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31 驚人猜測  
   
131 驚人猜測

"姐,你怎麼捂著臉呀?哪里不舒服嗎?"青雪一進來,就見沐凝屈膝坐在*上,雙手捂臉,她以為沐凝生病了,急忙過來查看.

"王妃,需要叫大夫過來嗎?"白露也擔心地問道.

咦?她們沒發現簡牧塵?

沐凝心頭"咯噔"一跳,她張開手指,透過指縫悄悄看去.

此時陽光已從云層後射出,午後的溫度燥熱.

沐凝卻只見青雪與林嬤嬤還有白露正站在*前,一臉擔憂地看著她,然而四周並無簡牧塵的身影.

"呼!"沐凝狂跳的心頓時放下,她長長舒了口氣,松開捂臉的手,她下意識地拍了拍胸口.

剛才真是嚇死她了!

沐凝還以為這回林嬤嬤肯定要發現她屋子里藏著男人!

剛新婚第一天就與別的男人在屋子里私會,這要傳出去,就算她不被浸豬籠,也要被游街!

幸好簡大教主閃的夠快!

只是,他到底從哪閃出去的?

"王妃,您剛剛是在和誰話?"林嬤嬤一進來,那對犀利的眼睛就朝屋子四周瞟.

但幾處窗戶都是緊閉,並無異樣.

林嬤嬤眉頭不由擰緊.

"我一個人在這里,我能和誰話?!"沐凝的心又緊張地提了起來,這老嬤嬤眼睛還真尖,好像能洞徹一切一般.

"許是做噩夢,話聲音大了點!"沐凝揉了揉腦袋,故意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下了*,走到桌旁,她拿起杯子倒水喝.

林嬤嬤卻顯然不大相信沐凝的話,她在外面明明聽到里面有聲音,而且分明就是男人的聲音!

"這里怎麼那麼香!"林嬤嬤鼻子聳了聳,突然轉頭問白露,"是誰在這里熏那麼濃的香?"

"沒有啊,王爺吩咐過,王妃的屋子不用熏香的!"白露也是一臉莫名其妙,她明明記得王妃休息時,屋子里沒這麼香的!

"是我自己熏的!我無香不歡!不行嗎?"沐凝忍不住在心里對簡牧塵比了中指.

他麼的,簡大教主學誰不好,偏偏要學容大妖孽在衣服上熏香.

熏就熏吧,還熏那麼濃的香味,簡直可以媲美x手牌殺蟲劑了!

瞧瞧,這人都走了半天了,香味還彌久不散,這不是在害她嗎!

雖然林嬤嬤並不大相信沐凝的話,但她在王府里管事多年,心智自非常人能比.

像這種無憑無據的事,林嬤嬤自然不會當面指出來,而且就算新王妃真的藏了男人在屋里,她也得考慮為王爺留面子,不能鬧得人盡皆知.

于是林嬤嬤也就順勢恭敬應道,"王妃若是喜歡熏香,待老奴回稟了王爺,挑選幾種適合王妃的香料過來,王妃以後還是不要熏這麼濃的香了!對身體不好!"

"嗯!知道了!"沐凝隨口答道,她實在沒忍住,趁著轉身,趕緊朝天翻了個白眼.

想她可是出身于千年傳承的藥毒世家,對香藥了解的很,她哪需要別人來指導熏什麼香?

要是被爺爺知道,肯定要點著她的腦袋罵她蠢材了!

那真是笑話!

但同時沐凝也在心里暗罵容楚,這厮自己每天熏那麼名貴的龍涎香,竟然吩咐不給她的屋子熏香!

真是他麼的氣到了極點!

"王妃,您嘴唇怎麼破了?"林嬤嬤一抬頭,目光落在了沐凝臉上,于是她一下子就發現沐凝唇角有著血跡.

"是啊,都流血了!"白露也道.

青雪也看了過來.

"啊?流血了嗎?"沐凝伸手去摸,手指上干乾淨淨,她連忙去照鏡子,果然發現右邊嘴角染了血漬.

沐凝也到此時才後知後覺地察覺到口中有鐵鏽味.

不過她口中並無痛感,想必是方才簡大教主強親她的時候,她一發狠咬了他,將他那啥咬破了!

可是這話肯定是不能告訴別人的,但如果不給林嬤嬤一個合理的解釋,這老嬤嬤肯定又要亂想.

沐凝眼珠子一轉,只好趁著幾人不注意的時候,用指甲劃破了右手食指指尖.

然後故意裝著抹唇檢查血漬的時候,皺著眉頭"哎呀"一聲,舉著手指頭,一臉無辜地道,"我哪里來的血呢,原來是手指破了皮,沒注意擦到唇上的."

