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35 皇叔……哥哥  
   
135 皇叔……哥哥

"叫我楚哥哥!"容楚突然開口.

沐凝呆呆地看著他,一時覺得自己肯定是出現幻聽了.

容楚也垂眸望著沐凝,他今天倒是沒描眼影,但鳳眸依然狹長妖魅,眼睫密而長,在眼下彎出兩道淡淡的弧影.

那一對幽深黑瞳凝在沐凝面上,靜若深淵.

沐凝覺得自己肯定是聽錯了.

"皇叔喝茶!"為了緩解這尷尬的氣氛,她悄悄退後兩步,拿起桌上杯盞,給容楚倒了一杯茶,伸手遞給他.

而且沐凝還特地強調"皇叔"這兩個字.

容楚睇一眼沐凝手中茶盞,眼皮一掀,卻是不接.

土豪大人喝飽了茶水,抬起腦袋,目光深沉地看了眼它家傲嬌的主子,順便抖了抖胡子上的水珠.

沐凝碰了釘子,不由悻悻然縮回手,撇撇嘴,他不喝算了,她喝!

"叫我楚哥哥!"容楚好像有些不耐煩了.

"噗!"沐凝剛喝了一口水,頓時驚得她全都噴了出去.

而且還是正對著容楚噴過去的.

沐凝一臉的大驚失色,這回她可是聽得真真切切——容楚竟然要她叫他楚!哥!哥!

我了個大擦,這貨腦子是不是短路了!

"髒死了!"容楚袍一揮,立即將沐凝噴出來的那口水轉移了方向,于是正蹲在一旁看熱鬧的土豪大人被免費洗了個淋浴.

"王爺,茶喝完了,我先走了!"沐凝見容楚臉色陰沉,心知不好,連忙就想開溜.

"想去哪兒?"容楚一把抓住沐凝的衣領,將她給提溜了回來,他咬著牙,話語調陰陽怪氣,"是不是又要去見你的清城哥哥啊?"

"回,回王府呀!"沐凝心驚膽戰,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得罪容大爺了,還有她為毛要去見步清城?

"回王府之前——"容楚眯著眼睛,陰測測問道,"你是不是忘記還有什麼事沒做?"

沐凝想了想,搖頭.

她就是出來逛街的,然後偶遇步清城,一起過來喝杯茶,她還能有什麼事要去做啊?

"笨鳥,你怎麼叫步清城的,現在以及以後就怎麼叫本王,你要再敢跟本王裝傻,本王讓你三天下不了榻!"容楚也不兜圈子了,他抓著沐凝後衣領,聲音沉冷,仿佛冰上懸月.

沐凝咬唇,臉色一時青交錯,隨即她便郁悶地抓頭發,尖叫道,"王爺你能不能別這麼幼稚!"

天啦,這貨何止是腦子短路啊,他根本就是神經病犯了啊!

就因為她叫步清城"清城哥哥",他竟然就非逼著要她叫她楚!哥!哥!

不要啊!這也太他麼惡心了啊!

"快叫!"容楚抓住沐凝下巴催促.

只要一想到這丫頭剛剛叫步清城時那軟軟糯糯的嗓音,還有那甜得要膩死人的"清城哥哥",容楚心里頭就起了一團無名火.

今天她要不也叫他一聲楚哥哥,他今夜肯定睡不著了.

"你精分了啊?我前兩天剛給你磕頭叫過皇叔的!"沐凝噘著嘴,扭頭怒瞪容楚.

這可是原則問題,她才不要昧著良心叫這只妖孽"哥哥"!

而且她到現在都不知道容大爺貴庚幾何,實在是叫不出口.

"你叫不叫!?"容楚逼問.

"不叫!"沐凝怒視.

"叫!"容楚抓住沐凝臉頰,他臉色黑得快要滴出水了.

這丫頭平時不是挺會察觀色的嗎?而且還超級貪生怕死,他都威脅成這樣了,她竟然還甯死不屈.

