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33 清城哥哥  
   
133 清城哥哥

然而剛剛蘇醒的曹太後一聽到容楚這話,頓時一口氣堵在胸口沒上來,白眼一翻,再次暈了過去.

容楚這哪是在關心她,他分明就是趁機下令變相地軟禁她!

曹太後氣得那叫一個肝疼!

李蘭英也不敢再多待下去,匆匆向容楚告辭,一行人氣勢洶洶的來,又灰溜溜的走了.

直到上了馬車,曹太後方才悠悠轉醒,她臉色已然泛著鐵青色,眉頭深鎖,唇線緊抿.

"娘娘,莫要氣壞了身子!"李蘭英意勸著.

"豈有此理!"曹太後忽然抓起面前幾上的茶壺狠狠摔在地上,鐵青色的臉一瞬泛,轉眼又變成了慘白.

今天曹太後可真是氣得狠了.

她今夜過來,本來就是想借元帕一事羞辱容楚,她早知道容楚中毒多年,無法人道,不是個正常男人,他怎麼可能會放元帕?

再鳳驚鸞那個賤丫頭婚前失貞也已人盡皆知,所以她才篤定這兩個人肯定是拿不出元帕的!

她來,不過就想借機脅迫容楚救雪心,再好好敲打敲打鳳驚鸞,讓她以後放老實點,誰料到這賤丫頭竟然這麼沒臉沒皮!

鳳驚鸞明明就是婚前失貞,並非完璧,竟然還敢用驗身來堵她的嘴!

大婚之夜已過,就算現在驗出鳳驚鸞並非完璧,又有什麼用!?

即使傳出去了,到時候只要容楚那個無恥的矢口否認了,誰又會相信她的話?

她又不能當面指出容楚不能人道的事實.

因為容楚中毒一事,本就非常隱秘,全天下知曉這件事的,恐怕五個指頭就能數過來.

何況無論容楚知不知道是誰下的毒,曹太後都是不可能的,這麼隱秘的事,她一,豈不是等于不打自招?

以容楚的性子,到如今都隱忍不發,不是沒找到真凶,就是有其他的陰謀詭計.

她怎麼可能蠢到自己往刀口上撞!?

"娘娘,恭王殿下也太不將您放在眼里了,有句話奴才不知道當不當……"馬車地板是木頭做的,茶壺摔在上面,倒是沒碎,只是那茶水都濺了出來,潑了李蘭英一身.

但李蘭英卻沒有伸手擦一下,而是面露難色,一副欲又止的模樣.

"有什麼不能的?"曹太後正在氣頭上,胸口呼呼起伏,她厲眸一瞪,"!"

"娘娘,皇上如今不管朝事,實權都在恭王手里,娘娘今夜此舉可是已然得罪了恭王啊!"李蘭英憂心忡忡道.

"怎麼?容楚他還敢殺了哀家不成?!"這話本是勸解,但聽在曹太後耳中,卻讓她勃然變色,怒意頓時爬上眉梢,她死命掐緊了手掌.

因為這句話觸及了曹太後心中最大的隱痛.

他們母子好不容易搶來的江山,到頭來卻是由容楚大權在握,這讓曹太後每每想起來都要恨得咬牙.

"娘娘息怒,您好歹也是恭王殿下的嫡母,恭王殿下再如何大逆不道,也定然不敢弑母的!"李蘭英見曹太後動怒,連忙道.

"嫡母?哼!他何嘗曾將哀家當做嫡母?!"曹太後冷笑連連,目中一瞬露出陰森的惡毒.

恭王府離皇宮本就不遠,少頃,馬車已入了皇城.

下馬車時,曹太後臉色已然恢複如常,她搭著李蘭英的胳膊,又是那個雍容高貴的皇太後.

"太後娘娘!"太後宮中的宮女太監們連忙跪地迎接太後歸來.

曹太後背脊挺直,姿態端莊優雅,然而就在她踏上慈甯宮前的台階時,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見一抹豔.

