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12 雪心公主  
   
112 雪心公主

彼時,沐凝衣不蔽體,她緊緊抓著桌子才沒有癱倒在地,在這女人進來的時候,她已然戒備地退到了牆角.

"鳳驚鸞,你還真是命大啊!"那黑衣女人嘲諷道,只是她的語氣很冷,帶著一絲刻骨的怨毒.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沐凝眼神冷冽,這聲音似乎在哪聽過,但她一時想不起來.

"我為什麼要殺你?"黑衣女人突然仰天大笑,她一把扯下頭上的兜帽,露出一張嬌豔如花的漂亮臉蛋,勾唇冷笑,"你看看我是誰?"

沐凝眯眸,心里卻是咯噔一跳,她的記性很好,在看到眼前女人面容時,她已認出.

趙清純!

當朝吏部尚書之女,原本也是太子屬意的太子妃人選!

"是你!"沐凝黛眉蹙起,她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當時在*樓,趙清純與她打賭,輸了的人要當眾脫光了爬出去,結果她殺了太子派來的兩個殺手後,趙清純卻想耍賴,被她拒絕.

那一日趙清純出了大丑,之後就一直沒有她的任何消息,聽趙大人秘密將她送去了崇州老家.

沐凝倒是沒想到,這趙清純竟然又回了帝都,而且還這麼大的膽子,買凶殺人!

"鳳驚鸞,當ri你辱我之時,你有沒有想到你竟然會死在我手里?!"趙清純陰狠地盯著沐凝.

她原本嬌豔的臉蛋也因為那像是毒蛇一般狠毒的眼神而變得猙獰可怖.

"趙清純,你少在這混淆視聽,辱你之人分明就是你自己!"沐凝冷笑.

當初明明是趙清純自己提出的那個賭注,她是沒想到自己會輸,所以有恃無恐.

但結果卻令她這個天之驕女顏面掃地!

如今趙清純顯然已恨她入骨,和一個心理扭曲的女人講道理根本就是對牛彈琴.

所以沐凝也沒指望趙清純能聽進去她的話,此時她心中正在迅速思考著怎麼擺脫這個瘋女人.

"閉嘴!"果然,趙清純一聲厲喝打斷了沐凝的話,"唰"的一聲,她抽出腰間短劍,一步一步朝沐凝走去.

沐凝下意識往後退,卻不想身後已是牆壁,她看著趙清純手中寒光湛湛的利劍,素手在身側緊握,但隨即又松開.

"鳳驚鸞,你毀我一生,今天我就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趙清純柳眉倒豎,她幾乎是用盡全身力氣朝沐凝刺去這一劍.

沐凝揚手,她想再用掌中劍,但右手卻綿軟無力,顯然是方才接連用了兩次,有些脫力.

怎麼辦,難道她今天竟要死在趙清純這個瘋子的劍下?

"嗷!"就在趙清純短劍將要刺到沐凝身上之時,耳畔陡地傳來一道厲吼,一個渾身染血的壯漢猛地躍起,直撲趙清純而來.

竟然是方才被沐凝砍斷兩只手腕,痛死過去的晁雄燦.

"霽月遺書給我!"晁雄燦伸出沒有手掌的雙臂就去勒趙清純脖子.

"找死!"趙清純回身便砍,但晁雄燦身法竟十分敏捷,一閃躲過.

晁雄燦無故斷了兩掌,他已將沐凝恨之入骨,連帶的也恨上來找他殺沐凝的趙清純.

若不是這個女人突然來找他,他的手就不會斷!

"踐人,今天你們兩個一個也別想走!"晁雄燦已然暴怒,他見自己與趙清純纏斗之時,沐凝想跑,立即閃身過去攔住了她.

趙清純的劍隨即攻來,沐凝連忙彎腰閃過.

一時間,這屋子里的三人亂作一團.

而這里的聲響也終于引來了晁雄燦的手下.

之前晁雄燦抓來沐凝,他刻意讓隨從遠離這個屋子,因為他篤定沐凝翻不出什麼花樣.

"殿下!你的手!"那兩個隨從一看到一屋子的血,又見晁雄燦光禿禿的手腕,頓時大驚,一人扶住晁雄燦,另兩人急忙拔劍就攻向趙清純和沐凝.

沐凝原本就脫力,此時面對兩個男人的攻擊,她根本無法反抗.

倒是趙清純,她武功竟然十分高,劍法精妙,那兩個男人根本無法近她身.

"純兒,有人來了,快走!"屋外忽然傳來一道急迫的聲音.

"不行,我要殺了鳳驚鸞!"趙清純眼神惡毒,一劍擋開晁雄燦轉身又朝沐凝刺來.

"嗚!"沐凝躲閃不及,右臂上被劃了一劍.

