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27 下馬威  
   
127 下馬威

"蓮姐?哪個蓮姐?"沐凝嘴里含了一口粥,含糊不清地問道.

"王妃,蓮姐就是吳夫人的女兒!"林嬤嬤道.

沐凝扭頭看林嬤嬤,眸子清亮,其中意思很明顯:她剛來,不了解王府里的人際關系,所以她怎麼知道吳夫人是哪根蔥?

"王妃,吳夫人是王爺的——"林嬤嬤皺眉,似乎不知道該怎麼.

"蓮姐,王妃還在用膳,您不能進去!"

林嬤嬤話沒完,門外突然響起丫鬟驚惶的叫聲.

"啪!"一聲,是甩耳光的聲音.

隨即有個婆子罵道,"沒長眼的賤蹄子,好好擦亮你那對狗眼,瞧瞧是誰來了,別是王妃,就是王爺在用膳,也沒見誰敢攔蓮姐的!"

"陳嬤嬤,不准胡!"輕輕柔柔的聲音響起,聽起來是個溫婉的女子.

"姐,也就是您脾氣好,這些賤蹄子才敢一個個都爬到您頭上撒野!"那陳婆子先是恭維了幾句,接著便指著那丫鬟罵了起來.

而且越罵越難聽,那聲音還正對著辰景閣的大門,明顯是在指桑罵槐.

丫鬟捂著臉嗚嗚哭泣,一句話也不敢回嘴.

沐凝卻聽不下去了,她猛地將筷子往桌上一拍,裙擺一旋,風風火火就朝門外走.

他麼的,她才嫁進來第一天,就有人上門找茬.

是可忍孰不可忍!

再沐凝本就是個護短的性子,那丫鬟又是因為阻攔什麼蓮姐打擾她吃早飯才被打罵,所以沐凝絕對不可能忍這口氣.

"王妃!"林嬤嬤以為沐凝是要出去,臉色一變,連忙出聲想要阻止.

陳婆子是個什麼人,林嬤嬤比誰都清楚.

昨兒晚上王爺大婚之夜,那邊鬧了那麼一出叫走了王爺,今兒個一早又過來,無非是想給新王妃一個下馬威.

而且陳婆子和蓮姐來了這麼半天都不進來,光一味地在外邊為難一個三等丫鬟,她們心里打得什麼算盤已經很明顯.

如果王妃這時候被激出去,可不就是上了她們的當了!

畢竟王妃身份擺在這,也是該府里的人來拜見她!

若王妃現在出去,豈不是證明那蓮姐的身份竟然比王妃還要尊貴?

而且在氣勢上王妃首先就會輸那邊一頭!

以陳婆子那張嘴,不出一個時辰,就會嚷得滿城皆知.

那樣的話,王妃以後在王府內聲望必定大減,這對王妃非常不利!

林嬤嬤的心思轉換就是在一瞬間,她皺著眉頭,正想著措辭,要怎麼才能阻攔這新王妃沖動.

眨眼間,還沒想好該怎麼勸的林嬤嬤便見剛走出兩步的沐凝,倏地腳步一頓,又轉了回來,然後氣定神閑地坐下來,繼續慢條斯理的吃她的早飯.

林嬤嬤挑了挑眼皮子,看向眼前少女的眼神也微微閃過詫異.

但林嬤嬤不會讀心術,所以她並不知道沐凝為什麼突然改變了想法,或許是因為她沒吃飽?

陳婆子在外罵了半天,見屋內一點動靜都沒有,她也有些納悶.

怎麼里邊那位沒反應啊,以傳中新王妃的那性子,不是應該出來為丫鬟打抱不平的嗎?

此時,辰景閣的花廳內,沐凝剛吃完早飯.

她拿出帕子,優雅地擦了擦嘴角.

不得不承認,這王府里的膳食就是和外邊的不一樣,連稀粥和咸菜都是那麼好吃!

"你們幾個過來!"沐凝眼眸一抬,她看向一直站在一邊伺候的四個侍女.

這四個侍女都是清晨服侍容楚和沐凝洗漱的,樣貌俱是端正漂亮,也十分懂禮.

她們之前就是容楚身邊的丫鬟.

"王妃有何吩咐?"見沐凝叫她們,幾個丫鬟都屈膝行禮.

其實林嬤嬤所擔心的事,沐凝也考慮到了.

現在出去,無異于變相地去給那蓮姐見禮!

如果傳揚出去,沐凝以後在王府里就難立威.

但是沐凝更加明白,如果今日她忍了這件事,卻會讓辰景閣里的這些下人們失望.

畢竟那丫鬟也是忠心護主,如果沐凝任她被欺負,一聲都不吭,只會令下人們覺得她懦弱可欺,連個丫鬟都護不住.

那麼這些下人哪還會真心待她?

恐怕旁人來稍微一挑唆,就會有人生出異心,等于在她身邊埋下了不定時的炸彈,屆時這辰景閣里將沒有任何秘密!

沐凝心中不由冷笑,這個蓮姐還真是有心機!

看起來,無論沐凝怎麼做,都會被她鉗制!

