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26 防火防盜防容楚  
   
126 防火防盜防容楚

這*,也不知道是不是換了睡覺地方的緣故,沐凝睡得並不踏實.

天邊晨曦微露的時候,沐凝已然醒轉.

一睜開眼睛,她就去摸身下,昨夜總覺得脖子後面橫了什麼東西,硌得她都差點落枕.

然而手還沒伸出去,沐凝就察覺不對.

旁邊,怎麼這麼熱啊!而且還有一股好濃的龍涎香的味道.

沐凝睡得迷迷糊糊,扭頭看去,咦,怎麼還有個美人在此酣睡?

而且還是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只見他墨發如瀑鋪灑于大色繡鴛鴦的枕上,面如冠玉——

猛然間,沐凝"嚯"地一下從被子里彈了起來,眼睛睜得溜圓,一臉的驚恐,"你,你怎麼進來的!"

是容楚!竟然是容楚!

"自然是推門進來的!"容楚睜眼,一對鳳眸狹長,沒有半點惺忪睡意.

此時的他根本就看不出是剛剛醒來的模樣.

"我明明栓了門的!"沐凝氣急敗壞,

"這是本王的王府!"容楚斜眼看沐凝,毫不掩飾眼中的囂張,"本王要進自己的屋子,還要告訴你嗎?"

沐凝氣得咬牙切齒,偏偏又無話可,只能眼中噴火怒瞪妖孽.

從昨日逃婚被抓,沐凝就在心里暗暗告訴自己,一定要牢記:防火防盜防容楚!

可是她千防萬防,卻沒想到還是被這厮鑽了空子!

"丑死人了!"容楚目光流轉看著眼前炸毛的少女,撇了撇嘴,毫不客氣地伸出長指點在她額頭,然後用力.

沐凝一個不查,頓時被容楚推得踉蹌後仰.

好在*夠大,沐凝也沒撞到腦袋,只是她原本是蹲著的,這一後仰,立刻來了個四仰八叉——活像一只肚皮朝天的貓咪.

"本王的王妃還真是會心疼本王,這麼一大早就來彩衣娛親."容楚毫不客氣地一把握住那對送到眼前的玉足,左手支額,右手在沐凝足底劃圈圈,鳳眸眯起,輕笑道,"本王心甚悅之!"

"悅你個大頭鬼啊!"沐凝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她踢,使勁踢!

可是容楚的手就像長在沐凝腳上一般,無論她怎麼踢都掙脫不了他的鉗制.

而且容楚好像就喜歡看沐凝抓狂生氣,她越生氣他就越高興.

但沐凝卻又見不得容楚高興,他一高興,她就郁悶狂躁,想用鞋拔子抽他!

"哐當!"

"嘩啦!"

就在兩人鬧得不可開交之時,只聽*前三尺處忽然傳來銅盆落地以及水潑灑出來的聲音.

容楚與沐凝同時扭頭去看,卻見一個約莫四十歲出頭相貌端正的嬤嬤正張大嘴巴,一臉震驚地看著這邊.

而且她還維持著捧水盆的姿勢,雙手虛舉,不停顫抖.

就連銅盆砸在了她腳上,她整個裙子都被水湮濕了,她都沒反應.

跟著嬤嬤進來伺候梳洗的一眾王府的侍女一見向來穩重的林嬤嬤竟然打翻了水盆,頓時一個個都嚇得跪倒在地.

"咳咳咳……"林嬤嬤也跪了下來,她低下頭,忽然猛烈咳嗽起來.

沐凝也在此時感覺到不對勁,她猶疑低頭,便見容楚正斜著眼看她,眼神玩味,透著一絲惡劣的笑意.

"咳咳咳……"林嬤嬤的咳嗽聲愈發大了,咳嗽的間歇,她還是忍不住道,"請王妃洗漱!"

沐凝終于發現不對勁了,她一只腳被容楚抓著,另一只腳——竟然踩在容楚左臉上!!

偏偏妖孽被踩臉,還笑得風馬蚤妖魅,好像是在賞花賞月一般怡然自得,絲毫不以為恥.

色的鴛鴦枕,烏墨般的發,玉般的容顏本就美得驚心動魄.

這一只踩過來的腳卻並沒有煞風景地破壞美好的畫面,而是呈現出一種讓人心驚的特別風韻.

可是,即使妖孽不以為恥,沐凝可受不了啊.

不論她想不想成親,但這新婚第一天早上就被人看到用腳踩新婚夫君的臉,尤其是這個夫君還是權傾大乾朝野的攝政王——

這要傳出去,還不得她是個悍婦啊!

天啦,她沒臉見人了!

沐凝連忙縮腳,翻身,哧溜一下,無比麻利地滑進被子里,再用被子蒙住腦袋.

這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剛縮進被子里,沐凝就臊了個大臉.

容楚輕笑出聲,像是心很好.

