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29 花枝招展的王爺  
   
129 花枝招展的王爺

"給我站住!"容楚見沐凝竟然敢跑,臉色頓時"唰"的一下又變成了黑色.

沐凝朝天翻了個白眼——傻子才會現在站住!

現在站住,豈不是"站等"容大王爺過來揍她啊!

還有啊,這屋子里肯定是不能待的,本來就那麼大點地方,躲都沒地方躲.

她總不能縮被子里去吧,那樣豈不是更稱了容大王爺的心思?

還是去花園里吧,那里地方大,多的是藏身的地方.

容楚見沐凝竟敢忤逆他,霎時"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沐凝感覺到身後狂暴的殺氣,心肝一抖,那是越跑越快,頭都不帶回一下的.

以前上大學時,她可是長跑冠軍,現在來看,跑路這種逃生技能還是必須得有的!

容楚看著那一道纖細的身影轉眼變成了一個黑點,頓時氣得頭頂都快冒煙了.

林嬤嬤與白露跪在地上,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林嬤嬤示意白露取帕子給容楚擦臉上的飯粒,白露哆哆嗦嗦剛抬起頭,眼前倏忽一晃——沒人了!

"嬤嬤,王爺會不會打王妃呀?"白露很擔心,王爺那麼愛乾淨,平時都容不得衣服上有一點汙漬,王妃剛剛竟然噴了王爺一臉的飯……

"主子的事,我們做奴婢的少管!"林嬤嬤皺眉,板著臉從地上起身,開始叫人進來打掃這滿桌的飯粒.

另一邊,沐凝一路跑出來,正是午膳時間,花園里也沒什麼人.

偶爾幾個下人經過,遠遠得看到有人沖過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眼前便是一晃,那人影已經一陣風似的掠過了.

"剛剛誰跑過去了?"下人甲問道.

"沒看清,好像是個女人!"下人乙撓頭.

"她為什麼要跑?有人追她嗎?"下人丙納悶.

沐凝一陣風似的沖過去,才不管她這麼一跑會傳出怎樣的閑話,保命要緊啊!

眼看前面有個樹林,樹林外圍著一大叢灌木,看上去應當也算比較隱秘了,沐凝跑得汗流浹背,也顧不上什麼,一頭就沖了進去.

剛一進來,沐凝立即往地上一癱,這身體還是不中用啊,才跑這麼點路就快喘不過來氣,肺都要炸了.

不過沐凝也才發現,自己隨便選的地方,竟然環境清幽雅靜,頭頂樹木蔥翠,綠葉成蔭.

好不容易歇過一口氣,沐凝起身,再往前走一點,撥開那一叢開得熱烈的薔薇,眼前豁然開朗,竟然是一處水光清澈的湖泊.

如今正值初夏,湖中碧葉田田,一陣風過,仿佛吹起了層層綠色的波浪.

沐凝此時所在的位置,那湖畔是用玉色的原石壘就,石間有不知名的野花搖曳著花冠,微風拂來,帶動柳枝飛舞,

此此景,美不勝收.

沐凝摘了一朵粉色的薔薇,深深一嗅,淡雅的清香縈繞鼻間,她突然心大好,就著湖水照了照,然後十分臭美地將這一朵薔薇簪入發鬢.

反正現在也不可能回去,沐凝干脆就在這里坐了下來.

跑了那麼久,她身上有汗,但這里畢竟是在花園里,沐凝也不敢隨便脫衣服.

于是她便脫了鞋襪,將一對玉雕般的腳放入了清涼的湖水里.

沐凝就這麼靠著身後的大樹,有一下沒一下地勾著腳,踢出一串水花.

正午的王府里,靜悄悄的一片,除了鳥兒間或的叫幾聲,便只有沐凝這偶爾踢出的一串水花所發出的嘩啦啦的聲響.

沐凝閉著眼睛,打算午睡一會,迷迷糊糊間,她只覺眼前光影一暗,有炙熱的呼吸撲在臉上.

眉心擰起,沐凝長睫一扇,不悅地睜開眼睛,想看看到底是誰擾了她的好眠.

然而沐凝剛一睜眼,便見眼前一張放大的俊臉,與她幾乎是臉貼臉了.

而且那一對暈染了金色的狹長鳳眸正含著陰郁的光,冷冷盯著她.

"呀!"沐凝嚇得尖叫,忙不迭翻身就想跑.

真是要命啊,她都藏到這里了,容楚也能找到她!

容楚長臂一伸,一把就勾住少女那纖細腰身,將她逃跑的動作止在了懷中.

沐凝想也不想,伸腳就踢,但她忘記了自己沒穿鞋,剛剛又一直在泡水,這一下無影腳踢出去,頓時甩出一串水花,還都精准地甩到了容楚臉上.

