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13 黃道吉日,宜嫁娶!  
   
113 黃道吉日,宜嫁娶!

聞,容楚睇了沐凝一眼,那眼色中透著一絲意味不明的深沉流光.

"那本王今天救了你,你要怎麼感謝本王?"他問.

沐凝一聽容楚這話,心中頓覺不好,這麼快就來討要利息,果然是不能用高風亮節來形容這貨的!

"皇叔大恩,鳳驚鸞自當沒齒難忘,來生定當結草銜環……"沐凝眼珠子一轉,立即朗聲念道.

"閉嘴!"容楚嘴角露出一抹諷刺,鳳眸斜睨,"少跟本王扯什麼來生!"

"那今世我給皇叔您養老送終!"沐凝清亮眸子里劃過一抹狡黠,面上卻是鄭重得不能再鄭重了.

"……"這回容楚的臉色是完全黑了.

就連葉冰那張冰塊臉也在瘋狂抽搐.

"吱!"土豪大人兩只前爪捂著嘴,正偷笑得快要岔氣了.

大人它好像還是第一次看到主子被人噎得不出話來的樣子!

"葉冰,將雪心送回去!"容楚氣得狠了,廣一揚,他也不管沐凝,扭頭就朝門外走.

"是,王爺!"葉冰低頭,問都不問一聲,便將仍然還在昏迷的雪心公主給背了起來.

沐凝眼神木然看著這一幕,亦是十分傲嬌地一扭頭,根本就沒將容楚的話放在心里.

他以為將雪心公主送回去就能嚇到她嗎?

哼,現在她已脫險,只要神不知鬼不覺離開這里,誰又會知道晁雄燦的死與她有關?

容楚廣飄拂走到門前,腳步忽然頓住,他轉眸,"忘了告訴你,北金男女訂親後,男人若身亡,女人依然得嫁,不過——"

"不過什麼?"沐凝眸中浮上警惕.

"想必你也從沒聽過父子共妻,兄弟共妻……"容楚唇角倏地勾起邪佞弧度,他話了一半,便彎了唇角,不再多.

此時白日淡淡的微光從門外灑進,容楚背光而立,那側臉如雕刻,深邃而性感,鳳眸斜挑,眼尾的一抹金色魅人心魄.

沐凝先是被這美色驚豔,隨即才反應過來容楚話中之意,她的臉色瞬間變了.

父子共妻,兄弟共妻……

沐凝絕對相信容楚並不是在危聳聽,在中國浩瀚的曆史長河里,確實有過這種事的發生.

曆史上最著名的王昭君不就是先嫁呼韓邪單于,後來呼韓邪單于去世,依游牧民族收繼婚制習俗,于是王昭君複嫁呼韓邪單于長子複株累單于!

……

沐凝原地石化了片刻,眼睫一抬,見容楚身影已出了門,葉冰也扛著雪心公主要走了.

"皇叔,等等,鸞兒有話!"心神一凜,沐凝也顧不得什麼可笑的自尊了,她一個箭步就沖過去,聲音軟糯嬌憨.

不過,沐凝卻忘記她外面罩著的是容楚的外袍,他身高高她許多,這外袍穿在她身上,簡直就是可以曳地三尺了.

此時沐凝往前一撲,她雙腳頓時踩在了衣擺上,猛地一個飛撲,整個人就呈大字型往前撲倒.

"嗚啊!"沐凝慘嚎一聲,以為這回自己肯定要被摔成大餅臉了.

"吱!"土豪大人兩只爪子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不過,沐凝意料之中的狠摔並沒有降臨,一股柔若春風的力道驟然拂來,緩緩減去了沐凝摔倒的大力.

但還不等沐凝喜上眉梢,只聽"砰"一聲——

沐凝最終以超乎尋常的慢動作成功"著落".

可是即是摔倒的力道被減去,但一下子以胸著地,還是疼得沐凝齜牙咧嘴.

臥槽啊,容楚這貨也實在太沒品了吧,他既然有本事緩去她摔跤的力道,為毛不干脆直接扶起她啊!

仿佛有水紋掠過,一雙黑色的靴子赫然出現在眼前.

沐凝雙手撐地,猛地抬起頭來,一臉怨毒地瞪著正好整以暇低頭看著她的容楚.

容楚此時也在看著沐凝,當他的眼神下沉,他的眸色驀地一深!