"吱吱吱吱吱吱……"恰在此刻,一陣仿若老鼠叫的吱吱聲響徹,還不待沐凝胳膊上的血湧出來,一道迅疾如閃電的白影已然掠到,照著趙清純握劍的手就是狠狠一口.

"啊!"趙清純吃痛,只覺整只手都瞬間變得僵硬,手一松,短劍"咣當"掉落在地.

"吱吱吱!"土豪大人凶殘地再次跳起,箭一般射向趙清純.

這女人竟然敢傷害阿凝,大人咬不死她!

"純兒快走!"

然而這一次,土豪大人的大門板牙剛碰到趙清純脖子上的動脈,它突然感覺到一股勁力襲來.

"吱吱!"土豪大人靈敏地一翻身,避開了那攻擊,然後一個後空翻抱頭旋轉三百六十五度穩穩著地.

但它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趙清純被一個灰衣男人救走.

"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對著門外姍姍來遲地某人氣惱地猛跺腳.

但那人卻無意去追趙清純,就連屋子里其他幾個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只見那一襲華麗的月白錦袍仿佛一朵云,一朵開滿了凌霄花的云,寬袍廣,如魏晉時的名士,*雅致,瞬間飄到了正扶著窗子喘氣的沐凝身畔.

他唇角依然勾著妖魅的笑痕,只一眼瞥過沐凝怔楞的臉,隨即動作無比優雅地拿起沐凝那只垂在身側的胳膊.

在那傷口上的血珠即將掉落之際,他輕輕吻上那傷口.

一口血吞下,異香撲鼻.

容楚眯起了鳳眸,像是十分滿足,他垂眸看著正大張著嘴,顯然對他的到來無比震驚地沐凝,忽而彎唇一笑.

他的眼睛狹長妖魅,眼尾那一抹金色的流光勾人心魄,可是他此時的眼神卻如那冰山上的月色,染著沁骨的涼.

沐凝的心也在他這樣仿佛冬日霧氣一般寒涼的眼神里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恭,恭王……"晁雄燦在看到容楚身影飄進的那一刹那,已然面如土色,是痛得,也是怕的.

他這次來大乾,本就是為了尋求停戰而來,所以才會提出和親.

但是很顯然,這一切都被他搞砸了.

他早該相信容楚與鳳驚鸞非同一般的關系並不只是傳!

可是現在一切都晚了,他的雙手沒了,如今也不知道連命都能不能保住.

"喲,是晁太子啊,原來你也在!不知晁太子與本王的金主在這里做什麼呢?"容楚像是才注意到屋里還有其他人,他放下沐凝胳膊,高大的身軀堪堪將她護在了身後.

他看著晁雄燦那兩只光禿禿的手腕,妖魅狹長的眸子微微眯起寒芒,面上依然笑容可掬.

但沐凝卻感覺到這間屋子的溫度正在迅速下降,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身上驟然一暖,沐凝恍然抬頭,卻發現一件散發著濃郁龍涎香味的月白錦袍從天而降,正好將她兜頭蓋住,她眼前正好開了一朵凌霄花.

"恭,恭王殿下,這,這是個誤會!"晁雄燦又急又怕,手上傷口還疼的厲害,失血過多令他的臉色很差,但他卻強打著精神,試圖解釋.

"誤會?"容楚一挑劍眉,笑容滿面,"不知究竟是什麼樣的誤會,才會讓晁太子派了弓箭手埋伏在我大乾帝都城里,還抓了我大乾的郡主?"

"這,這,我我只是在和郡主開玩笑……"晁太子額頭大顆冷汗滾落,他還在想服容楚.

"和郡主開玩笑開到動刀子?"

容楚似乎聽得很高興,他右手撫上左手食指,鳳眸里布滿了人畜無害的笑容,"晁太子你真是好雅興,玩得連自己雙手都砍斷了!需不需要本王再助你一臂之力,順便幫你殺了你呀!"

晁雄燦面色灰敗,他咬緊了牙,氣惱和屈辱讓他眼里都在冒火,"容楚,你不能殺我,難道你想再挑起兩國戰爭嗎?!"

"挑起戰爭?這不是晁太子你所干的事嗎?!"容楚笑道,只是此時他的眼眸卻迅速冷了下去.

"恭王殿下,殺了我們對你沒有好處的!"晁雄燦右手邊一名手下咬牙道.

"誰的?!"容楚卻驀地眯眸,袍一揮,罡風霎時將那話的男人卷起,猛地撞在牆上,當場氣絕.

"好處就是少了一個礙眼的了!"容楚傲嬌地撇嘴,一臉的桀驁.

"吱吱吱!"土豪大人捧場.

沐凝在容楚身後,已經穿上了他那件外袍,此刻聞,她嘴角不由猛地抽了抽,這厮殺個人簡直就比打蒼蠅還輕松,隨便抬個手就將人給卡擦了!

