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13 看熱鬧  
   
113 看熱鬧

"不去看熱鬧?"容楚見沐凝一直低著頭咬著嘴不吭聲,他眉間微展,眼角一抹流光掠過,嗓音溫潤如玉.

沐凝扭頭,不理他.

她是無法反抗這個下流王爺的羞辱,但不代表她不會生氣!

她是怕死,但不代表她沒有自尊!

容楚看著沐凝那弧度美好的側臉,她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屈辱,仿佛雨中搖曳的清荷.

他眸光深深,唇角笑容慢慢收起,最終化為了一抹淡痕,他轉過眼眸,並沒有像尋常男子那般出寬慰,抑或是給予承諾,

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名倔強的少女並不需要任何承諾.

她是清晨天際的那一道霞光,噴薄萬丈,耀人眼球,她是那山間璞玉,蒙塵未拭.

如果不先下手,那麼他就只能等著看她遨游天空,成為別的男人心頭的朱砂!

沐凝不話,容楚打起車簾朝外看著,亦是抿唇不語.

馬車內,靜默無聲流淌.

馬車外,震天的響聲,議論紛紛.

剛掙脫開飛天神毯的土豪大人瞅瞅自己主子,又瞅瞅沐凝,一時也很糾結,大人它到底要不要來活躍一下氣氛呢!

"快看,真的是太後娘娘!"有人一聲驚呼.

"你怎麼知道那是太後?"有人質疑,顯然不信高貴的太後娘娘會出現在這里.

"你沒看那鳳袍鳳冠嗎?咦,不對呀,太後娘娘為什麼會來這里?"先前那人疑惑.

……

沐凝本就十分討厭恩將仇報的曹太後,此時聽著外邊不絕于耳的討論聲,她簡直心癢難耐.

可是容楚坐在車窗前,她不想和他離得太近,于是便打算下馬車.

"你打算就這麼裹著被子出去?"容楚長臂攬過沐凝腰身,在她剛起身的刹那,就將她帶進了懷里.

他的聲音里帶著淺笑,以及淡淡的*溺.

"放開!"沐凝頓時像是被火燙到了一般,猛地掙開容楚懷抱,一臉警惕地看著他.

容楚的眸色緩緩沉了下去,他的手僵在半空,這一方天地里仿佛有冰雪初降.

土豪大人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闊耳一抖,趕緊抓住毯子蓋住大腦袋.

沐凝咬唇,長睫垂下,半晌,她冷冷冒出一句,"讓開!"

容楚看著沐凝清冷的臉,長入鬢角的劍眉一挑,隨即挪了挪,讓開了車窗前的位置.

沐凝也不客氣,裹著被子就往前一坐.

兩人都沒有話,土豪大人從被子里露出一只綠眼睛,滴溜溜一轉,悄悄爬了出來,麻溜地躥到了沐凝面前的車窗邊上.

沐凝自始至終都不看容楚,可是那如有實形的濃郁龍涎香味絲絲縷縷將她包裹,好似藤蔓一般,在她心里種下了一道異樣的愫.

這愫就仿佛清晨滴在花上的露珠,顫顫悠悠,擾人安甯.

沐凝顰眉,一瞬間,她只覺心頭微微的疼.

"吱!"土豪大人爪子突然指著*方向,一臉興奮拉著沐凝要她去看.

沐凝驀地回神,一抬眸,便見剛剛進去不久的曹太後正氣急敗壞地在李蘭英的攙扶下出來了.

而且曹太後臉色非常難看,泛著陰郁的鐵青色,連那對總是慈祥的眼睛里都布滿了沉沉怒火.

曹太後的得力大太監李蘭英也是眉頭緊鎖,弓著腰一不發.

京兆尹大人與曹太後帶來的宮中侍衛分列在兩側,俱是面沉如水.

待到曹太後上馬車後,*里又匆匆走出數人,這些人將中間一人團團圍在中間,似是在遮擋著什麼.

"溥子!"容楚淡漠聲音響起.

"是!王爺!"隨侍在馬車一側的溥公公現身,應了一聲,他似乎是對隱在暗處的那些青衣人做了什麼手勢.

沐凝只聽半空中有破風聲掠過,輕而不聞.

隨即,曹太後所乘鳳駕的拉車馬匹突然像是受驚了一般,八匹高頭大馬同時仰天長嘶.

"保護太後娘娘!"

驚叫聲,嘈雜聲陡然響起.

原本井然有序的隊伍像是石子砸進水面,波紋蕩起的刹那,所有人都人仰馬翻.

一些圍在四周的人見曹太後那邊況危急,連忙飛身前去幫忙,以至于這邊的景便赫然暴露在眾人眼中.

"咦,那個嬤嬤懷里抱著什麼?"

"好像是個人!"

"為什麼要蓋著毯子?裹得這麼嚴實,肯定有鬼!"

