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16 為什麼不親我  
   
116 為什麼不親我

"出來吧!"沐凝突然看著鏡子里門外的方向沉聲道.

一個臉上纏滿了白布條,只露出一對綠寶石般雙目的少年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看到沐凝,他似乎有些遲疑,但還是朝她走了過去.

"坐!"沐凝從銅鏡前轉過身來,她示意夙墨坐下,眼神鋒銳冷靜.

夙墨卻只是站著不動.

"你究竟是誰?"沐凝也不勉強,她起身,沉靜雙眸看定了沉默的夙墨.

"我不能!"夙墨咬牙,垂眸掩去眸底暗色,他知道沐凝早就在懷疑他的身份,只是他不,她便一直沒問.

"我手上的東西是你弄的吧!?"沐凝知道夙墨這種性子的人,他不願意的事,再怎麼逼問也沒用,于是便換了話題.

"是!"夙墨這回倒是應的干脆.

"是什麼東西?"沐凝舉起右手,眯眸看著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手掌.

"掌中劍!"夙墨抬眼,綠眸里閃耀著意味不明的光.

"掌中劍……"沐凝蹙眉,她重複著這三個字,隨即眼睫一掀,"能取出來嗎?"

"不能!"夙墨卻堅定搖頭,"掌中劍一旦認主,便終生相隨!"

"可是它會損傷我的心脈!"沐凝承認,有這麼一個隱藏的殺招確實非常有用,她也是因為此而死里逃生多次.

可是每一次她揮手殺人,都會耗盡心力,以至于近日里總是心悸渾身乏力.

所以沐凝才會猜測,引起她不舒服的源頭便是這隱于掌中的利劍.

"不可能的!掌中劍不會對身體有害!"夙墨著急地辯解,眼睛都了,"這是我族至寶——"

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夙墨連忙住口,綠眸中閃過糾結複雜的神色.

沐凝看夙墨的神不像是作假,但她心中卻愈發有些不安.

如果她身體的不適並不是掌中劍引起的,那麼又會是什麼原因?

難道是她心口所中的那一劍留下的後遺症?

沐凝越想越是頭疼,如果這心疾不除,她心里便一日難安.

"既然是你族至寶,那你為什麼要給我?"沐凝輕歎一聲,語氣里透了疲憊.

知道手中多了東西,沐凝心里總覺得怪怪的,但她對夙墨卻討厭不起來.

夙墨畢竟也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在沐凝前世,這個年紀的孩子還在學校讀書,正是天真爛漫的時候.

可是眼前少年卻連臉都不敢露出來,還差點成了權貴們*上的玩物.

"我從南疆一路被賣到大乾,從沒有人幫過我!"夙墨的語氣是一貫的冷漠,看似毫無感,其實那濃烈深厚的感都被他藏在了已然傷疤遍布的心底深處.

他沒有完,但沐凝卻聽明白了.

那一日她在*樓外被他撞到,一時熱血上頭進了*樓挑戰太子權威,想必這少年就是在那時認定了她是他恩人,所以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悄悄將掌中劍給了她.

"好吧,這掌中劍先放我這,等你想到辦法,隨時可以取回!"沐凝雖貪財,但從不見錢眼開,不該是她的東西,她不會要!

夙墨垂眸,唇角抿緊,似乎是在掙紮,但最終他只是輕輕嗯了一聲,隨後一聲不響地出去了.

沐凝看著那瘦弱落寞的背影,她眼中沉了深思.

青雪出去了一會便回來了,此時已過午時,沐凝簡單用了午膳,便見洛三與秦五風一般掠了進來.

兩人看到沐凝安然無恙,頓時松了口氣,一直緊繃的面容也緩和了下來.

隨即,"砰""砰"接連兩聲,洛三與秦五竟然同時跪倒在地.

"這是干什麼?"沐凝皺眉.

"屬下失職,請姐賜罪!"洛三與秦五直挺挺跪在地上,一臉的慚愧.

洛三好勇,一遇到實力與他不相伯仲的高手便忍不住一戰,秦五分心觀望,才導致敵人有機可乘,將沐凝擄了去.

兩人知道自己闖了大禍,雖然隨即便追了上去,那對方顯然有備而來,二人一路被牽絆,待到脫身時,早已不見沐凝身影.

這件事如果被教主知道,他們必然是要下刑堂的,玩忽職守,不脫一層皮,也要被關禁室!

"這件事是我大意了,你們起來吧,我有話問你們!"沐凝沉聲道,也是她明知有陷阱還在毫無准備的況下以身犯險.

所以責任也不能全怪洛三和秦五!

"不,請姐就讓屬下跪在這!"洛三與秦五至今還非常後怕,如果未來的教主夫人有個三長兩短,那麼他們就是雪龍教的千古罪人了!

