光?

"妖,妖女……"這些宮女太監們心中不由想起最近帝都城的一些傳,臉上的血色漸漸褪去,眼中已經不止是驚恐了.

"你們也想嘗嘗隔空被打耳光的滋味?"沐凝一挑黛眉,笑得十分"友善".

"不,不……既然安平郡主有事,奴婢們就不打擾了!"那領頭的宮女面如土色,趕緊施了一禮,沖身後的太監使了眼色,一行人匆匆抬起已然人事不省的張嬤嬤一溜煙的跑了.

"出來吧!"沐凝眯眸看著那些太監宮女的身影,語聲淡淡地對著屋簷上方道.

秦五的身影輕飄飄地出現,一身黑衣,無聲無息,仿佛鬼魅.

"你做得很好!"沐凝唇角勾起,清眸中有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保護姐,是屬下應該做的!"秦五彎腰,神態恭敬,眼前的少女可是未來的教主夫人,他敢不恭敬嗎!

昨日一早飛鳳樓那邊就傳來消息,隋七在連服三服藥後,身上蠱毒已解去大半,人也已經清醒了.

飛鳳樓中十大飛龍雖然各自常在外出任務,但感卻很深厚.

秦五與隋七又是格外交好,所以在得知隋七已經無恙的況下,他心中也對鳳驚鸞也生出了敬重感激之意.

現在,就是讓他為她賣命,他也心甘願!

而且連教主都束手無策的蠱毒,卻是這位傳中愚笨不堪的鳳三姐所解,這一事實已然令飛鳳樓上下徹底震驚.

幾日的相處,也讓秦五對眼前少女的看法完全改觀.

這分明就是一個蕙質蘭心,清靈敏慧,宛如水晶般通透耀眼的女子!

難怪連向來不近女色,從不拿正眼瞧女人一眼的教主都對她另眼相看!

只是……

秦五眉頭不動聲色地微微一動,這幾夜恭王似乎都曾來過,而且他與洛三也聽得夜里屋內傳出令人耳心跳的聲音.

不知道這件事要不要向教主回稟一下……

"姐,太後再派人來怎麼辦?總不能都打走吧?"青雪看著那些落荒而逃的太監宮女們,憂心忡忡問道.

雖然她也極度討厭這個一進來就頤指氣使的張嬤嬤,但她更擔心剛剛那些太監宮女們回去添油加醋亂詆毀她家姐.

而且太後對救過她性命的恩人都能恩將仇報,那麼今日她派來的人被打成這樣,太後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為什麼不能都打走!"沐凝嘴角勾起冷笑,宮中多得是那種長善舞的人精,但曹太後為何偏偏就派了張嬤嬤這種仗勢欺人的走狗?

還不是就是為了給她來個下馬威!

想必那老太婆也心虛的很,知道昨夜做的事有*份,會引來非議.

所以老太婆才想要馴化她,讓她放棄反抗的心理,最好還要對老太婆感恩戴德,感謝老太婆給了她這樣一個能夠嫁進皇家的機會!

哼,這算盤打的還真是精!

真正就應了那一句話:做了那啥還要立牌坊!

但沐凝又豈能如那個卑鄙殲詐的老太婆的意?

如今她有錢有保鏢,如果想逃,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去,告訴門房,今天不管誰來找我都不在!"沐凝揮了揮衣,撣去衣服上的灰塵,轉身走到桌旁,看到桌上被張嬤嬤碰過的茶盞,她眼中閃過厭惡,"這個扔掉!"

……

與此同時,那一隊太監宮女的隊伍抬著張嬤嬤出去的時候,鳳子建正朝沐凝居住的梅苑走來.

之前鳳子建對太後派來的人避而不見,是因為他雖然不希望鳳驚鸞就此去往北金和親,但他也不想得罪曹太後.

所以鳳子建便多在書房待了一陣,直到聽鳳驚鸞果然沒讓他失望的將那些人打跑了,他方才整了衣冠姍姍來遲.