林嬤嬤皺眉,心里只覺王爺似乎有哪里不一樣了.

"求王爺恕罪,奴婢在外邊聽見聲音,以為王爺王妃已經起身,這才推門進來."林嬤嬤垂著頭,聲音恭敬,一板一眼,一聽就是個性子嚴謹的人.

"起身吧!下次不准了!"容楚慢條斯理地披上衣服,側眸看了眼將自己裹成個球的沐凝,他眼底有化不開的笑意.

他的王妃這麼可愛,他是不是得想個什麼辦法,讓她的美好一面全都只為他一個人展現呢?

如果此時沐凝知道容楚心中所想,一定會被雷的外焦里嫩啊.

話,有哪個男人被女人踩了臉還會覺得這女人好可愛的?

所以容楚是真的有病啊,神經病!

林嬤嬤看出自家王爺今天心不錯,否則以她這樣擅闖進來,還看到不該看的一幕,要是以往,一頓皮肉之苦肯定是免不了的.

今天王爺竟然就這麼輕描淡寫地放過她了?

"多謝王爺!"林嬤嬤趕緊起身,吩咐跪在她身後的侍女們,"這些都端出去,重新打水!你們兩個過來打掃!"

"是!"侍女們戰戰兢兢地起來,自始至終都低著頭.

待到嬤嬤侍女們都出去了,容楚就來掀沐凝的被子,"起來!"

被子一掀開,沐凝憋得通的臉就露了出來.

容楚劍眉一挑,嗤笑道,"真丑!"

"自然不及王爺貌美如花!"沐凝怒視容楚.

同時心中暗自腹誹,哼,整天她丑,等哪天揭掉這張假面,讓你看看老娘的真面目,到時候嚇不死你!

"那是當然!試問這天下還有誰能美得過本王!"容楚朝沐凝拋過去一個媚眼,笑得那叫一個得意.

沐凝一個白眼翻過去,直接無語.

見過自戀的,沒見過自戀到這種程度的!

此時林嬤嬤也已經重新送了熱水進來,侍女們低著頭,神態恭敬.

容楚自然地換了衣服,散著一頭墨發,就朝沐凝看來,"過來,給本王束發!"

"不會!"沐凝扭頭.

"學!"容楚揮開那名准備給他梳頭的侍女,盯著沐凝不放.

"你可別後悔!"沐凝心里獰笑,這可是折磨容楚的好機會啊,而且還是他主動提出的,到時候有什麼事可怪不得她!

沐凝扭捏地接過侍女遞過來的梳子,毫不意外看到那名侍女眼底一閃而逝的嫉妒.

她不由挑眉,梳個頭而已,竟然也能招仇恨?

不過沐凝才不會管著侍女想些什麼,她抓著梳子,十分凶狠地就往容楚頭上落去.

而且沐凝還是毫不遮掩她的凶悍氣勢,一旁幾名侍女都震驚地張大了嘴,差點沒驚叫出聲.

"若是笨鳥你讓本王滿意了,你那丫頭可以再給你送過來!"就在這時,容楚聲音忽然響起,雍容自然.

沐凝一驚之下,趕緊收手.

于是便見她氣勢洶洶下梳,待到落在容楚頭發上時,卻是輕柔猶如落雪.

溫柔得好似那春花初綻.

旁邊幾名侍女見狀,無不面露驚訝,心都差點跳出嗓子眼了.

"王爺,這樣可還滿意?"沐凝動作輕柔地替容楚梳頭,又在一旁侍女的指導下,給他束了發,戴上金冠.

即使沐凝心中都腹誹上天了,但不可否認,容楚這厮確實有個好皮相.

瞧這些侍女們的神,只是梳個頭就讓她們樂上天了.

這要是能登堂入室,做了容楚的妾室,這些人豈不是都要找不著北了?

"唔,不錯!"容楚攬鏡自照,自己扶正金冠,又用梳子將一縷散下的發絲梳好.

旁邊專司梳頭的侍女咬緊了牙關,強忍心底不忿和委屈.

她給王爺束發這麼久,做得比這個新王妃不知要好多少倍,都沒見王爺表揚一下的.

可是新王妃梳成這樣,冠都戴歪了,王爺竟然不錯!?

王爺好偏心!

"那王爺現在能放了青雪嗎?"沐凝趕緊問道.

青雪幫助她逃婚,又被容楚抓住,沐凝一直都擔心,正想著要找個什麼借口去看青雪.

不妨容楚竟然先提出來了,她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現在不行,晚上放!"容楚在鏡中看著沐凝臉上那焦急的神色,心中忽然有些不爽.

這丫頭怎麼可以對別人那麼關心,都沒見她好好關心關心他這個夫君的!

"嗚,你話不算話!"沐凝鼓起嘴,氣惱道.

"既然本王在王妃心里是這麼樣一個形象,那好吧,那丫鬟本王會打發賣了!"容楚一揮,沉了臉色,突然起身要走.