而且,如果沐凝對他們發怒,他們心里還好受些,但她偏偏如此云淡風輕,並沒有任何怪罪他們的意思,反而承認她也有錯.

這樣的胸懷,就是世間男子,也少有幾個!

洛三與秦五一時心中激蕩,有一種莫名窩心的感覺,讓這兩個鐵血男兒更加堅定了忠誠于眼前少女的信念.

沐凝見他們堅持,知道這是雪龍教的規矩,她也不多,只問道,"你們有沒有找到璿兒母女?"

"找到了,她們並沒有被擄走,只是被人下了藥關在那間屋子里!"洛三道,"有人故意以她們為餌引姐前去!"

沐凝清冷眼眸掠向遠處蘭苑,眸中掠過一抹寒意,她冷笑.

鳳靜兒,我不殺你,你卻自己往死路上跑,那就休怪我手下不留!

沐凝忽然轉身進了屋子,拿出一包銀兩交給秦五,"我要你去做一件事,送璿兒母女出城,讓他們走的越遠越好!"

帝都城太不安全,想要她命的人又那麼多,她不想下一次再有人拿璿兒母女的命來威脅她!

她不會次次都這麼好運,所以,她不能讓璿兒母女冒險!

"是!"秦五恭敬應了一聲,身影一閃便消失了.

"有人來了,你先起來!"沐凝眸光一凝,聲音里已然帶了殺氣.

洛三身形一閃,人已到了那棵枝繁葉茂的大樹上.

此時梅苑的門前也出現了幾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二姐姐既然來了,又何必藏頭露尾的!"沐凝雙手環抱,目光清冷地看著躲在牆角的鳳靜兒的身影.

"鳳驚鸞,真,真的是你!"鳳靜兒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驚嚇,她臉色慘白,嘴唇哆哆嗦嗦,"你,你怎麼……"

"你想問我怎麼還活著?"沐凝微笑,只是笑意未達眼底,空氣似乎都冷了下來,"看來我還活著你很驚訝?"

"沒,沒有……"鳳靜兒扶著牆,她驚恐地雙腿都站不穩了.

剛剛聽到丫鬟來報鳳驚鸞沒死,她還不信,趙清純布置了那麼大的陣仗,她明明萬無一失的!

鳳靜兒看到沐凝那雙如同淬了寒冰的眼眸,她額頭冷汗唰唰滾落,聲音都在發顫,"三妹妹,笑了!"

完了,鳳驚鸞真的沒死,她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鳳靜兒已經在心里將趙清純罵了一萬遍,都是這個踐人跑來找她,什麼已經做好萬全准備,這次一定會讓鳳驚鸞身敗名裂死無全尸,她才答應幫忙的!

她還獻上用璿兒母女去引鳳驚鸞上鉤的計謀……

"是嗎?"沐凝冷冷看了鳳靜兒一眼,忽而陰森森一笑,裙擺旋起,她轉身進了屋子.

沐凝原本還沒打算殺鳳靜兒,但今日鳳靜兒所做已經觸了她的底線!

她不能再養虎為患,所以,鳳靜兒不能再留!

鳳靜兒見沐凝並沒有朝她發難,心里一松,她眼中露出一抹喜色,看樣子,想必鳳驚鸞還不知道她也參與到今天之事中的!

而且趙清純有高人相助,一定不會有事,那麼只要鳳驚鸞沒有證據,她就不能拿自己怎麼樣!

鳳靜兒想得很美,她也不害怕了,扶著身邊丫鬟的手,風姿綽約的走了.

沐凝回屋後,卻從自己的百寶箱里翻出一瓶藥粉.

"吱吱吱!"土豪大人一聞到那股香味,頓時饞得都流口水了,哧溜竄過去,搓著爪子暗示沐凝將藥粉給大人它.

"這個有毒!"沐凝並不知道幽狐最喜歡吃的就是毒物,她還生怕土豪大人碰到毒粉,連忙將那藥瓶藏了起來.

這是她給鳳靜兒准備的禮物,可不能被土豪大人破壞了.

土豪大人很失望,非常失望!

沐凝才不管它,腳跟一旋,出門將藥粉交給青雪,又叮囑了幾句.

青雪點頭離開.

沐凝看了看天色,今天從早晨起天就陰沉沉的,初夏的天氣,氣壓低,很悶.

侯府里突然響起一陣喧鬧聲,像是炸開了鍋的熱水,陡然間,似乎所有人都在往前廳湧去.

沐凝挑眉,卻是沒有去看熱鬧,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不多時,青雪回來了,一進來,她便興奮道,"姐,那北金太子死了!"

"嗯!"沐凝淡淡應了一聲,眼睛卻沒離開手中的書本.