"眾位公公姑姑,怎麼這就要走了?"當鳳子建看到一眾太監宮女抬著臉腫的已經看不到眼睛鼻子的張嬤嬤匆匆往大門外跑去的時候,他眼皮也不由一跳.

鳳驚鸞這個死丫頭,下手也太狠了,這不是要將太後往死里得罪嗎?

"侯爺這府邸煞氣太重,奴才們實在受不住!"為首的太監面色不善,陰陽怪氣道,腳下也不停,就像是屁股後面有什麼怪物在追一般,一行人迅速的跑了.

"這死丫頭!"鳳子建臉色有些發黑,他本想去梅苑好好教育鳳驚鸞一番,但隨即他眉頭又皺了起來.

這臭丫頭自從在大婚之日被邵青崖當堂休棄之後,就性大變,根本就不將他這個爹放在眼里.

而且她連太後的人都敢打,他這時候過去,也只會碰一鼻子灰自討沒趣而已!

算了,看在她還有用的份上,他就不和她計較這些了!

鳳子建原地躊躇了下,還是回了自己書房.

……

此時,梅苑里,沐凝抱著那寶石斛,正一顆顆地在數斛里究竟有多少東珠.

"吱吱吱!"土豪大人在一旁眼放綠光,這些東珠大人它倒是看不上,它看中的是這只寶石斛.

這可是絕品靈石啊,對于大人它修煉,那是絕好的輔助靈器!

只是主子他真是忒不厚道了,這麼好的寶貝也不拿出來先孝敬大人,竟然用來泡妞!

真是暴殄天物啊啊啊!

土豪大人癟著嘴,一臉的不忿以及羨慕嫉妒恨.

"一百零一顆!"沐凝終于數完,她眉開眼笑抱著這一斛的東珠,頭一次覺得容楚似乎也沒那麼討厭嘛!

"三姐,三姐不好了!"

沐凝正打算將這寶石斛和東珠全部打包裝起來,忽然聽到外面傳來驚叫聲.

"青雪,怎麼回事?"

"姐,是府里的一個燒火丫頭,非要見你,她什麼璿兒被人抓走了!"青雪推門走進,應道.

"什麼?璿兒被抓?"沐凝嚯地站起,面色凝重地朝門外走去.

"三姐,三姐求您去救救璿兒啊!"院子里一個約莫十三四歲的丫鬟神色淒惶地跪在青石板上,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怎麼回事?"沐凝急聲追問.

那璿兒和陳氏已然是鳳驚鸞留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她花了那麼大精力才救回璿兒的命,沐凝可不想再看到璿兒出事!

"三姐,奴婢也不知道,就是今天一早,奴婢在侯府後門撿到封信!"那丫頭抖抖索索從懷里掏出一封皺巴巴的信來.

青雪接過來,遞給沐凝.

沐凝打開那封信,卻見那信上只寫著九個字:欲救璿兒,城北五里鋪!

"你——"沐凝顰眉,剛要問那丫鬟究竟是在哪發現的這封信,睫羽一掀,沐凝卻發現那丫鬟的臉上突然掠過一抹狡詐.

"三姐!"那丫鬟見沐凝看著她,連忙又露出那種死了老子娘的淒惶神,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起來,"求求三姐救救璿兒姐姐!"

沐凝倏地眯眸,隱去眼角寒光,唇角勾起一抹不動聲色的冷漠弧度,她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是,三姐!"那丫鬟見目的已經達成,連忙表現出一臉感激地磕了幾個頭.

她也不敢再在這里多待下去,現在外邊都在傳這位三姐是死了後又借尸還魂的,所以性才會大變.

她只是來這梅苑一趟,就感覺後背涼颼颼的,像是被好幾雙眼睛給盯著,這里肯定不乾淨!

而且三姐又是那麼心狠手辣,對大姐和夫人都毫不留地鏟除了,如果被她發現自己是騙她的,那自己這條命肯定就完了!

