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38 公主招親  
   
138 公主招親

"吱吱!"被沐凝抓來湊數的土豪大人睜著圓溜溜的綠眼睛,一臉無辜地望著沐凝.

它現在滿腦子都是那盤香氣四溢的玫瑰酥,一點也沒聽到沐凝了什麼.

"哇,好可愛!"容雨晴一看到肥的跟絨毛團子似的狐狸,眼睛一亮,伸手就想去摸.

"吱!"土豪大人猛地弓起背部,齜牙,全身的毛炸開,綠眼里也露出凶光,喉嚨里還發出吼吼的聲音.

"啊!"容雨晴嚇得連忙縮手,她差一點就被土豪大人咬到,嚇得臉都白了.

沐凝也被嚇了一跳,除了那一次為了救她,發毛咬鳳家那個傻子之外.

土豪大人和她在一起時從來都是萌萌的,非常溫順,平時可沒見它這麼凶悍過!

一直在關注著這邊形勢的在座眾人也都紛紛看過來,在看到桌上一只穿著紫色對襟褂的肥狐狸時,眾人無不面露詫異.

狐狸也穿衣服?

"過來!"容楚單手支額,手肘擱在桌上,懶懶地朝土豪大人招手.

"吱!"只見剛剛還凶悍地像是要咬人的土豪大人瞬間萌化,圓圓的綠眼睛一彎,像是在笑一般.

隨即肥腰一扭,邁上了容楚攤開的手掌.

"哇,好可愛!"清荷殿內,為數不多的幾個女子都兩眼冒心,捧著心口,已經被萌得受不了了.

其余男人們之中也有幾個識貨的,一眼就認出面前這只肥狐狸竟然是幽狐,頓時一個個都眼放綠光,眼睛都像是長在土豪大人身上一般.

"這是……恭皇叔養的?"容雨晴看著又乖又萌的土豪大人,心里也癢癢的,一時也忘記方才差點就被狐狸給咬了.

"哼,除了他還有誰能養的出這樣的*物!"沐凝在一旁瞧著容楚,不知怎的,她就是覺得心里不舒服.

容楚鳳眸斜睨沐凝,唇角倏然勾起莫測高深的笑.

彼時,土豪大人神氣地站在容楚掌中,昂著下巴,正以一種異常睥睨的眼神掃視著清荷殿內眾人.

大人它非常享受萬眾矚目的感覺!

沐凝看著這一人一狐,忍不住一個白眼翻過去,犀利眼風同時攻擊容楚與土豪大人,"和它主子一個德行!"

容楚微笑,他一霎湊近沐凝耳畔,"那王妃倒是,土豪它主子又是個什麼德行呢?"

沐凝沒想到眾目睽睽之下,容楚竟然做出這般*的姿勢,她感覺四周瞬間有無數道眼神朝她看來.

清荷殿內,竟然因為容楚隨意的一個動作而陷入了一片靜默之中.

所有人都在看沐凝,等著聽她怎麼評價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恭王殿下.

沐凝咬牙,臉有些發燙,但她仍然坐得端正筆直,面色故作冷漠,裝著沒聽見容楚的話.

她很明白,容楚根本就不需要她的回答.

他就是想在這麼多人面前看她出糗而已!

"王妃怎可對本王如此冷漠!"容楚見沐凝不理他,他面上笑容一收,露出一臉哀怨的神,"看來,本王注定是要被你傷心啊!"

沐凝聞,嘴角猛地一抽.

她真想在心里吼一句,傷心你個大頭鬼啊,容大爺你有一百多名美妾,你傷心地過來嗎?!

不過,比起視容楚為洪水猛獸的沐凝,在座的其他女子此刻一見天人之姿的容楚竟然為而傷,頓時都看不過去了.

"鸞兒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看恭皇叔對你這麼好,你怎麼能傷恭皇叔的心呢!"容雨晴首先道.

其他女子也紛紛附和.

沐凝額上瞬間滑下一排黑線.

她不過這幾個嘰嘰喳喳的女人,瞪容楚又沒什麼殺傷力,于是她只好悶頭喝茶.

一杯茶剛喝下,沐凝便見眼前多了一只玉白的手掌,掌中還蹲著一只神氣活現地肥狐狸.

"本王押幽狐一只,賭雪心公主今天能招到駙馬!"容楚笑米米道.

沐凝與容雨晴同時抬眸看向容楚,土豪大人更是震驚到難以置信它家主子竟然拿它來做賭注,嘴巴扁起,眼里也慢慢含了兩泡水.

"怎樣?賭不賭?"容楚望著沐凝,鳳眸內似有精光一閃.

沐凝顰眉,猶疑地盯著容楚.

在她看來,容楚這厮殲猾詭詐,她剛雪心肯定招不到駙馬,他就能招到,這其中絕對有鬼!

"我賭!"容雨晴見沐凝不話,她生怕容楚後悔,連忙大聲叫道.

