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18 逃婚  
   
118 逃婚

"恭王殿下已經大召天下,一日後將舉行大婚……"鳳子建目露喜色,要不是親眼看到皇榜上那赫然分明的凌陽侯府鳳驚鸞幾個字,他都不敢相信,美夢竟然這麼快就成了真!

聞,沐凝頓時感覺腦袋里像是有轟隆隆的驚雷劈下,一道接著一道,她臉上血色瞬間褪盡,潤的粉唇都抑制不住在輕輕顫抖.

"不,不可能!"

這才過了多久?半天的時間,容楚都來不及上報皇帝請旨,他竟然就這麼貼出皇榜大告天下他要娶王妃了?

這也太坑爹了吧!

沐凝下意識不願相信這個噩耗,可是她也知道謹慎如鳳子建,是絕對不會拿這種事來騙她的.

那就是她要嫁容楚,已經成為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了?

沐凝嘴角抽搐,簡直被雷得外焦里嫩.

如果一開始容楚以婚事要挾她,她心里還抱著一絲幻想,以為他不過是在開玩笑.

她還期盼著只要睡上一覺,便會有人來告訴她:恭王殿下昨日的話當不得真,他現在已經反悔了!

然後讓她哪涼快哪待著去!

或者那位視她如眼中釘肉中刺的高貴的皇後娘娘拼死反對,太後娘娘再來一句皇家高貴的血統容不得她這般粗魯低賤的女人玷汙……

事不是該像這樣來發展的嗎?

再不濟,就算容楚從不戲——

他麼的,他敢別鬧閃婚這麼狗血的戲碼嗎!

這樣豈不是逼著她今夜就得計劃逃跑了?

"鸞兒,這是大好的事,全天下女子幾輩子都享不來的福氣,而且恭王殿下都不嫌你,你可不要不知足!"鳳子建見沐凝臉色不好,半點沒有要攀上枝頭做鳳凰的喜悅,他皺皺眉,生怕她又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不由出警示.

上回這死丫頭已經拒絕過太子殿下了,這次如果她再敢拒絕恭王殿下,他絕對不會放過她!

對于如今的鳳子建來,他原本的驕傲鳳琦兒已然成了過去,鳳靜兒又是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只有鳳驚鸞,屢屢做出讓他瞠目結舌的事.

雖然他心中也對她的大膽,以及不將她老子——他放在眼里的囂張和狂妄非常不滿,甚至曾經還對她動過殺心.

但當鳳子建看到今日皇榜上那赫然的恭王妃三個字後,所有的氣結都已經煙消云散.

"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沐凝心中所想自然不能告訴鳳子建,恐怕她稍有露出想要逃跑的念頭,鳳子建下一步就會飛躥去向容楚報信.

暈黃的燈火下,沐凝咬唇,臉色青交錯,她在心里已經將容楚給千刀萬剮.

該死的人妖*瑟狂,她腦子進水才會想要嫁給他!

"為父剛剛的話你可要記在心上"鳳子建雖然氣惱沐凝這漫不經心的態度,但現在他完全就是等著仰仗她的鼻息,哪敢再對她發怒?

鳳子建見沐凝要走,于是連忙又做出一副慈愛神色,他眼圈發,"還有啊,為父這幾天也在想著,你娘一生孤苦,是為父太對不起她,為父想著過些日子上奏,抬你娘為平妻,讓她的牌位能入鳳家祠堂."

"祠堂?"沐凝一挑黛眉,卻卻並沒有露出鳳子建想象中的高興神色,甚至她唇角還掛著嘲諷的弧度.

如今鳳家本家被滿門抄斬,祠堂早就被夷為平地,那些鳳家的祖宗牌位也被當地村民拿去劈柴燒了,哪來的鳳家祠堂?

"嗯,就是侯府後面的祠堂!"鳳子建面露尷尬,顯然是也想到了這一點,他連忙又補充了一句.

"知道了!"沐凝淡淡應了一聲,目光清冷,她轉身便朝門外走去.

藍氏臨死早就將鳳子建恨之入骨,那種剛烈的女人,想必也是絕對不會願意死後還留在這個肮髒的地方的.

可笑如鳳子建,竟然還想用這種死後的虛名來引,誘沐凝!

而且鳳子建終將是要失望了,沐凝才不會傻傻等著嫁給那只千年妖孽,然後合合法地任他去羞辱磋磨.

沐凝這種冷淡的反應讓好不容易才做出眼效果的鳳子建很是尷尬,他嘴角還維持著僵硬的弧度,看著那一襲纖瘦的背影.

簡簡單單的衣裙,穿在她身上,流水一般委曳,那修長優雅的脖子,濃如烏云的墨發,她周身都透出一種尊貴非常的氣質.

