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30 師父,你想多了!  
   
130 師父,你想多了!

彼時,容楚坐在草地上,伸手摸著冠上垂下的金穗,半眯的鳳眸里有流光一閃,他突然有些猶豫,是否要提醒笨鳥一下,其實他府里遠不止只有三十幾個妾?

沐凝剛踏進辰景閣的大門,便見一道青色的身影撲了過來.

"姐!"青雪跪在沐凝面前,緊咬著嘴唇,眼眶泛,"青雪對不起姐!"

"起來!"沐凝扶起青雪,"不怪你!你跟我進來!昨天的事詳細與我聽!"

沐凝也想知道,自己這一招偷天換日究竟是怎麼被識破的.

"姐,王爺他……"青雪跟著沐凝進了里屋,站在一側,她拘謹地看了看林嬤嬤與白露,低頭,嚅嚅道,"王爺他一眼看到我,就發現我不是姐了!"

"蒙著蓋頭他也能看得出來?"沐凝震驚了.

沐凝也無意避開林嬤嬤與白露,反正她逃婚的事早就人盡皆知.

"嗯!"青雪重重點頭,頹喪地道,"我剛站起來,就感覺到王爺在看我,我就按照姐所的,裝著非常不願的樣子,可是——"

青雪頓了頓,眼前仿佛又出現了昨日容楚那張瞬間冷下去的臉,還有他在看到她時,眼中迸發的宛如鷹隼般陰鷙的寒芒,即使時過境遷,她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然後他就直接掀了你的蓋頭!"沐凝扶額,容楚這貨眼睛要不要這麼毒呀!

青雪身量本就與她差不多,一穿上那繁瑣的嫁衣,沐凝自己都覺得分不清,可是這貨竟然一眼就認出來了!?

現在她是不是該高興容大爺對她果然"有獨鍾"呢?

如果以後她畫了一層皮貼上,他是否也能認出她?!

嚶嚶嚶,可是好憂傷,她這是蹦跶不出容楚魔掌的節奏了嗎?

林嬤嬤在一旁聽得這主仆倆的對話,不由頻頻皺眉,臉皮也有些發僵.

白露也快聽不下去了,她原以為昨日聽到的王妃逃婚的傳聞是假的.

王府里都在傳,是這位王妃有心機,故意放高姿態,就是為了讓天下人知道,是王爺求娶她的!

可是白露實在沒想到,王妃竟然是真的逃婚了!

"好了,昨天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青雪,我們以後就在王府安家好好過日子吧!"沐凝擺擺手,這話其實是故意給林嬤嬤和白露聽的.

嗯,當然,還有隱在院子里的那些人!

沐凝知道,很快就會有人將這話傳給容大爺知道!

哎,被人監視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是,姐!"青雪垂著頭,她顯然還對昨天受到的驚嚇心有余悸.

沐凝也知道昨天讓青雪幫她逃婚,真的難為這個姑娘了,而且她都能猜到容楚在發現穿著嫁衣的竟然是青雪後,那暴怒的模樣……

"青雪,來見過林嬤嬤,還有,這是白露,你們兩個以後就在屋里侍奉吧!"沐凝簡單交代了下,便讓幾人都出去了.

而且還特地吩咐幾人,她沒叫她們,不准進來.

現在也才剛過午時,沐凝在屋子里轉悠了一會,左右無事可做,又沒有睡意,她只得翻出那"聚靈"寶石斛,打算數東珠玩.

然而,恰在此時,突如其來的一陣頭疼讓沐凝悶哼一聲,她捂住腦袋,手中東珠"咚"的一下滾落在地上.

一瞬間,沐凝腦中似有千萬幅畫面掠過,心上也仿佛被極冷的寒針紮過.

那樣的痛!

比起之前所發作過的痛苦都要劇烈,而且這一次發作來勢洶洶,迅猛地好像山洪暴發.

沐凝感覺腦袋里就像是有斧子在狠狠地鑿,一股不屬于她的哀傷緒正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啊!"沐凝忍不住痛呼出聲,她勉強站起,想要叫青雪進來.

然而此時她全身的力氣都好似已被抽走,腳底仿佛踩在了棉花上.

沐凝只覺眼前驀地一黑,嬌軟的身軀霎時軟軟倒地,失去了所有意識.

時間緩緩流逝,初夏的午後讓人昏昏欲睡.

昏迷前的那一瞬間,沐凝心中忍不住蹦出一句話來,果然是"nozuonodie"——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她沒事干嘛要青雪她們別進來,現在好了,她昏倒在這里都不會有人發現!

彼時,正躲在王府花園角落里拱著大屁屁埋頭"嘎吱嘎吱"啃果子的土豪大人,陡然間,兩只又長又闊的耳朵抖了抖,忽然猛地豎起.