"你手里拿的是什麼?"曹太後頓住腳,下頜微微抬起,指著一名身穿藍色內監服飾的太監.

"回稟娘娘,是*單."那名太監恭敬回道.

"*單?"曹太後眼皮一跳,"拿過來!"

李蘭英正要阻止,那名太監已經捧著東西過來了.

然而還沒待那太監走近,曹太後便已聞到一股沖人的臊臭味,李蘭英立刻叫道,"你從哪拿來的這東西,還不快拿開!沖撞了太後,你有幾條命能活!"

"是!"太監慌忙退下,但也不知怎地,那太監突然腳下一滑,只聽他驚叫一聲,手中捧著的*單一下子被拋了起來,兜頭就朝著曹太後罩了下來.

曹太後躲閃不及,頓時被罩了個滿頭.

霎時間,一股又臊又臭的味道沖鼻而來,還有不明的東西掉在曹太後頭上.

曹太後被那味道熏的差點又要暈過去.

"太後娘娘,您沒事吧?!"李蘭英趕緊拿開那*單,一邊厲聲呵斥,"來人啦,還不將這個蠢材拖下去亂棍打死!"

"太後饒命啊,這是您馬車上的東西,奴才也不知道里面有什麼的……"那太監立即被拖了下去,一路嚎哭,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曹太後驚魂未定,突然覺得頭上有什麼東西滴滴答答往下淌,她蒼白著臉,伸手一摸,一股黃黃的液體在她手上格外刺眼.

"這是……啊——"待到看清楚那黃色東西竟然是不知道什麼動物的排泄物,曹太後眼白一翻,頓時活活氣暈過去.

恭王府,辰景閣.

曹太後一走,容楚便挾持沐凝回來了,之所以是挾持,那是因為沐凝真的是一路被容楚挾持回來的.

其間她想偷溜,還沒來得及動作,就已經被容楚一把扛在了肩膀上.

即使沐凝悲催的呼天搶地,容大爺也毫不為所動,一扛回來,就將她扔到了暖厚的錦被上.

容楚隨即壓上,他目光熾烈地盯著滿面驚惶的少女,長指輕撫她臉頰,"王妃今天的表現,本王很滿意!"

"你可別誤會,我是在捍衛我自己的名譽,和你無關!"沐凝一把打開容楚的手,趕緊澄清.

"是麼?"容楚微微一笑,鳳眸里有流轉明輝,"可是我卻覺得王妃就是在捍衛為夫我……"

"沒有!絕對沒有!你想太多了!"沐凝感覺到危險逼近,她想跑,然而剛一動,又被容楚捉了回來.

"你這個口是心非的笨鳥!"容楚輕笑.

沐凝被容楚的笑容晃了一下眼,她見容楚眸色漸漸轉深,頓時覺得大事不好,"喂,我你這只受,你離我遠點!"

"獸?你本王是什麼獸?"容楚的手一揮,輕紗垂落,後面的話已然不聞.

然後,自然就是少兒不宜的畫面了……

翌日,沐凝一早就被林嬤嬤敲門叫醒,因為今天是回門的日子.

沐凝醒來時,身邊沒人,容楚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了.

"王妃,王爺在紫月軒."林嬤嬤見沐凝四處瞅,以為她是在找容楚,于是便了句.

沐凝聞,嘴角一哂,有些不自然.

她才沒有找那個大妖孽呢!

沐凝嘟著嘴,穿好衣服,洗漱好,又任青雪給她梳了頭,挽好發髻.

照鏡子時,沐凝刻意將衣領往上拉了拉——脖子上有不明痕跡!

"禽!獸!"沐凝忍不住聲咕噥了句.

"姐,你在什麼?"青雪選了步搖給沐凝戴上,聽她似乎了什麼話,于是便問了句.