"我剛剛聽到一個消息,這飄香樓里確實發生命案了,據是北金的太子死了!"

"那太後娘娘來這里干什麼?"

"……"

沐凝聽得外邊議論紛紛,黛眉一挑,暫時將方才的不快壓下,同土豪大人一起興致勃勃地看起了熱鬧.

他們所在的位置又正好是臨街的拐角處,與飄香樓並不遠,視野開闊,一目了然.

此時經過眾位侍衛的努力,方才無故被驚的馬匹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馬車里半晌沒有動靜,向來都是養尊處優的太後娘娘想必是被嚇得不輕.

圍觀百姓探究的目光以及議論聲,令那被圍在中間,卻驟然曝光在眾人視線下的嬤嬤也變了臉色.

她疾走幾步,想要上馬車.

恰在此時,一陣風過,就像是有一只手悠悠拂過,原本蓋住那嬤嬤懷中人身上的毯子就這麼晃晃悠悠落了地.

空氣,驟然凝固.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嬤嬤懷里所抱著的少女,一身華美的宮裝,慘白的臉蛋,很漂亮,也很嬌弱.

只不過此時的少女所穿的衣服已然破碎不堪,毯子滑落,她肩上大片的肌膚都露了出來.

少女原本就驚惶不安的臉龐在看到如此多人冰冷的目光時,頓時褪去了所有的血色,她尖叫起來,雙手捂臉,撕心裂肺.

"還愣著做什麼?!"那嬤嬤一愣之下,立即反應過來,眼中已然露出驚恐,她慌張地大叫起來.

一旁的太監面如土色,趕緊撿起毯子,連忙又蓋在了少女身上.

老嬤嬤緊走幾步,上了馬車.

但是人群里已經開始議論起來.

"那個姑娘是誰?"

"瞧著像宮里的貴人,看年紀,好像是公主啊!"

"能驚動太後娘娘鳳駕的肯定是雪心公主!"有人篤定道,"一瞧她那模樣,我就知道!"

沐凝聽這聲音很是熟悉,定睛一看,她立即窘了,竟然是溥公公!

"這位兄台,看來你是知道內啊,快來跟我們!"旁邊的瘦臉漢子眼睛放光.

"內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溥公公翹著蘭花指,放在唇下,十分深沉的一笑.

"只是什麼?"

"那我告訴你們,你們可千萬別傳出去哦!"溥公公微微一笑,他十分擅長此道,一件事一旦被要求別傳出去,那麼這傳播速度定然是火箭也比不上的光速!

"哎呀,別賣關子了,急死我們了!"周圍的人都聚攏了過來.

"我聽啊,那北金太子原先看上的就是雪心公主,後來太後娘娘為了不讓雪心公主去和親,就隨便封了個安平郡主,那北金太子就不樂意了啊,于是今早他就趁雪心公主去上香,派人將雪心公主擄了來!"溥公公半真半假的道.

"後來呢!後來呢!"周圍的人越聚越多,個個都是急不可耐.

溥公公也不怕被認出來,他易容了!

"我知道!我知道!"這時一個賊眉鼠眼的中年男人從人群中擠進來,他一臉驚恐之色,"我剛剛什麼都看到了,那北金太子手腳都被斬斷,還有,還有,他那命根子也被削了……他的手還放在雪心公主的胸上呢……"

八卦的力量果然是無窮大的,經過一番添油加醋,這整件事的過程已經被像模像樣地複原了.

北金太子覬覦雪心公主美色,于是趁機擄了來,打算一逞獸,欲,誰想到雪心公主堅貞不屈,不但砍斷了北金太子雙手雙腳,連他那命根子都給割掉了,然後一劍殺了北金太子!

沐凝趴在車窗上,面前一道淡綠的紗籠阻擋了外面投向車內的視線.

此時她卻皺了皺黛眉,"我記得我沒削晁雄燦的命根子啊!"

"本王削的!"耳後忽然撲來濃郁的龍涎香味,容楚不知什麼時候又離了沐凝那麼近.

近在沐凝幾乎都能聽到他心跳的聲音.

沐凝渾身一僵,她咬牙,往前又挪了挪.

"怎麼,本王替你出了氣,你連謝謝也不一聲?"容楚咬著沐凝珍珠似的耳垂,在她耳畔*地道.

他炙熱的呼吸燙的沐凝全身發麻,她一縮脖子,臉色已經顯出惱怒,"王爺請自重!"

容楚聞卻是嗤笑一聲,鳳眸里光華流轉,"你這個磨人的妖精!"

沐凝震驚地扭頭,清麗雙眸中驀地劃過一抹崩潰的笑意.

你這個磨人的妖精!

這不是男主必的台詞嗎!

多麼邪魅狂狷酷帥狂霸拽啊!