"咚",土豪大人嘴里咬了一半的果子掉到了地上,圓溜溜的綠眼睛里閃過驚懼.

"吱——噗!吱吱吱!"只見嘴巴還撐得鼓鼓囊囊的土豪大人像是被蛇咬到屁屁一般,倏地一蹦三尺高,噗的一下吐掉嘴里的果子,厲聲尖叫著,閃電般就沖了出去.

與此同時,辰景閣內,仍然沒有人發現沐凝昏倒在地.

初夏的時節,地上原本鋪的毯子都已撤去.

雖然天氣炎熱,但就這麼躺在地上,那地底的寒氣層層漫上,對于身體底子受損過的沐凝來,這會讓她剛剛才養好了一點的身子雪上加霜.

即使是在昏迷中,沐凝仍然感覺她的頭疼得都快要裂開了,可是此時她連手都抬不起來.

恍然間,前塵往事,還有很多本不屬于她的記憶都躥入了腦海,膨脹,像是快要擠爆她的腦袋.

無助與痛苦像是兩只利爪,正狠狠地撕扯著沐凝的心房.

也不知過了多久,朦朧中,沐凝只覺有一雙強壯的臂膀抱起了她,將她輕輕放在了被子上.

隨即她便感覺身上一暖——有人在為她推宮活血!

方才還折磨得沐凝痛不欲生的頭痛也在那人的按捏下如潮水般退去.

暖意像霧氣一般,將沐凝包圍.

"嗚,青雪,我要喝水!"沐凝終于從昏迷中醒來,她口干的厲害,于是隨口喚道.

那雙正在為沐凝按捏腦後雪道的手一頓,隨即起身離開,倒了水端過來,他一手扶起沐凝纖弱的肩,一手拿著杯子喂她喝水.

然而沐凝也正是在此時發現了不對——怎麼會是一雙男人的手?!

後知後覺的沐凝猛地抬頭,此時她唇色蒼白,清麗眸中痛苦未褪,可就在那一對幽暗的黛色雙眸中,卻映照出一張戴著銀色面具的男人的臉.

"簡,簡牧塵?"沐凝以為自己看錯了,她眨了眨眼,只見眼前男人黑眸幽深,露在面具外的下頜斧鑿般深刻立體.

"怎麼?看到我很驚訝?"簡牧塵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冷,仿佛沉浸了千年的冰河之水.

"怎,怎麼會……"沐凝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弧度,她扭頭,有些抗拒地去推拒簡牧塵放在她肩頭的大手.

此時,太陽隱入云後,光線一瞬黯淡.

裝飾典雅精致的屋內,少女抱膝坐在被子上,長發散下,遮住了她的臉.

簡牧塵沒有勉強沐凝,他側了身,就這麼坐在*邊,垂眸看著神色不太自然的少女.

沐凝忽然想起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忽然抬頭,大眼一瞪,"你怎麼進來的?"

這里可不是凌陽侯府,而是守衛森嚴的王府啊!

"走進來的!"簡牧塵非常自然地道.他的注意力都被沐凝那一頭披散的秀發吸引.

鳳拂過,一縷長發飄到簡牧塵手邊,他輕輕纏在了手指上.

少女烏黑秀發水潤如上好的絲緞,幽香撲鼻,仿佛能撩撥心弦,讓人愛不釋手.

"那你可以走了!"沐凝白了一眼簡牧塵,順手就抽回了自己那縷頭發.

她還在記恨簡牧塵將自己"許配"給容楚的事,現在沒心和他聊天.

"我又救你一次,你就這麼對我?"簡牧塵一挑軒眉,黑眸中閃過淡淡的笑意.

"嗯,那多謝了!"沐凝語氣生硬,"現在可以走了嗎?"

"沒良心的丫頭!"簡牧塵輕歎一聲,話音落,他也站了起來.

沐凝以為簡牧塵是要走了,她心里一陣窩火.

以為他是對她有意,卻沒想到原來全是她自作多!

真他麼想發脾氣啊!

沐凝氣得將臉埋在膝蓋間,雙手死命地揪被子.

誰知就在此時,沐凝忽然感覺她的下巴被勾起,眼前倏忽一暗,一股濃郁的香味霎時撲來.

沐凝下意識地扭頭一躲,火熱的唇就這麼烙在了她嘴角.

簡牧塵皺眉,他臉一偏,又要吻下去,然而這一次他卻親在了沐凝手背上.

"你想干什麼?"沐凝捂著嘴,瞪著簡牧塵,聲音悶悶透出.

"你呢?"簡牧塵有些不悅,好幾天沒親這丫頭了,他想她的味道.

"男女授受不親!師父,請自重!"沐凝伸出空著的那只手,毫不客氣地推開了簡牧塵近在咫尺的臉.