就像那高天上的清冷明月,淡然綻放著光輝.

雖不如那烈陽炙熱,卻讓人永遠也無法忽視她的存在.

恍然間,鳳子建竟發現自己好像從來都不認識這個女兒……

=====

這次書房一行,沐凝除了被一個重磅消息炸暈之外,可謂毫無收獲.

表面看起來,鳳子建的書房里除了書多一點,似乎並沒有哪里不對勁,但沐凝卻知道,越是想粉飾得毫無出奇之處,就越是有鬼.

看來,還是得找個鳳子建不在的時機親自去探一探才行.

回到梅苑,沐凝去淨房洗漱了下,讓自己的腦袋更清醒,然後便開始思考脫身的法子.

可是沐凝突然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身邊到現在連個自己培養的親信都沒有,無論是青雪還是洛三秦五,都是簡牧塵的人!

沐凝是不知道容楚為什麼對她這麼感興趣,但她非常清楚,既然他這麼勢在必得,那麼現在她的周圍肯定也有容楚布下的眼線.

這種況下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難度系數似乎不是一般的高啊!

沐凝忽然很惆悵,早知道會有今天,就不該這麼輕易地相信簡牧塵!

這下好了,恐怕她稍有什麼異動,外面這三只肯定立馬狂奔回去向簡牧塵打報告!

可能她剛出了侯府,還沒走到街前擺攤賣餛飩的大爺那,就已經被神兵天降的簡大教主給提溜著衣領逮回來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悄悄從門縫里溜進來,跳到沐凝面前,心打量著她.

沐凝斜覷這肥狐狸一眼,繼續撐著下巴發呆.

"吱!"土豪大人很緊張,今天它是察覺到沐凝有難,所以才發出只有它家主子才能聽到的信號,要主子去救人.

當時沒想太多,但事後土豪大人卻被一個嚴重的問題所困擾——它這個細作的身份會不會已經被沐凝給識破了?

沐凝確實已經猜到了一些,每次容楚來,土豪大人都是躲得不見狐影.

一開始沐凝還以為是土豪大人害怕容楚又要用它的血做藥引,所以才不敢露面.

但那日她將土豪大人忘在宮中,容楚送它回來,她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再到今日她有難,土豪大人和容楚同時出現,這麼明顯的事實,她再看不出來就真是笨死了.

如今再想想,那*在帝陵里,容楚與土豪大人分明就是做了一出戲,讓她心甘願的帶回土豪大人,從而在她身邊安插一只狐狸做眼線!

呵,容楚這一招還真是高啊!

只是沐凝不明白,容楚究竟為什麼對她這麼上心?就因為她的血異于常人?

還是,一開始容楚就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那麼,那些追殺她的南疆人是不是也一早就猜到她是誰?

沐凝伸手抓了抓頭發,心里莫名感到煩躁不安.

不過,雖然沐凝猜到了土豪大人的底細,但她也不至于和一只幼狐置氣.

況且,她還要通過土豪大人傳遞一些信息給容楚!

"土豪大人,我後日就要嫁給王爺了,我怎麼這麼緊張啊?你,王爺他是不是對我只是一時的興趣,我如果嫁過去,會不會被王爺那些妾室陷害啊?"

沐凝將下巴擱在手臂上,伸出手指戳了戳土豪大人毛茸茸的腦袋,緊顰著黛眉,故意裝出一副待嫁新娘對未來憂慮不安的模樣.

土豪大人原以為沐凝會質問它與主子的關系,正眼珠子亂轉想著該怎麼應付呢,沒成想沐凝竟然在向它表達害怕嫁給它主子後會被人欺負.

這豈不是她並不反對嫁給主子?

"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眼睛一亮,頓時豪氣地一揮爪子,拍著胸脯眉飛色舞地告訴沐凝,別怕,大人會保護你的!

主子王府里的事沒有人比大人它更清楚,而且主子那麼喜歡凝凝,他才不會舍得讓她受委屈呢!

土豪大人已經迫不及待要去告訴主子這個好消息了!

阿凝她願意嫁主子呢!

"哎,我悄悄跟你哦,其實吧,我也挺喜歡王爺的,只是我一直不敢,他那麼優雅迷人玉樹臨風……"

沐凝極盡所能,將腦子里所有的形容詞都摳出來了,就是為了讓土豪大人相信她確實是偷偷在暗戀著容楚.

果然,土豪大人越聽眼睛越亮,只見肥得腰都看不見的狐狸抖著闊耳朵,齜著碩大的門板牙,兩只爪子在身前搓來搓去,一臉的蕩漾.

好像被誇的不是它家主人而是它自己一般!

沐凝瞥一眼土豪大人,眸中清輝隱耀,面上依然不動聲色.

