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14 溫油的王爺  
   
114 溫油的王爺

"本王是——"

彼時,容楚回眸一笑,日光明媚,他唇邊倏然綻開一朵極致妖魅的笑容,"後日,本王會來迎娶你做本王的王妃!"

"……"沐凝已經完全失去了反應能力.

她本就不大好看的臉,也已成了這個樣子o(╯□╰)o.

他在開玩笑!

在開玩笑!

開玩笑!

玩笑!

笑!

沐凝倏地齜牙,嘿嘿笑道,"皇叔,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本王從不開玩笑!"容楚伸手,修長手指潔白如玉,他勾起沐凝精巧的下巴,微笑.

"可是我們現在差了一輩!"沐凝順著容楚的手抬頭,認真道.

"那又如何?"容楚湊近,濃郁的龍涎香撲在沐凝臉頰,他的氣息炙熱如陽.

"不消我們並無血緣關系,"在沐凝一瞬間怔楞的眸光里,容楚鳳眸微微闔起,長而密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彎弧影,唇角笑容莫測高深,"就是你果真是本王的侄女,只要本王想要的,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那最後兩個字,容楚的尾音拖得特別長.

有那麼一刹那,他眸中光影變幻,仿佛天光落入其間,又如九萬里長空那一道劈開云層的閃電,輝光耀眼.

此時屋內倒著四個死人,血腥味撲鼻.

但沐凝眼里的是容楚,周身亦是被他身上的氣息所包裹.

沐凝忽然不知道該什麼.

"我能拒絕嗎?"沐凝咬牙.

"不能!"容楚笑容優雅.

兩人在這死人堆里,竟好像街頭買菜砍價一般閑適.

葉冰扛著雪心公主,在一旁一臉呆滯.

"那好吧!"沐凝垂眸,隱去眼底的暗影,"成交!"

事急從權,先搞定和親這件事再!

"葉冰!"容楚眯眸,唇角露出狐狸般的陰險笑容.

土豪大人則是在一旁望天摳鼻,阿凝啊,真不是大人你,別讓你和親,就是現在你隨便找面牆碰一下,主子都會緊張.

他哪舍得讓你嫁給別人咯,你竟然這麼容易就被主子唬到……

哎,這以後嫁過來,估計也就是被主子欺負的份!

葉冰動作迅速,很快布置好了現場.

沐凝一扭頭,便見雪心公主衣衫不整,手握一把染血的短劍,倒在了血泊中,在她對面就是光溜溜yi絲不gua的晁雄燦.

葉冰還刻意將晁雄燦的斷手擺放在雪心公主胸上,而雪心公主手里的短劍則是刺進晁雄燦胸口.

原本晁雄燦還沒死絕,強烈的求生意志讓他暗暗閉了一口氣,只想熬到容楚等人離開.

原本他聽到容楚已經要走了,正暗自高興,只要他能留一條命在,他一定會報今日之仇!

到時候他要將鳳驚鸞這個踐人手腳都砍斷,做成人彘裝進壇子里,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是晁雄燦卻沒想到該死的鳳驚鸞竟然又叫住了容楚,還答應了婚事,他都忍不住在心里痛罵了,這兩個殲夫yin婦!

葉冰抓著雪心公主的手這麼一刺之下,晁雄燦那碩大的身軀霎時像是死魚一樣蹦了起來,他口中頓時發出一道垂死前慘厲的痛叫聲,"鳳驚鸞,你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沐凝無語.

這就叫柿子撿軟的捏嗎?

現在對晁雄燦動手的明明就是容楚的手下,命令也是他下的,和她有一毛錢的關系?

而且也是晁雄燦先擄了她來,想殲殺她,只是他運氣太差,沒得手而已!

現在他倒成受害者了!

"嘶!"驟然放松下來,沐凝只覺得頭皮痛得厲害,她伸手摸了摸腦袋,原本結成麻花辮的長發早就散開.

沐凝這一摸,手上便多了一把頭發.

是先前被晁雄燦扯掉的!

容楚在看到沐凝手中那一束斷掉的長發後,鳳眸驀地一冷,迅速沉了寒芒.

沐凝原本打算扔掉那斷發的,但她想了想,覺得將自己的頭發留在這里不好,于是伸手將那長發繞了起來.

她衣服都被撕破了,穿著容楚的衣服,又沒口袋,只好將頭發纏在手上.

沐凝提起寬大的衣擺,想要出門,然而這一動,她又摸著腰,臉上現出痛苦之色.

是之前躲避趙清純時撞傷的腰發作了.

"果然是只笨鳥!連路都不會走了!"容楚蹙緊了劍眉,語氣非常不耐煩,但他卻半點沒耽誤,一把打橫抱起了沐凝.

沐凝痛得臉色發白,也懶得同容楚計較.

