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23 容楚迎親  
   
123 容楚迎親

"你幫我我逃走好不好?"沐凝從掌中抬起臉,眼巴巴看著青雪.

此時沐凝那巴掌大的臉上淚痕未干,清麗眼眸有水潤的亮光,看起來好不可憐.

"可是——"青雪咬唇,目光一閃,似乎有些為難.

雖然青雪從心底里認定沐凝就是她家教主的未來夫人,但是讓沐凝嫁給恭王的畢竟也是教主.

所以青雪很猶豫,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幫沐凝逃走後,究竟是會受到教主的贊揚呢還是要被懲罰呢?

教主的心思,可不是她一個護衛能猜得透的.

"算了,我知道讓你這麼做你很為難!"沐凝悵然道,她扭身坐到妝台前,伸手撫摸那些價值連城的珠寶首飾,望著鏡中的自己,淒然一笑,"嫁就嫁吧,或許,這就是我的命!"

"姐!"青雪見沐凝得那麼可憐,一下子就哭了,"我幫你,不管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沐凝垂眸,密密長睫掩去眸底那一閃而過的暗芒,素手悄悄握緊了一支點翠發簪.

青雪對不起,不是我想利用你,只是我實在是不想就這麼嫁人!

今日如果能成功逃離,他日定然報此大恩!

"青雪……謝謝你!"沐凝轉身,輕聲道.

這一句,發自肺腑.

雖然一開始簡牧塵將青雪派到沐凝身邊,沐凝還曾懷疑過青雪就是來監視她的.

但此刻,她卻由衷地相信,這個外表冷漠的姑娘是真心想要幫她!

所以,不管她能否逃婚,青雪的這份恩,她記住了!

沐凝的計劃,就是讓青雪穿上嫁衣,待在屋里,而她則換上青雪的衣服,趁亂離開.

在計劃實施前,沐凝親自走到梅苑前廳.

從入夜時起,這里便燈火通明,坐滿了恭王府派來的嬤嬤還有女官數十人.

廳外,除了洛三與秦五,也有容楚的黑風騎坐鎮.

可以,這守衛真的是銅牆鐵壁,一個蒼蠅恐怕也飛不出去的.

沐凝出來時,先是雄赳赳氣昂昂掃視一周,待到所有人視線都落在她身上了,她才指著青雪道,"青雪,我想喝芒果珍珠特濃奶茶!"

"奶茶?那是什麼?"恭王府的嬤嬤與女官們都是面面相覷,她們聽過奶,也知道茶,但是卻從沒聽過什麼芒果珍珠奶茶.

"姐,天晚了,不一定能買到奶了!明天再喝好嗎?"青雪依照沐凝的吩咐,皺眉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不行,我就是今晚想喝!"沐凝不高興道,"你進來,我給你寫個地址,那家有奶賣的!"

"是,姐!"青雪恭順應道,跟在沐凝身後便進了里屋.

不過這些坐在外邊的嬤嬤女官們心里可就不這麼想了.

本來聽天人之姿的恭王殿下要娶鳳家那個廢物三姐,就讓她們非常詫異,無不覺得恭王殿下肯定是鬼迷心竅了.

後來又聽聞鳳驚鸞竟然還是雪龍教簡教主的徒弟,而且簡教主還特別看重她,光陪嫁就給了三百多抬,簡直就是沒天理了!

眾人也只好在心里告訴自己,這鳳驚鸞雖然無貌無才,但既然能得這當世兩大奇男子的青睞,定然是因為她溫順知禮了.

可是就是這一點,也在她們奉命來凌陽侯府之後被完全打破.

她們好歹也是宮里派來的人,身上都是有著品階官職的,她鳳驚鸞雖然即將嫁給恭王殿下,但至少也得做了樣子,接見一下吧?

她倒好,始終待在屋里不見人,這好不容易出來了,卻是要她的侍女大半夜的跑出去買什麼珍珠奶茶!

這性子哪里是溫順,分明就是跋扈!

一瞬間,所有人對沐凝的印象都降到了冰點.

但沐凝可不會在乎旁人怎麼看她,只要能逃出去,不用嫁給容大妖孽,日夜被他磋磨.

就是全天下人都來罵她,她也無所謂!

"姐,這樣真的行嗎?"青雪還是有些擔心,"會不會被人發現?"

"只能這樣了!"沐凝剛打算和青雪互換衣服,就聽有人敲門.

"三姐,太子殿下要見您!"話的聲音很陌生,應該是恭王府的嬤嬤.

不過,那語氣聽著雖然還算恭敬,但卻透著十足的怪異.

"不見!"沐凝正打散了頭發,准備梳青雪那樣的發型,這時候聽聞容姜翼跑來,她哪有工夫見!