"嗯,雖然王爺他也坑了我不少回,但我知道,他其實也是為我好,那些黃金在我身上,肯定會招禍,要不是王爺出手,恐怕我現在都沒命了……"

沐凝騙起土豪大人眼都不眨一下,更是沒有絲毫的犯罪感.

誰叫這肥狐狸和它主子沆瀣一氣,竟然敢騙到她頭上了!

"可是,王爺這麼尊貴的男人,一定要一個風華絕代的女人才能足以匹配上他,我怕他只是對我一時感興趣,過不了多久,就膩了,厭了,那我這一生可該怎麼活喲!"

此時一陣風過,桌上燭台的燈芯忽然"噼啪"一聲爆出一朵燈花,燭火閃了閃,沐凝投在牆上的影子也跟著搖了起來.

沐凝作勢用子擦眼淚,看上去楚楚可憐,就像那雨中搖曳的美人蕉.

"吱吱吱……"不會的不會的!主子才不會膩阿凝!

土豪大人扯著沐凝衣,拼命搖著大腦袋.

沐凝一把將土豪大人撥到了一邊——它那大腦袋搖得她眼暈.

"哎,我怎麼跟你起這些,你不會懂的!"沐凝"憂傷"地歎一口氣,清冷的眸子不動聲色朝窗外掃了一眼.

一場大雨洗去了塵世間的汙垢,雨後的樹木更顯得蒼翠,空氣清爽挾著草木花香,十分怡人.

但敏銳如沐凝,卻已經察覺到就在她這間的院子四周,除了一直隱在暗處的洛三之外,又多出了數道氣息.

"吱吱吱!"我懂我懂!土豪大人忙不迭點頭.

沐凝卻已不看它,她雙手扶腰,撞到的腰眼處又開始隱隱酸痛.

沐凝知道,若不是容楚之前為她按摩了一下,散去了淤血,她現在很有可能連腰都直不起來.

雖然沐凝很討厭容楚,但她不能不承認,容楚這按摩技術還是很到位的!

這*,沐凝睡得特別早,容楚不是防著她逃跑嗎,她就偏不跑!

要跑也要等腰好點再跑,否則還沒跑出兩步就被捉回來,那也太丟人了.

而且沐凝也在等一個時機,等容楚松懈的那一刻!

這邊沐凝剛一睡下,早就迫不及待要去向容楚彙報戰果的土豪大人已經閃電般飛掠出去.

黑暗中,沐凝微微睜開眼,這一瞬,冷月清輝,荷間夜色,都比不上她眼底那灼灼的耀眼華光.

……

恭王府.

紫月軒內,琉璃燈盞折射出明亮的光芒,蟠龍拱就的香爐里,熏香嫋嫋.

"吱!"肥嘟嘟的絨白團子以著不符合它身形的速度飛掠進來,跳到容楚肩膀上,抱著他胳膊就是一陣親昵的猛蹭.

"怎麼這時候來了?"容楚斜覷土豪大人一眼,劍眉蹙起,似是很忙.

他也確實很忙,一邊批閱奏折,一邊安排一日後大婚的事宜,一邊還要命手下青龍衛去守著凌陽侯府——他擔心沐凝那個沒良心的丫頭逃婚!

"吱吱吱……"土豪大人哧溜一下滑下容楚肩膀,跳到他面前黃花梨的桌子上,開始轉達沐凝晚上的那些"肺腑之".

土豪大人唾沫星子亂蹦,簡直是眉飛色舞.

容楚聽後,揚了揚劍眉,鳳眸里掠過異色,"她真這麼的?"

土豪大人齜著大門板牙拼命點頭.

容楚眯眸,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有趣!"

土豪大人蹙起白色眉頭,一臉的疑惑,怎麼主子的反應這麼奇怪?他聽到阿凝喜歡他,不是應該高興才對嗎?

怎麼反而好像很無所謂的樣子?

"你做的很好!現在繼續回去,笨鳥有任何的動靜,立刻來告訴本王!"

土豪大人得了主子表揚,喜滋滋地走了.

容楚卻沒有告訴單純的土豪大人,它已經被某個無良的女人給騙了,而是狠狠地誇獎了純潔的處男土豪大人,並鼓勵它繼續盡忠職守.

呵,若不是容楚非常了解,以那只笨鳥驕傲的個性是絕對不可能出那些話來的,方才他還真的差點就相信土豪大人轉達的確實是笨鳥的心里話了!

畢竟她的一點都沒錯!王爺他一直都是這麼玉樹臨風俊美無雙!

容楚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俊臉驀地一黑.

此時,溥公公突然一臉怪異神色地進來稟報,"王爺,皇後娘娘來了!"

上篇:117 皇榜     下篇:119 等著你被傷到體無完膚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