"王——爺!"

沐凝趕緊一個箭步沖過去,抱住容楚胳膊搖啊搖,一邊還用膩死人的語氣撒嬌,"倫家不是那個意思嘛!王爺英明神武,怎麼會和個一個丫鬟過不去呢!"

容楚扭頭看著樹袋熊一般掛在他胳膊上的少女,鳳眸半眯,"本王重要還是丫鬟重要!"

"丫——啊,當然是王爺重要了!"

沐凝下意識就要丫鬟,但立即就反應過來,恐怕她現在如果丫鬟重要,以容大王爺這樣傲嬌的性子,肯定立馬就會吩咐下去賣了青雪.

"哼!"容楚冷哼一聲,方才還沉若冰霜的臉色也稍稍緩和了下來.

侍女們都有些發懵,不知道自家一向高傲冷漠的王爺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竟然和新王妃的丫鬟爭*?

天啦,一定是她們今天走錯門了!

倒是林嬤嬤一直若有所思地看著沐凝.

"還杵在這里干什麼?"容楚看了沐凝半天,見她抱著他胳膊就不動,他頓時一挑劍眉.

"哦!"沐凝連忙收手,剛剛急之下她也來不及多想,就這麼躥上去了,現在想想,咦喲,她竟主動碰觸容大爺——

想想就受不了啊!

"你准備就這樣跟本王出去?"容楚見沐凝還是不動,他眉心開始跳了.

"去哪?"沐凝瞪眼.

"蠢鳥!"容楚推著沐凝坐到妝台前,伸手拿起了梳子.

"你,你干什麼?"沐凝見容楚竟然在給她挽發,頓時驚得差點一屁屁坐到地上.

然而比起沐凝,其余的侍女,包括林嬤嬤在內則都是震驚得幾乎要掉了下巴.

王爺他……竟然給新王妃梳頭挽髻?

"沒見過你這麼笨的!"容楚話間,已經給沐凝挽好了發髻,隨手取了個綠寶石的發簪給她戴上.

沐凝原以為容楚肯定是在打擊報複,給她弄了個特別難看的發型.

所以她朝鏡子里看的時候,都沒抱希望.

不過,當沐凝看到那個簡單卻不失清麗的發髻時,還真是被容楚的"心靈手巧"給徹底震驚了.

尊貴的恭王殿下竟然會挽女子的發髻?!

出去會有人相信嗎?

"走了!"容楚特別看不慣沐凝這一臉蠢樣,他一把拉了她就朝外邊走.

待到容楚和沐凝身影消失,林嬤嬤忽然轉身,目光嚴厲地看著屋內七八個侍女,"今早的事,誰也不准出去!要是泄露出去半句,我饒不了你們!"

"是,林嬤嬤!"侍女們都恭敬躬身,答道.

"快收拾了,出去!"林嬤嬤掃視一眼,這才出門.

"哼,老婆子,拽什麼拽!等……看你還能不能威風得起來!"一名容長臉,彎眉細眼的侍女忍不住撇嘴,嘴里咕噥道.

這女子可不就是之前被沐凝搶了給容楚束發機會的那個丫鬟!

"芸香,又在瞎叨叨什麼,還不快去鋪*!"另一名年歲稍長的侍女輕輕呵斥了一聲.

芸香斜了一眼芸琪,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扭著腰過去鋪*了.

彼時,沐凝被容楚牽著手出了辰景閣,這還是她第一次見識恭王府的景色.

一路走來,雕梁畫棟,湖光山色,竹林清幽,花園繁茂.

最後,沐凝得出一個結論,這恭王府果然很符合容大爺的審美!

就跟他平時穿的衣服一個樣——極盡花哨與奢華!

容楚假裝瞧不出沐凝那鄙夷的眼神.

葉冰心中很是惡劣的想,不知道王妃一會看到王爺書房的擺設,會是什麼反應呢?

也不知道容楚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王府這麼大,竟然也不坐轎子,而是一路牽著沐凝悠閑地步行.

王府的下人本就對這個新王妃感到好奇,一路走來,沐凝能感覺到,身後各個角落射來的探究眼神.

沐凝原以為容楚領著她出門,是要去什麼地方的.

誰知道他帶著她轉了一圈,又將她給送回到了辰景閣,然後非常自然得——扭頭走了!

沐凝嘴角猛抽,感這妖孽起*就拉她出去,是晨間散步啊!

"王妃,早膳准備好了,請王妃用膳!"林嬤嬤走過來,躬身見禮,一板一眼地道.

繞王府走了那麼一大圈,沐凝也確實是餓了,她也不客氣,大馬金刀往桌前一坐,開始享用她嫁給容楚後的第一頓早膳.

可是這早膳剛吃了一半,外邊就有人來報,"王妃,蓮姐求見!"

上篇:125 狗血的新婚     下篇:127 下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