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37 我賭五毛,太後要被打臉!  
   
137 我賭五毛,太後要被打臉!

自從發生北金太子被殺一事之後,雪心公主的名聲可就壞透了.

雖然曹太後下了懿旨,極力掩蓋,不准任何人提及那件事.

但當日可是有許多百姓們親眼看到曹太後氣急敗壞出現在飄香樓,也是親眼看到雪心公主衣衫襤褸淒厲如鬼地從飄香樓里出來的.

再加上有心人的刻意渲染,如今帝都城內幾乎是人人皆知——

北金太子貪圖雪心公主美色,企圖對雪心公主不軌,然而雪心公主拼死反抗,不但斬斷了北金太子四肢,就連子孫根都給割了.

至于柔弱的雪心公主究竟是怎麼做到殺死黑熊一般的晁雄燦,還能完好得全身而退的,這就不在百姓們的關心范圍之內了!

如今離北金太子身亡也已經過去六七天了.

由于天氣炎熱,此去北金路途遙遠,不利于運送尸體.是以到現在,晁雄燦的尸首仍然留在驛館.

一方面,太子身亡這等大事,北金使節要向大乾討要法,另一方面,他們也明白,這一回去,他們也勢必沒命.

所以,能挨一天是一天!

然而天氣越來越炎熱,即使鎮著大量冰塊,晁雄燦的尸身還是不可避免地出現了腐爛發臭的跡象.

整個驛館,包括驛館四周的商家民居都無法忍受這股臭味,驛館里住著的其他使節也都很快搬走.

不知是誰傳出就是因為雪心公主不守婦道,在禦花園里與北金太子調笑,才會引得北金太子誤以為雪心公主對他有意.

而且原本北金太子就是看上了雪心公主,要向她提親.

結果雪心公主卻不樂意嫁他,這才求了太後娘娘封了鳳驚鸞做了那民間郡主,又將鳳驚鸞賜婚北金太子.

于是晁雄燦一怒之下,做了那強擄之事.

百姓們通常都是很容易被引導的.

太子身亡,何等大事,就算百姓們再不關心朝政,他們也都知道,這可是會引起兩國戰爭的.

戰事一起,她堂堂公主自然不用上戰場,但他們當中可是有親人兒子參軍的!

而且一旦打仗,賦稅必重!

所以短短的幾日時間,帝都城內越來越多的百姓憎惡起雪心公主.

連三歲童都在傳唱雪心是個蕩娃的童謠.

據雪心公主自從那一日出現在飄香樓後,就一直躲在內宮不見人,整日啼哭.

而曹太後聽到那些不利于雪心公主的傳,更是大發雷霆,派了人出去整治,見到誰敢造謠汙蔑的,立刻就抓了關進大牢.

如今赫然已經激起民憤.

但是這種事,越是壓著不給,百姓們越是會反抗地厲害.

而且至今容楚都沒表態,曹太後又沒實權,才抓了一批人,就被官彈劾了,連久不理朝政的皇帝都被驚動了.

于是曹太後只好又灰溜溜地下令將人給放了出來.

彼時,沐凝坐在去往宮中參加雪心公主招駙馬宮宴的馬車上,一路趴在窗口往外看.

長街上,隨處都能聽到辱罵雪心公主的話語.

此前三天,她都忙著采摘鮮花做香脂,畫圖打制土太陽能.

她都不知道,原來這短短的幾天時間里,雪心公主竟然就引起公憤了!

而且最讓她感到無語的是,在這種對雪心公主完全不利的風口浪尖,曹太後不但不低調一點,等事平息,反而還要大張旗鼓地為雪心公主招駙馬.

真是腦袋進水了!

沐凝嘴角不由勾起諷刺.

以雪心公主如今的名聲,放眼這大乾帝都城里,有哪家敢娶啊?!

"滋滋……"

從上馬車時起,沐凝就一直趴在窗戶上朝外看,行至中途,她耳邊卻不斷傳來滋滋擾人的聲音.

沐凝悄悄用眼角余光瞥過去一眼,眼角立馬一抽——

容楚那貨竟然拿著一把刀在修指甲!

似乎是發現沐凝在偷看,容楚原本垂落的鳳眸驀地一抬,密而長的睫毛隨即掀起,深黑的瞳眸一霎仿佛有霞光噴薄.

"呼!"他吹了一下手指,動作優雅,微微嘬起的唇妖豔,眼神始終凝在沐凝面上.

沐凝連忙將眼珠子轉向窗外,她咬唇,努力不讓自己臉.

然而沐凝的臉還是慢慢了,熱氣爬上臉頰,像是那極美的鴿子血寶石.

剛剛容楚那吹指甲的一個動作,竟讓沐凝有種他要親她的感覺!

