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24 傾國傾城之大婚  
   
124 傾國傾城之大婚

沐凝一回眸,頓時就驚呆了.

這,這是什麼況?

只見鋪天蓋地的黑衣騎士禦馬而來,是千軍萬馬也不為過,但是明明人數眾多,那馬蹄聲卻整齊劃一,仿佛只有一匹馬踏下.

那樣的氣勢雄渾,金戈鐵馬,讓人感覺自己仿佛身處遍地殺機的戰場!

但最讓沐凝震驚的,還是那位一騎當先,禦馬奔馳在前的男子.

此時晨曦微露,金烏乍現,金色的陽光刺破了黑暗,如流水般滾滾傾瀉而下.

只見陽光下,那男子半傾著上身,發束金冠,黑色描金紋的斗篷被風吹成了一條直線,飄揚在身後,獵獵作響.

這一霎,仿佛所有的光芒都照射在他身上,那一襲黑衣宛如被鍍上了一層金光.

時間回到清晨,霞光初露的時候,容楚已然率了人出府.

今日是他大婚之日,這麼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強烈地有著,想將某個沒良心的丫頭禁錮在身邊一輩子的願望!

即使昨日在宮中她對他,他們沒有愛,沒有感,是不可能有好結果的!

容楚不是沒想到沐凝會逃婚,所以他才會命令黑風騎的將士守在凌陽侯府外,可是他卻不曾想到,這丫頭竟然來了出掉包計!

而且還膽大到是在他上門迎娶的時辰,趁亂逃跑的!

她這膽子可是越來越肥了!

幾乎是轉瞬之間,這一隊聲勢浩大的騎兵隊伍便已到了離沐凝不足百米的地方.

強大的壓力迎面迫來,冰冷,憤怒,如有實形.

此時,沐凝雖然還看不清為首男子的樣貌,但她的心卻猛地狂跳起來.

這男子……怎麼長得這麼像容楚那女夭孽?

不,不是長得像,分明就是他!

沐凝臉色遽然一變,鐵青色瞬間爬上了她臉.

也就是在看到黑衣騎士奔馳而來的刹那,沐凝"唰"的一下趕緊蹲了下來,方才還愜意享受初夏時光的好心也已完全被驚懼和緊張所取代.

完了,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怎麼辦?

沐凝眼珠子拼命轉動,無來由的,她就是知道,來的是容楚,容楚來抓她了!

還偏偏趕在她停在曠野里,這里放眼四周,除了青草,就是幾顆歪脖子矮樹,連個藏身的地方都沒有!

況且她面前還有這麼一匹馬!

簡直就是在赤果果地告訴容楚——我在這里,快來抓我啊!

而且這匹馬就是沐凝從凌陽侯府的馬廄里隨便揪的一匹,已經老的不像話了,此時在這麼多戰馬的威嚇下,早已嚇得兩股戰戰,不斷地嘶鳴.

短短的百來米距離,那氣勢恢宏的黑衣騎士隊伍幾乎是在眨眼間就已抵達.

沐凝躲在馬肚子下,透過眼前茅草,悄悄朝那邊看去.

然而這一看,沐凝頓時緊張地心都快跳出來了.

來的果然是容楚!

但讓沐凝緊張地並不是這一點,而是她竟然看到容楚身側那一匹馬上,戴著面具的黑衣騎士身前被綁著的衣女子.

竟然是青雪!

"還不出來?"容楚的聲音冷冷淡淡傳來,聽不出喜怒.

但這里所有熟悉容楚的黑風騎將士們卻都知曉,王爺表面越是平靜,其實越危險,因為這就代表他已經怒到了極點.

沒有人話,空曠的原野上,只有風吹過草木所發出的簌簌聲響.

天邊一抹朝霞豔如血,正落在男子身後,令他那對黑到了極致的鳳眸里似乎也染了血光.

沐凝心中"咯噔"一跳,黑如點漆的眼眸中閃過驚怖,她咬了咬牙,還是起身,從藏身的馬兒肚腹下露出了臉.

因為沐凝知道,反抗無益,只會更加激怒容楚.

"姐,對不起!是我沒用!"青雪坐在一位黑風騎將士身前,一身嫁衣如火,卻掩不住她慘白如雪的臉色.

"不關她的事,你放了她!"沐凝見青雪動都不能動,心知她定然是被點了學道.

而且看青雪一直躲閃不敢看她的眼神,沐凝也猜到,容楚能這麼快找到她,定然是青雪告的密.

不過沐凝並不怪青雪,本就是她利用青雪幫她逃跑,現在事敗露,也只怪她運氣不好!

"你又憑什麼來命令本王放人?"容楚眯眸,陰測測道.

"那你想怎麼樣!?"沐凝咬牙,獨自一人面對容楚,她就很是吃不消了,現在容楚身後還有從尸山血海上戰斗過的黑風騎眾將士不下千人.