因為容雨晴垂涎土豪大人,如果今天能贏,那這只好可愛的狐狸可就是她的了!

容楚卻沒理會容雨晴,他鳳眸一直凝在沐凝臉上.

沐凝被他看得心驚肉跳,她不想應,因為她又有一種即將要被坑的感覺.

可是現在那麼多人都盯著她,如果不應,似乎有些丟臉!

"好,賭就賭!"沐凝心里斗爭半晌,突然一咬牙.

她都被容楚磋磨那麼多次了,難道還怕他提出什麼讓人匪夷所思的條件?

"我賭五毛!如果我輸了,回去就拿給你!"不過,想歸想,沐凝還是謹慎地趕緊押上自己的法寶.

"本王信得過王妃!"容楚看一眼沐凝,輕笑出聲.

土豪大人見自家主子是拿它和沐凝賭,心里頓時松了口氣.

而且土豪大人還在想,如果主子真輸給阿凝那才好呢!

土豪大人瞅了瞅自家主子平坦的胸口,再瞧瞧沐凝.

這一對比,土豪大人覺得還是阿凝那里睡起來舒服,尤其是最近她又胖了點,大人它最喜歡胖子了!

容楚與沐凝的聲音都不算大,但也不,今天應邀來清荷殿的都是帝都城的青年才俊,人不算多,但個個都是菁英.

當眾人聽到這兩人竟然拿雪心公主招駙馬一事來打賭,不由個個都震驚地睜大了眼,但同時心里又在好奇.

恭王雪心公主能招到駙馬,難道他是知曉了什麼內?

是不是太後與皇帝早已決定好要招誰做駙馬?

不過,到底是誰會這麼不幸呢?!

清荷殿內,一眾青年才俊,名士公子們俱是面面相覷.

看向彼此的眼神無不帶了一絲探究與同,好似對方馬上就要成為那個悲慘的人.

容楚卻是好整以暇地低頭飲茶,他動作優雅,每一個動作都似能入畫.

沐凝皺著眉頭,看容楚一眼,又看容楚一眼,心里頭毛毛的,為什麼她有一種所有人都要被大妖孽坑的感覺?

"太後娘娘駕到,雪心公主到!"門外傳來太監恭敬地傳報聲.

清荷殿內,倏然變得安靜.

眾人見禮後,曹太後入座,坐上首位,雪心公主跟在她身後,也坐在了曹太後身旁.

這還是自晁雄燦被殺以後,眾人第一次看到雪心公主.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悄悄在打量雪心公主.

不同于那一晚宮宴時的秀麗豐腴,今日出現在眾人眼前的雪心公主就像是一朵脫了水的花朵.

只見她臉頰深陷,發絲枯黃,眼睛下一圈烏黑.

短短的幾日時間,她瘦的幾乎脫了形,即使精心妝扮過,衣飾如此華麗,卻依然掩飾不住那從骨子里透出的憔悴.

而且原本只是有些羞怯的雪心公主,眼神卻驚惶難安,方才她跟在曹太後身後走來,動作畏縮,哪里稍微聲音大一點,她就驚得整個人都要跳起來,躲在曹太後身後,瑟瑟發抖.

沐凝眼神清冷,心中也在冷笑.

她或許有些可憐雪心公主變成如今這副不人不鬼的模樣,但沐凝並不同她.

此刻她只想送給雪心公主與曹太後一句話,"nozuonodie"!

哼,果然是不作死就不會死!

要不是這祖孫倆心術不正,想要害她,她們又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不過沐凝還是有些不明白,曹太後為何要急著在這種時候為雪心公主招駙馬?

如今幾乎全帝都城的百姓都在罵雪心公主是個禍水,在這種形下,恐怕就算是先前曾經對雪心公主有意的人家也絕對會斷了這念頭.

沐凝再看雪心公主這僵尸般的模樣,她不由凝起黛眉,就是不知道容楚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曹太後早已有了屬意的人選?

雖然在座眾人都知道這一場宮宴目的不單純,但皇家威儀,可不是他們這些做臣子的膽敢質疑的.

于是,便見方才還氣氛詭異的清荷殿內眾人,在曹太後進來後,紛紛舉起酒杯敬曹太後.

但曹太後顯然心急如焚,她也沒那個耐心與眾人客套,直接就開門見山,"想必眾位已經知曉,哀家今日設宴的目的了."

眾人全都裝著飲酒的樣子,低頭不語.

曹太後還在等著有人應和她,等了半天,都沒見有人話,她面皮僵硬,心中氣憤,卻又不好發作,只得自顧道,"雪心自在哀家身邊長大,與哀家感深厚,如今她是被殲人所害,身負罵名,哀家相信不日就能還她清白,但雪心即將及笄,哀家希望能在她及笄前為她定下一門親事."

上篇:137 我賭五毛,太後要被打臉!     下篇:139 大家一起來猜謎(8000+)