叫他一聲哥哥就這麼難嗎?

還是她那喚的清城哥哥,根本就是獨一無二的?

這讓容楚想起沐凝所的,她的第一次有可能就是給了步清城的話,還有方才長街上兩人相擁的一幕.

容楚眸中一霎聚起了幽寒冷鋒,他身周的氣壓也在迅速下沉.

"不叫啊!"沐凝好郁悶.

這一回她倒不是真想和容楚杠上,而是她真的叫不出口啊.

再那句清城哥哥也不是她喚的,是她身體里的沐凝叫的哇!

眼看容楚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狹長鳳眸里翻湧起陰鷙的黑暗.

沐凝心里暗暗叫苦,這貨敢不敢有哪天能正常一點啊.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那一句清城哥哥不停在容楚耳邊回響,他心里像是有貓爪在狠命地撓,"否則的話,你明日就將看到步清城的尸體!"

"你,你瘋了!"沐凝聞頓時悚然一驚,一臉看瘋子的表看著面容陰森冰寒的容楚,就因為這麼點事,他竟然要去殺了步清城?!

"要不要試試?"容楚眯起鳳眸.

沐凝忽然感到一陣膽寒,她知道容楚向來到做到,而且他手下可是有著一支殺人不眨眼的黑風騎隊伍啊!

算了,叫就叫吧,不過就是叫一聲哥哥,她也不吃虧.

"……皇叔——哥哥!"沐凝一咬牙,糾結了半天,叫出來的卻是這麼個不倫不類的稱呼.

楚哥哥三個字卻怎麼也叫不出口,因為實在是太*了!

容楚嘴角一僵,俊臉又黑了幾分.

"哥哥……皇叔?"沐凝心觀察容楚臉色,換了個稱謂.

她在想,如果實在混不過去,楚哥哥就楚哥哥吧!

哎,她都不知道容楚到底是在計較什麼.

"砰!"然後沐凝聲音剛落,換來的卻是摔門的聲音.

沐凝只覺一道強風掠過,驚得她一閉眼,鼻間濃香已然遠去.

"呼!"沐凝目瞪口呆地眨眼.

剛剛還危險到要殺人的容大爺竟然就這麼容易被蒙混過去了?

沐凝拍了拍心口,坐在桌邊,對著正站在窗前迎風抖著濕透的馬褂晾曬,沒來得及跟上它家主子步伐的土豪大人,語重心長道,"以後記得離你主子遠點,他有病,神經病!"

"吱!"土豪大人似懂非懂,一邊翻著白眼思索,神經病是個什麼病,嚴不嚴重,主子需不需要臥*休息……

"姐,王爺怎麼走了?"青雪見容楚氣沖沖離開,也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連忙推門進來.

"沒什麼,神經病犯了!"沐凝抓起茶壺,一番牛飲,然後一擦嘴,抓起光溜溜的某大人往肩膀一放,"走吧!"

沐凝早上出門早,在凌陽侯府基本沒耽誤時間,雖然逛了那麼一會,但也因為步清城的出現而被打斷.

所以她回到王府時,午時還沒到.

辰景閣內,林嬤嬤看到沐凝回來,有些吃驚,"王妃,您怎麼這時候回來了?"

沐凝知道大乾的習俗,新嫁娘回門是要在娘家用過午膳,然後趕著趁天黑前回家的.

她這午時都沒過,就回來了,確實有點早.

沐凝隨口找個了理由,就推脫侯府那邊冷冷清清,她與凌陽侯又沒多深厚的感,于是就提前回來了.

林嬤嬤點點頭,吩咐廚房准備王妃的午膳,倒也沒多問.

其實林嬤嬤對沐凝這一點倒是很滿意——和娘家關系不好.

這樣她就不會給王爺吹枕頭風,要求給娘家這個兄弟,那個子侄的求官職.

林嬤嬤管家這麼多年,這一條街上住的又都是達官貴族,這種事,她知道的很多.