但高貴的太子殿下可不是沐凝想不見就不見的,得不到許可,容姜翼也推了門進來.

沐凝一聽到聲音,就已經迅速脫下了剛穿了個子的青雪的衣服,坐在梳妝鏡前,裝模作樣的梳理頭發.

可是太子殿下從進來起就站在那不出聲,沐凝急著跑路,可沒那麼多閑工夫和他廢話,于是直接扭頭,開門見山,"太子殿下半夜闖入女閨房,你皇叔知道嗎?"

"你不想嫁給他的是不是?"容姜翼倒是直接,"如果你不願嫁,我可以幫你!"

這話一出,那位引容姜翼過來的嬤嬤頓時皺緊了眉頭.

"誰的?"沐凝卻是一挑黛眉,"能嫁給尊貴的恭王殿下,成為恭王妃,多少人求都求不來,我為什麼不想嫁?"

老嬤嬤聞眉頭稍稍松了些.

沐凝與容姜翼又沒什麼交,舊仇倒是有,她才不會跟他實話.

他要幫她?

哼,簡牧塵也要幫她,結果呢?

賣的她毫不手軟!

如果不是寄希望于簡牧塵答應會給她安排新身份,讓她可以堂而皇之離開帝都,沐凝早就離開這里了.

哪還需要受這麼多的氣?

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簡牧塵確實是給她安排了新身份——作為他名正順的徒弟,嫁給他的好朋友容大爺!

不帶那麼坑爹的好不好!

沐凝現在可算是深刻的認識到,男人的心變起來,那可是比女人要狠得多的!

所以沐凝才不會相信容姜翼的話.

"你在撒謊!"容姜翼修的齊整的眉毛猛地倒豎,那對素來陰柔的眼睛里也有陰沉的火焰燃起.

"太子殿下,夜深了!"沐凝看看窗外,月亮又往上爬了一點,帝都的城門可是要在戌時關閉的,她必須趕緊出門.

要不然就來不及出城了.

容姜翼眸中光芒刹那遽變,他張口,似乎有話要,但礙于青雪與那位敲門的嬤嬤都在,礙于身份,他又不好將她們屏退,也只好將到了口邊的話咽下去.

冷哼一聲,容姜翼轉身朝門外走去.

但到了門前,容姜翼還是扭頭,深深看了眼眸光清冷的少女,語氣中透著一絲惡意的森寒料峭,"你會後悔的!"

沐凝才不會搭理容姜翼的話,一會她就要逃出牢籠了,如果要後悔,她只會後悔沒早一點跑路!

好不容易送走了容姜翼,沐凝趕緊讓青雪給她梳頭,剛梳好了喝青雪一樣的發型,門又被敲響了.

"三姐,邵將軍要見您!"還是那個老嬤嬤,一樣的聲音,但那語氣已經比先前給太子引路時更加不悅了.

太子殿下她惹不起,但一個將軍,這恭王府的嬤嬤倒還是不畏懼的.

"不見不見!"沐凝都快要抓狂了.

"吱呀"一聲,門又被推開了,同時,一股濃烈的酒氣迎面撲來.

沐凝生怕被人看到自己梳了和青雪一樣的發型,所以在門開的那一刹那,就又打散了頭發.

此時轉頭看去,沐凝便見那平素玉樹臨風的少年將軍正低著頭,沖血的眼睛直勾勾盯著她.

沐凝不由蹙眉,她和邵青崖好像沒什麼交吧?

除了大婚那天被砸休書,她又休夫之後,好像連面都沒見過兩次.

他來干什麼?

"你們出去!"邵青崖聲音嘶啞,一話,那酒氣愈發的濃郁.

看樣子,估計喝了不少!

沐凝掩鼻,雖然她不知道邵青崖究竟要做什麼,但她可不想和個酒鬼獨處一室,于是便道,"邵將軍,有什麼話就在這里!"

那老嬤嬤是奉容楚之命過來守著新娘子的,青雪又對沐凝忠心耿耿,自然不放心讓這個曾經差點成為她家姐夫君的男人留下,這兩人自然是不會走的.

"你不能嫁恭王!"邵青崖許是真的喝高了,竟然一步搶到沐凝面前,就要去捉她手,"跟我走!"

沐凝起身,往後一閃.

青雪連忙攔在沐凝身前,邵青崖一掌就攻向青雪,"滾開!"

"邵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沐凝面色一沉,此時也怒了.

"跟我去拜堂!"邵青崖推開青雪,酒氣熏熏又要來抓沐凝,"你與我有婚約,你是我妻!我不准你嫁別人!"

"開什麼玩笑!"沐凝簡直無語了,她輕巧閃身,躲開邵青崖,冷聲道,"邵將軍莫要忘了,我早就休了你,全城百姓都可以作證!"

