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36 五個王妃  
   
136 五個王妃

自從知道容楚後院養著一百零八名美妾,容楚在沐凝心中最後僅存的那點好印象也完全沒有了.

沐凝畢竟是後世穿越來的,從內心深處來,她只能接受一夫一妻制.

所以對于坐擁這麼多妾的容大爺,她是打心眼里鄙視——他也太不將女人當回事了!

而且一百多個妾室,就算雨露均沾,挨個輪著來也要三個多月啊!

容大爺他有那個精力嗎?

難怪他什麼都要娶她,原來是要她來給他干活的!

真是可恥!

沐凝掃了一眼花名冊,也沒什麼興趣,隨手就扔在了一旁.

不過她倒是記住了一個名字——玉素琴.

也就是那個冰山美人.

沐凝想起自己下午離開時,玉素琴看她的那個眼神,黛眉不由微微一凝,她怎麼總覺得有哪里怪怪的.

紫月軒.

書房內,氣壓很低,明明外面熱得都穿單衣了,但屋子里卻好似正颼颼刮著寒風.

溥公公與葉冰一個站在容楚身後,一個站在門前,都在努力裝不存在.

王爺從晌午時回來,就一直黑著臉,午膳都沒用,一直都在批閱公文.

溥公公與葉冰都只知道自家王爺是去找王妃的,至于王妃是怎麼將王爺氣成了這樣,他們就不知道了.

"王爺,林嬤嬤求見."溥公公細聲細氣,刻意壓著呼吸道.

"嗯!"容楚頭也沒抬一下.

晌午時,沐凝一下午要王府所有妾去洛華廳集合,林嬤嬤就已經來請示過容楚.

容楚給林嬤嬤的命令就是王妃要做什麼都隨她去做,但不容許有任何人傷害她.

並且要求林嬤嬤從今天起,向他稟報每一件關于王妃做的事.

少頃,林嬤嬤進來,先給容楚行了禮,然後便將下午發生的事都向容楚稟報了.

容楚一下午都在書房,不讓任何人進來打攪,所以于今日發生的事他並不知曉.

不過,當容楚聽到沐凝興師動眾召集所有人,就為了告訴他所有的妾室別去煩她,容楚握筆的手一頓,俊臉也瞬間變得僵硬.

難道這笨鳥看到他那麼多妾室,她就不嫉妒?

就算她不嫉妒,至少也要表現出一點點不痛快吧!

竟然還敢這麼囂張地命令那些女人都別去惹她!

"該死!"容楚倏地將手中朱筆一扔,他長身而起,寬袍廣翻轉,一瞬到了門前.

溥公公與葉冰都以為容楚要回辰景閣找王妃算賬,二人也連忙跟在容楚身後.

誰知容楚到了門前突然站著不動了.

他眼前再次出現晌午時沐凝在長街上與步清城相擁那一幕,本就不好看的臉色"唰"一下變成了鐵青色.

隨即,只見容楚拳頭一握,狠狠砸在了門上,而他,則又轉身回了書桌旁坐下.

溥公公與葉冰以及林嬤嬤俱是面面相覷,不明白向來緒隱忍內斂的王爺怎麼突然發那麼大的脾氣.

"王爺,"林嬤嬤想了想,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已經第三天了,這回,王妃應該不會有事吧!"

聞,容楚霍然抬首,那對狹長妖魅的鳳眸仿佛一霎帶了電光,亮得驚人,"繼續守著,不可大意!"

"是,王爺!"林嬤嬤被容楚那樣的眼神刺得心頭一驚,她連忙恭聲應下,"王妃的所有飲食都是老奴親自經手,老奴定不負王爺所托!"

林嬤嬤退下後,溥公公眉頭一擰,聲道,"王爺,以往那些都是熬不過新婚第*,這次新王妃一看就是個有福的,王爺不必太擔心!"

容楚凝眉不語,此時的他神色冷凝,黑眸幽深,右手似乎是下意識地輕輕摩挲著左手食指下端.

……

這一晚,容楚沒有回來,接下來三天,他也都沒有出現.

沐凝樂得逍遙自在,或許是那天她的震懾起了效果,這幾天也都沒了鶯鶯燕燕來擾她安甯.

不過沐凝也沒閑著,她先花時間熟悉了一下辰景閣以及王府,

讓她高興的是,容楚的花園很大,什麼花都有,這讓沐凝蠢蠢欲動——她要采集鮮花做面脂花露脂粉,好好護養她的皮膚.

不過,制作這些脂粉花露都是需要時間的,沐凝花了兩天時間做完,她又發現這古代沒有淋浴,天天晚上泡澡好麻煩,于是沐凝又動手制作了個土太陽能.

現在已經是夏天,太陽那麼好,不利用真是可惜了.

沐凝找了鐵匠打了個鐵皮桶,表面刷上黑漆,放在屋頂,又用竹子做了管子,沐凝還很細心地給分了冷水管和熱水管,然後安上閥門.