不過這位蓮姐可能是不知道,沐凝從來都不是個肯吃虧的性子.

通常遇到這種非常況,她就用非常手段來解決!

陳婆子還在外邊罵罵咧咧,許是她積威已久,府里的下人們竟然沒有一個敢反駁她的.

沐凝的眼神冷了下去,仿佛沉了寒冰.

"大清早的,外邊不知道從哪來了個瘋婆子,嘴里不干不淨,聒噪的厲害,吵著本妃用膳,心不佳,你們誰出去替本妃教訓那個瘋婆子?"

沐凝猛地一拍桌子,盯著這幾個丫鬟,冷聲道.

"王妃!"這下連林嬤嬤都震驚了,她還在想著這新王妃究竟會怎麼處理,卻沒想到她這麼*力.

竟然要打那個陳婆子?

四個侍女也是面面相覷,神色各不相同,有疑惑,有震驚,也有嘴角掛著冷笑的.

"王妃,陳嬤嬤是蓮姐的乳母,您不能這樣對她!"一名容長臉,眼睛細長,看上去頗為嫵媚的丫鬟立即反駁.

"本妃做事,還輪得到你來教?"沐凝眯眼,冷冷看過去,那眼神寒涼刺骨.

她也記起來了,這丫鬟可不就是專門給容楚束發的那個,早上還沖她斜眼撇嘴來著.

芸香忽然猛地打了個哆嗦,只覺頭頂上的眼神雪亮似冰劍,沉冷的壓力迎面襲來,讓她後背上頓時起了一層白毛汗.

"奴婢不敢!"芸香還硬著頭皮死撐,雖然嘴上著不敢,但她面上神色卻還帶著不以為然的冷笑.

可是那壓力越來越冷,就像是整座冰峰都壓在了她身上,雙腿一軟,芸香就這麼冷汗淋漓地跪倒在地.

沐凝不再看芸香,林嬤嬤揪緊了子,看向沐凝的眼中含了驚詫.

"王妃,奴婢芸琪願替王妃去教訓那陳婆子!"沉默間,一名臉型圓潤的丫鬟站了出來.

"嗯,你去!既然她那張嘴那麼能交換,就給我打爛了!"沐凝淡淡掃了這丫鬟一眼,她點頭,隨即垂眸,拿起桌上茶盞,輕輕抿了一口,云淡風輕地道.

"是!王妃!"芸琪恭敬應了一聲,轉身就出去了.

陳婆子攙扶著蓮姐,一見辰景閣的門開了,正得意地准備跟蓮姐邀功.

她就知道里面那位是個蠢的,肯定受不了丫鬟被罵.

哼,只要這新王妃一出來,她就會讓王府里的那些人瞧瞧,到底誰才是王府的主子!

陳婆子正得意間,驟然間,眼角便見一抹身影掠至.

還沒等陳婆子反應過來,"噼里啪啦"數個大嘴巴子便如暴風驟雨一般落在了陳婆子的臉上.

一邊扇陳婆子的耳光,芸琪一邊大聲罵道,"哪來的瘋婆子,一大早竟敢在王妃院子里耍橫,連王妃的人都敢打!今天本姑娘就替王妃好好教訓你,好讓你知道誰才是這王府的主子!不是什麼人都是你們能惹得起的!"

這芸琪顯然也是練過武的,手勁不,一連十幾個大嘴巴子下去,那剛剛還在口沫橫飛的陳婆子竟然直接被打懵了.

只見陳婆子頭發散亂,兩邊臉頰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隆起.

沐凝聽著那陳婆子的慘嚎,心中對這個芸琪的表現十分滿意.

"陳嬤嬤!"另一邊,蓮姐見陳婆子被打,先是一愣,接著便尖叫出聲,聲音里都帶了哭腔.

她撲到門前,哀聲道,"王妃,求您放過陳嬤嬤,她有什麼不對,我給您賠罪了!"

話音一落,沐凝便聽到咚咚磕頭的聲音.

眉頭一挑,沐凝唇角頓時勾起冷笑.

反應還真夠快的啊,陳婆子那邊剛挨打,這蓮姐就來求她了?

"姐,您身子弱,快起來,王爺如果知道了,會責備奴婢們沒照顧好姐的!"蓮姐身邊一個丫鬟急忙道.

"王妃,我知道您是氣我昨夜叫走了王爺,可是我這身子不中用,也只有王爺能救我,王妃,下次我再也不敢了!求王妃不要生白蓮的氣!"蓮姐揮開身邊丫鬟想要攙扶她的手,不停在地上磕頭.

沐凝已經起身走到窗前,從她的角度,能看到院子里發生的形,但院子里的人卻看不到她.

此時,當沐凝看著院子里那一身素白的嬌弱美人時,嘴角笑容不由越來越大,連清麗眼眸中都帶了一絲玩味.

原來還真是一朵白蓮花呢!

瞧這一出苦肉計演的,真是下了血本,頭都磕腫了,也不知道事先排練了多久!

而且白蓮花這時候這些話,她這是想告訴全王府甚至是全帝都城的人——容楚大婚之夜並沒有與新娶的王妃一起,而是去陪他的妾了?