沐凝刻意讓林嬤嬤和白露都看到她指尖的血珠,爾後趕緊將指頭放在嘴里吸了吸——

她怕被兩人看出來這不是舊傷,而是剛掐出來的新傷!

"王妃下次心點!"林嬤嬤總覺得有哪里怪怪的,但她也沒有再逼問下去.

因為不管怎麼樣,新王妃是主子,她只是個奴才,她還沒囂張到敢逾越身份去質問新王妃的品性.

"林嬤嬤,白露,你們先出去吧,青雪留下給我梳頭!"沐凝見終于蒙混過去,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待到屋子里只有沐凝和青雪兩人,從進來問了一句話後就一直沉默的青雪這才心問道,"姐,剛剛……是不是主人來過?"

沐凝聞,手指驀地一僵,"嗯!"她淡淡應了一聲.

"姐,您別怪主人,主人他這麼做,肯定有苦衷的!"青雪咬唇,臉色一瞬變得蒼白.

她至今也沒明白主人那麼喜歡姐,他怎麼會舍得讓姐嫁給其他男人?

但在青雪心中,簡牧塵就是天,是她以及所有雪龍教之人的精神信仰!

所以,他做的所有事從來都不會有錯!

沐凝不想和青雪爭論,究竟簡牧塵是有什麼樣的苦衷,必須要將她嫁給容楚.

因為她很清楚青雪崇拜簡牧塵已經到狂熱的地步——

換句話,就像是後世的那種迷戀明星到極點的腦殘粉.

在腦殘粉的心里,明星放個屁都是香的,挖鼻孔的樣子都是最帥的==!

而且此時,一安靜下來,沐凝心中便冒出了疑惑.

容楚怕她逃跑,所以在這辰景閣內外,都不知道布下了多少高手.

縱然簡牧塵武功再高,他怎麼可能大白天的自*出入王府,還不被人發現?

沐凝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而且簡牧塵這次來得也太及時了吧,她昏倒在地,連近在門外的青雪都不知道,可是簡牧塵不但在恭王府如入無人之地,而且他還給她帶來了治頭疼的藥……

真是不能不讓人懷疑!

"青雪,你簡牧塵和容楚會不會——"沐凝顰眉,腦中一霎掠過一個驚人的猜測.

但沐凝隨即在心里搖頭,簡牧塵與容楚性格迥異,一個整天冷冰冰的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他錢不還,另一個則是整天打扮的像只馬蚤包的花蝴蝶,描眉勾唇——這兩個人分明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

沐凝簡直對自己天馬行空的想象嗤之以鼻了.

他們倆如果是一個人——除非這個人是神經病啊!

要不整天一人分飾兩個完全不同的角色,怎麼也會穿幫的吧!

"會什麼?"青雪已經給沐凝梳好了頭,並挽了個簡單不失典雅的發髻,綴上寶石發釵,鏡中少女清麗無雙.

"我懷疑,簡牧塵和容楚有不正當的關系!"沐凝皺著眉頭,摸著下巴,想了想,覺得還是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不可能!"青雪著臉,忍不住反駁道,"主人不是那樣的人!"

"怎麼不可能!"沐凝睜圓了眼睛,叫道.

她一扭頭,鬢角發釵上的流蘇發出沙沙聲響.

"試問,兩個同樣優秀的男人,惺惺相惜之下產生非同一般的感,但這段感又不能為世人所認同——

所以他們只能將熱烈如火的感深深掩藏,他們愛得卑微,愛得痛苦,愛得撕心裂肺……"

"完了!"沐凝著著,忽然大驚失色地猛然站起身.

"怎麼了姐,是不是我弄痛你了?"青雪被沐凝的動作嚇了一跳,手中梳子都脫手落在了地上.

"青雪,糟了!"沐凝抓住青雪,臉立即苦了下來,聲音里都帶了哭腔,"我是不是被形婚了啊!"

"什麼是形婚?"青雪莫名其妙.

"形婚就是兩個同志或者兩朵百合……"沐凝感覺腦門上青筋直蹦,後腦又隱隱痛了起來.

簡牧塵只親她,不碰她,容楚只碰她,不親她……

"青雪,你看你家主人都這麼大了,他也不娶妻,容楚也一把年紀了,正妃之位一直空懸,難道你能否認,他們不是在等著彼此嗎?"沐凝越想越覺得自己發現了事的真相.

"不,不會吧……"青雪想想沐凝的話,也被帶進去了.

她的臉色也變了——好像姐的確實很有道理啊!

沐凝頹然地坐了下來,一臉的落寞.

難怪簡牧塵要將她嫁給容楚,難怪他能在恭王府里自*出入.

他們兩個要她的血療毒是一方面,另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恐怕是他們要用她來掩護他們之間不能為外人道來的感吧!