"姐,你不高興嗎?北金太子死了,是被雪心公主殺死的!據死得可慘了!現在北金的使節都在鬧呢,要朝廷給個法.不定又要開戰了.姐,這樣你不就不用去和親了?"青雪見沐凝神色淡漠,好像一點也不關心的樣子,不由很是詫異.

"有什麼好高興的!"沐凝從來都不喜歡殺人,她不喜歡那種腐朽的死亡氣息,可是有時候真的是身不由己.

別人要殺她,她總不能引頸自戮,少不得要反抗,一反抗,就有殺戮!

"青雪,你先出去吧,我有點累!"沐凝放下書,伸手捏了捏眉心,她是真的很累,每次用掌中劍殺人,她都有一種脫力的感覺,今天尤其明顯.

"是,姐!"青雪也不敢再打擾沐凝,立即退了出去.

"將土豪也帶出去!"沐凝隨手抓起土豪大人,扔給青雪,隨即關門,脫衣*.

晦暗的光線里,她睜大雙眸,眼中卻無睡意.

或許,是離開的時候了!

因為只有離開這里,才能擺脫容楚!

一想到容楚,沐凝就忍不住蹙眉,她心里還會漫上一股怪異的感覺.

不上是討厭,但也絕對不喜歡!

她覺得容楚似乎是將她當成了*物,任意戲弄玩耍,或許等他玩膩了,就會一把丟掉!

這種感覺讓她很不舒服!

或許真的是倦極,沐凝一邊想著心事,一邊昏沉入夢.

夢中光影變幻,一張妖魅的臉在她眼前晃來晃去,她一掌打去,那張臉陡然消失不見,卻猛然變成了步清城那溫和俊雅的面容,沐凝心尖一痛,無數的記憶湧上心頭,她張口,一陣風灌入她口中.

她低頭一看,腳下竟是萬丈懸崖,身側一樹老梅花開如血.

"阿凝,不要!"有男人聲嘶力竭的吼聲響徹耳畔,冰冷的匕首透心而過!

痛,好痛!

就像是整顆心都被絞碎,巨大的痛苦令沐凝尖叫一聲,猛地從*上坐起.

額頭冷汗淋漓,面色一瞬蒼白如雪,她捂著心口,大口地喘氣,胸腔內空落落的,好難受!

一只溫暖粗糙的大掌忽然撫上了沐凝胸口,不帶任何**得,他只是輕覆那一團軟雪之上,掌中熱力緩緩度入沐凝破碎的心房.

沐凝的臉漸漸有了血色,她抬眸,不期然便撞進了一對幽深似海的黑眸里.

"簡牧塵?"屋子里光線昏暗,沐凝有一瞬的怔然,她沒想到會在此時此地見到他.

詭異的銀色面具遮去了男人的容貌,只有緊抿的唇露在外,他低頭,俯視懷中少女,清幽如蓮的香氣讓他的心怦怦作響.

趁她還沒回神,簡牧塵俯身,輕輕含住那花瓣般的粉唇,舌尖撬開貝齒,他吸,吮著她口中橙花般甘甜沁香的蜜業.

沐凝沒想到簡牧塵竟然上來就親,待到她反應過來又被占了便宜時,已經來不及推開他了.

而且她也推不動他!

別看簡大教主平時冷若冰山,一看就是那種萬年不動心的面癱冰山男.

可是他一親起她來,立馬化身豺狼虎豹,那架勢,真是恨不得要將她吞吃入腹.

良久,簡牧塵才松開沐凝粉唇,芝蘭草木的清香與清幽香甜的淡香纏繞在一起,他低頭看著眼眸水亮的少女,黑眸里卻含了不滿,"為什麼不親我!"

沐凝倒是沒想到簡牧塵竟然這麼直接,她低喘著氣,莫名其妙看著他,"我為什麼要親你?"

簡牧塵眯起眼眸,突然冷哼一聲,"你就沒有話要跟我?"

"你明明就知道,干嘛還要問我!"沐凝斜睨簡牧塵,她眼中水汽氤氳,本就大的黑眼仁仿佛養在泉水里的兩顆黑水晶,看人時,直要將人的心都勾走了.

簡牧塵眸光猛地一變,薄唇抿緊,半晌,他方才問道,"你有什麼打算?"

"還能有什麼打算?"沐凝推開簡牧塵,下*走到一旁.

她覺得兩個人剛剛接了吻,現在還坐在*上,這氣氛有些尷尬.

"你如果不想嫁,我可以幫你!"簡牧塵也跟了過來,他很自然地摟住沐凝,他很喜歡抱著她的感覺.

少女的身體柔軟有彈性,腰肢柔韌有彈性,頸窩里幽香撲鼻,那一抹微露的賽雪肌膚誘人眼球.

"真的?!"沐凝等得就是簡牧塵這句話!

上篇:113 看熱鬧     下篇:117 皇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