沐凝見那丫鬟身影消失在拐角,眸光陡然一冷,"洛三,跟著她!"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還敢來老虎頭上拔毛!

"姐,這封信有詐!"青雪擔心道,"會是什麼人?"

"管他是什麼人,哼!這種伎倆就想騙倒我?"沐凝冷笑,"真是做夢!"

不多時,洛三回返,他依然是一身黑衣,黑巾蒙面,只一對精光閃爍的眼睛露在外,"姐,那丫鬟去了二姐屋里!拿了一袋銀子,現在已經出府!"

"又是鳳靜兒!"沐凝猛地一拍桌子,清冷眼底陡地掠過森冷寒光.

"姐,難道是二姐抓了璿兒?"青雪皺眉.

"走!去城西!"沐凝忽然感覺心里沒來由一陣猛跳,粉唇抿緊,她想了想,還是不放心,于是起身便要出去.

璿兒是從侯府出去的,陳氏在府中還有交好的婦人,她雖然已經將她們送到安全所在,但難保陳氏不會與侯府中的人來往.

看來,鳳靜兒是想為李氏和鳳琦兒報仇,所以想用璿兒的命來要挾她!

與此同時,蘭苑.

"二姐所料不差,三姐果然去城西了!"一個丫鬟悄悄湊到鳳靜兒耳畔,諂媚道.

"哼,鳳驚鸞,這次我要讓你有去無回!"鳳靜兒唇邊勾起陰冷的笑,手中的織錦帕子已被她狠狠揉成一團.

這一邊,沐凝所乘坐的馬車剛駛離凌陽侯府,正在駕車的秦五突然開口.

"姐,有人跟蹤!"

"不管他們!走!"沐凝感覺自己的心越來越慌,她很擔心璿兒真的會出事.

"不行!姐,這批人實力很強,我們不能冒險!"秦五的語氣里透著一絲警惕,畢竟他與洛三俱是江湖排名前十的高手,但就是方才他竟然察覺到實力不亞于他們的強大威壓.

這讓秦五與洛三心中都有些毛骨悚然,不是懼怕,而是高手遇到棋逢對手時那種全身細胞都在蠢蠢欲動的興奮感覺.

如果是平時,洛三與秦五定然會不惜一切也要與那高手會上一會,但如今他們奉教主之命保護姐,所以一切都要以姐的安危為重.

"姐,必須回去!"洛三也在此時現身,他的語氣更加凝重.

聞,沐凝臉上現出糾結神色,她咬牙,素手緊握,眸中光芒閃爍,一時竟無法抉擇.

突然會出現這麼多高手跟蹤,想必今日之事是有人故意設下陷阱等著她跳.

目前最保險的方法就是待在侯府里,至少她身邊還有洛三秦五的保護,而且那些人還不至于膽大到大白天的強闖貴族宅邸!

但這樣一來,萬一那些人真的抓了璿兒母女,那麼她豈不是要眼睜睜看著她們因她而死?

"不行!我必須去這一趟!"沉默了一下,沐凝已經做了決定,她抬頭,清冷眼眸里閃耀著倔強的冷芒.

這是她的堅持,亦是她做人的准則!

如果她為了一己之安而令璿兒母女喪命,那麼她此生定然一生難安.

即使知道前方凶險重重,她也不能退縮!

洛三與秦五對視一眼,卻都沒再什麼,而是沉默地駕起馬車.

沐凝獨自坐在馬車里,目光垂落,她的面容宛如冰雕,冷酷森嚴.

帝都城西是平民聚居地,陳氏與璿兒就住在這迎街的一處瓦房里.

然而此刻,平常都是人,流如織的大街上,竟然詭異的連個人影都沒有.

沐凝的心也隨即提起,耳畔只傳來馬蹄得得的聲響.

忽然之間,半空中響起一陣尖銳的嘯聲.

"姐趴下!"洛三陡地大喝.

沐凝還沒反應過來,便見漫天箭雨朝他們所在的馬車方向射來.

上篇:109 一斛珠     下篇:111 被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