只是不知道簡牧塵與容楚到底誰是攻誰是受……

可是,當沐凝一想到自己同時被這一攻一受給磋磨了,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整個下午,沐凝就在這種坐臥不甯中度過.

"參見王爺!"金烏西沉的時候,屋外響起了丫鬟仆役們恭敬的聲音.

然而沐凝卻好像是被火燒了屁屁一般,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可是裙子太長,沐凝還沒適應穿這種繁瑣的宮裝,她這一站起來,立即一腳就踩在了裙擺上.

這下重心失衡,頓時整個人朝前栽去.

容楚一進門,就看到沐凝朝他飛撲過來.

"本王的王妃怎麼突然如此熱了?"容楚鳳眸里露出驚喜,只見他眉眼含笑,伸手一把摟住那嬌軟的身軀.

"熱你個頭啊!"沐凝一個白眼射過去,剛站穩,趕緊伸手去推容楚.

推完了,還伸手在衣服上蹭蹭.

她倒不是歧視同志,她只是不喜歡和眼前這只受如此親密接觸.

容楚將沐凝的動作看在眼里,自然也沒錯過她眼中一霎閃過的厭惡,他不動聲色地挑了挑眉.

"王爺,能傳膳了嗎?"林嬤嬤在門外恭敬問道.

"嗯,傳吧!"容楚一揮衣,率先坐在了桌旁.

沐凝跟著坐下,不過卻是坐在了容楚的對面,她是故意離他遠一點的.

"吱吱!"一個肥碩的圓團子從容楚衣領里探出大腦袋,瞅了瞅沐凝,見她沒什麼反應,土豪大人悄悄地爬上了桌子.

菜肴很快就送來了,四菜一湯,不奢侈,卻精致.

但沐凝剛嘗了一口,就皺了眉頭,好清淡啊!

她一抬頭,見容楚正動作優雅地用膳,土豪大人有專用的菜盤子,也正在埋頭苦吃.

這一人一狐狸見沐凝停下來不吃,于是也動作一致地朝她看來.

沐凝垂眸,努力扒飯,好在其中還是有一盤菜比較合她的胃口,就是麻了點.

沒辦法,這個時代辣椒好像還沒傳進中國,這種麻椒的味道已經不錯了.

兩人一狐吃著飯,除了土豪大人大門板牙發出的嘎吱聲,就只聽到窗外樹上的鳥叫了.

沐凝吃了一半,忽然停下來,因為她注意到容楚始終只吃他面前那兩盤菜,對她這邊的麻椒看都不看一眼.

眼珠子一轉,沐凝突然伸手,夾了一筷子麻椒到容楚碗里,"王爺吃這個!"

容楚眼皮一掀.

沐凝連忙朝他咧開大大的笑容,"王爺吃的太淡了,吃點麻椒調調口味呀!"

容楚仍然姿態優雅地端著碗,低頭看看碗里那一大半麻椒,又抬頭瞧瞧某人那一臉的壞笑,他微微勾唇,夾起一塊麻椒就放入了口中.

土豪大人嘴里叼著一塊肉,緊張地看著容楚.

沐凝也很緊張,她想看看自己之前的推測對不對.

如果容楚和簡牧塵是一個人,那她先前咬了簡牧塵的舌頭,容楚現在只要一吃麻椒,舌頭肯定會痛得受不住.

容楚慢條斯理地咀嚼,可是讓沐凝失望的是,他的反應非常正常,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一邊吃著,容楚還有空朝沐凝拋了個媚眼.

倒是土豪大人似乎是呼了口氣.

沐凝笑容驀地一收,低頭繼續扒飯,既然容楚不是簡牧塵,那麼就只能是她所推測的第二種況了——

這兩人有著不正當的男男關系!

沐凝忽然不清自己心里究竟是失望還是松了口氣.

"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沐凝扒完最後一粒飯,將碗一推,起身扭頭進了屋.

土豪大人趕緊推了一旁的水杯給容楚,"吱吱吱!"

容楚仍然面無表,但是卻一口就將那杯水給喝完了.

用罷晚膳,容楚便坐在燈下批閱奏折——他命人將所有的奏折都搬來了辰景閣.

沐凝在一旁無所事事,王府她不熟悉,也沒地方逛.

她的那些藥材也留在了凌陽侯府沒有帶來,干坐在這里看著容楚批閱公文雖然也很賞心悅目,但沐凝只要一想到容楚和簡牧塵的關系,她就自內而外由衷地感到別扭.

于是沐凝只能無聊地在屋子里轉圈圈.

容楚一邊批閱公文,一邊不時抬眸看沐凝一眼,鳳眸中有微漾的笑意.

"王爺,太後來了,要見王爺!"一室靜默中,葉冰突然在外恭聲回稟.

上篇:130 師父,你想多了!     下篇:132 夫妻同心,其利斷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