這就ok了.

這還是沐凝前世去鄉下同學家玩,跟同學的爸爸學來的.

至于那水怎麼送到屋頂去——古代可是有水車的哦.

而且王府里能工巧匠很多,沐凝只是簡單了想法,立刻就有人過來給她做好,並且還給改進了不足之處.

晚上,沐凝心美好地洗著淋浴,洗完了,又用香膏抹了,不過,雖然身為王妃,容楚命人給她置辦了許多名貴的護膚品,據是宮里的嬪妃們用的.

但沐凝還是覺得簡牧塵給她的那個九花什麼膏更好.

一想起簡牧塵,沐凝心頭又有點失落.

哎,真是差一點就對他動心了.

"王妃,喝藥了!"沐凝洗完澡,正靠著軟枕在晾長發,林嬤嬤端著藥盅進來了.

自從嫁進來的第二天起,她又開始喝藥,據林嬤嬤,這是王爺吩咐下來的,沐凝聞著那藥的味道,和她之前在飛鳳樓喝的差不多,她心知肯定是簡大教主囑托容楚給她調養身子的.

不知為何,沐凝突然有種自己就是個待宰羔羊的感覺.

算了,待宰就待宰吧,反正她早就知道容楚和簡牧塵都覬覦她的血.

只是他們怎麼到現在都不動手呢?

難道還真是想將她養肥點?

"姐!"林嬤嬤一出去,青雪立即就進來了,她還順手關上門,一臉的緊張和神秘.

沐凝起身,任長發流瀉肩頭,燈火下,她雪膚白得好似透明.

"打聽到什麼沒有?"沐凝問道,她這幾天都讓青雪和院子里幾個二三等丫鬟套近乎,就是要打聽一些王府的秘事.

因為沐凝總覺得前幾天那些妾們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好像很是同和憐憫.

"姐,我了你可別害怕!"青雪讓沐凝別害怕,她自己倒是臉先白了.

"快!"沐凝催促.

"聽,王爺在姐之前,曾經還娶過五位王妃!"青雪臉色凝重,"但是,沒有一位王妃能活的過大婚之夜!"

"啊?"沐凝聞,頓時從*上坐了起來,一臉震驚,"怎麼從沒聽過?"

"我也覺得奇怪,王爺娶妃,這麼大的事,怎麼外面都不知道的."青雪皺眉.

"後來聽,原來是王爺不願娶,但皇上硬是要賜婚,兩個人因為這事鬧僵了,所以就沒有昭告天下,皇上直接將人給送過來的.誰想,連著送了五個,都是第二日一早被發現七孔流血暴斃身亡.因為沒有舉行大婚儀式,王爺又下了令,誰要是敢將這件事傳出去,就殺了誰,王爺的威勢姐你也知道,所以這件事就被蓋了下來."

沐凝聞顰眉,難道那些妾們就是因為這件事才憐憫同她?

難怪她嫁進來的那天也是覺得王府里透著一絲古怪!

"姐,王府的下人們私下里都在傳,那五個王妃都是被王爺殺的!"青雪心有余悸,她可是見識過容楚的殘忍與陰鷙.

"不可能!"沐凝卻下意識地否認,"不會是他!"

雖然很討厭容楚,但也不知為何,沐凝就是知道或許容楚陰森冷漠,殺人不眨眼,但他卻並不會對那幾個女人下手.

"不是王爺殺的,肯定也是被王爺克死的!"青雪現在對容楚可是怕的很.

尤其是在聽沐凝那一番洗腦的容楚和簡牧塵有不可告人的關系後,青雪更是對容楚沒什麼好感,她覺得容楚比不上她家主子的萬分之一,主子怎麼就看上容楚了呢!

"這件事以後千萬別在人前提起!"沐凝沉思,她囑咐青雪一句,然而她卻將這事放在了心里.

沐凝心中很是有些不痛快,原來她都不是容楚的第一個王妃,這讓她總覺得心里一陣莫名的焦躁.

而且她也很好奇,那些女人究竟是怎麼死的,容楚不可能殺她們,那肯定是有別的人下手,但是她為什麼又能安然無恙?

這*,容楚依然沒出現,沐凝心里有事,睡得也不踏實.

她原本以為進了王府,這生命安全應當是有保障了,結果卻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一檔子事.

沐凝覺得自己還真是悲催!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現在是容楚需要她的血,那麼他定然會想辦法護她周全.

沐凝向來心寬,這麼一想,她也就不擔心了.

*無話.

翌日,沐凝一起*,就接到一個帖子.

接到帖子不奇怪,她如今貴為恭王妃,自然有許多高門大戶要請她赴宴什麼的,但這個帖子卻是曹太後發的.

目的是,為雪心公主招駙馬.

上篇:135 皇叔……哥哥     下篇:137 我賭五毛,太後要被打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