"哈哈哈……"沐凝再也忍不住,猛地捶*狂笑起來.

容楚的臉黑了黑,他摸了下高蜓的鼻子,嘴角有些抽搐.

他什麼了?有那麼好笑嗎?

土豪大人也是學它主子一樣的姿勢摸了摸鼻子.然後莫名其妙地看著笑得難以自已的沐凝,大人它也不明白究竟什麼事能笑得那麼開心.

熱鬧看完了,仇也報了,沐凝心里一塊巨石也落了地.

如今北金太子一死,雪心公主又被抓了個正著,這和親一事肯定要不了了之!

對于曹太後來,光是照顧安撫雪心公主就夠她忙亂好一陣子的了!

而且自家太子死在大乾帝都,這種事一出,那北金必定不會善罷甘休.

加上容楚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在一旁煽風點火,這下子曹太後那個老太婆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葉冰,去凌陽侯府!"容楚見沐凝還在狂笑,他也沒了心再調,戲她,當下便吩咐了一聲,然後坐到了一旁.

離這個女瘋子遠點!

"啊,不行!"沐凝一聽容楚要送她回去,她立即收笑,眉頭一皺,看定了他,"你送我去飛鳳樓吧!"

"為什麼要去飛鳳樓?"容楚危險地眯起了眼睛.

"洛三和秦五看到我不見了,肯定會去飛鳳樓找簡牧塵啊!"沐凝非常自然地道.

但在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睛卻是悄悄在觀察著容楚的反應,她總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對勁.

容楚聞,臉色似乎稍有緩和,但卻是一撇唇,"飛鳳樓本王進不去!"

"你不是有令牌嗎?"沐凝問道.

"那只能讓飛鳳樓的十飛龍聽令,不攻擊本王而已!"容楚沉聲道,隨即,他鳳眸一沉,有冰鋒般冷冽的刀光劍影掠過,"你怎麼會認識簡牧塵?你和簡牧塵什麼關系?"

"不告訴你!"沐凝傲嬌地扭頭.

但她心頭卻因容楚這一瞬的冷銳而心驚.

此時馬車已分開人群,上了街道,馬蹄得得,車輪轆轆,車廂內,有危險的火花噼啪作響.

"你不,本王也會知道!"容楚也不強迫沐凝,他只是眯眼冷笑.

沐凝斜眼睇他,抿唇不語,她在想,容楚這厮要娶她為妃的話不知道真實性有幾分,可是不管他的是真是假,看來這大乾帝都城都不能再待下去了.

這貨實在太危險,離他越遠越好,她可不想日夜被他磋磨.

這回去的路上,兩人都沒再話.

到了凌陽侯府,沐凝打開車門,裹著被子就跳下了馬車,然後頭也不回地進去了.

容楚本來還想跟沐凝上幾句惜別的話,這嘴巴剛張開,一個音節還沒發出來,就見少女絕的背影漸行漸遠,他的臉頓時又黑了.

土豪大人本來也想和自家主子告別一下,但它剛吱吱了兩聲,就發覺主子神色不善,某大人心肝一顫,立即抱頭鼠竄了.

"回宮!"好半晌,容楚才咬牙切齒地道.

真是沒良心的女人,他可是放著還在上朝的滿朝文武百官不管,一收到土豪大人的消息就立即趕了出來,這女人不但一句謝謝都不,還視他為空氣!

真是氣煞他也!

葉冰一直識趣地在前面裝木頭人,一聽到容楚命令,立即便打馬奔馳.

沐凝裹著被子,大搖大擺穿堂過室,一路上驚掉眼睛無數.

立刻有人屁滾尿流地朝鳳靜兒居住的蘭苑跑去.

沐凝看著那熟悉的身影,唇角勾起冷笑.

"姐,你怎麼穿成這樣?"洛三和秦五都沒回侯府,青雪顯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見沐凝這奇怪的裝扮,不由很是納悶.

"給我拿件衣裳,嗯,准備水,我要沐浴!"沐凝一進屋子,就扔掉了那個薄被,現在天已經很熱了,這一路出了她一身的汗.

待到沐浴完,換上干爽的衣裙,沐凝讓青雪給她梳頭,自然又扯著原本被晁雄燦拽到的頭皮火辣辣的疼.

"姐,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青雪看到沐凝原本濃密烏黑的頭發輕輕一梳就落了許多,不由也急了.

"你有沒有和洛三他們聯系的方式?"沐凝卻不答,這話起來太長,她現在很累.

"有!"青雪道.

"告訴他們,我回來了!"沐凝伸手摁了摁頭皮,她想起容楚好像給她塗了什麼藥膏,現在頭皮也沒那麼疼了.

青雪應了一聲,出去了.

"出來吧!"沐凝突然對著門外沉聲道.

上篇:114 溫油的王爺     下篇:116 為什麼不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