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28 王府的秘密  
   
128 王府的秘密

"林嬤嬤,你剛剛那蓮姐並未出嫁?"沐凝顰眉,"難道她不是王爺的妾室?"

"不是!蓮姐不是王爺的妾!"林嬤嬤恭敬答道,"吳夫人對王爺有恩,王爺建府後就接了吳夫人過來!"

沐凝聞,目中露出若有所思.

聽林嬤嬤話中的意思,容楚是為了報恩才讓那吳夫人住在王府里,蓮姐是吳夫人的女兒,自然也跟了過來.

"王爺既然這麼在乎蓮姐,為什麼不干脆娶她算了?"沐凝很是納悶以及郁悶,如果容楚早和白蓮花看對眼,她不就不用來受這個罪了嗎?

沐凝早看出來了,那白蓮對容楚肯定有不一樣的心思,否則的話,她也不會在昨夜"病發",還讓人叫走了容楚.

這種行為分明就是想試探容楚有多看重她,順便也讓自己這個新王妃難堪.

不過,沐凝心想,這白蓮花可是算計錯了人,她又不愛容楚,容楚愛喜歡誰就喜歡誰,她才不會在乎!

"主子的事,奴婢不敢亂!"林嬤嬤看了沐凝一眼,目光一沉,似乎很不贊同她的話.

在林嬤嬤心里,自家王爺英明神武,那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世間多少女子想要嫁他,怎麼這個新王妃卻好像一副吃了大虧的模樣?!

真是不識好歹!

林嬤嬤心里對新王妃剛有的一點好感,也被沐凝這一句對容楚的抱怨給沖散了.

沐凝察覺到林嬤嬤對她態度變差,她也不以為意.

想必這個林嬤嬤也是非常尊崇容楚的,在這些人眼里,能嫁給容楚,就是她莫大的榮*與幸運,是該長跪叩謝天地恩的!

如果她有任何表現出不滿,那都是大逆不道,不識好歹的.

沐凝心中郁悶,估計這些人心里都認為是她千方百計才攀上的容楚呢!

殊不知恰好相反,其實是容大妖孽硬綁了她上的花轎拜的堂!

沐凝托腮,自顧想著心事.

林嬤嬤垂手站在一旁,沉默不語.

已經改名白露的芸琪在聽沐凝問及白蓮時,目光便是一動,好像有什麼話要,但最後還是抿了嘴.

辰景閣內,一時靜謐無聲,只有院外樹上鳥兒不時發出啾鳴聲.

正沉思間,屋外忽然響起一陣嘈雜,似乎又有人來了.

"王妃,梅夫人和柳夫人來了!"芸蘭站在門外恭聲稟報道.

"她們又是誰?"沐凝黛眉一挑,扭頭去看白露.

"梅夫人與柳夫人都是王府里的姨娘."白露輕聲道.

"妾啊?"沐凝聞,面上神不動,眉頭卻是慢慢擰起.

清麗雙眸中也浮上了一層厭惡——對容楚的厭惡!

沐凝本就來自于那個遙遠的時空,自幼接受的就是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的理念!

雖然她也明白在中國古代,一夫多妻很平常,像容楚這樣的一國親王,府里沒有女人,那才是不正常的.

可是對于沐凝來,她卻無法接受與別的女人共侍一夫!

她所要的,從來都是簡簡單單的幸福,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

很顯然,這樣的承諾,容楚給不了她!

不過好在她也不愛容楚,所以,容楚有多少女人都不關她的事.

目前來看,她得想個辦法拒絕與容楚同睡.

雖然昨夜他也沒對她做什麼,但為了以防萬一,她也不能掉以輕心!

被容楚磋磨已經是沐凝的底線,她可不想和自己不愛的人做那夫妻敦倫之事!

"王妃,如果不想見梅夫人和柳夫人,奴婢這就出去回了她們."白露見沐凝眉頭蹙起,以為她是不想見,于是心問道.

"不用!讓她們進來!"沐凝長睫一掀,露出平靜如水的黑瞳,淡然道.

雖然沐凝很討厭女人間的勾心斗角,但如今她既然已成了恭王妃,不管能做多久,她目前都得住在王府里.

就算今日她不見這些夫人,然而同在一片屋簷下,以後碰到的機會多的是.

沐凝總不能一直縮在辰景閣里,永遠都不出去吧?

這也不符合她的性格!

白露領命出去傳喚了,林嬤嬤仍然站在沐凝身後.

"見過王妃姐姐!"那梅夫人與柳夫人進來的時候,先是給沐凝見了禮.

這二人一人穿粉裙,一人穿綠裙,面貌姣好.

但兩人面上神很是漫不經心,一眼瞟去,看到眼前女子果然如傳中那般面貌平凡,其中一人嘴角掛著鄙夷,也不等沐凝發話,便自顧找了椅子坐下.