沐凝努力遮住自己的臉,卻忍不住在心里狂吼:你妹啊,這貨修個指甲竟然也能修得這般風華絕代魅惑眾生!

真是要人命啊啊啊!

"嗤!"身側傳來容楚輕笑的聲音.

沐凝也不敢回頭,她怕被容楚看到自己透的臉.

以這只妖孽的惡劣品行,看到她這樣子,少不得又要狠狠貶損她一番.

然後不定還會掏出一面鏡子,顧影自憐,然後再使勁地吹噓一下他那美得天下無雙的臉蛋……

沐凝覺得非常有可能!

自從三天前因為她堅決不叫"楚哥哥"鬧翻以後,這幾天她都沒見著容楚.

沐凝還在心里腹誹,這貨也太心眼了!

也不知道他是腦子里哪根筋搭錯了,她都不明白他干嘛非逼著她叫他"楚哥哥"!

難道她叫他一聲楚哥哥,他能長一斤肉?

先前她收到太後的帖子,原以為容楚還是會和她分開去皇宮,卻沒想到她剛上馬車,他就來了.

"呆鳥,你這是要將你自己種進馬車里嗎?"沐凝在心里一陣亂七八糟的亂想,倒是容楚先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抓住整個人都貼在馬車壁上的沐凝.

手勁一收,沐凝便被他扯得往後跌倒,剛好落到容楚的懷里.

"要你管!"沐凝只來得及叫出這三個字,就趕緊伸手捂住了臉.

然而容楚身上那濃郁的龍涎香味還是如有實形的裹住了沐凝,讓她的心一瞬"怦怦"亂跳起來.

沐凝也到此時才發現,似乎每次與容楚有這種身體上的親密接觸,她都會心跳加速.

而且她好像也越來越適應他的碰觸,並沒有初始時的那般反感和厭惡了.

這讓沐凝有種大事不好的感覺!

"怎麼,呆鳥你也會害羞?"容楚輕笑,他伸手去拿沐凝捂在臉上的手.

沐凝拗不過容楚的力氣,雙手被他掰開,彤彤的一張臉就這麼露在了他面前.

容楚嘴角帶笑,眸中一霎光華璀璨.

沐凝可不想被容楚戲耍,輸人不輸陣,她立即梗起脖子,大眼睛一瞪,"害羞個屁!"

"什麼屁不屁的,女孩子怎麼可以這麼粗魯!"容楚顰眉,他伸手捏了捏沐凝俏鼻,動作親昵.

沐凝一怔,因為容楚的這個含了*溺意味的動作,她連眼神都有些發直.

就在方才,她感覺自己的心好像漏跳了半拍.

"吱吱吱."土豪大人一臉不好意思地從容楚衣襟處探出大腦袋,做害羞狀地搓著爪子.

剛剛那個屁是大人它放的!

真沒想到主子和阿凝鼻子這麼靈,大人它都是夾著桔花一點點崩出來的,這都能被聞到!

容楚嘴角抽了抽,毫不客氣地一把按在土豪大人的大腦袋上,將還在害羞的大人一下子給摁了回去.

剛剛的氣氛多好,他再加把勁,或許就能將呆鳥給迷倒了.

土豪這家伙跑出來搗什麼亂!?

沐凝在此刻突然反應過來,她連忙推開容楚,從他懷里起來,坐到了一旁.

"咳咳……"沐凝假裝咳嗽兩聲緩和一下這尷尬的氣氛,然後斜一眼容楚,故意一昂頭,一臉傲然道,"本姑娘這不叫粗魯,這叫豪爽!"

"嗯,本王就愛呆鳥你的豪爽!"容楚挑了挑劍眉,笑吟吟道,十分配合.

這下又換沐凝傻眼了,她剛剛又出現幻聽了吧?

容楚竟然愛……

不不不,他只是愛她的豪爽,又不是愛她!

有什麼好震驚的!

而且以這貨那般濫的性子,他今天愛她的豪爽,不定明天又愛上他後院里那個女人的矯了!

想通了這一點,沐凝忍不住又要鄙視容楚了.

**,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

沐凝,一個男人竟然娶了一百多個女人,就是大大大大的*!

"哼!"沐凝傲嬌地一扭頭,決定不去搭理容楚.

誰知道這三天他是在哪個妾屋里鬼混,想想就惡心!

她可是有潔癖的,她理想中的夫君,必須是身心都歸她!

絕對不可以有那些肮髒事!

雖然這個理想在古代這樣的男權社會不大現實,但沐凝相信,只要有追求,就不怕沒有實現的那一天!

容楚見方才還嬌俏可人,呆得有趣的沐凝突然扭過頭去,還用鄙夷的眼神瞪他,目中不由閃過訝異.