容楚抱著沐凝,也沒想到她膽子竟然大到敢踢他,更沒想到自己竟然被甩了一臉的洗腳水!

"鳳驚鸞!"容楚抹了一把臉上的水,鳳眸都快噴火了.

"做,做什麼?"沐凝還從沒見容楚這麼狼狽過.

瞧著他高蜓鼻尖上那一滴顫巍巍的水珠子,她想笑,又不敢笑,忍得聲音都顫抖了.

"你——"容楚看著沐凝眼中那強忍的笑意,他只覺心底像是有只貓爪子在撓,要不是還有顧忌,他真想現在就將這丫頭狠狠壓倒.

"我怎麼了?"沐凝悄悄扭腰,試圖掙脫開容楚的鉗制.

瞧這妖孽黑得都堪比鍋底的臉色了,想必他已經怒到了極點,她還是趕緊逃吧,要不然一會吃虧的還是她.

"你——你這個沒良心的丫頭!"誰料就在沐凝轉著眼珠子琢磨從哪逃跑之際,容楚醞釀了半天,忽然來了這麼一句.

沐凝震驚扭頭,便見某人正一臉幽怨地翹著蘭花指點在了她腦門上.

霎時間,晴朗天空忽然烏云密布,天雷滾滾!

沐凝嘴角眼角都在拼命抽搐,整張臉都成了一張囧字.

天啦,誰來告訴她一聲,她嫁的究竟是不是個男人啊!

"笨鳥,你這是什麼眼神!?"容楚看到沐凝這充滿了驚懼以及鄙視加上還有點懷疑的眼眸,他劍眉一擰,十分不悅地問道.

"沒,沒什麼!"沐凝心頭一跳,趕緊垂下眼眸,努力調整好臉部肌肉,她這才笑吟吟看向容楚.

據太監的自尊心極強,而且最恨的就是別人不將他們當男人看!

雖然沐凝現在還不知道容楚究竟是不是太監,但還是心一點的好!

而且瞧容楚的樣子,似乎也沒意識到他這動作的不妥,所以,她還是裝著沒看到吧!

"哼!"容楚一眯眸,忽然冷笑,"你是沒什麼了,但本王還有賬要找你算!"

"我不會向白蓮花道歉的!"沐凝傲嬌扭頭.

一想到白蓮花那矯揉造作的樣子,她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白蓮花?你是白蓮?"容楚劍眉一挑,問道,"你為什麼要向她道歉?"

"難道你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嗎?"沐凝聽容楚這語氣,也驚訝地回眸看他.

先前他一坐下就問她有沒有事要跟他,她還以為是白蓮花回去告狀的.

"問什麼罪?"容楚抓起沐凝手,用她的手心擦了擦臉,"你又干了什麼壞事?"

"哪有?"沐凝斜眼,她不自在地想要抽回手,"我是好人,從不干壞事!"

方才沐凝手心觸到容楚的臉,濕漉漉的溫熱感,讓她心頭升上奇怪的感覺,臉也瞬間飛上了兩朵云.

"哦,是嗎?"容楚抓著沐凝的手不放,緊握在掌心里,眸光一閃,"聽你讓人打了陳婆子?"

此時容楚見沐凝面燦霞,容楚眼中一霎閃過溫暖的光.

"是啊,我就打了!王爺是不是要為白蓮花報仇啊!"沐凝沒好氣地道,她就知道容楚肯定是為這事來的.

"吧,你想怎麼懲罰我?是打板子還是要我去給白蓮花磕頭認錯?!"

"胡些什麼!"容楚伸指,輕彈沐凝腦門,眼神落在她鬢角那一朵粉色薔薇上,他眯眸一笑,"你是本王的王妃,隨便你想打誰都行!誰要你磕頭認錯了!"

沐凝蹙眉,怎麼這話聽著那麼不對味?

"不過,你現在倒是來解釋一下,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容楚話題一轉,眸子光華隱去,臉色忽然就沉了下去.

"啊?我了什麼話?"沐凝還在琢磨容楚那一句"隨便你想打誰"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一時沒反應過來.

"你——誰是種馬?!"容楚眯眸.

"這個嘛,只可意會不可傳!"沐凝鄙夷地瞥一眼容楚,嘴角一勾,她甩了甩腳上的水,打算穿鞋襪.

原本只有她一個人,她還覺得這里環境清幽怡人,睡一會肯定特別愜意.

但是現在又多了一只妖孽,實在讓人壓抑不爽.

所以沐凝也沒心在這里再待下去了.

"唔,這樣啊!"

容楚也不攔沐凝,只見他袍一展,竟仰面躺倒在那草地上,雙手枕在腦後,鳳眸半闔,像是十分隨意地道,"本王的黑風騎最近剛剛執行完任務回來,本王正頭疼賞他們什麼,王妃你來本王賞賜他們什麼好呢?"