白蓮花是想炫耀容楚有多*愛她呢,還是只是想來惡心她這個新婚夜夫君跑妾屋內的新王妃?

"蓮姐,您這的什麼話,昨天是王爺王妃大婚之日,王爺昨夜明明就是歇在王妃屋內,早上也是奴婢幾個伺候的洗漱,您一個未出嫁的姑娘,怎麼可以在這里信口開河!這種話傳出去,您是要讓王爺被官參上一本*妾滅妻嗎?"

話的是林嬤嬤,她本就嚴厲的眼中此刻也隱隱沉了怒意,出的話毫不客氣.

在大乾,豪門巨賈家妻妾成群雖然很常見,但*妾滅妻的行為卻是大罪,甚至能毀掉一名官員的仕途.

即使容楚貴為一朝攝政王,在新婚之夜與妾厮混的事如果傳出去,也是對他非常不利的.

所以就連沉穩內斂的林嬤嬤都對白蓮花忍無可忍了.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白蓮聞,那嬌柔臉猛地一變,頭也不磕了,垂下的眼中還有驚惶閃過.

她原本只是想來給這新王妃一個下馬威,好讓新王妃知道她白蓮在王府中的地位,以後對她放尊敬點.

但白蓮卻沒想到傳中愚笨的新王妃竟然不中計,還命人打了她的乳母陳嬤嬤,這無異于打她的臉!

可是她是王妃,于于理,她都沒辦法和她叫板,只得再生一計.

白蓮是想將昨夜王爺去她屋里的事傳揚出去,好讓所有人都知道,新王妃並不得*,王爺新婚之夜都沒在王妃那留宿.

這樣一來,新王妃定然會被人所不齒,而她白蓮的地位自然依舊不可撼動.

可是白蓮卻沒想到,她費盡心機才想出來的計謀,卻有可能令容楚被官彈劾.

如果容楚因為這件事被彈劾了,那麼他心中肯定會對她不滿,這樣一來,豈不是又便宜了這個女人?

一瞬間,白蓮心中轉過無數個心思.

"王妃恕罪,我真是不是那個意思!"白蓮哭得都快岔氣了,她不停地磕頭,一看就是受了很大的委屈的模樣.

"姐,姐您怎麼了?"白蓮身邊的丫鬟見白蓮身子忽然軟軟倒下,頓時嚇得大叫起來,手忙腳亂就要去扶她.

"快來人啊,姐暈倒了!叫大夫啊!"

眼看收不了場了就裝暈?

沐凝嘴角勾起諷刺的笑,還以為這白蓮花段數多高呢!

算了,看在容楚這麼在意這朵白蓮花,新婚之夜都要去看白蓮花的份上,這次她就不揭穿白蓮花了!

沐凝裙擺一旋,已從窗戶邊走開,這時芸琪也進來了.

"王妃!"芸琪屈膝行禮.

"我想,我有必要將丑話在前頭!"沐凝走到桌旁坐下,她抬眸掃視一眼,目光不怒而威,"我屋里不要有二心的丫頭!"

"芸琪,你今天做的不錯,我留你在屋里,仍然是一等丫鬟,從今天起,你是白露!"沐凝沉聲道,她目光隨即落在其他三個丫鬟面上.

"你叫芸香是吧?"

"是,奴婢芸香!"芸香連忙道.

"既然你這麼尊敬蓮姐,那本妃豈能不成全你,林嬤嬤,這件事交給你去辦,就本妃體恤蓮姐身邊人服侍不周,現在賞她個忠心護主的好丫鬟!"沐凝冷冷淡淡道,她雖然嘴角含笑,但眼眸卻比冰還要冷.

"不,王妃,奴婢知道錯了!求王妃不要趕奴婢走!"芸香原以為芸琪都能升一等丫鬟了,她肯定也不會差,怎麼也得比芸琪好吧.

誰曾想,這位新王妃竟然要將她賞給蓮姐!

雖然蓮姐也很得王爺疼愛,可是蓮姐身份尷尬,以後會發生什麼事都還不准呢!

而且做王妃身邊的一等丫鬟,肯定要比做一個連主子都不是的蓮姐的丫鬟好啊!

林嬤嬤似乎沒想到新王妃竟然這麼雷厲風行,但她管理後院雜務多年,那心性自非常人可比,即使驚詫,面上卻不露,而是冷靜地下令外邊來人,將不甘心哭號著的芸香給拖走了.

"你們兩個,二等丫鬟!記住了,本妃要的是衷心聽話的丫頭,不是瞻前顧後的牆頭草!"沐凝冷聲道,隨即一擺手,"下去吧!"

"是!王妃!"芸蘭和芸梅臉色刷白,怯懦地行了一禮,抿著嘴出去了.

沐凝抿了口茶水,聽外面也消停了,想必是白蓮花被抬走了,她也打算問問林嬤嬤這王府里的人際關系,雖然沒打算在這里長住,但沐凝是個很負責任的人,既然當一天王妃,她就要好好管管這後院.

順便,也過把宅斗的癮!==!

上篇:126 防火防盜防容楚     下篇:128 王府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