"本妃讓你們坐了嗎?"沐凝眼皮未抬,垂眸看著手中玉色的茶盞,淡聲道.

梅雪剛坐下,柳身子也下了一半了,兩人聞,俱是不願地站起來,嘴里咕噥著,還一邊用眼角斜沐凝.

"放肆!王妃面前,豈容你們這般無禮!"林嬤嬤陡地一聲冷叱.

梅雪與柳這才注意到林嬤嬤竟然在屋里,兩人面上露出驚慌,連忙站直了身子,神也變得恭敬了,"妾身不敢!"

沐凝眯了眯眸,借著飲茶,她淡淡掃了一眼林嬤嬤,心中暗驚.

這兩個妾見到林嬤嬤竟然像老鼠見了貓,一臉的畏懼.

而且之前林嬤嬤罵白蓮花的時候也是毫不客氣,那恃*而驕的白蓮花也沒敢反駁她!

沐凝不由在思忖,這林嬤嬤究竟什麼來頭?

此時,梅雪與柳心中也在暗叫不好,她們今天一大早過來,就是要來見見傳中的新王妃究竟是何模樣.

二人自然也是聽過這位鳳家三姐的事跡,和所有人一樣,她們覺得王爺會娶鳳驚鸞,肯定是因為鳳驚鸞使了什麼手段!

今天來,二人也是打算給新王妃一個下馬威——她不是個傻子嗎,想必會很容易相信她們的話!

順便她們也給新王妃王府里一些不足為外人道來的事.

只要新王妃信了她們,這以後在王府的後院里,她們倆個還不得橫著走啊!

但梅雪與柳卻沒想到林嬤嬤竟然在這.

要知道,這林嬤嬤可是王府後院的大管事,而且她也是宮里出來的女官,有官職在身的,不是她們這些妾室能惹得起的!

王爺竟然將林嬤嬤給了新王妃!

梅雪與柳一時心頭怦怦直跳,直為自己方才的大膽逾越感到後悔.

如果林嬤嬤向王爺告狀,那王爺豈不是要更加厭憎她們,到時候白白便宜了琴心那幾個踐人!

"王妃姐姐,妹妹給姐姐見禮了!"梅雪與柳跪了下來.

沐凝見梅雪與柳忽然給她行此大禮,黛眉一挑.

雖一個妾室,面見王妃確實是應該行跪拜禮節的,但這兩人前倨後恭的表現,卻讓沐凝對她們二人的品性也了解了一二.

這兩人恐怕都不是善茬!

"嗯,起來吧!"好半晌,沐凝方才道.

梅雪與柳跪得雙腿都僵硬了,但二人也不敢在林嬤嬤面前放肆,起身後,也不敢再待下去,匆匆告別,就走了.

"林嬤嬤,你去做你的事吧!"沐凝也看出來,林嬤嬤在這,很多話不方便問,于是她便找了個借口打發林嬤嬤出去了.

林嬤嬤還有些不放心,王爺讓她來守著新王妃,如果後院那些女人趁她不在來欺負新王妃,她豈不是有負王爺所托?

但王妃的命令,林嬤嬤又不能不從,她臨走時,沖白露使眼色,要她放精明點,有事就趕緊去叫她!

不過,不久後,林嬤嬤就明白了,她真的是多慮了!

她竟然會擔心新王妃被人欺負?

借用王妃一句口頭禪——我勒個去的!她不去欺負人就是好事了!

沐凝所料不差,林嬤嬤一走,那柳和梅雪立馬就回來了.

"王妃姐姐,這王府後院的女人多,您可不能輕易相信她們啊,尤其是那個琴心……"這兩人絮絮叨叨,極盡所能貶低那個叫琴心的女人.

沐凝還以為這二人會告訴她什麼秘密呢,卻沒想到全部都是在後院女人的壞話.

"行了!"沐凝有些不耐煩,她不喜歡女人間的勾心斗角.

在她看來,那麼多女人整天圍著一個男人團團轉,就為了那男人能多看她一眼——這也太沒尊嚴了!

"王妃姐姐!"梅雪和柳被沐凝聲音中的冷冽嚇了一跳,仿佛直到此時,她們才發現眼前少女有著一對幽泉古井般深冽冷的眸子.

當她看著她們時,她們竟然感覺像是有冷氣從腳底升起,讓人後背發毛,不寒而栗.

"我沒那麼多妹妹!"沐凝冷眼看著梅雪與柳,這兩人分明比她大,還口口聲聲叫著姐姐,讓她非常別扭,而且沐凝也不打算和她們做朋友!

收回視線,沐凝沉聲問道,"我問你們,你們與蓮姐關系怎樣?"

"回王妃的話,蓮姐她那麼尊貴的人,可看不上我們姐妹的!"梅雪一撇嘴,十分不屑地道.

她也看出來了,新王妃似乎並不像傳中那般愚笨,看那對清透的眸子就知道,這個新王妃恐怕比誰都要聰穎.