"王爺愛賞什麼就賞什麼,不用告訴我!"沐凝對容楚的事一點興趣都沒有,她現在覺得和他多待一會都惡心.

誰知道這厮剛剛是不是從哪個妾屋里出來的!

"唔,原來王妃對這事不感興趣的……"容楚勾唇,笑吟吟道,"葉冰,傳本王的命令,本王體恤黑風騎將士勞苦,青雪那丫頭就賞——"

"哎呀王爺,奴家還從沒見過像您這樣英俊瀟灑*倜儻花枝招展健碩強壯英氣逼人……的男人,奴家知道王爺最是宅心仁厚……"還沒等容楚完,沐凝立即一個虎撲,伏在容楚胸口,眨著大眼睛,拼命拍起馬屁來.

"花枝招展?"容楚眼皮一掀,淡淡的涼意如水瀉出,"葉冰,還愣著干什麼——"

"啊,不是不是,王爺怎麼會花枝招展呢,明明是豐神俊朗!"沐凝慌忙改口.

"那王妃是不是很愛慕豐神俊朗的本王呢?"容楚坐起身,他右腿屈起,左腿伸直,頭微微側著,姿態*俊雅.

他今日仍然穿一身月白色錦袍,束金冠,容顏如玉,看上去確實豐神俊朗.

沐凝看了,心都忍不住在胸腔里狂跳起來.

然後怒罵一聲——果然是妖孽!

"那是——當然!"沐凝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她敢不嗎?

恐怕她只要一個不字,容楚立馬就會讓葉冰送青雪去黑風騎大營!

真是卑鄙無恥夏流的出恭王爺!

沐凝在心里咬牙切齒的想.

"笨鳥,你休想戲耍本王,你的眼神告訴本王,現在你心里正在罵本王!"容楚一勾沐凝的俏鼻,笑得詭詐.

沐凝面色一哂,看著容大爺不為所動的樣子,她心里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隨即一咬牙,一扭頭,直接將自己右足塞他手心里.

"妾身對王爺一片拳拳之心,天地可鑒!"沐凝閉著眼睛,痛心疾首地慷慨陳詞.

"唔,這還差不多!"容楚的聲音里有淡淡的笑意.

沐凝感覺到容楚正在捏她的腳,她閉著眼睛,看不到,也不想看容楚此時神,她只知道自己的臉好燙.

哎,為了從容大爺的魔爪里救回青雪,她真是下了血本了!

彼時,正是午後時光,頭頂金色的陽光被層層樹葉遮去,這一片天地清幽安靜,只有風拂過樹葉發出的沙沙聲響.

"笨鳥,你可否不要擺出一副上刑場的模樣!"容楚見不得沐凝那一副苦瓜臉,頓時不滿道.

"那你想怎樣?"沐凝心中暗暗翻了個白眼,妖孽就是妖孽,得了便宜還賣乖!

"來,跟本王解釋解釋,那種馬到底是怎麼回事?"容楚話題又轉了回去.

"哎呀,王爺,今天天氣真好啊!"沐凝立即望天,忍著腳疼,唇角扯出了一抹笑顏.

她可清楚的很,容楚這貨氣的要命,要是被他知道她罵他是種馬,肯定又要磋磨她了!

"王爺,那個青雪還要不要送去黑——"葉冰在外邊等了半天,見容楚沒提這回事了,他也拿不准自家王爺什麼想法,于是弱弱地問了一句.

"不送!"沐凝趕緊搶在容楚之前叫道.

葉冰沒吭聲,還是在等容楚的命令.

"嗯,既然王妃這麼愛護丫鬟,這回就算了,讓那丫頭回辰景閣!"容楚眸中掠過笑意.

"是,王爺!"葉冰聽出自家王爺現在心似乎很好,他也不敢再留下來打攪王爺的好事,于是一閃身,轉頭去吩咐隱在暗處的其他侍衛去執行命令了.

沐凝見有侍衛已經領命離開,心中大石落下,她毫不客氣地縮回腳.

"真是只勢力的笨鳥!"容楚手中一空,他撇唇,仿佛很是無奈.

沐凝迅速穿好鞋襪,爬起來就走,聽到容楚的話,她一扭頭,像是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哦對了,王爺大人,有件事我覺得得一下,我只是你的臨時王妃,我知道你娶我只是想要我的血,你放心,我不會吝嗇這點血的,但是也要麻煩王爺能不能管好你那三十幾個妾,能不能叫她們別來煩我!"

"臨時王妃?"容楚聞,劍眉驀地一挑,流光溢彩的鳳眸里一霎掠過詫異,這丫頭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她以為他娶她,只是為了她的血?

還有她要他管好他的三十幾個妾?

容楚坐在草地上,看著那一抹纖細身影,微微顰眉,他是否要提醒她一下……

上篇:128 王府的秘密     下篇:130 師父,你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