沐凝可不想在這時候逞強,萬一惹惱了妖孽,這些黑風騎的將士們一人一個眼神就能將她千刀萬剮了.

"跟本王回去,完成婚禮!"容楚道.

"不要!"沐凝一口就給拒絕了,"除了這個!"

容楚聞,俊顏驀地一沉,向來都是慵懶靡麗的眼神亦是冷了下去.

而跟在容楚身後的黑風騎將士們,則是"唰"的一下,整齊劃一地抽出了刀劍.

清晨陽光照耀,在那冰冷的刀劍上,霎時反射出冰雪般森冷的寒意.

殺氣激蕩,曠野中的所有聲音仿佛也在此刻沉寂下去.

就連風,似乎也被這殺氣震懾到,一瞬靜止.

只有沐凝的嘴角不停抽搐,她指著容楚,大驚失色道,"你,你,你想強搶良家少女啊?"

"如果你再敢冥頑不化,本王不介意用強的!"容楚鳳眸一揚,笑得那叫一個邪魅狂狷.

"啊——不帶這樣逼婚的!"沐凝尖叫.

"逼婚?誰本王逼婚?"容楚一挑劍眉,用看傻子的眼神斜覷沐凝,笑得妖魅,"你早收了本王聘禮,如今也是你想賴婚,何來本王逼婚一?"

"我,我什麼時候收過你……的聘禮?"沐凝驚恐,但她話音卻越來越低,因為她突然想起昨日容楚送她的那一斛……

果然,容楚一聽這話,立即便沉了俊臉,"全城百姓都可以作證,你收下了本王那一斛東珠作為聘禮,你竟然敢賴賬?!"

"是呀是呀,我們都可以作證!"

"鳳三姐,你既已收了恭王殿下的聘禮,就不可以賴賬不嫁的!"

"就是啊,恭王殿下這麼愛民如子,你怎麼可以背棄他!我們都不答應!"

突然間,也不知道從哪里呼啦啦一下冒出數百名百姓,全都在嘰嘰喳喳譴責沐凝.

"……"沐凝只覺頭頂轟隆隆劈下一道驚雷,她整張臉都黑了.

"那個東珠……不是皇叔你給安平……的賞賜嗎?"沐凝聲音呐呐,細弱蚊吟,她猶自想要辯解.

因為沐凝實在不願相信,從宴會上曹太後封她為郡主後,容楚就已經在算計她了.

"東珠確實是本王給你的賞賜,那寶石斛,才是聘禮!"容楚高坐在馬上,鳳眸睥睨仰頭看著他的沐凝,一撇嘴,冷笑道,"這尊寶石斛名為聚靈,價值十五座城!"

"……"沐凝眼前一黑,好想暈厥!

嚶嚶嚶,她就知道容大妖孽沒那麼好心,什麼狗屁賞賜,原來這才是他挖的終極坑,她倒好,也跟著傻乎乎跟著往里跳!

"十五座城!"

"恭王殿下好大的手筆啊!"

"鳳三姐,人要知足的!"

百姓們全都震驚了,他們之中也有人是昨日目睹了那一尊漂亮得不可思議的寶石斛的,卻不曾想到,單單是那個寶石的斛,就值十五座城池!

那麼再加上那一斛東珠,豈不就是整整二十五座城池的價值?

"本王的身家可都在那一斛珠上,可是鸞兒你竟然——"容楚幽幽歎了一口氣,那眼神是不出來的悵然和哀傷,活像是一只被主人拋棄的——狗==!

美人傷心,自古以來就是最讓人心疼的,容楚又是頗得民心,一時間,在場的所有百姓們都憤怒了.

頓時你一我一語,來去,都是在指責沐凝竟然如此忘恩負義!

到後來,沐凝簡直就成了拋棄夫君的女版陳世美!

尤其是當百姓們知道那尊寶石斛的真正價值後,更是義憤填膺,有人不客氣地譴責沐凝,"你也就長這模樣,恭王殿下竟然還傾二十多座城池作為聘禮來娶你,這可是傾國傾城啊……"

沐凝此時的臉色幾乎可以媲美鍋底!

如果她早知道容楚給她送東珠是打的這個主意,就是這寶石斛與東珠加一起抵整個天下,她也不要啊!

沒有人注意到,容楚黑色的斗篷下,他修長手指倏地微微一動.

一縷勁風射出,正打在沐凝掛在老馬身上的包袱.

嘩啦一下,風拂開包袱一角,霎時有若血的霞光噴薄而出.

"是那尊寶石斛!"眼尖的百姓立刻叫道.

也正是在這一刹那,沐凝忽然感覺有風拂過,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便覺一只強壯的臂膀環過她纖腰,身子驟然凌空飛起.