這些豪門媳婦的娘家親戚們,如果品性好,確實有真才實學的,倒也好.

就怕那些平日里吃喝嫖賭,偏偏還要求上門來要個一官半職的,那是答應不好,不答應也不好.

瞧瞧帝都城里,整天流連花樓,經常鬧事的,也就是那幾個不成才的世家子弟.

沐凝自然不知道林嬤嬤心中所想,她本來就對凌陽侯府沒半點感.

到現在還維系著表面關系,不過就是因為她一直都以鳳驚鸞的身份生活著而已.

但沐凝也明白,今日與步清城相見,那些一直追殺她,本就懷疑她的身份的南疆人肯定已經得到了消息.

不定他們已然猜出她就是鳳神族的月女.

雖然如今身在恭王府,有容楚的保護,她的生命不至于再受到威脅,但沐凝總覺得心里有些不安.

她覺得她好像忽視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王妃,鄭夫人夫人和雅夫人求見."沐凝正思索間,忽聞門外白露稟報.

"鄭夫人,雅夫人?"沐凝皺眉,昨兒個見的那三十幾個妾里,好像沒這兩個人啊,她們又是從哪冒出來的?

"參見王妃!"

沐凝本不想見,她看到容楚的這些妾就煩的慌,但還沒等她開口拒絕,便見兩道娉婷的身影已然走進,一進門,就行了大禮.

"免禮!"俗話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這麼有禮貌,一進來就給沐凝跪下.

沐凝也不好再無地趕人走,于是只得端出一副王妃的派頭,淡聲道.

"多謝王妃!"鄭夫人與雅夫人起身,沐凝沒發話,她們也沒敢坐下,只是站在那里,讓身後的婢女給沐凝送上禮物,"王妃,這是妾身姐妹親手做的香包,還請王妃笑納."

"嗯!"沐凝對禮物並不怎麼感興趣,她掃了一眼,就讓青雪收起來,她的目光則是落在鄭夫人和雅夫人身上.

只見這兩名女子都約莫二十歲出頭,相貌明麗,讓人眼前一亮.

而且她們長得還非常像,應該是姐妹.

只是這二人眼神有些發怯,似乎對沐凝很是畏懼.

沐凝心中忍不住又想痛罵容楚,他還真是會享福啊,後院里濟濟一堂,都快趕得上後宮了.

不過,沐凝也算是領教了古代這些後院女人的本事,幾乎每個人來都是明里暗里地其他人不好,只有她才是最忠厚老實的,又要王妃千萬得防著誰.

還有誰又是狐狸精,一看到王爺路都走不動了如此等等.

沐凝聽得簡直煩透了,這些女人除了男人難道就沒有其他話題了?

難道這是要她開啟宅斗模式嗎?

鄭夫人與雅夫人閑話幾句,見王妃沒什麼興趣,林嬤嬤又進來詢問王妃是否傳膳.

"妾身就不打攪王妃用膳了,妾身告退!"二人站了站,見王妃並沒有留人用膳的意思,于是非常識趣地起身告辭.

"林嬤嬤,王爺到底有多少妾?!"沐凝對這些層出不窮的女人們實在厭煩的很,她本就是被逼嫁給容楚,對他王府里亂七八糟的事,她可沒什麼興趣.

而且她也不擅長那些勾心斗角.

"這個……"聞,向來嚴肅刻板,非常重規矩的林嬤嬤眼皮一跳,竟然猶豫了.

"算了,估計得有好幾十,你不清數字也正常!"沐凝卻以為林嬤嬤是在算准確人數.

她想了想,又朝林嬤嬤勾勾手,"林嬤嬤,你派人去通知一下,下午申時正,叫王爺所有的妾都到洛華廳集合."

"集合?"這下林嬤嬤不止是眼皮跳,心也跟著咚咚跳了.

不行,這件事事關重大,得趕緊向王爺稟報去.

"吱吱!"土豪大人很興奮.

它當然很興奮,馬上就要看到阿凝大戰那些討厭的女人了.