"我不承認!"邵青崖聞,伸出的手一頓,但隨即便豎起了眉毛,怒道,"你是我妻!你是我妻!"

"姐,你先走!"青雪怕邵青崖發狂會傷到沐凝,立即上前纏住邵青崖.

兩人一時竟然動起手來.

但邵青崖酒醉,出手沒輕沒重,青雪只能靠身法靈敏來躲避.

眼看邵青崖一掌要拍向青雪胸口,那個一直在門外偷看的老嬤嬤早就驚呆了,她原以為邵青崖也就是和太子殿下一樣,來幾句話就走的.

而且她也是一時好奇,想知道差點就和鳳三姐成婚的邵將軍究竟是要來干什麼,這才放了他進來.

卻沒想到邵青崖竟然發起了酒瘋,萬一要是傷到鳳三姐,她回去豈不是要被恭王殿下扒皮?

"啊——"

老嬤嬤終于想起來要叫,但剛一張口,那叫聲就堵在了喉嚨里,因為她看到方才還拳頭舞得虎虎生風的邵將軍突然往地上一倒.

"骨頭真硬!"沐凝摸著自己右掌,嘶嘶吸氣.

剛剛就是她一掌劈在邵青崖脖子後,才將這個酒瘋子給打暈的.

"叫洛三秦五進來給弄出去!"沐凝吩咐青雪,"別給人看見了!"

雖然沐凝不想嫁容楚,但她也不願意弄壞自己的名聲.

畢竟,新婚前夜,前未婚夫夜闖閨房,這種閑話傳出去,可不是什麼好事!

待到屋內再次恢複平靜,沐凝又等了會,確定這時候不會再有人來了,她又開始梳頭.

也就是在此時,門又被敲響.

"三姐,六皇子和齊公子要見您,奴婢……攔不住!"

沐凝原本就緊張萬分的心猛地一提,她直接往桌上一癱,翻起了白眼.

今晚到底是怎麼了,怎麼一個個都趕著來見她啊啊啊!

不知道她忙著呢!

六皇子容姜飛和齊云書完全是不請自入,而且賴著就不走了.

無論沐凝怎麼暗示明示自己要休息了,這兩人就像是聽不懂一般,不停地東拉西扯.

沐凝十分確定以及肯定,這兩貨必須的容楚那不要臉的派來的!

瞧著閃爍的眼神!

待到容姜飛與齊云書終于起身告別,都已經快要過子時了.

沐凝看著那西斜的月亮,簡直就是無語凝噎.

她想逃個跑咋就那麼難呢!

臨出門前,齊云書扭頭看沐凝,似乎有什麼話要,但他張了張口,忽而扯著嘴角僵硬一笑,"恭喜了!"

沐凝頂著兩個黑眼圈,已經沒力氣應付了.

大乾的風俗,是新娘子在出嫁前*,家中的女眷都是要徹夜不睡,守在新娘子閨房外的,而新娘子在出嫁前肯定也會緊張的睡不著.

所以這*,凌陽侯府的梅苑里,徹夜燈火通明.

三更剛過,新娘子便要起來梳妝穿衣了,梳頭的活是要十全婆婆來做的,好不容易忙好了,天也亮了.

初夏的天亮得特別早,天邊剛有一抹魚肚白的時候,恭王府的迎親隊伍也到了.

當眾人看到前面一匹神駿非常的高頭大馬上坐著的一身黑大婚禮服的俊美男子,頓時都震驚了.

高貴的恭王殿下竟然親自來迎親,看來傳不虛啊,恭王殿下真的是十分喜愛鳳家的廢物三姐啊!

但更讓大家震驚的事還在後頭.

親王大婚,那些民間攔門要包什麼的風俗都是象征性地走一下過場——因為沒人敢真的攔容楚的門,還沒人嫌命太長!

再容楚又不缺銀子,在場的所有人都得到了金錁子打賞,正高興著呢.

就聽梅苑里陡然響起一陣驚恐的尖叫聲,"不好了,新娘子不見了!"

這個消息霎時像是熱水濺進了油鍋里,轟的一下就炸開了.

原本喜氣洋洋熱鬧非凡的凌陽侯府頓時陷入了一片慌亂之中.

彼時,城外,一名臉色蠟黃的青衣少女正騎著馬兒行走在空曠的田野間,眯著眼睛,仰頭呼吸著這清晨還沾著露水的新鮮空氣.

哈!終于逃出來了!從此可就真的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了!

這少女自然就是逃婚成功的沐凝,此時,她心是從沒有過的好!

不過,沐凝還沒得意一會,就聽遠處突然傳來馬蹄聲,聲聲震天,就像是千軍萬馬過境.

沐凝一回眸,便驚呆了.

上篇:122 心有所屬     下篇:124 傾國傾城之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