而且他的胸膛寬闊溫暖,聞慣了他身上那股濃郁的龍涎香的味道,沐凝竟覺得挺好聞的,而且給她特別安心的感覺.

可是沐凝卻沒發現,就在容楚抱起她的那一刹那,他揚起的袍里,有寒光激射,"噗"的一下,似乎削斷了什麼東西.

直到站在青天之下,沐凝忽然有一種大難不死的感覺.

她扭頭,看著這座差點讓她送命在此的建築,卻赫然發現,這里竟然是一座*.

"王爺,已經安排好了!"面白無須,眼神銳利的溥公公悄然出現在容楚身邊,恭敬道.

"走!"容楚目光冷然,抱著沐凝上了停放在後巷子里的馬車.

這輛馬車低調毫不起眼,完全不是容楚平時的風格,但一進馬車,沐凝立刻瞪圓了眼.

只見那軟榻上擺放著高衾軟枕,地上是厚厚的羊絨地毯,還有固定的幾,茶盞果品一應俱全,車壁上還有放書的暗格.

這哪里是馬車,簡直比一般富戶的宅邸都要豪華啊!

沐凝透過車窗看向外面,她發現這次跟著容楚來的並不是黑風騎的鐵衛,而是十多個著一身青衣,外表十分普通的男子.

不過,這些人露在外的眼神鋒銳沉冷,背脊挺直如松,一看就是那種嚴格訓練出來的鐵血戰士.

待到容楚上了馬車,這些人便四散開來,隱入人群.

然而即使不在馬車四周,但沐凝仍然能感覺到十多雙眼睛一直警惕地盯著這邊,恐怕此時就是一只蒼蠅也是飛不過來的!

上馬車後,容楚便將沐凝放在高裘錦被的軟榻上,土豪大人也毫不客氣地跳了上去,攤平了躺在那里晾肚皮.

幾乎就是在容楚抱著沐凝上了馬車的那一刹那,那座*里突然響起了尖利的驚恐叫聲.

"死人了,殺人了!救命啊!"

眨眼之間,這座原本空無一人的街道陡然喧囂起來,無數百姓從街頭巷尾湧出,紛紛往那鬧出人命的*跑去.

"死人了,飄香樓死人了,是不是嫖客殺了哪個姑娘?"

"李四閉上你那張烏鴉嘴,老子在飄香樓可是有相好的呢!"

"不是啊,我聽是有姑娘殺了嫖客了!"

"……"

一邊跑,這些百姓還一邊交頭接耳,興奮地交流著信息.

沐凝趴在車窗上,不由搖頭感歎,這全民八卦的天性果然是天朝一項亙古流傳的優良傳統啊!

馬車剛剛駛出一段距離,沐凝忽然聽到長街那頭響起沉重的馬蹄聲.

是接到報案的京兆尹帶人來查案了!

這沿途觀望的百姓們一看到京兆尹親自出馬,頓時發出轟然之聲,因為這就代表著今日這涉案的人定然非富即貴!

一時間,飄香樓前那是人山人海,都快擠得水泄不通了.

沐凝原本還想問容楚,會不會有人發現是他動的手腳.

但容楚好似看出沐凝的疑問,他微微一笑,命葉冰將馬車停在了街道的拐角處.

透過車窗上的紗籠,沐凝見四周也停了不少馬車,他們停在這里倒也不會引起懷疑.

片刻之間,沐凝便見方才進了飄香樓查看案的京兆尹又走了出來,他臉色灰敗,行色匆匆,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竟然直接翻身上馬,越過人群狂奔而去.

百姓們討論的更加熱烈了,無數人想闖進去一窺究竟,到底是什麼大案子,竟連京兆尹大人都大驚失色.

不過京兆尹府的府兵們卻將飄香樓嚴加把守,外面的人不給進,里面的人不給出.

飄香樓里頓時響起姑娘們驚恐的哭號聲.

"他怎麼不將雪心公主帶出來?"沐凝納悶問道.

"事關重大,他也不敢做主!"容楚坐在沐凝身側,正動作優雅地飲茶.

沐凝忽然覺得口渴,她伸手也要拿那茶盞.

但剛一動,腰上就傳來一陣酸麻的刺痛.

"唔!"沐凝手一縮,抓在了容楚胳膊上,"痛!"

容楚扭頭看來,沐凝額頭冷汗淋漓.

然而接下來,當容楚伸手脫了沐凝那件遮體的外袍後,沐凝就開始後悔了.

她怎麼忘了容楚這厮有扒她衣服的愛好,她怎麼能在他面前呼痛呢!

"嗚,我都受傷了,你還來!"沐凝一臉哀怨地控訴.

"來什麼來!?"容楚卻一挑劍眉,*挑,逗,"你很希望本王來?"