簡牧塵眸中一瞬跳過火焰,他嘴角落下無奈的弧度,"阿凝是在氣我將你嫁人?"

"沒有,師父,你想多了!"沐凝才不會承認自己已經差一點就對簡大教主動了心.

不過,或許是性格使然,亦或是前世的經曆,沐凝不喜歡單相思,所以既然如今已經知道簡牧塵對她無意,她何必還要將自己初初萌動的心寄托在他身上?

"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何要將你嫁給容楚?"簡牧塵蹙眉,方才一瞬間他心里好像梗了一根刺,讓他有種想要傾吐一切的谷欠望.

"不想!"沐凝一扭頭,賭氣道.

不過,雖然嘴上著不想,但沐凝兩只耳朵卻都豎了起來.

同時沐凝心里也有些暗暗後悔,怎麼她這話接的這麼快!

天知道她想弄明白簡大教主將她嫁給容楚的原因,都快想瘋了!

如果簡大教主發脾氣了,就不原因,那她今晚豈不是都後悔地不用睡覺了?

"本座與容楚都中了毒,你的血是解藥!"簡牧塵倒是沒賣關子,而是簡意賅地給出了解釋.

沐凝眨眼,再眨眼.

然而饒是沐凝心思靈透,兩排密密的睫毛忽閃得跟扇子似的,她也愣是沒想明白——

簡牧塵和容楚都中毒,和她必須嫁給容楚這件事之間到底有什麼必然的聯系!

可是之前沐凝已經賭氣不想知道原因,所以現在她也拉不下面子去問簡大教主這話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于是沐凝只能忍受心里貓爪似的抓撓,被子都快被她揪爛了.

"你腦後鎖魂針已經被逼出了一根,第二根也快鎖不住了,最近不要到處亂跑,更加不准去見那個步清城!我會交代容楚給你好好調理身子!"

簡牧塵也不再繼續那個話題,他伸手從懷中取出一個白瓷瓶子,"這是五仁丸,下回再覺得頭疼就服一粒!"

沐凝雖然很想繼續傲嬌地不要,但她也知道自己這頭疼發作起來可是會要人命的.

于是只好忍下心中對簡大教主的埋怨,伸手接了過來.

彼時,沐凝眸光一閃,眼神恰好落在了簡牧塵黑衣衣領處,就在方才簡牧塵伸手取藥瓶的時候,她好像看到他衣服里面有光芒一閃.

那樣的金色光芒,好像是——金線繡?

沐凝眉心凝起,她怎麼感覺好像在哪見過……

"在想什麼?"簡牧塵盯著沐凝的嘴唇,目光熾烈,像是曠野中覓食的狼王.

今天沒親到她,實在讓他有些不甘心.

"你怎麼也學容楚那貨用那麼濃的熏香!沖死了!"沐凝皺著眉頭,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剛剛簡大教主剛出現的時候,沐凝就想了,原本他身上那清清淡淡的芝蘭草木的清香十分好聞.

今天也不知道簡大教主是不是腦袋被門夾了,向來不注重外表的他竟然渾身香噴噴的就過來了.

就像是剛從香爐里洗了一把澡似的!

"……"聞,簡牧塵嘴角僵硬地抽了抽,本來與沐凝離得很近的他突然不露痕跡地往後退了退.

"姐,你醒了嗎?"門外,青雪的聲音忽然響起,她是聽到屋里有奇怪的聲音,實在不放心,這才出詢問.

"嗯!剛醒!"沐凝趕緊去推簡牧塵,示意他快走.

如今可不比是在凌陽侯府,如果被人發現她屋里藏了個男人,她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簡牧塵卻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沐凝伸手推他,他順手就握住了她手,竟然趁著起身的刹那,俯身,偷香!

"王妃,奴婢要進來了!"偏偏林嬤嬤這時候在外面敲門.

沐凝緊張地心都快跳出來,雙眸一眨不眨緊緊盯著門前.

此時的她哪還有空去反抗簡大教主的無恥行徑,擔心東窗事發都來不及了.

眼看那門已經被推開一條縫,即使只隔著一道屏風,沐凝也能看到林嬤嬤那筆直的身板.

沐凝頓時急了,可是雙手被抓,于是她狠狠一口咬下.

簡牧塵蹙眉,這才退開.

他扭頭看了一眼身後,他抿唇,周身氣息一霎變冷,眸中也似掠過了暗黑的火苗.

"吱呀"一聲,門已經完全被推開,林嬤嬤進來了.

沐凝捂臉,完了,這回要被當場捉堅了!

這剛新婚第一天就要被浸豬籠,她這也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吧!

上篇:129 花枝招展的王爺     下篇:131 驚人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