饒是他聰明絕頂,也絕對是想不到在沐凝眼里,他就是個大大大大的*!

剩下的路程,沐凝一直裝著看風景,完全將風華絕代的恭王殿下當做了空氣.

容楚也沒話,他在思索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沐凝了.

好在很快就到了皇宮,容楚有特權,他的馬車是可以直接進皇城的.

而且沐凝現在是恭王妃,也是可以帶侍女進宮的,跟著她的自然還是青雪.

今天宴會的舉辦地點是在清荷殿.

時值初夏,天氣漸漸炎熱,此時已是晌午,清荷殿內,賓客們基本已經到齊.

沐凝跟在容楚身後進來時,只見偌大的清荷殿內濟濟一堂,這一次倒是沒分男賓女賓席.

呃,那是因為今天受邀前來的基本都是帝都城的青年才俊,未婚女子寥寥無幾,大部分的女賓都是各府的夫人.

沐凝忍不住心中冷笑,這曹太後做得也太明顯了,好歹也要遮掩一下吧!

不過沐凝今天來,可就是純粹來看戲的,一會的戲越精彩,她就越高興!

事實證明,容楚這樣的妖孽,不管到哪,那都絕對是焦點!

而且他這氣場也實在是太強大,離清荷殿還有遠遠的一大截路呢,沐凝就聽見里面有人在叫,"恭王殿下來了!"

隨即呼啦啦一下子湧出十幾個人,全都是一臉溜須拍馬的表,弓著腰就過來給容楚見禮,沐凝瞧著這些人的嘴臉,那真是恨不得沖上來舔一舔容楚的靴子.

沐凝再看容楚,卻見他俊美到極致的面上,鳳眸半眯,唇含笑,但笑不達眼底,完全看不出喜怒.

今日他著一身蒼紫色織金繡蟠龍錦袍,腰間系墨色祥云紋腰帶,袍子的下擺大而飄逸.

倒是他很少穿的窄款式.

容楚這一身氣度自然非同凡響,尤其是當他出現在眾人面前,沐凝甚至都能感覺到他身上那股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概.

一進清荷殿,眾人紛紛跪下給容楚行禮,沐凝是恭王妃,自然也受了禮.

但她卻明顯感覺到很多道不以為然以及充滿了敵意與鄙薄的視線.

這些人,還是認為她配不上容楚!

沐凝也不在意,不管是配得上還是配不上,都不是這些人了算!

反正她現在感覺不錯!

恐怕這里所有的人都不會想到,他們今日竟然要向他們口中那個愚蠢丑陋,活著都是個恥辱的鳳驚鸞行跪拜大禮!

她,已經為鳳驚鸞報了仇!

容楚入座,今日他並沒有坐在上首,而是坐在了右側第一個位置,沐凝自然坐在容楚身邊.

沐凝察覺到有人在看她,她一扭頭,便見德王府的安郡主——也就是容雨晴正在沖她使眼色.

容雨晴這次是和德王爺以及德王妃一起來的,德王爺倒是沒來.

德王的位子與容楚相鄰,見沐凝看過來,面容剛硬的德王沖她頷首,算是打招呼了.

沐凝扭頭去看容楚,他正端著白玉茶盞飲茶,手指如玉,指端光潤,見她看過來,容楚點頭,"讓她過來坐吧!"

"啊?"沐凝卻是面露震驚,她還沒開口呢,容楚怎麼知道她是想讓容雨晴過來坐?

但不待沐凝多想,容雨晴已經沖過來了——她聽見容楚那句話了.

德王與德王妃自然不敢有異議,容楚不但是攝政王,他與當今皇帝也是嫡親的兄弟,他的身份,可要比德王這個旁支尊貴的多!

如今沐凝是恭王妃,即使德王妃之前再怎麼看不起她,現在也是絕對不敢在她面前造次的.

"鸞兒,你太後今天能為雪心公主招到駙馬嗎?"容雨晴性子直爽,一過來,就急哄哄地問道.

因為在容雨晴心里,沐凝是個非常有主見的,也是她所見過的女子當中最特別的一個,所以她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沐凝的看法.

"我賭五毛,肯定招不到!"沐凝皺皺鼻子,十分不屑地道,她可是等著太後自己打臉呢!

她伸手到腰間掏了掏,什麼都沒掏出來——今天進宮,她忘記帶荷包了.

正好土豪大人從容楚衣襟里探出腦袋,它是聞到糕點的香氣了,正嘩啦啦地流著口水,滿眼貪婪地盯著面前的盤子.

沐凝一把就將某大人捉了過來,往容雨晴面前一放,"五毛忘帶,押肥狐狸一只!"

上篇:136 五個王妃     下篇:138 公主招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