最好能將她們全都趕出去!

這樣主子耳根就清靜了!

容楚中午沒回來,沐凝與土豪大人一起用完午膳,一人一狐就去午睡了.

下午可是有一場硬仗要打,得先儲存好體力!

申時正也就是下午的三點,沐凝提前半時起來,用清水洗了臉,又讓青雪給她梳妝,換上華麗的衣服.

她現在既然是王妃,就得有氣勢,才能鎮得住.

何況她今日召見全部妾的用意是在于要她們以後都離她遠點!

她才不管她們在後院為了個男人斗得個怎樣的天翻地覆,只要別來惹她就行!

沐凝是申時正准點出現的,她一進洛華廳,就感覺自己好像是進了鴨廠,呱呱唧唧的聲音簡直要掀翻屋瓦.

而且沐凝放眼一看,她的臉色立馬黑了.

好家伙!這不算的洛華廳里都快被擠滿了,少也得有六七十人啊!

難道這些女人都是容楚的妾室?

沐凝抽空看了林嬤嬤一眼,林嬤嬤神嚴肅,目不斜視,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果然如此!

沐凝嘴角頓時狠狠一抽.

"參見王妃!"沐凝剛一落座,下面所有的女人立即拜倒.

這聲音此起彼伏,炸的沐凝耳朵嗡嗡作響.

沐凝突然很後悔,她早應該查清楚再召見,一下子出現這麼多人,腦殼都吵開了.

算了,來齊了也好,她就此把話明白了,省的以後麻煩.

"都免禮吧!"沐凝端著王妃的架子,威嚴地抬了抬手.

"謝王妃!"女人們嘻嘻笑著起身,三五成群,四處散開.

沐凝眯眸一看,只見眼前一片桃柳綠,環肥燕瘦.

美豔型的,氣質型的,書卷味濃的……漂亮的,丑的,真是應有盡有.

尤其是獨自一人站在人群之外,冷冷散發著生人勿近氣息的冰山美人格外引人矚目.

沐凝也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這一看,連她都被驚豔了.

不過沐凝心中也在暗暗可惜,這樣世間少有的美人,竟然也來給容楚那只受做妾.

容楚真是他麼暴殄天物!

"王妃,那是琴夫人!"白露見沐凝一直盯著冰山美人看,于是在旁邊提醒了一句.

琴夫人!沐凝黛眉一挑,這個名字她好熟悉的,昨天今天來的那些女人們,幾乎個個都提到了琴夫人.

而且下之意都是要王妃多防著這位琴夫人.

這麼一看,沐凝恍然大悟,以琴夫人的姿色,在容楚這王府里可算的上第一美人了,難怪那些女人防她跟防什麼似的.

嗯,想必,這位琴夫人應當也頗得容楚的*愛吧!

沐凝看著這些女人的同時,這些女人也都用好奇的眼神悄悄打量沐凝.

包括昨日已經去拜見了沐凝的那些女人在內,幾乎所有女人在乍一看到新王妃那張平淡無奇的臉時,眼中都忍不住露出了鄙薄與輕視.

傳中的果然沒錯,這位鳳家的三姐確實是個丑八怪,也沒聽她有什麼出眾的才華.

以前整天追著太子殿下跑,丑倒是出過不少,而且還殺過人!

聽最近她還得罪了太後娘娘,似乎皇後對她也頗為不滿.

真是走到哪都是個惹禍精.

真不知道王爺究竟看上她哪一點!

女人們無不從心底發出一聲冷哼,看來這個新王妃也不是個能沉得住氣的,大中午的將她們叫來,肯定就是老掉牙的一通訓斥,敲打她們,給她們個下馬威.

也就無非是讓她們安分守己,好好伺候王爺,聽從她的吩咐啊之類的.

眾女們本就對新王妃不是很看得上眼,這心里一帶了偏見,她們現在再看新王妃,就怎麼看怎麼覺得毫無特點,甚至是越看越難看.