"沒什麼!"沐凝自然不能跟青雪她又被磋磨了*的事,洗漱好,早膳也擺上了,沐凝三口兩口就吃完了.

她倒不是急著回門,只是她要躲容楚而已!

何況她對凌陽侯府也沒半點感.

要不是林嬤嬤鳳子建一早就派了人過來接她,而她又考慮到自己還是頂著鳳驚鸞的面容,好歹也要給鳳驚鸞留下個好名聲,沐凝還真的有可能從此再也不回凌陽侯府了.

"走吧!"一吃完,沐凝起身就走.

來接沐凝的是凌陽侯府的大管家孫元,如今他見到沐凝,那叫一個恭敬加仰望,不停地在一旁著恭維話.

"王妃,王爺吩咐讓你等他一起走!"白露見沐凝這就要走,連忙道.

"王爺公務繁忙,就不勞煩王爺陪我了!"然而沐凝一聽容楚竟然要和她一起回門,頓時跑得比兔子還快,一轉眼就沒了影子.

開玩笑哦,誰要和妖孽一起回門啊!

她現在看到他都覺得受不了啊!

而且只要一想到容楚和簡牧塵之間那不可的關系,沐凝就覺得頭頂天雷滾滾.

不過沐凝也是越來越覺得納悶,如果成親前,容楚謹守最後一步沒有逾越,讓她覺得他至少還有那麼一點節操.

但是現在他們都已經成親了,他怎麼還是和以前一樣,雖然磋磨她,但始終不越雷池一步?

難道這又是容大妖孽的特殊癖好?

可是也不對啊,他如果真是一只受,不是不該對女人感興趣的嗎?

沐凝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最後實在想不通,她也就不想了.

反正她在王府里也要待一陣子,有的是機會來查明真相!

孫元原本聽到恭王殿下竟然要陪王妃回門,那叫一個興奮加激動啊,只要恭王殿下出現在凌陽侯府,那麼帝都城那些趨炎附勢的貴族們必定會對凌陽侯府高看一頭.

這樣一來,侯爺東山再起在望啊!

可是當孫元看到鳳家這位三姐一溜煙跑沒了影,他那笑容不由就僵在了臉上.

三姐都跑了,他哪還能繼續站在這里等王爺?

于是孫元只好失望地也跟在沐凝身後走了.

沐凝這次回門是以恭王正妃的身份回來的,凌陽侯府自然沒有人敢去觸黴頭.

而且沐凝原本就是打算來走走過場,雖然很想去鳳子建的書房探探,但今天明顯不是個好時機.

所以,沐凝坐下喝了杯茶,便找了借口先離開了.

但她又不想馬上回恭王府,于是沐凝便領了青雪悄悄開溜——逛街去了.

其實起來,沐凝到了這個時空這麼久,還真沒有好好逛過街.

買藥材那次不算,因為她才逛一半,就被南疆殺手追殺了.

現在她有青雪,還有洛三與秦五兩個高手隱在暗處保護,所以對于安全問題,沐凝倒是不害怕了.

一路走一路逛,沐凝看什麼都覺得有趣,畢竟這可是原汁原味的天朝古代風俗民哇!

前面有賣花姑娘,初夏,梔子花異常芬芳.

沐凝正要走過去瞧瞧,突然耳畔聽到有人輕聲喚她,"阿凝!"

這聲音很熟悉,溫柔而多,仿佛古箏的琴弦輕輕撥動.

沐凝心中驟然掠過一抹異樣的愫,淡淡的悲傷緩緩從心頭漫起,她回眸,便見一名清俊公子立在人群中,正目光熱烈地看著她.

是步清城!

那位南疆百靈國的大皇子,也是幼時沐凝的老師.

"阿凝,真的是你!"步清城眼中露出極度的驚喜.

他剛剛不過是看到人群中一名少女的背影與他的阿凝十分相似,便試探地喚了一聲,他沒想到竟然真的是她!

上篇:132 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下篇:134 叫我楚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