下一刻,沐凝已然落入一具溫暖的懷抱里.

沐凝下意識抬頭,便見容楚正垂著鳳眸看她,陽光耀眼,卻比不上他眸中那流動的光華.

仿佛是第一次發現,沐凝竟覺得容楚從來都是*不羈,仿佛目空一切的狹長鳳眸中竟有霜雪皚皚.

她的影子倒映在那一對璀璨黑眸里,竟好似雪地里那初生的綠意.

蜿蜒流淌,灼灼其華.

讓人從心底里生出了一絲平靜祥和的暖意.

有那麼一瞬間,沐凝竟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了容楚的內心深處.

但還不待沐凝往更深處探索,容楚便已移開了鳳眸,沐凝也被懷中突來的涼意驚得一哆嗦,竟下意識往身後寬廣的懷抱里偎依了過去.

但令沐凝意想不到的是,她手中突然出現的並不是什麼駭人聽聞的恐怖物什,而是那尊被容楚命名為"聚靈"的寶石斛.

"鸞兒,你連逃婚都要帶著聚靈,難道還不足以證明你對本王的意有多深麼?"容楚在沐凝耳畔輕聲道,他的嗓音沉漠,仿佛石上清泉.

但那語氣卻冷得好似冰山上的冷月.

馬鞭揚起,容楚根本就沒打算聽沐凝的解釋,已然打馬狂奔.

在容楚身後,一名看似是黑風騎校尉的青年男子沖圍觀百姓抱拳,"各位,我家王爺今日大婚,王府設流水宴,歡迎各位前來!"

不過這些話沐凝一句也沒聽見,因為此時她正被容楚那隱而不發的怒氣團團裹住,這厮騎馬騎得簡直就像是要飛起來一般.

沐凝這個半吊子只能緊緊抱著那價值十五座城池的聚靈寶石斛,淚流滿面地在心里腹誹容大爺這絕對是在打擊報複!

一場逃婚鬧劇最終還是以沐凝的被抓而收尾.

到此時,沐凝也才深刻的意識到——她果然不是妖孽的對手!

彼時,恭王府.

眾人在沒等來新娘子,反倒接到恭王爺去追落跑新娘的消息後,一時間,張燈結彩,到處貼滿了大喜字的恭王府內,那氣氛著實詭異得很.

但就在這達官貴人云集的賓客群內,眾人的心思卻完全迥異.

高坐在首位的皇帝心中不上是喜是悲,一臉莫測高深的神.

皇帝不話,在座的眾人自然也不敢喧嘩,于是一個個都在用眼神交流.

當然,這些人中的大部分人都是至今都不明白為什麼尊貴的恭王爺,偏偏就對鳳家那個十幾年來,不知鬧了多少笑話的廢物三姐感興趣!

看著容貌平庸,性格囂張跋扈無禮的鳳三嫁給恭王,還是做的正妃,眾人就覺得真是暴殄天物啊!

尤其是那些世家千金們,向來都是自詡高貴,才華橫溢,世間僅此一朵的白蓮花.

她們中不乏暗戀容楚,覬覦恭王妃之位已久的,自從得知容楚要娶鳳驚鸞為妃後,就一直抓心撓肝的難受.

她們怎麼也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所以今日才不顧禮節,出現在這恭王府里,就是要等著看好戲的!

因為這些世家千金都一廂願地認為容楚娶鳳驚鸞,不過是一個驚世的陰謀!

畢竟每次有恭王在場,鳳驚鸞似乎都會被取笑挖苦.

甚至是連太後要鳳驚鸞去和親,恭王殿下都不曾為她過一句話.

所以眾位世家千金們都在猜,其實恭王一點也不喜歡鳳驚鸞,相反,還非常討厭!

不定,今日的婚禮上,恭王殿下就會狠狠扇鳳驚鸞的耳光,然後當場休妻.

就像邵青崖先前所做的那般,讓鳳驚鸞那個踐人永遠也抬不起頭來!

眾人心思各不相同,但大多都是想看看恭王這回娶妻又是否會順利.

還有,大家可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明日一早,會不會又再次聽到恭王妃暴斃的消息呢.

"王爺回來了!"靜默中,門外陡然響起了驚喜的叫聲.

所有人都是目光一震,紛紛伸長了脖子朝外看去.

當眾人看到已然脫去了那黑色斗篷,一身黑相間大婚禮服的容楚優雅地走來,眾人的眼神頓時看向他身後——沒有人!

難道,恭王殿下竟然沒有追到那鳳三?!

然而,眾人隨即便看到那一身與容楚身上同樣黑相間的大婚禮服,頭蒙色繡鴛鴦蓋頭的女子在十全婆婆的攙扶下款款走來.

上篇:123 容楚迎親     下篇:125 狗血的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