或許,王爺娶她,並不像坊間傳那般,是鳳驚鸞耍了手段,否則的話,王爺怎麼會大清早的拖了新王妃的手在王府里散步呢?

念及此處,梅雪心頭又開始猛跳,她感覺自己好像猜到了什麼.

于是梅雪也不敢再和新王妃套近乎了,語氣也恭敬了些許.

"是啊,王妃,蓮姐是吳夫人的女兒,身份尊貴,王爺向來待她如妹妹的,她怎麼會理我們這些人呢!"柳比梅雪穩重點,但一提到白蓮,這兩人不約而同都表現出不忿.

"哦?王爺待她如妹妹?"沐凝唇角已然勾起了意味深長的笑痕,事好像越來越有趣了呢.

"王妃,不是我們姐妹多嘴,您今天讓人打了那陳婆子,蓮姐又是頭都磕破了,吳夫人肯定會向王爺告狀的,您最好先想想辦法,王爺發怒很可怕的!"柳咬了咬嘴唇,決定給王妃賣個好,于是聲提醒道.

其實她們倆個一早就來了,只是看到蓮姐與陳婆子在,所以就躲在了一邊,所以二人自然是將先前王妃命人掌摑陳婆子的事全都看見了.

"嗯,我知道了,你們下去吧!"沐凝垂眸,根本就沒當回事,容楚發怒她又不是沒見過.

再了,又不是她願意做他的王妃的,今天也是那白蓮花和陳婆子先來找茬,如果他敢罵她,她立馬收拾包袱跑路!

誰愛待他這個破王府就待去吧!

梅雪與柳交換了個眼色,兩人同時搖了搖頭,她們話已到,王妃聽不聽就是她的事了.

"那王妃,妾身告退,王妃有什麼想知道的,盡管傳妾身二人來!"梅雪與柳躬身行禮,然後退下.

出了辰景閣的院子,梅雪扭頭,一臉猶疑問道,"柳姐姐,我們要不要提醒王妃那件事啊?"

柳想了想,隨即搖頭,"了她會信嗎?算了,瞧瞧這新王妃能熬幾天,如果王爺果真對她不同,肯定會早有防范的!如果王爺娶她是因為別的目的,我們巴結她又有什麼用?"

……

此時的辰景閣內,梅雪與柳剛走,就又有幾名女子結伴進來,見了沐凝,幾人恭敬行禮,也不知是因為猜到容楚對新王妃的不同,還是只是看到林嬤嬤在場.

這一上午,沐凝就在"接見"容楚的大妾侍中度過.

到了中午用午膳的時候,沐凝的臉色已經黑的不能再黑了——他麼的,一上午她見了足足有二三十個女人啊!

三個女人就頂的上一百只鴨子,這二三十個女人,簡直要將她腦殼都煩開了!

而且她們是不是都以為她好騙的啊?幾乎每個人來都要些其他人的壞話!

到最後,沐凝直接命白露關門,一個都不見,這才消停了.

沐凝正在憤怒地扒飯,瞬間有濃郁的龍涎香味湧來,沐凝眼一斜,果然見某只妖孽進來了.

"王爺!"林嬤嬤和白露連忙行禮.

沐凝眼風一收,紋絲不動,繼續吃她的飯.

她能現在一看到某人,就會聯想到他和他後院里的那些女人們夜里干的事,然後就惡心得快要吃不下飯嗎?

容楚一進門,就被兩道鄙視加厭惡的目光刺得眉間一挑.

這丫頭發的什麼瘋?竟然敢用這樣的眼神看他?!

容楚走過去,十分自然地在沐凝身邊坐下,白露趕緊給他備了碗筷.

沐凝只顧自己埋頭扒飯,一個眼神都不屑于給容楚.

"喂,笨鳥,你就沒什麼話要對本王嗎?"容楚蹙眉.

"咳咳咳……"猛然間,沐凝像是被嗆到了,突然劇烈地咳嗽,她嘴里還包著飯菜呢,這麼一咳,頓時完美地演繹了什麼叫做——噴飯!

此時容楚的臉正對著沐凝,于是,他便見漫天白粒飛舞,饒是他反應迅速,連忙扭頭躲避,左臉上也被噴上了不少飯粒,其中還點綴著一塊可疑的綠色.

"鳳驚鸞!"容楚咬牙,一張臉"唰"的一下就變成青色.

"王爺恕罪!"林嬤嬤和白露臉色猛然變白,兩人慌忙跪下.

"哎呀,對不住,剛剛看到一只種馬經過,一時沒忍住就噴了!"沐凝卻好像沒事人一般,笑嘻嘻地擦擦嘴,"我吃完了,王爺慢慢吃!"

罷,沐凝扭頭就走.

"給我站住!"容楚的臉色頓時由青變黑.

上篇:127 下馬威     下篇:129 花枝招展的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