就連妾們當中最丑的那個在看到新王妃時,都頓時有了優越感.

但這些妾們也只敢在心里鄙視,因為她們可都看到了,王爺的那只*物竟然站在新王妃肩膀上.

要知道王爺對這只肥狐狸可是寶貝的很,這狐狸也很通人性,只認王爺做主,連王爺最疼愛的蓮姐想摸一下都被狐狸咬了.

偏偏王爺還不罰狐狸,而是少有的將蓮姐罵了一頓.

所以這些女人們審時度勢,都覺得自己現在還是對王妃表現得尊敬一點吧.

如果沐凝知道這些女人們看起來對她尊敬是因為害怕土豪大人去向容楚告狀,她肯定又要翻白眼了.

她還沒一只動物有威嚴,她能不郁悶嗎?

沐凝沒話,眼神一壓,洛華廳內終于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在等著沐凝發話.

"今天本妃召大家來,只有一句話要!"沐凝目光驀地一沉,周身霎時迸出冷冽的氣息,"本妃喜歡清靜!以後沒本妃的召見,一個都不許來辰景閣!"

罷,沐凝霸氣地掃視四周,果然看到所有的女人都還維持著之前的表,顯然還沒反應過來.

就連青雪林嬤嬤和白露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

王妃興師動眾地召集了所有王爺的妾室們,為的就是讓她們以後都別來煩她?

她不是應該訓斥她們,然後告訴她們要安分守己,要給王爺營造一個和平安甯的後院嗎?

土豪大人蹲在沐凝肩頭,扭著大腦袋,也是一臉見鬼了的表盯著沐凝.

好的阿凝大戰妾呢?

好的血流成河刀光劍影口沫橫飛呢?!

土豪大人伸爪子撓頭,在心里斬釘截鐵的想,不,一定是大人它打開的方式不對!

"既然大家都沒有異議,那就散會!"沐凝瀟灑地起身,心中一陣獰笑.

現在沐凝總算明白容楚為什麼非要娶她了,一來當然是因為她的血珍貴,二來,他肯定是看上能力卓絕的她,想讓她幫他管理後院!

哼,想得倒是美!

沐凝傲然地掃視一周,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她扭頭對林嬤嬤,"林嬤嬤,傳本妃的命令,吩咐下去,三天之內,按照各位妹妹進府的先後順序,都給編上數字號碼,每個人發個木牌,刻上編號和名字!"

為了避免以後的麻煩,先給她們編上號,以後就算遇見了,也不至于不知道誰是誰.

"是,王妃!"林嬤嬤目光呆滯地應了一聲.

沐凝施施然走來,眾女自覺地分開中間一條道路.

沐凝十分滿意她們眼中露出的驚悚表,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對了,還有一句話,本妃要忠告各位妹妹!"到了門前,沐凝轉身,"本妃不喜歡背後搬弄口角的人,本妃也不是個能容人的,如果被本妃聽到了什麼不好的,可休怪本妃不客氣!"

罷,沐凝微微一笑,只是這笑未達眼底.

初夏的午後,外邊豔陽高照,偌大的洛華廳內,卻在此時仿佛驟然進入了數九寒冬.

所有的女人們都在沐凝這殺氣外露的笑容里狠狠打了個冷顫.

目的達到了,沐凝也不逗留,轉身離開.

不過,就在沐凝踏出門檻之際,她察覺到一道冰冷中帶了探究考量的眼神正凝在了她身上.

是那位琴夫人.

沐凝眼眸一斜,腳步未停.

……

林嬤嬤辦事效率很高,沐凝給出的期限是三天,結果林嬤嬤當晚就給沐凝送來了已經編好號的花名冊.

不過沐凝這麼一數,這才發現她實在是低估容楚的能力了,他這後院里,竟然足足有一百零八名美妾!

我了個去的,看來這恭王府是女人版的水泊梁山啊!

上篇:134 叫我楚哥哥     下篇:136 五個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