"啊!輕點!"沐凝猛地一聲驚叫,是容楚的手按在了她受傷的腰間.

隨即沐凝便睜大了眼,咦,容楚這厮是在給她按摩?

"真蠢!"容楚一邊給沐凝撞到淤青的腰部按摩活血,一邊還不忘出諷刺.

但是容楚的眸色卻在漸漸變深,發出狼一般亮極的綠光.

容楚大手緩緩掠過,她的腰身,他雙手對掐竟然還有余.

手下的肌膚滑嫩如玉,那一抹纖腰盈素,玉背的弧度美好得讓他移不開眼睛.

沐凝趴在錦被上,眯著眼睛,十分享受,所以她並沒有看到此刻容楚看她的眼神就像野獸捕到了獵物時那種瘋狂和熱烈.

她還在心里感歎,看在容大妖孽這麼難得溫油一把的份上,她就不和他計較了!

在最開始的酸痛過後,沐凝感覺腰部仿佛有熱力湧入,將那些淤血全部化開,非常舒服.

真沒想到,容大妖孽還有這一手!

瞧這按摩的手法,簡直就是爐火純青啊!

可是,沐凝剛在心里給容楚點了個贊,頓時就發覺大事不好了.

"喂,你往哪摸!"沐凝驀地睜開眼睛,伸手就抓住那雙已經從後腰處探進她肚兜,已然籠住了她胸前兩團柔軟的修長大手.

"往你胸前摸!"容楚回答地大不慚,自然得就好像是在今天天氣很好.

"松,松手!"驟然間,沐凝感覺全身一震,有股酥麻難耐的感覺從被容楚觸碰的地方迅速躥至全身,她咬緊了牙關,才沒發出可恥是*聲.

"讓本王給笨鳥你按摩那麼久,總要給點回報吧!"容楚的唇隨即烙在了沐凝肩頭,火燎一般炙熱.

"嗚嗚!"沐凝拼命想要掰開容楚大手.

可是那雙手就跟鐵鉗一般緊緊籠在她胸前,輕揉慢搓,不時地還捏那雪團上的莓.

沐凝臉蛋脹,身體里像是有把火在燒,難受得要死.

"王爺你能不能不要那麼下流!"沐凝不由羞憤捶*.

不是沐凝不想反抗,而是她早就看清了事實,她不能反抗,一旦反抗,將會換來容楚更加無節操的磋磨.

"不能!"容楚細細吻過沐凝雪背上的每一寸肌膚.

"吱!"土豪大人齜著兩顆大門板牙,津津有味地看著這一幕.

大人它還是個處男,看不懂主子這是在對阿凝做什麼,不過看起來似乎很有趣.

容楚手一揚,一塊毯子從天而降,將土豪大人兜頭蓋住.

漸漸的,馬車里響起讓人臉心跳的聲音,是沐凝拼命壓抑的*.

直到馬車外又響起嘈雜聲,有陣陣的馬車轆轆聲響起,容楚這才意猶未盡的放開了沐凝.

此時沐凝已經渾身嬌軟地靠在容楚懷里,低低喘著氣,肚兜雖然還掛在身上,但早就被容楚扯得松了,兩團新雪般的柔嫩將露未露,引得容楚愛不釋手地摸了又摸.

沐凝眼眸半闔,纖長卷翹的睫羽如雨後蝴蝶的翅膀,不停顫動,她臉蛋得都能滴出血來.

粉唇已被她咬破,那一道血絲如櫻花上的痕,愈發誘人.

容楚修長如玉的手指輕撫過沐凝臉頰,眸色深沉,如天際那一抹輝光.

他低頭,舌尖輕輕一舔,那一顆沁出的血珠立即被他含入口中.

這一瞬,有熟悉的草木淡香縈繞眉間.

沐凝驀地睜眼,清靈雙目對上的,卻是容楚那漆黑如子夜的狹長魅眸.

"王爺,京兆尹回來了!"

馬車外的聲響愈發大了起來,葉冰忍了又忍,還是向容楚稟報了外邊發生的事.

片刻後,車門才被推開,葉冰偷偷往里瞥了一眼,卻見自家王爺眉展目舒,嘴角含笑,一副吃飽喝足的模樣.

而那名少女則是裹著薄被,一臉的苦大仇深.

葉冰迅速移開眼,王爺不喜**被窺探,他還是老實一點,省的到時候犯了王爺的忌諱,又要去軍營做一陣子伙夫!

"是太後娘娘的儀仗!"

馬車外,長街兩旁,陡然響起一陣陣驚叫聲.

"真的是太後娘娘!"

"太後娘娘是跟著京兆尹大人來的,難道——"

上篇:113 黃道吉日,宜嫁娶!     下篇:113 看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