還有他的話還真是欠揍!

"容楚,你,你欺人太甚!"晁雄燦見自己一名手下頃刻喪命,他目眦欲裂,眼底幾乎要滴出血來.

而且晁雄燦一激動,斷腕處剛剛止住的血又開始噴濺,他眼前一陣金星直冒.

"既然晁太子對本王評價這麼高,本王怎好不如晁太子的意呢?!"容楚鳳眸含笑,像是真的要感謝晁雄燦一般.

"你,你想干什麼?"

晁雄燦心中陡然一驚,他驚恐地看著容楚笑容燦爛地朝他走來,嘴唇都開始哆嗦了,"你,你不能殺我,恭王你殺了我,我父皇不會放過你的!!"

晁雄燦眼見容楚子一揮,那罡風霎時又要了他兩名手下的命,晁雄燦也開始害怕了,他雙腿顫抖,站都站不穩了,猛地跪倒在地,涕淚橫流地求饒,"不,求你別殺我,你要我做什麼都行!"

"本王不要你做什麼,你去死就行!"容楚目光驟然一冷,他手中金索射出,炮彈一般擊在了晁雄燦雙目上.

霎時間,血花飛濺,眼球爆出.

"啊——我的眼睛!"晁雄燦發出一聲慘厲的痛吼,他想去摸眼睛,但雙手都沒有了的他,只能用那斷腕戳著眼睛部位.

"吵死了!"容楚劍眉蹙起,眸中閃過不耐煩,他忽然一掌打在了晁雄燦的胸口.

"吱吱吱!"那兩顆灰白的眼球滴溜溜滾到了土豪大人腳邊,肥碩的狐狸大人卻一臉嫌棄地將那眼球又踢了回去.

大人它出門前剛洗的澡,它嫌這晁太子髒咧!

此時,沐凝探出頭來,即使神經粗大如她,也受不了這一地血腥,以及晁雄燦那淒慘的模樣.

"殺了他,怎麼跟北金交代?"沐凝扯了扯容楚的子.

"你在關心本王?"容楚扭頭,俊逸妖魅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的笑.

"……"沐凝嘴角一抽,她本來想沒有,但轉念一想,今天可是容大妖孽救了她的!

算了,就當給他點面子吧.

而且她確實很擔心這個問題.

她雖然只是個女子,但她也知道一旦兩國開戰,那麼最先受苦的就是老百姓.

她不想容楚因為她而引起兩國戰爭.

"好吧,看在笨鳥你關心本王的份上,本王就讓你知道吧!"容楚揚了揚精致的下巴,突然揚聲道,"帶進來!"

沐凝訝異,這大妖孽好像是早有准備?

"王爺!"這時,葉冰扛著一個人進來,他絲毫沒有憐香惜玉地將那人往地上一扔.

沐凝好奇地垂眸看去,她很想知道大妖孽到底帶了什麼人過來,還有他接下來要怎麼做!

"雪心公主?"

然而,當沐凝看清楚那躺在血泊中,一身華麗宮裝,雙目緊閉的俏麗少女竟然是太後最*愛的雪心公主時,不由眼皮一跳,也震驚地瞪大了雙眼.

容楚怎麼將雪心公主給抓來了?!

容楚指著趙清純落下的短劍,腳尖一勾,他將劍踢到雪心公主手邊,指揮葉冰,"讓她拿著!"

很快,葉冰就布置好了現場.

沐凝這才想起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抬頭問容楚,"你怎麼找到我的?!"

土豪大人等得就是這一句話,頓時就蹦了起來,拼命用爪子指著自己,眼冒綠光,激動道,"吱吱吱吱吱吱!"

容楚長入鬢角的劍眉一揚,他瞥一眼激動到語無倫次的土豪大人,狹長魅眸隨即看定沐凝,淡定道,"本王和笨鳥你心有靈犀,知道你有危險,所以本王特地趕來解救!"

沐凝聞頓時囧了.

但最囧的還是要屬土豪大人!

和阿凝心意相通,知道她有難,還循著氣息找到這里的明明就是大人它好咩!

嚶嚶嚶,連大人的功勞都要搶!主子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嗯?"容楚鳳眸斜睨想要告狀的土豪大人.

"吱!"土豪大人頓時桔花一緊,一臉淒然地咬著爪子躲一邊去了.

沐凝決定無視容楚這忒不要臉的心有靈犀,她想了想,繼續問道,"雪心公主不是你侄女麼,你這麼做,會不會……"

"如果你可憐她,那你來替她!"容楚看向沐凝的鳳眸倏地一冷,仿佛蒙了一層薄冷的寒霧.

"不要!"沐凝立刻搖頭,一臉的大義凜然,"要和親的本來就是雪心公主,現在只是物歸原主而已!"

上篇:111 被擄     下篇:113 黃道吉日,宜嫁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