沐凝咬牙切齒地爬起來,剛跌倒時壓到了胸,她瞪容楚一眼,趁轉身的刹那,悄悄揉了揉心口.

心里直叨咕,可別被壓扁了!

"你有什麼話要和本王?"容楚眸色變深,喉結動了動,負在身後的雙手已緊握.

"皇叔,鸞兒知道皇叔宅心仁厚,最是助人為樂,不求回報,不知皇叔想要鸞兒做什麼呢?不管皇叔要鸞兒做什麼,鸞兒一定會好好報答皇叔的!"

沐凝笑顏如花,先是猛拍了一頓馬屁,然後一把就抱住了容楚大腿,她就這麼坐在地上,眼眸晶亮地仰首看著他.

容楚身量頎長,雙腿修長,這身材那是好的沒話.

沐凝趁著抱大腿的機會,還順手掐了掐容楚腿,很結實,硬的都硌手!

"原來笨鳥你報答本王的方式,就是掐本王大腿?"容楚低頭,似笑非笑看著眼眸狡黠的少女.

沐凝嘴角一抽,收回手,悻悻地爬起來.

"唔,真的做什麼都行?"容楚問道.

"嗯,做什麼都行!"沐凝重重點頭,只要別讓她去和親!

要她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過一輩子,想想就恐怖!

而且如今北金太子在大乾帝都喪生,如果她真嫁過去,那還不成為北金百姓的眼中釘肉中刺,不出幾天恐怕就會一命嗚呼!

但最重要的是,沐凝不想讓曹太後那個老太婆的殲計得逞!

她現在真的很期待呢.

如果曹太後知道她最*愛的,一心想要保護的雪心公主衣衫不整地躺在血泊中,旁邊還有一具剝光光的男人尸體……

哈哈哈,也虧得只有容楚這貨能想到這樣的辦法,真是壞透了!

"那就——"容楚倏爾勾唇,鳳眸里漾開清朗如月光的淡淡新涼,"以身相許吧!"

"咣當!"

彼時,沐凝剛好從地上爬起來,冷不丁聽到容楚這麼一句石破天驚的話,頓時左腳踩右腳,猛地栽倒在地.

"本王知道笨鳥你心儀本王已久,但也不必高興成這樣啊!"容楚飛入鬢角的劍眉一挑,薄唇勾起邪佞弧度.

他伸手攬住沐凝纖腰,將她扶起.

"高興你個大頭鬼啊!"沐凝此時臉色一陣青白交錯,在對上容楚那含笑妖魅的眼眸時猛地脹.

沐凝想罵容楚這個老不休,但如今受制于人,還是低調一點好,于是沐凝放柔了聲音,"皇叔你就別開玩笑了!"

"葉冰,走!"容楚危險地眯起鳳眸,他也不多,松開沐凝纖腰後,他拂便走.

"……"沐凝忍不住朝天翻了個白眼.

"本王回去要跟太後,安平郡主貞靜賢淑,慧敏德佳……這一次和親人選非她莫屬!"容楚聲音雅淡,仿佛石上清泉,帶著深夜高天之月的清冷,直刺心扉.

沐凝額頭倏地滑下一排黑線,簡直要風中凌亂了,這大妖孽竟然又威脅她!!

"好,以身相許就以身相許!"眸中閃過糾結神色,沐凝忽地一咬牙,迎上容楚高深莫測的鳳眸,後槽牙磨得咔咔作響.

不就是以身相許嗎?反正她的身子早就被大妖孽看光了,就算她不答應,這只千年妖孽也絕對不會一秒變君子!

"那好,後日便是黃道吉日,宜嫁娶!"容楚轉身,一陣風來,那月白色袍卷舞,大朵的凌霄花仿佛開在了半空.

可是沐凝卻徹底傻了,她臉上血色一點一點褪盡,嘴唇哆嗦著問道,"你,你在什麼?什麼……宜嫁娶?"

不會的!不會的!

事絕對不會是像她想象那般,她剛剛肯定是聽錯了!

"本王是——"容楚回眸,眼角金色流光一閃,勾勒精致的唇邊驟然綻開一朵妖魅的笑痕.

…………………………………………………………………………

求留,求訂閱,三百六十度打滾賣萌,

上篇:112 雪心公主     下篇:114 溫油的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